哆啦美梦 作品

第146章 是忍不了吗?

    书房门口,陆太太情绪失控,推倒顾娆之后就要冲过来。

    “够了!”

    陆张扬寒了脸,“还嫌不够丢人?”

    陆太太醍醐灌顶,楼下还有那么多的客人在,今天若是真的撕破了脸,对陆家没好处。

    陆太太哆嗦着的手握成了拳头,看着从地上爬起来的顾娆,磨牙切齿,转身愤然离开。

    门外秦璐璐也被书房里传来的争吵声惊得忘记了回避,跟陆太太撞了个正着。

    陆张扬等妻子离开后眯着眼看了一眼顾娆,冷声,“出去!”

    顾娆出了书房就见到了幸灾乐祸的秦璐璐。

    “陆娆,我还真不知道原来你心这么大,这么野!”

    居然想取而代之!

    她在书房里跟姨父陆张扬的那些话说的不就是这个意思吗?

    看陆颖昏迷不醒居然想趁机上位。

    难怪雅姨会发疯。

    顾娆目光薄凉地看他一眼,“彼此彼此!”

    秦璐璐被她那双通透的眸看得心里一颤,莫名心虚。

    可看到走在前面的顾娆娉婷身姿骨子里又腾起浓郁的嫉妒来,那股子火突然冒出来激得她加快了步伐。

    “陆娆,你简直是做梦!”

    身后传来秦璐璐的声音时顾娆只感觉到肩膀上突然一股大力袭来。

    顾娆正要下楼,高跟鞋脚跟还要没有落在台阶上,后背袭来的力道就将她狠狠推向了楼下。

    ……

    陆家别墅底楼大厅,陆家主事者不在,陪同客人的便是陆少浅以及陆家的其他亲戚。

    陆张扬叫了顾娆上楼,其他人表面上当做没看到,却私下里低声议论纷纷。

    “那个啊,是陆家的私生女!”

    “三年前开车把陆太太的亲生女儿撞成了植物人,你们看刚才陆太太看她的眼神,简直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一样。”

    “记者们拍到她还跟陆家的这个养子走得近,保不准还有什么更加见不得人的事情!”

    “你看今天本来是要宣布陆家的养子跟秦家的大小姐订婚消息的,她却跑过来了,还打扮得那么妖艳……”

    “私生女果然是摆不上台面的,这抢男人的手段也阴损至极……”

    “……”

    谢南浔在大厅里转了一圈,听了太多太多类似于这样的这些话了。

    越听越是觉得三人成虎,瞧这传成什么样子了。

    一个女人的名声给传得这么难听,这些女人嘴巴也太缺德了。

    谢南浔想了想,拍了拍他家狗子的脑门顶。

    谢汤圆十分聪明,已经精到了他家主子一个眼神或是一个动作就知道了他家主子要它干什么。

    不到两分钟,那群讨论得最是如火如荼的豪门千金堆里传来了女子尖叫的声音。

    一股尿骚味儿在大厅里蔓延开来,惹得人们纷纷伸手捂鼻子。

    找到了罪魁祸首,罪魁祸首的主人谢公子一脸歉意地笑笑。

    “哦,狗子猖狂,我回去收拾它。”

    谢汤圆:“……”婊子猖狂!

    最后好几个女人拖着裙角欲哭无泪地跑开,沾了一身的尿骚味儿。

    谢汤圆一泡尿,终结了寿宴上那堆长舌妇肆意妄为。

    谢南浔伸手捂鼻,踹了一脚干了坏事就躲到了他身后的汤圆,低声。

    “吃什么了尿这么臭?”

    谢汤圆:“……”怪我咯!

    谢南浔换了一杯香槟走向了郁商承坐的位置。

    那边,陆少浅正陪着。

    陆少浅是个谈话的好对象,看起来格格不入的氛围硬是让他扭转了乾坤。

    连谢南浔都在腹诽,这陆家养子确实有一套。

    哪怕是面对着一副不愿意谈话的郁商承,也不见有任何尴尬,应对自如。

    “郁少!”陆少浅将目光投向了郁商承那边。

    “医院那边有了新消息,说陆颖……”已经有了要清醒过来的迹象了。

    陆少浅话还没有说完,楼上便传来一阵瓷器落地炸裂开的声音。

    声音动静不小,楼下客厅参加寿宴的人都听到了。

    陆少浅当即起身,迈开步伐快步上楼,谢南浔看着陆少浅上楼的背影,又看看郁商承。

    出事了?

    郁商承那没有波澜的眸里有了一丝波动。

    没多久楼梯间上就响起了一阵尖叫声,紧跟着伴随着有人的震惊,唏嘘声也连成了一片。

    顾娆跌下了楼梯,左臂上血污一片,染了裙子,深墨绿色的裙子上有一团,颜色更深一些。

    陆少浅听到楼上花瓶炸裂的声音正要上楼看情况,哪里会猜到顾娆会摔下来?

    慌乱之际伸手去接,跌下来的顾娆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撞击力震得陆少浅抱住顾娆接连退后了两步。

    “秦璐璐你干什么?”

    陆少浅抱住顾娆,心有余悸之余脸色震怒,抬脸就盯着楼梯上的秦璐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推顾娆下楼,心思歹毒!

    秦璐璐也被这一幕给惊住,被楼下这么多人看着脸色一慌,语无伦次。

    “我……”

    顾娆崴了脚,双腿胳膊上都有碰撞。

    尤其是被瓷片划破了的左臂上鲜血淋漓。

    她被陆少浅抱在怀里,苍白的脸上抬起来看了一眼楼上的秦璐璐。

    “你就算再不喜欢我,也不用这么急着下手吧?”

    她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让周边的人变了脸,而站在楼梯上的秦璐璐则表情扭曲起来。

    “我根本就没有……”

    “你给我闭嘴!”陆少浅怒了,低头,“小饶,我送你去医院!”

    “陆少浅,今天可是你和璐璐订婚的日子!”

    秦家人看不下去了,从陆娆这个妖女一出现在陆家他们就感觉到怕是要出事。

    没想到怕什么来什么。

    且不说到底秦璐璐有没有推陆娆下楼,陆少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护着顾娆,还呵斥了秦璐璐。

    他秦家人脸都要挂不住了。

    二楼上陆张扬站了出来,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少浅!”

    “爸,我先送小饶去医院!”陆少浅说完也不顾秦家人的脸色扶着顾娆就要离开。

    “陆少浅,你给我站住!”

    秦璐璐气得脸色发白。

    谢南浔看得表情一怔,擦,这是闹的哪一出?

    众目睽睽之下这么伤人!

    还上演了一场三角?

    谢南浔脑海里刚划过这个念头,视线朝身边的人一转。

    哦,四角呢!

    转脸就见身边的郁商承已经起身,神色微凉,唇角却带着一丝嘲讽的笑意。

    “哥,我自己去!”

    顾娆无法忽视掉人群外郁商承投递过来的那道意味深长的冷笑,心里一咯噔,手便不自觉地推开了扶着她的陆少浅。

    摇摇晃晃地朝别墅门口走去。

    谢南浔赶紧跟上,留下别墅内一众人面面相觑。

    别墅外,顾娆走了出来,追出来的陆少浅伸手要拉她,手刚要触碰到就被身后一道低沉的嗓音打住。

    “你挡路了!”

    陆少浅:“……”

    郁商承直接越过陆少浅,距离前面走着的顾娆距离三两步就缩短,伸手一把扣住她的右手手腕,不由分说。

    “跟我走!”

    顾娆被郁商承带走了。

    当着陆少浅的面。

    秦璐璐追出来时,那辆车已经离开,尾灯越来越远。

    “陆少浅,我根本就没有推她……”

    秦璐璐一手拉拽住了陆少浅的手臂,被陆少浅反手震开,脸色难看。

    陆家别墅,从二楼下来的陆张扬和陆太太秦雅茹也跟了出来,没有见到人影,两人脸色也不见好。

    ……

    顾娆的左臂被划了一道长口子,脚也崴了。

    医院,谢南浔先替她缝合伤口。

    “伤口太长,裂口大,缝几针好得快些,就是,会留疤!”

    谢南浔解释。

    顾娆浑不在意,她早已痛得一条胳膊都麻木了,谢南浔在替她打了麻醉药过后,她便一副任君处置的模样。

    除了手臂上的伤口,她从楼梯上浑身都疼,却至始至终都没喊过一句疼。

    这么隐忍着性子让谢南浔下针的时候都有些不忍了。

    “唉,你还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一点都不在乎留疤的女人!”

    谢南浔话音刚落就被旁边坐着的人睇了一眼。

    那眼神……

    你话太多了!

    谢南浔:“……”

    免费差使还不让人多说句话!

    顾娆侧坐着,撑着左手胳膊让谢南浔方便缝合,正好脸朝着的方向就是郁商承坐的位置。

    缝合需要时间,谢南浔缝得又十分仔细,顾娆就不能幸免地跟郁商承面对面了。

    说谢谢?

    不必,这套裙子惹的祸!

    而裙子就是郁商承准备的。

    说起来,她会受伤,郁商承功不可没!

    她甚至在想,这是郁商承故意要跟她过不去,要掀开两人的奸情,让她成为陆家的众矢之的。

    顾娆说不清现在是该生气质问还是咬牙切齿地沉默。

    她头隐隐作痛,不知道是不是摔下楼时撞到了什么地方。

    也就在她紧抿着唇瓣视线跟郁商承对视上五秒钟后,坐在那边的郁商承淡漠出声了。

    “你这么看着我,我会有感觉!”

    顾娆:“……”

    谢南浔手里的针头一歪。

    我擦,我听到了什么?

    一不小心就开车。

    二哥,原来你是这样的老司机啊啊啊啊!

    哪怕是顾娆再厚的脸皮也被这么一个平日里除了在床上热情似火下了床就冷冰冰地板着一张脸的男人一言不合就说出这样的话来给羞得没脸没皮了。

    他不要脸,她要脸!

    “好了吗?”顾娆转过脸去,耳根子都阵阵发热,问谢南浔也有岔开话题之嫌,

    谢南浔强憋着笑,熟练地做好收尾工作。

    “嗯,好了,不用拆线,暂时不要碰水,我给你拿喷的药,每天喷一下!”

    “脑部拍片的结果待会就出来,我先看看你受伤的脚……”

    心外科的主刀圣手再次成为全能医生。

    脚踝肌肉拉伤,没有伤到筋骨。

    谢南浔处理好了之后又嘱咐了顾娆两句。

    顾娆兴致缺缺地应着,道了谢,起身整理好了裙子,郁商承也站了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谢南浔识趣地没跟来。

    上了车。

    “你今天是故意的!”顾娆出声。

    郁商承似笑非笑,“你今天也演得很好!”

    像是在夸赞对方的演技。

    顾娆心里一凛,证实了之前的猜想,他果然是看到了。

    对,秦璐璐没有推她,或许她是有这个想法,可是却没有那个胆子。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推她下楼,秦璐璐没那个胆子。

    秦璐璐追上她那一刻她已经迈开步伐准备下楼,也感应到身后秦璐璐那嫉恨的目光,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她当时的想法只有一个。

    她流了血,她疼了,为什么还要陆家人好过?

    他隔着人群投递过来的那记眼神让她心悸,果然还是被他看到了。

    顾娆笑了一声,“谢郁公子赞赏!”

    郁商承发动了车,冷嗤一声,“何以见得我是在夸你?”

    夸她心机手段层出不穷?还是夸她跌下来时对陆少浅投怀送抱?

    又或是夸她今天晚上够聪明地破坏了秦陆两家的联姻意图?

    郁商承眼底泛着冷。

    这不可一世的冷嗤声听得顾娆就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

    顾娆强忍着沉默下来,垂下眼睑,“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我是陆家的人?”

    “一早就知道我姓陆,是陆颖同父异母的妹妹?”

    一早就知道她的蓄意接近是有目的的?

    郁商承没说话,也就是默认。

    顾娆心里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糅杂在了一起。

    如果他一早就知道她的身份还接受了她的投怀送抱意味着什么?

    他有未婚妻,他的做法就是对未婚妻的不忠。

    而她呢,还是他未婚妻的妹妹!

    狗血一大盆,泼得人淋漓尽致!

    郁商承的手机响了。

    前方正好红灯,他等红绿灯的时候接了电话,也不知道是不是顾娆耳力太过敏锐还是太过将注意力都倾注在他那边。

    顾娆听到了从他手机里传出来的只言片语。

    江南的声音。

    “郁少,陆小姐醒了……”

    后面顾娆没有听清楚了。

    因为她满脑子都想到了那个躺在特护病房里昏迷不醒的女人!

    满脑子都充斥着从小到大她跟陆颖两人针锋相对尔虞我诈地画面。

    那个女人,醒了吗?

    顾娆回了自己的住处,玫瑰苑公寓小区。

    她从车里下来只说了一句话。

    “郁商承,我们结束了!”

    她没有丝毫停留地离开,跛着脚,脚步一深一浅,却再未回头!

    一直到她走远,依然能感觉到身后那道刺在她脊梁骨上的冷冽目光。

    结束?

    郁商承笑了一声,将指尖的烟头掐灭了直接扔向了车窗外。

    拿了手机,拨了个电话回去。

    谢南浔一刻钟前也打了电话过来,就在江南打电话之后,当时他心情不太好,所以也没有接。

    “二哥!”

    谢南浔电话里语气有些莫名的急躁。

    “我跟你说,住院楼那边有消息传来了!我刚去确认过了,真的……”

    郁商承语气不好,“捡重点!”

    谢南浔:“……”好吧!

    “陆颖醒了!”

    郁商承眯了眯眼,那边谢南浔还没有挂电话。

    “还有一个,有关顾娆的……”

    ……

    晚间十点半,陆家人一家人都赶来了榕城医院。

    病房外候着保镖严阵以待。

    陆太太在进了病房后看到病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激动得都快哭了。

    ……

    顾娆今天晚上一口气抽了好几支烟都停不下来。

    她从三年前开始抽烟,烦躁的时候抽,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抽。

    回到榕城,若不是怕对庄亦暖影响不好她肯定烟不离手。

    手臂上的伤口麻醉剂一过就开始疼,她抽了一口烟,白烟喷薄,与窗外浓黑色的烟雾迷幻般地交织在了一起。

    她跟他说了结束!

    一段畸形情感被她甩得干干净净。

    却并不能表示着她能忘记得干净。

    对郁商承,她起了贪念!

    尤其是,当他今天抓着她的手带她离开陆家时。

    她应该挣脱的。

    可是她没有!

    从一开始她就在警告自己,权色游戏,玩得起就上,玩不起就滚!

    如今,她被自己狠狠打脸,她竟在肖想着那个男人。

    美色,权利,金钱,乃至虚入缥缈的,爱情……

    一支烟又一次烟丝燃尽,她重新点燃了一支。

    这一次她没有往嘴里塞,而是抬手将烟头摆放在了窗台上,一连点了三支。

    摆放的姿势也是三支并排,像是个隆重的仪式。

    摆完之后她才叹息出声。

    “顾女士,你说你当年是看上了陆张扬的钱才甘愿做的他的情人,可我怎么觉得,你是在骗我呢?”

    如果是为了钱,当年的陆张扬有什么能耐?又有多少钱?

    “你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女人,碰不得爱情。

    三年前的今天,陆张扬四十七岁。

    顾娆撞伤了陆颖,顾娆的母亲顾女士为了求陆张扬放过顾娆,纵身从高楼坠下,拿命来保顾娆一世平安。

    结果,她人死了,陆张扬却依然要将她扭送去警局。

    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心啊!

    每年的今天,他可有记得有个女人也在今天悲怆绝望到要用跳楼自尽的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孩子?

    他没记住的!

    他每年生日宴歌舞升平,哪里还记得住他的生日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忌日?

    爱情这玩意儿是世上的鬼,说的人多,见的人少!

    顾娆把三根烟一一掐灭,也掐灭掉心里蹿起的那点异想天开的星星之火。

    听到敲门声她愣了一下,转身走向门口,刚站定在门口脚步却猛然一顿。

    手还没有落在门把上整个人便朝地上倒了下去!

    ……

    榕城医院。

    “这么快?”

    谢南浔从脑外科的医生手里拿了检查报告,蹙眉,看看脸色不好的郁商承。

    “她在家里晕倒的?”

    郁商承敛眉,神色不好,“嗯!”

    他接到谢南浔的电话,说顾娆的脑部检查结果出来了。

    两人走的时候满腹心事,连谢南浔交代过要等的检查报告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经谢南浔一提醒,说顾娆有可能会有脑震荡,让他留意一下情况。

    不曾想敲门不开,他只好踹门,开门就见她躺在了门口。

    “情况怎么样?”郁商承沉声问。

    “脑震荡啊!”谢南浔把报告递给他啧啧出声。

    “应该是从楼梯上摔下时碰了脑袋,恐怕之前就感觉到不舒服了,却死活没喊一声疼,唉……”

    谢南浔不知道两人离开后出了什么事,回来后的二哥就挎着一张脸,想问又不敢问。

    凌晨四点多,顾娆在病房里醒来。

    小魏子最先发现她醒了,一声“娆姐”,下一秒被高跟鞋的脚步声给打断。

    庄亦暖冲到病床边看着睁开眼睛的顾娆,脸色微沉,“陆家人对你做了什么?”

    她接到电话从剧组赶回来,见到的却是昏迷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顾娆。

    陆家陆张扬五十大寿,前去贺寿的顾娆却被秦璐璐一手推下了楼梯,致使脑部震荡昏迷。

    庄亦暖了解完这些信息后在顾娆醒来之前已经在病房里破口大骂了陆家祖宗十八代。

    “太过分了……”

    “确实!”一向不多话的小魏子也皱眉出声。

    顾娆是一个人去的陆家,小魏子本想陪同,顾娆没同意。

    没想到顾娆会被欺负成这样。

    顾娆大脑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