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美梦 作品

第341章 喜糖!

    贵宾席上坐着的都是商界名流,高谈阔论着最新的商政信息。

    但他们每说完一个话题后都将目光投向了为首最年轻的男人身上。

    虽没开口询问对方意见,目光里却带着几分恭维讨好的期许。

    一副以他唯马首是瞻的模样。

    郁商承倚靠在沙发座椅上的姿势显得慵懒,偶尔会说几句。

    顾娆见他神情寡淡,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忍不住撇撇嘴。

    “要不?待会我们过去敬杯酒?”

    庄亦暖看得出来顾娆心不在焉。

    昨晚上顾娆在半岛酒店闹出那样的事情。

    大BOSS刚好就在半岛酒店参加一个酒会,撞了个正着。

    庄亦暖猜到了顾娆今晚上非来不可的原因。

    大BOSS很生气,要顺毛!

    顾娆端起一杯青柠水递给庄亦暖,自己取了几块水果开始吃。

    “这个时候我们可去不了!”

    那边现在坐着的可都是政界名流高官大佬,还轮不到她们。

    果不其然,刚才还围在一边的那些圈内明星个个挎着一张不甘的脸散开。

    其他人都暗笑这些人不识趣,非要等到被人赶才肯走。

    丢人!

    顾娆吃着水果,看着那些莺莺燕燕散开后,心情瞬间莫名好了起来。

    游轮上安排了几家权威媒体和报社,记者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作为主角的庄亦暖自带光环,没多久就被记者们团团围住。

    顾娆一点也不担心庄亦暖独自应对媒体。

    庄亦暖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摸爬打滚了四年,缺的只是机会。

    她只是担心庄亦暖晕船的症状,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记者们采访,顾娆便站在一边候着,时刻关注着庄亦暖的情况。

    旁边有人路过,她恍然听到了女人低怯的赌气声。

    “不嘛,我就要去,爸,你帮帮我……”

    并非顾娆八卦,要说八卦,这船上的每个人都是八卦一箩筐。

    她只是感觉这声音有点耳熟,便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一眼。

    一个年轻女子正一手拽着一名中年男人的衣袖,撒娇哭闹着。

    中年男人许是被闹得烦了,低叱一声。

    “胡闹什么?你看看全场有哪个女人入得了他的眼?”

    中年男人是刚才坐在贵宾席上的殷市长。

    而这个拉着他的手撒娇的是殷市长的小女儿殷瑶。

    顾娆在确定了对方身份后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难怪她觉得眼熟,原来是殷小姐啊!

    “谁说入不了他的眼了?陆家那个算什么?”

    “一个躺在病床上昏迷了三年的女人凭什么霸占着郁家少奶奶的位置?”

    殷市长一听气得要打人了。

    扬起手又不舍收回来后恶狠狠警告,“这是你能说的吗?”

    “陆小姐可是他心尖上的那个人,说不得,提不得,你要知道分寸!”

    郁家跟陆家是在三年前订婚的,订婚当时轰动一时。

    毕竟郁家是何等家族?

    一个小小的陆家在榕城连号都排不上,却偏偏生了个争气的女儿入得了郁大少的眼。

    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位幸运的陆小姐是在订婚前就出车祸昏迷的。

    郁大少非但不嫌弃还直接订婚了。

    郁陆联姻让榕城一大票肖想郁商承的女人一夜间哭晕在厕所。

    所以,郁大少不近女色不传绯闻。

    陆小姐成了传说中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的人。

    殷小姐哭声哽咽压抑,有着撕心力竭的不甘,被殷市长拖拽着手带走的。

    顾娆听着这些话只觉得无语,心尖上的人?

    不近女色不传绯闻?说得是他郁商承?

    说的是路人甲乙丙丁她还信,可郁商承……

    顾娆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眼神戏虐。

    没想到她这表情被拖走的殷瑶捕捉了个正着,冲着她就是一记怒瞪眼。

    顾娆摸了摸鼻子,瞪她?

    她又不是故意偷听!

    顾娆突然想抽支烟,尽管庄亦暖再三勒令她戒烟。

    可她心情一烦躁烟瘾就上来了,怎么都控制不住。

    她看庄亦暖现在状态尚可,转身去了一边找助理小魏子要了一支烟。

    又寻了个靠扶手的地方点燃了,大口大口地抽着。

    三年前,她离开榕城,当时她还不姓顾。

    ‘顾’是她母亲的姓氏。

    她之前,姓陆!

    烟雾深入到了肺,呛得顾娆胸口疼。

    庄亦暖很快找到她,没有开口说她抽烟的事儿就靠在栏杆那边一阵呕吐。

    顾娆拍拍她的后背,“行了,省点口水少说话!”

    庄亦暖想说你丫滴抽烟也不知道找个偏僻点的地方。

    奈何她说不出口,晕船,难受!

    小魏子守在门外听见脚步声有些戒备,看到来人后倒是愣了一下。

    他急忙将目光投向了顾娆。

    “娆姐……”

    找顾娆的。

    江南过来时正好看到顾娆嘴角叼着烟痞气十足的模样。

    痞气攻气十足且仙气十足。

    不愧是郁少看上的女人,抽烟的姿势都能帅得人眼前一亮。

    “顾小姐,郁少请您今天晚上去一趟锦荣园!”

    江南在顾娆面前十分恭敬。

    顾娆咬了一下烟头,怔愣了一下,心道负荆请罪,没想到这么快。

    她这岂不是真要拿着荆条过去?

    嘴角上的烟头被庄亦暖恨铁不成钢地夺走。

    顾娆回神,回了江南一句,“哦,知道了!”

    江南一走,庄亦暖立马凑过来,“你看,郁大少对你走心了……”

    “全场那么多的妖艳贱货谁都没能靠得了他的边入得了他的眼,却在宴会要结束前亲自让身边的江南过来通知你。

    “啧啧,说什么没有别有用心鬼才信!”

    顾娆砸砸嘴,表情认真,“你错了,他这是走肾!”

    庄亦暖:“……”

    ……

    游艇宴会结束后,顾娆乘坐庄亦暖的保姆车在半路下了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