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爷儿 作品

第131章 请你跟我女人保持距离

    叫王姐出去给她弄了杯热牛奶,又看着她吃下一块小蛋糕,肖苍山拿着纸巾给她擦了擦嘴角,往她唇上吻了一下,“真乖,我的颜。”

    王姐还在,他真是!

    颜雪无奈的推开他,低声说:“你不用出去吗?”

    “没关系,陪你再待一会儿也行。”

    “你快点出去吧。”

    今天是光耀周年庆,他们就这样消失的话,不知道外面的人要怎么议论呢。

    “担心我?”肖苍山握着她的手,温柔的亲吻着她的手背,“颜颜,你担心我?”

    他有点得寸进尺了。

    颜雪失笑,“你快出去。”

    “好了,好了。”不在逗弄她,肖苍山站起身,对身后一脸藏不住笑意的王姐说,“我出去一下,你陪着小姐。待会儿我叫人过来带你们从后门走。”

    “好,肖先生。”王姐走上前,“您放心吧,我一定保护好颜小姐。”

    肖苍山点点头,看着颜雪,“那我先出去,晚点见。”

    “嗯。”

    好不容易把他送走,颜雪呼出一口气,抬起头,对上王姐一脸怜惜的目光。

    “王姐。”

    “什么?颜小姐,怎么了?”

    “不要这样看着我。”

    “啊?”反应过来,王姐懊恼的蹙眉,“对不起,对不起,颜小姐对不起,我只是,只是……”

    “没关系。你还没吃东西吧?你去吃点东西吧。”

    “我不饿。”

    “其实,”颜雪轻声说:“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王姐尴尬的点头,“知道了,那,那我先出去。”

    “谢谢。”

    王姐也出去以后,休息室只剩下颜雪一个人。

    抬起手,落在自己心口上,轻轻的揉了揉,颜雪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在肖苍山面前,她没哭。

    在王姐面前,更不能。

    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了,终于可以释放自己的感情。

    韩瑶瑶揭露那段过去的时候,她脑海里都是父母躺在冰冷的太平间,没有生气的样子。

    她一个人,一个人坐在太平间的地板上,想哭,哭不出来。

    她才16岁,在亲戚的帮助下料理父母后事后,还要面对身处牢狱的大哥。

    那段日子,是她人生最黑暗的时刻。

    一度,她也有了轻生的念头。

    不知道自己发呆了多久,直到休息室的门被敲响。

    以为是王姐,颜雪抬起头看向门板,“进来。”

    门被推开,她和门外人视线对上,一下子愣住。

    没想到,是他。

    原来今天,他也来了啊。

    傅景言微笑,柔声问:“我可以进来吗?”

    颜雪站起身,点头:“可以,进来吧。”

    傅景言走进来关上门,看着她,却又一时无话。

    今天,他第一次知道她的伤口,第一次知道她有着这么深的伤口。

    她的冷,原以为是天生性格使然。

    现在想想,便是原来如此四个字。

    “小忆。”叫出口,傅景言又蹙眉,“抱歉,我还没适应叫你颜雪。”

    “没关系。”颜雪牵了牵嘴角,“叫什么都可以。”

    傅景言吐出一口气,张张嘴,只说得出“对不起”三个字。

    “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我家里的事,跟你又没关系。”

    她这样坦然的说出家里事,傅景言却不认为她是真正的放下。

    没有忽略她在主席台上,故作坚强的样子。

    也没有忽略此刻她虽嘴角浅笑,却脸色苍白。

    即使过去十年,也不代表所有伤口都会愈合。

    “过去,是我不够了解你,如果我了解你……”

    话,戛然而止。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意义。

    她身边有肖苍山,她肚子里有肖苍山的孩子,他们有共同的伤口,这些都是他比不上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也有了苏未。

    他该对苏未负责。

    对她的爱,该适时的放在心底。

    “景言,不是你不够了解我,是我没有给你机会让你了解我。我……”

    “我知道。”打断颜雪的话,傅景言苦笑,“我知道,你不爱我,所以也没有给我这个机会。”

    “对不起。”

    笑了下,傅景言看着颜雪,“不让我说对不起,你自己怎么还说呢?”

    忽然,有一种释然。

    两个人都是。

    相视一笑,这一刻,像是朋友一样的轻松。

    傅景言忍不住低声:“早点这样多好。”

    “什么?”颜雪没听清,问。

    他摇摇头,走到颜雪面前,“颜雪。”

    “嗯。”

    “我可以抱抱你吗?像朋友一样。”

    颜雪点了点头,主动伸出手。

    傅景言把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声:“看得出,肖苍山很爱你,你们要好好的。”

    “颜颜,我回……”

    “你们在干什么!”

    男声夹杂着怒吼,肖苍山大步上前。

    傅景言放开颜雪,同时把她护在身后,以防肖苍山带着火气过来,误伤了她。

    熟不知,他这样的举动,更加把肖苍山惹怒。

    “傅景言,你找死!”

    拳头就这么挥舞过来,十分力。

    傅景言偏头躲过,冷笑:“肖苍山,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

    肖苍山眸色冰冷,嘲讽勾唇:“哦?那就试试。”

    “肖苍山!”颜雪走到肖苍山身边,拉住他的手臂,“你干什么?”

    肖苍山看着她,压着愤怒,“他抱你。”

    “嗯,抱了,我也抱他了,我们是共犯。”

    “颜颜?”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他满目受伤。

    本来想逗他,可是看他这样,颜雪又不忍心。

    咬唇笑了下,她拍着他的后背,“闹什么啊。”

    她轻缓又带着宠溺的语气,傅景言听得心里微微发酸。

    肖苍山握了握拳,终究在她这样软趴趴的语气里软下来。

    伸手搂住颜雪的肩膀,绝对占有的宣告主权,“傅总,请你以后跟她保持距离,她是我的女人。”

    “喂。”颜雪给了肖苍山一个手拐,脸色微红。

    肖苍山低头看她,挑眉:“怎么了?我说错了?”

    颜雪笑了下,柔声:“哦,没错。”

    一怔,肖苍山傻了。

    傅景言看不下去了。

    再待下去,恐怕他刚刚累积起来的释然就要崩塌。

    秀恩爱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