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一场de狗生 作品

第371章 为了喜欢的人嚣张跋扈

    晚上慕烟的胃口不是很好,兴许是下午东西吃多了,也许是换季的缘故,仲厉城带她去了一家粥铺,硬是看着她一点一点把一碗粥给吃完了。

    “刘婶的丈夫生病了,在医院,还需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我后天要去出差,尽量当天来回,如果赶不回来,我会让安凝...”

    慕烟抬头,目光炯炯:“仲叔,我不是小孩子了,一个人可以的,您放心出差吧!”

    仲厉城视线停留在她那双泛着光泽的眸子里,笑了笑,没说话。

    慕烟心里没底,也猜不到他什么意思,想了想又补充道:“而且,我还可以去顾筱筱她们家啊,安凝姐那么忙...就不用麻烦她了!”

    仲厉城淡笑着不置可否,起身去柜台那边结了账,慕烟跟着后面走了出去。

    她也不知道他这是同意还是没同意的意思,只不过那天她放学回家没多久,他也回来了。

    手上拿着脱下来的西装,边往屋里走边解着喉骨处的纽扣,脸上尽是舟车劳顿的疲惫!

    而那个时候,慕烟正端着一碗泡面从厨房出来,嘴上还叼着一双筷子,一身的小熊家居服,散乱的头发被她随意揪了个丸子,竖在头顶上,形象...实在算不上美好!

    她拿下筷子,悻悻叫了声:“仲叔?!”

    仲厉城顿住,瞥了一眼她碗里的面,皱了皱眉:“不要吃这个,我上去换个衣服,下来做饭。”

    “哦,好。”

    .......

    寒假前的一个星期,刘婶在擦楼梯扶手的时候,不小心脚底一滑摔了下来。

    人一旦上了年纪,最忌讳这些磕磕碰碰,当时就痛的起不来!

    刘婶在这座城市没有亲人,仲厉城给她找了护工,二十四小时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一放寒假,慕烟也就成了医院的‘常客’!

    这天,慕烟正坐在床头给刘婶削苹果,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刘婶,我出去看看!”

    刘婶满目慈光:“恩,小心着点儿!”

    走廊上,围着好些人。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还有...家属!

    人群里,李漾一米八的大高个特别的显眼,已经入冬了,但是他穿着单薄,一件格子衬衣和一件灰褐色的薄外套。

    他的目光凶狠猩红,拧着其中一个医生的衣服:“我是不是说过我会来交钱?我是不是让你们不要在她面前提到医药费的事?!你特么是聋了还是智障了?!”

    旁边有医生护士在劝说:“我们是没提,她自己问的,再说,你之前交的那些钱早就被扣完了,现在就算不用药,每天的住院费你都凑不齐...”

    “怎么?狗眼看人低?我是没交齐,但我现在不是来了吗?!会欠你的吗?!”

    被揪住的医生满脸通红:“医院不是慈善机构,你们不能浪费医疗资源!还有很多病人等着...”

    “你特么说的是人话吗?!啊?!”

    他的眼底有一个咆哮的巨兽,下一秒,既能将人吞噬!

    慕烟深呼吸一口气:“我来交!”

    她不大的声音,几乎瞬间让原本闹哄哄的走廊,陷入沉寂。

    李漾也就是这个时候看到她,推搡的人群背后,她笔直地站着,眼神坚定,垂放的小手不自觉握成了拳。

    一个小护士似乎看到了救星,又带些不确信:“您是?”

    “我是他同学。”

    慕烟眼神闪烁地看了眼依着墙的李漾,然后又飞快地转开视线:“我之前跟李漾借了笔钱急用,我没想到他...我今天是特地来还他钱的!”

    小护士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那你跟我去前面交钱吧!”

    慕烟点点头,在转过身的时候迟疑了下,不过最后还是没看他,直接跟着小护士去收费站交钱去了!

    走廊里的人逐渐地散了,慕烟拿着缴完费的清单,低着头一步一步往回走,在一个转角处的时候,被一个人影吓了一跳!

    “李漾!”她拍着胸口,心跳未平。

    “是不是感觉现在自己头顶闪耀着天使的光环?”

    他讽刺地勾勾嘴角,眼底流露着不屑。

    慕烟咽了咽口水,刚刚她还担心会伤他的自尊心,故意说成是来还钱的,没想到,最后还是伤害到他了!

    “我!”

    “知道什么叫做资源浪费吗?”他突然改口。

    慕烟看着他,看着他眼底的冷嘲逐渐浓烈,她抿着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资源浪费不是普通百姓占着的那个不足两平米的床位,而是有钱人随便伤筋动骨就要享用百平米的病房套间......”  慕烟暗惊,因为仲叔不顾刘婶的反对,一定将她安排在了一个空间足够大的病房里。

    她受惊的模样,着实取悦了他。

    李漾转过身去,声音冷漠如冰:“钱我会还你的。”

    然后,就留她一个背影。

    这个年,过的一如既往又索然无味。

    连晚上顾筱筱邀请她去放烟火,慕烟都没什么兴致。

    谢叔他们活动很多,经常问她要不要一起去,但是都被慕烟以复习功课的理由给推脱了!

    最后一个学期了,大家也都不会多劝她。

    她就是经常抱着手机,时不时会解锁看有没有新消息,但其实她知道,要是真的有消息,就算锁屏了,也能看到提示!

    那天李漾走了之后又回来,要了她的手机号码,和银行账号。

    她期待的,不是他还钱,而是….

    想到这里,慕烟把脑袋埋进枕头里,这样的心悸,让她觉得羞愧!

    突然,一阵悦耳的铃声响起。

    慕烟猛地从枕头里抬起来!

    她拿过手机,看着屏幕上闪现的名字,是他,心口处一时之间溢满难以言说的喜悦、悸动!

    手机一直在响着,但是到了这个时候,慕烟缺突然没有了接听的勇气,满脑子都是我要说什么、我要说什么?!

    铃声持续地响着,眼看着再不接,电话就可能被挂断了,她深吸一口气,滑下了接听键——

    “喂?”

    “我是李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