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一场de狗生 作品

第347章 不能找太聪明的女孩子

    慕烟吃饭的动作一顿,抬头冲他笑:“还有好几个月呢!”

    每年生日,谢叔总是会送她很昂贵的礼物,这种被人惦记着的感觉很好,慕烟说完又低头继续吃饭。

    安凝笑了笑:“女孩子的每个生日都应该值得被珍惜珍重,慕慕有没有什么想法?比如说想要一个特别一点的旅行什么的?”

    慕烟摇头,她每一个生日都过的比别人隆重,她已经很满足了。

    许久不说话的仲厉诚,拿起餐布擦了擦嘴角,深邃的眸子里没什么情绪地看着慕烟:“也不一定刻意去过,到时候如果有想法再说也不迟!”

    慕烟抬头感激地对上他的眼神,果然还是她仲叔了解她!

    四人吃完饭。

    谢铉主动请缨送慕烟回家,因为仲厉诚和安凝似乎还有个局要一起出席。

    坐在车里,谢铉看着旁边唇红齿白的小姑娘,就跟看着自个儿闺女一样,闺女长这么美,家长一方面骄傲得意,另一方面呢,自然就是担心她在外面被别人给欺负了!

    车载音响里的轻音乐像是一把羽扇,拂过心口,让人昏昏欲睡。

    “咳!”

    谢铉清了清声:

    “慕慕,在学校里...有没有喜欢的男孩子?”

    “啊?”

    慕烟被他这么突然的一句问傻了眼。

    “怎么了?”谢铉失笑:“你可不要告诉我你们现在高中生没有谈恋爱的哦!”

    慕烟脸微微红:“我们同学有,我现在还没,仲叔说大学以后再考虑谈恋爱的问题。”

    闻言,谢铉一脸赞同:“你仲叔说得对!”

    这么容易就找到同盟,谢铉心里一下子有了底:“谈恋爱可是人生大事,在这件事上你不光得有自己的主见,还得擦亮了眼睛。虽然说,人最美好的年华就是高中大学这段期间,但是你看看有多少情侣毕业之后还能步入婚姻殿堂的!我们这还没算劈腿、移情别恋什么的了!”

    他一边说一边打量一旁的慕烟,见她神情平静的要死。

    “我跟你仲叔一样,肯定是希望你能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但是我跟你说,这个学校啊就是一个微型的社会,不是所有同学都跟你一样单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都是过来人,这都是累积出来的经验!”

    慕烟认真思考着,突然转过头看着他,眼里透出一丝狡黠:“谢叔,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啊?”

    没想到这姑娘反问他一句,谢铉大脑一秒钟的当机。

    “...我那个,我...”

    说实话呢,他在幼儿园里就开始撩漂亮小姑娘了,也揪过小女孩的辫子引起她的注意,但这在谢铉的世界里,都不算初恋。

    真正的初恋,可能是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为了他们班的班长和隔壁班的胖子打架。

    那叫一个状况惨烈、丧心病狂!

    那一架让他在家养了很久的伤,伤养完回来才得知,小班长转学了,所以,他那刚萌生出来的爱情的嫩芽不幸夭折!

    谢铉顾左言他:“其实吧,都说学生时代的初恋很美好,但那都是偶像剧里面演演的,慕慕,听谢叔的话没错的,千万不要早恋!”

    车子在一处别墅门前停下,刘婶出来给院子里快被晒蔫了的蔬菜浇着水,大老远看见有熟悉的车过来。

    “刘婶!”

    “慕慕回来啦!”

    刘婶一边说,一边接过她身上的书包,满脸慈祥的皱子,她念叨着又看向后面的人:“谢先生!谢谢您送我们小姐回来!”

    谢铉单手插着口袋,笑容桀骜不羁:“刘婶客气了!慕慕我先走了!”

    “嗯,谢叔你路上慢点开!”

    “好!”

    刘婶拉着慕烟进屋。

    “不是说你仲先生接你去了么?怎么是谢先生送回来的?”

    “仲叔跟安凝姐去参加一个宴会了!”

    “这样啊,哎哟!你看这天把你给热的,这么一段路,小脸晒的红扑扑的!我给你顿了银耳汤,冷藏着呢,盛一碗降降暑!”

    “谢谢刘婶!”

    慕烟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大概就是每次学校放完学回来,刘婶给她准备着各种好吃的等着她的时候!

    在她被仲厉诚领回家的时候,刘婶就已经在这栋别墅里了。

    她给她准备最好看的裙子和最可爱的书包,她给她扎最漂亮、精致的头发,仲厉诚那个时候不怎么跟她说话,刘婶的和蔼慈祥,在幼年的慕烟心里是一道温暖的灯光,陪伴在她无数个被惊醒的梦魇里!  仲厉诚回来的时候很晚了,刘婶也去睡了,那个时候慕烟还在客厅里看电视。

    一档比较热门的综艺节目,经常在学校里被讨论,她也心痒痒,好不容易期末考完了,她想,仲叔应该不会说她吧!

    她看的太投入,开锁声响也未能惊动她,怪咖主持人实在太搞笑,慕烟捂着嘴‘咯咯’地笑的停不下来。

    沙发上那个穿着小熊睡衣的女孩,是慕烟。

    仲厉诚喝了酒,他身上带着微醺的酒意,但是神志无比清晰。

    客厅里的灯只开了一盏,暗暗的,加上电视那一侧有些强烈的光,将整个客厅笼罩在一层比暮色还要暗淡的光圈里。

    宽长沙发里的小孩儿,笑的像朵明艳的花。

    很多时候,她都是安安静静的,安静的吃饭、睡觉,就连跟他打招呼的时候,也让人觉得格外的恬静。

    他们一起生活了十一年,这十一年的岁月里,他好像早已经习惯了她如空气般的静谧,跟所有的家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所以刚刚那个笑的那么清脆明朗的女孩子,让他乍一瞬间恍惚了!

    鼻翼有酒意传来。

    慕烟无意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