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八十章:生死看透

    程铭彦的中途离开令萧瑾安原先暗喜的心有了一丝慌乱,一出一进虽没有明显的情绪变化,但他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渐渐正在脱离自己的掌控轨迹。

    一路上心神难安开车回了医院,周城深正在哄宁依睡觉。她抢救醒来,一直没见萧瑾安,心里担忧得厉害。

    “瑾安,”见人从外面进来,还带着一路的风尘仆仆,宁依有些惊讶。她脸色苍白得朝萧瑾安微笑,有些疑惑。

    “这么晚,你去哪了?”

    “医院太闷,出去透透气。”

    猛地想起自己的病情,一下子猜到他话外的意思。宁依眼底漫上些自责和歉疚,脸上的笑意一下就落了下去。

    伸手握了握妹妹的手,周城深心里无力,面上却尽可能笑得温和乐观。

    “别担心,哥哥会治好你!”

    手上突然传来的力道温热令心里涌过阵阵热流。对于生死之事,宁依早就想开。只是想到一直关心和照顾她的哥哥,萧瑾安,她心里不舍且愧疚。

    “嗯,我都会想办法!不要多想。”

    过去拉开她床旁的椅子坐下,同外面之前阴沉冷戾的萧瑾安判若两人,细心无比地替她调好一切,还讲了两个路上撞见的趣闻给她听,宁依脸上很快就松了眉眼。

    看着相聚时日也无多的两人,周城深移了移脚步打算退出去。却没想到手上被拉住,刚刚还在听着萧瑾安讲话逗笑的人,突然,阻了自己。

    “大哥,瑾安,我有话和你们说。”

    她眉眼突然变了正色,看着两人是眼底的倔强。周城深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觉得她开口没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

    “我知道我撑不了多长时间了,大哥。先天性带下来的遗病,其实能在世界上活这么久,我已经心满意足。没有看过山海高川,风景万物都不重要,你们的爱一直都在使我成为最幸福的人。”

    握了握她的手,想要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她的妹妹还没有到最后的时刻,哪怕希望渺茫,周城深仍想尽最大的努力。

    “只是觉得大哥特意为我去学了医,最后也没能守住心里的人,担心你自责痛心。”转过头来,似乎看出了他眼底所想。

    “万物由命,其实大哥已经做到最好。答应我,无论结果如何,都不要歉疚半生了。”

    从小爱护她,眼底的心疼宠溺一路伴着人长大,对于周城深的想法,宁依从来都懂。她也从来没有怪罪过多年前的那场祸事,大概身不能愈,才是老天想给她的安排。(!&^

    感觉到有温热的泪水滴下来落在了手上,宁依温柔地笑了笑,有些鄙视他。

    “大哥,你怎么说哭就哭了。以后我走的时候,你千万不要掉眼泪,我会烦。”

    周城深明明还是刚刚那副眼底温柔清风俊朗的模样,眼角处却有不甚显眼的清泪一滴滴滚落。

    宁依最看不得他这个样子,转头过去望着萧瑾安,忽然抬手摸了摸他的眉眼。

    “对不起。”嘴角依然带着笑,婉婉陈述着过去,虽然心里也难过,但好像还是歉疚多了一点。

    “说了当年你不该帮我的啊,萧瑾安!”

    “二十多年来,似乎除了父母大哥,觉得最为歉疚的就是你。我曾经不止一次地后悔过,为什么当时在萧伯母来订亲时,没有拒绝。明明这样一副孱弱身子,却偏偏还生了感情去拖累你。”

    “可当时趴在阳台上往下望,你抬头看尽我眼里,又的确欢喜。心里自私,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