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一场de狗生 作品

第42章 难缠的女人

    她记不得了,脑子烧的厉害,又疼又晕。

    慕烟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迷迷糊糊睁开眼,不是医院,还是自己的房间。

    床前坐了一个人,不是医生,是...仲叔!

    他脸色平静,眉心却是微微皱着。

    慕烟想张嘴,但是努力了半天,半个字都发不出来,喉咙干哑撕裂的疼!

    平常感冒也不会像这样,慕烟觉得奇怪,怎么感觉这个发烧,快要了她半条命呢?

    后来又睡着了,也不知道仲叔什么时候走的,再醒来的时候,整个人意识逐渐恢复过来。

    刘婶正好进来,看见她睁开眼,欣喜地小跑到床边:“我的姑奶奶,你总算是醒了!”

    喉咙还有些疼,但是已不如之前那么厉害。

    “刘婶,我有点饿...”

    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胃里面在燃烧,慕烟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刘婶哭笑不得:“傻孩子,你都昏睡了三天了,怎么可能不饿!”

    三天...

    三天的话,本来给她安排的是今天上午九点的飞机飞苏梅的,现在是...

    满腔涌进来的喜悦,冲淡了那一点的不适,慕烟转头看了下床头摆放的闹钟,时针已经准确无误地转向了下午两点的位置,这么说,安凝姐已经走了?

    刘婶可没注意到她的小九九,听到她说饿了,就赶紧下去给她拿早已备着的粥了,这还得赶紧告诉先生。

    仲厉诚正在一场每个人都各怀心事相互打着太极的董事会里走神,他按着眉心,脸上早已有不耐烦的神色。

    “仲总,西郊的开发案,您迟迟不开口动工搁置在那,对我们的人力资源可是一个很大的浪费啊~~”

    开口的是其中一位董事,满头银发,笑哈哈的,笑里藏刀。

    仲厉诚冷眼瞥过去:“动工?您不是一直在给那几个钉子户好处不让走吗?除了搁置之外,我仲某可是个良心开发商,血淋淋动刀子的活,不太适合我!”

    “这!”

    那人大惊,脸色瞬间惨白。

    “你话可不能乱说!”

    “乱不乱说心里做到有数就行。”他不温不火,从容不迫。

    商场上,他杀伐果决,从未手软。

    如果不是看着这帮人对父亲当年创业初期帮助不少,他早已经斩草除根、清理门户了!

    其他几个董事见讨不着好,面面相觑之后纷纷选择了闭嘴。

    正在这时,桌面上的手机铃声响起。

    “先生,小姐醒了!”

    是刘婶。

    原本皱着的眉心逐渐缓和:“现在怎么样了?”

    “吃了一碗粥,吃了药,等会再让她睡一觉。”

    “嗯,注意不要吹风,先不要出门,做点清淡的她爱吃的。”

    ......

    众人纷纷看向主位上的三十出头的男人,自他接通电话的那刻起,外面的阴霾似乎开始退散,片刻之后又起身,利落干脆地离席,朝门外走去。

    苏梅岛之行不负所望地泡了汤,毕竟是自己用半条命换来的,吃晚饭的时候慕烟小口小口地吃着,很少吃菜。

    仲厉诚权当她是病刚好,没什么胃口,只要能吃下去饭就行。

    “不想去苏梅?”他冷不丁问她。

    慕烟哑口。

    她知道他智商超群、精明过人,难道她这些小把戏已经被他看穿?

    “仲叔,下学期就是高三了,我想...补课。”

    “你的学习成绩,进本市大学不是问题,没必要给自己添加额外的负担。”

    慕烟落寞地垂下眼帘。

    她想进的,不是本市的大学。

    而她脸上的小情绪,未能逃脱他那双锐利的双眼,不过是没再说什么了!  顾筱筱补了一个半月的课,又被她妈逼着在家自习了近一个星期,最后终于谈判获得了10天的假期。

    “慕烟,严浩弄了个小团去三亚,一起啊!”

    “三亚?”

    “嗯,加上你的话七个人,他姐姐是航空公司的,还有特惠机票能拿!听说三亚有国内最棒的海滩,我都能想象我穿着比基尼喝着椰汁躺在海滩上吹海风的画面了,太特么舒服了!”

    慕烟被说的有点心动,她看了眼客厅里正坐在沙发上和谢叔等几个人说事的仲厉诚,咬了咬牙。

    晚上,等到谢铉他们几个人离开了,慕烟有些迟疑地坐到了沙发对面。

    “仲叔,我...想跟你说个事。”

    “嗯。”

    他好以暇整地放下手里的文件,看向她。

    “我同学,还有顾筱筱,他们组了个团...去三亚!”慕烟紧张地偷偷看了他一眼,又很快地避开。

    “你也想去?”

    “...嗯。”

    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连原本在厨房忙碌的刘婶似乎都停了下来。

    慕烟浅浅地喘着气,樱红的下唇都快被她的贝齿咬破,她毫不自知!

    仲厉诚从来不觉得自己严厉,他以为他给了她很大的自由,却不曾想到,就连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都需要她费这么大的勇气。

    “慕慕。”

    “仲叔,不去也行的!”

    好像知道他要说不,慕烟赶忙接过去。

    她从来都不任性。

    他轻笑:“给你的卡带着,再取点现金带着,以防万一,那边现在温度很高,容易晒伤,防晒措施要做好。”

    慕烟微愕:“仲叔...”

    他走过来,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注意安全。”

    那一刻,慕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密密的电流穿过全身,仿佛万花盛开!

    她从没想过,他会这么轻易地答应。

    两天之后的一个深夜。

    白天林立的钢筋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