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一场de狗生 作品

第56章 请我吃饭

    慕烟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家长眼中别人家的孩子,大大小小的比赛都拿过傲人的名次,最关键的人家成绩都已经这么好了,还非常认真努力地学习!

    她是班级里的骄傲,各科老师都为她感到自豪!

    这天课间的时候,班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去,原本以为又是问她的高考意向,没想到一进办公室,气氛很凝重。

    “老师?”慕烟看着老师脸色不是很好看,心里有些没底。

    班主任张老师是国家级特级教师,教学很有一套,深受学生家长爱戴!

    张老师看到来人,合上了一叠试卷,嘴角微微上扬,那脸上的严厉才缓解了几分。

    “坐吧!”

    慕烟依言坐了下来,不过气氛很怪异,她觉得很不适应。

    张老师喝了口茶,盯着她看了会儿,又叹了口气这才语重心长道:“有同学跟我反应,你跟李漾那伙人最近走的比较近?”

    慕烟愣了愣,最近几天她都没碰上他,最近的那次应该隔了有两个礼拜了吧?

    不过尽管是这样,她两边的脸颊还是泛了点红晕,这就算没什么,班主任也看出来点什么了!

    班主任很是痛心疾首:“慕烟啊,你知不知道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是最不能分心的?!你一直都这么优秀,可不能在这个时候出了岔子!”

    慕烟惭愧地低着头,她知道那点少女悸动实在不应该有,而她为了能顺利考入江大,最近也在刻意疏远那份感觉,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没能瞒得了老师这关!

    “老师,我们之间没有什么。”

    张老师点头:“老师也相信你不会在这个时候犯傻,只要撑过了这两三个月,一切就又是另外一番模样了,慕烟你一定要记住老师的话!”

    “知道了,老师!”

    夕阳西下。

    校园里被一层昏黄的光辉渲染着,连枝头的鸟儿都没了生气。

    慕烟一个人往校门口走,没什么精神气儿。

    全校老师都知道仲厉诚是她的‘家长’,所以,她很担心白天班主任说的事,会传到他耳朵里去!

    “叮铃铃~~”

    “哎!”

    后面不知道怎么蹿过来一辆自行车,慕烟走神的太厉害,完全没听到那个人的嚷嚷,胳膊上瞬间蹭掉了一层皮!

    “你走路能不能看着点儿?!这要是撞倒了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啊?!”

    “对不起!”

    慕烟看着那个人抱怨了几句就骑着车离开了,自己白嫩的胳膊上有丝丝的血液渗出来,火辣辣地疼!

    正当她准备翻书包准备拿纸巾时,后面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的。

    “去医务室消个毒。”

    他的口吻是毋庸置疑的,完全没有跟她商量的意思。

    慕烟耳根悄悄红了,但还是皱着眉,一点一点从他手中挣脱出来:“没事,我擦一下就好了!”

    他的掌心干爽温热,慕烟听到自己心跳瞬间加快了频率。

    李漾淡漠地睨着她:“这个季节伤口不处理好,很容易感染,感染会引起发烧,你不会想在你高考之前还生一场病吧!”

    这句话,成功让慕烟改变了注意。

    只有她自己知道,考进江大,对于她来说是有多么重要!

    医务室的老师给她处理了下伤口,因为面积不算小,普通的创口贴没办法完全覆盖,于是就给她上了药,裹了层纱布。

    本来也就是个小口子,这么一看倒像是出了多大的事儿!

    白天班主任说的话还历历在耳。

    一出医务室,慕烟就不自觉与他拉开了距离。

    这么一点小心思,早已被李漾看穿,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不过嘴角嘲弄地上扬,夕阳下,他俊美的不似个凡人!

    剩下的日子里。

    慕烟跟所有同学一样,都进入了倒计时,这不是高考倒计时,更像是人生的倒计时,每个人都埋头苦学,没日没夜。

    各大院校分数线出来的那一天,慕烟看着自己的分数比江大的分数线高出10分时,她哭了,喜极而泣。

    她给顾筱筱打电话,那妞成绩比她差点,但也考上了一所淩市还不错的大学,虽然跟她当初的志向相悖,不过却是如了她母亲的愿!

    慕烟给当时正在外地出差的仲厉诚打电话,她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告诉了仲厉诚这个消息,那头的人,似乎没什么情绪,像是早已预料到结果一样,只是客套地说了几句!

    仲叔毕竟当时是想让她留在本地的,所以她考入外地任何一所大学对于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吧!

    将近三个月的暑假时光,慕烟用了很大一部分时间花在了研究那个她即将要踏入的人称‘人间天堂’的城市!

    她即将要在那里度过四年的学生生涯,漫长又短暂,忐忑又憧憬!

    刘婶很舍不得她。

    她六岁就来了这个家,十几年同一个屋檐下的生活,她们之间的关系远超过了普通的主仆关系!

    虽然高铁两小时就能到达的距离实在不算远,但是刘婶还是偷偷抹了好几次泪。

    “刘婶我会经常想你做的糖醋鱼红烧排骨的,你放心,我一个月就会回来一次,如果你实在太想我的话,我就两个星期回来一次好不好?”

    刘婶破涕为笑:“你这孩子!”

    谢铉知道她要去江大,每次见着她都唉声叹气的。

    不过最后在她要走前,还是召集了大伙,给她举办了个小型的Party,不过这个party仲厉诚却没有参加,当时他在外地,本来说好晚上能回来的,但到了最后都没有出现!

    倒是安凝来了,她笑眼盈盈地望着她:“慕慕,出门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别让你仲叔担心!”

    慕烟笑容灿烂:“嗯,我会的!”

    她不喜欢自己,安凝知道的,但是再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