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酸男神 作品

第68章 梦境现实

    陈渡有些诧异地看了季存一眼,“你还得过这么一场大病呢?”

    “是吧?”

    季存百无聊赖地捞着火锅里的肉,“我都记忆模糊了,也烧糊涂了。总之就是记得去别人家作客,然后和别人打篮球,估计是打篮球打成这副吊样了。”

    “篮球可不背这个锅,一定是你接触了别的病人导致被传染了。”

    尉嬴在一边又开了一瓶酒,辛妲皱眉,“别喝了。”

    “就一点点。”

    尉嬴用手指比了一下,“就这么一咪咪。”

    季存看着尉嬴和辛妲,放下筷子,眼神逐渐深邃起来。

    ******

    我和张良吃完是在一个小时后,出门的时候张良过去买单,被告知我已经买好了,男人立刻耷拉下脸来,“你怎么这么较真。”

    “说了我请客,就是我请客。”我笑眯眯看着张良这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说道,“好了,别想了。”

    “你这是在变相拒绝我吗?”

    张良低头看了我一眼,“不肯接受我给你的好意还是什么?你都这么缺钱了,这顿火锅还要坚持自己掏钱,所以一定是不想让我误会你对我有好感吧?”

    我盯着张良的眼睛好久,而后喃喃着,“对,没错。就是这样。”

    我没办法欺骗张良。我可以利用男人对我的好感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我利用不了张良。

    他太透明了。

    “好吧。”

    张良声音低了下来,“我懂了,我这是被拒绝了。”

    “你别……摆出这样的表情。”我无奈地笑了笑,“我会觉得很对不起你。”

    “没呢没呢。”张良摸了摸鼻子,随后对我道,“那,咱们走吧,我送你回家?还是季存那儿吗?”

    “对。”我点点头,跟着张良往外走,这一路再没遇见季存他们,平安无事地被张良送到了季存家楼下,我刚要下车,张良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他对我说,“我觉得……就算,你和季存没感情,住在他那里也不好,要不你搬出来住?要是租不起房子,我可以低价租给你一套空着的公寓……”

    我睁了睁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张良,轻轻喘了口气,“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我……”

    张良皱眉,难得在他脸上看见这样复杂的情绪,毕竟他向来直来直往,也没有心事藏着掖着,所以这样复杂又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表情,让我觉得张良现在内心一定有超多想说的话,但是他说出来,又是寥寥几句,“我……我挺喜欢你的,所以我,不想看着你和季存继续这样相处下去。我觉得很难受,又很气愤。你们没感情,住在一起,这样是你吃亏……商绾,你应该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我鼻子一酸,不知道哪儿来的想哭的冲动差点把我淹没。我攥紧了拳头,用力扯出一个笑容来对张良说,“谢谢你的好意,我会快点搬出来,不受季存影响的。”

    张良很严肃地点了点头,“好,要搬家的话,跟我说,我回来帮忙的。”

    我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说了一句谢谢,张良转身回车里,掉头就要回去,我冲他挥挥手,他也按下车窗来跟我挥手告别。等到张良的车子消失在我视线尽头,我才叹了口气,朝着电梯走去。

    然而等我到了公寓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是我想得太天真了。

    季存带了女人回家?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吃完火锅的,或许是比我早,所以甚至先我一步带了人回来,我走到玄关处就听到女人的娇笑声,并且认出来了这把声音。

    是慕暖。

    果然。

    我自嘲地笑了笑,转身要走,慕暖听见了声音转头,“诶?你怎么来了?”

    我皮笑肉不笑,“打扰了。”

    “等等。”

    慕暖从季存的大腿上下来,超短裙下一双修长的腿令无数男人为之倾倒,她一步一步走到面前,自上而下打量我,“你不是出去找别的男人了吗?还有脸回来?”

    “我找不找男人,回不回来,和你有关系?”指了指脚下的地板,我说,“这个家,难道在你名下?”

    言下之意,我的事儿,你少管。

    慕暖没想到我能这么直白地怼回去,哽住了,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商绾,别不知好歹!季存这里可不是你的家,来来往往这么随便,还带着一身别的男人的味道——你有脸吗你?赶紧滚出去吧!你这种人就该睡大街!”

    别的男人的味道?

    “你tm属狗啊?”我给慕暖气笑了,“我跟季存的事情,有你指手画脚的份吗?就算是赶我走,也是季存出声说话,轮得到你在这里喧宾夺主?”

    慕暖被我一通反驳气得脸色先是涨红,又愤怒到煞白,她指着我,细长的手指都在哆嗦,“商绾,好啊你,现在拍了几次戏就敢这样跟我说话了,自己是什么东西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你一个讨饭的,都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

    季存眼看着我们吵起来了,接下去甚至很可能要动起手来,过来看情况,慕暖就红着眼睛一下子扑到了季存的怀里。

    我深呼吸一口气,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俩搂搂抱抱。

    季存问我,“你嗓门很大啊?”

    我笑了,“我欠你的欠钟让的,但没有欠她慕暖,她在我这里算什么?难道要像你一样把她供起来?”

    季存脸上有了愠色,“商绾,说话火药气息太重了。”

    “她在,我就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情绪一下子到了顶点,“你天天给我摆脸色也就算了,连着慕暖也能在我这里发脾气了?她仗着你的宠爱来我这里嘚瑟炫耀干什么,先撩者贱这个词语没听说过吗?”

    季存被我的咄咄逼人给怔到,回过神来他暴怒,“商绾,你疯了是不是!当着我的面说——”

    “我就是当着你的面!”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