九里墨 作品

第64章 畜生不如

    原本今天是每个月苏暖去孤儿院看望孩子们的日子,可是她的脚踝肿的实在厉害,又怕吓到了孩子们,所以就让小桃将她准备给孩子们的礼物送过去。

    小桃正在准备东西,周梅仁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低头假装翻阅手里的杂志。

    却忽然一道人影覆了过来,杂志被人抽走。

    手一顿,随即一份合同塞进他的手里,看到尾部自己的签名,他的头皮顿时麻了一下。

    即使合同还没有打开,他就已经知道里面的内容了,讪讪地抬头,一脸谄媚地笑着看苏暖。

    而苏暖撇开他伸过来要扶她的手,坐了下来,懒懒地靠在沙发背上,双手环胸,轻幽幽地睃了他一眼,“打算怎么洗白?”

    周梅仁最怕苏暖用这种眼神看他了,就好像一瞬间他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很快,后背就冒出一层的冷汗,他皮笑肉不笑地说:

    “唐总给我的考核期不是还没到吗,我哪敢在这个节骨眼上忤逆他的意思,万一他炒了我,我不就失业了吗,他要我签字,我不敢不签啊,啊哈哈哈哈……”

    “那万一唐总要你卖身呢?”正在收拾东西的小桃抬头问了他一句。

    周梅仁笑的脸皮都要僵硬了,乍然听见小桃开口了,索性鱼死网破:“别说我啊,谁给唐总当眼线来着,随时汇报她的行踪?”

    苏暖一愣,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了,转头盯着小桃。

    小桃被她看得汗毛都竖起来了,立马举了白旗,“唐总亲自打电话给我的,是亲自诶,我是唐总背后的‘女人’,我哪里控制得住自己。”

    苏暖无奈地扶额。

    她身边跟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深吸了一口气,她无可奈何道:“行了,本来打算电影杀青之后再跟你们说我被解约的事情,没想到你们倒是比我还会藏着。

    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

    “还是苏姐大人有大量,唐总的眼光真好!”小桃狗腿地夸了一句。

    却是苏暖说道:“我和唐总不可能的。”

    小桃和周梅仁相觑了一眼,小桃过去,坐在她身边,“可是唐总这么帮你。”

    “感恩和感情不能混为一谈,否则我就真的成了混蛋了。”苏暖有些苦涩地笑了一下。

    这么一说,还真有道理。

    小桃点了点头,又笃定道:“不过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被唐总感动的。”

    苏暖笑笑不说话。

    感动吗?

    她怎能不感动。

    要认真算起来,唐时慕有好几次救她于水火,要是搁在平常人身上,也许早就动心了。

    倒是周梅仁翘着二郎腿,说道:“依我看,感不感动是另一回事,唐总帮了你,又不是非得以身相许才行。要是不想心里有愧,今后就好好赚钱,也算是报答了唐总。”

    苏暖默认了周梅仁的一番话。

    小桃收拾好东西后,周梅仁开车陪她一起去孤儿院,苏暖打了个电话给院长,告诉她小桃和周梅仁出发了,而自己临时有点事去不了。

    挂了电话后,才刚把手机放在桌上,手机却响了起来。

    是行之打来的电话,苏暖这才猛然意识到,行之去西班牙的日子就在这两天。

    果不其然,电话那头,行之的声音难掩兴奋:“姐,我后天就要去西班牙了,我看微博,你们电影杀青了,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苏暖知道他期待去西班牙,笑了笑,又低头看着自己肿胀的脚踝,说:“好,傍晚我让小桃开车去你学校后门接你,我们到时候再见。”

    一想到后天就要去西班牙,行之挂了电话后一脸憧憬地看着自己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

    这时候,有舍友从外面回来,从他背后递了个东西给他:“行之,楼下有你的快递我帮你拿回来了。”

    “谢了!”行之接过快递。

    是一份邮件。

    他用手指捏了捏里面的东西,还挺厚的一叠。

    不知道是什么?

    他撕开邮件的封口,里面竟是一叠照片还有一张纸条。

    舍友坐下来,回头问了一句:“什么东西啊,好像还是同城快递。”

    行之抽出纸条和几张照片,脸色瞬间一变,手指颤抖了几下照片又掉了下去,他捏着那张纸条白皙的手背青筋凸显。

    他不动声色地将纸条塞了回去,说:“没什么。”

    说着,他动作迅速地拿过书包,将邮件塞了进去,起身就出门了。

    他心脏不好,舍友一向对他照顾,担心他一个人出去不安全,忙问:“去哪啊?”

    行之抓着书包肩带的手冰冰凉凉的,脑海里全是姐姐出入会所的照片,还有纸条上陪酒女三个字眼,他不敢回头让舍友看到自己红了的眼睛,背对着他们说:“我去一趟图书馆。”

    ……

    秦正铭正陪着方素素换膝盖上的伤药,护士很小心,可她还是疼得泪眼花花。

    她一只手紧紧抓着秦正铭,小声抽气,秦正铭听见了,抬手拿着丝帕给她擦眼泪,哄着她:“很快就好了。”

    方素素点了点头,却是看年他的目光落在她膝盖的伤口上,若有所思的样子。

    换好药之后,他躬身将她拦腰抱起来,抱回到床上,让她好好休息。

    可是方素素仍然不肯松手,在他转身之际扯住他衬衣的衣角,问:“正铭,你能不能陪陪我?”

    秦正铭看着她如星辰般的眼眸,带着几分乞求,薄唇几不可见的抿了一下,然后坐在了她的床边。

    “你是不是还喜欢着苏姐姐?”她忽然开口道。

    她口中所说的苏姐姐,秦正铭知道,他声音低沉,“你怎么知道她?”

    “这是秘密。”方素素笑了笑,紧紧抓着他宽大的手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