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667章 嘘,五爷是偷偷回来的

    今天一整天,简直就是人仰马翻。

    头一次承担了九处二把手工作责任的两个人,不管是安宁还是杜冰,都是身心俱疲。尤其是杜冰,白天已经高负荷运转工作累了个半死,结果她还是如约而赴,还是跟警卫员进行了好几个小时的训练。

    吃晚餐的时候安宁就已经看出来了,杜冰那拿勺子的胳膊都是颤抖的,一直在不受控制的颤抖。两个人都是身心俱疲,也没什么闲聊的心情。

    安宁陪着杜冰吃了晚餐之后,两个人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睡觉。去按摩这事儿,倒是没忘。但是因为太累了,根本没有那个闲心情去做按摩,只想立刻爬上床美美的睡个觉。

    不过郝亦花郝助理却非常贴心的帮安宁和杜冰叫了按摩师去她们的房间为她们进行服务。

    爬在柔软的大床上,安宁舒服的眯起了那双狐狸眼儿,嘴巴里也发出了呼噜噜极为享受的声音。

    真舒服呐……

    按摩大师傅的手艺特别好,力道就是她最喜欢的。而且按摩的部位,都是她身上最酸痛的地方。甚至都不需要她主动说,那大师傅就知道该往哪儿按。

    安宁觉得九处必须得给按摩大师傅加工资!

    不加工资说不过去!

    抛了澡之后又有人不知道疲惫的给自己按摩,这感觉,爽极了。

    安宁很快就感觉睡意袭来,眼皮也越来越沉……

    忽然!

    安宁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按摩师父的手……仿佛粗糙了许多,抚摸在她的脊背上,有些不舒服。而且,按摩师父的手似乎不再单纯的只是在按摩。而更像是一种……挑逗的勾引?!%^*

    那双有些粗糙的手掌,顺着她的脊背一寸寸的向下滑去,流连在她的腰肢儿的敏感地带,一直在危险的区域试探……

    女性,对于这种问题本就是十分的敏感。

    安宁自然也不例外,她猛地睁开了眼睛,回头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女性的按摩师,已经换成了笑的一脸邪气的男人。

    “权煜皇——”(!&^

    男人的大掌,顺着她光滑犹如牛奶绸缎的脊背,轻轻的捂住了她的小嘴儿,“嘘,安小妖,五爷可是违抗军令回来找你的。你再声张,五爷可就要被军法处置了。”

    安宁睁了睁狐狸眼儿,不可置信的看着忽然就出现在了他们的房间里!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她勾起嘴角,给男人绽放出一抹甜甜的,可以腻死人的微笑,“权煜皇你回来了,我就知道是你。”

    权五爷的大掌,留恋的在她纤细到了不足盈握的腰肢儿上抚摸着,身体已经压了下来,半压着她的脊背躺了下来,“安小妖,五爷要累死了。”

    累死了?他?权五爷?

    安宁惊了,犹如神邸一般的权五爷,也会觉得累么?

    凑近了嗅了嗅,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血腥气。

    男人透着委屈的撒娇,让安宁感觉怪怪的。她狐疑的撇了男人一眼,努力把自己从他的身子底下给拯救了出来,她刚翻身平躺在床上,男人的手臂便横了过来,压在她的胸口上。

    白色的团子,被男人的手臂压的好像很委屈。

    安宁侧头,看着男人脸上的精神奕奕,挑眉,“权五爷,您这可不像是快要累死的样子。”

    “安小妖,你要是再不快点把衣服穿上,五爷就真的要死在你身上了。懂?”权煜皇英俊的脸庞上,表情有些危险,那漆黑的妖眸中,也闪烁着某种危险的讯号。

    安宁老脸红了红,“臭不要脸,没一点正形。”

    她伸手扯过蚕丝被裹在自己的身上,没好气的用脚丫子踹了踹躺在床上的男人,“我衣服落在浴室了。”

    “安小妖,你不穿衣服也敢从浴室出来?”权煜皇似笑非笑的挪揄了她一句,立刻从床上爬起来去浴室给她取睡衣。

    “那有什么啊,按摩师又不是男人。”安宁嘀咕了一句。

    权煜皇拿着她的睡衣从浴室回来,安宁跪坐在大床上,伸出手,一副明摆着懒得自己穿衣服的德行。

    她这也算是难得的撒娇了?

    权煜皇嘴角微微勾起,帮她穿上了睡衣。

    “怎么不问问我是怎么确定是你的?”安宁狡黠的冲他挤了挤眼睛。

    男人好笑的看着她。

    他怎么可能分不出她的手?同理,她又怎么可能分不出来他和旁人?

    “安小妖,你最好没有认错。要不然,五爷——”

    “怎么?你也要揍我两拳啦?”

    “安小妖,你就嘚瑟,继续嘚瑟。你也没几天可嘚瑟的了。等这些破事儿都一结束,五爷让你下不来床。”

    面对男人笑眯眯的威胁,安宁不但不怕,反而还挺期待的,“权煜皇,你要是再不抓紧时间把我给吃了,搞不好我就要忍不住先把你给扑到了呢。”

    面对她的主动,男人只是勾唇笑了笑,并没有接话,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的流氓她。

    不难看出,这男人为了赶回来见她一面,一路的风尘仆仆自然是不必多说。

    “怎么忽然回来了?你有军务在身的话,其实没必要为了见我一面赶回来的。我在家里一切都好,有郝助理还有蒋部长在,我好的很。倒是你,一脸被掏空了身体的模样儿,又是没好好休息吧。”安宁扶着男人的肩膀,让他趴在大床上。她则跪坐在男人身体的一侧,小手软软的,在他的脊背上帮他按摩放松。

    这男人的肌肉,比训练了一下午的杜冰还要僵硬!

    权煜皇趴在床上,享受着来自于自家媳妇儿的照顾,他鼻尖儿哼唧了一声儿,明显是舒服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蒋青云来找你了。”

    “对啊,蒋部长都失去了和你的联系,他找不到你,只能找到九处来。”

    “这就是了。蒋青云都联系不到五爷,你能不担心?”

    他宁愿违反自己亲手制定的局中法度也要赶回来见她一面,就是知道她在外人面前绝对不会表现出来她内心的不安和担心,可当她自个儿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她又会胡思乱想上一整夜,连觉也睡不好。他要是不回来,这狼崽子还不得把她自己给愁死?

    这男人为她做的,太多太多了。有很多为她做的事情,这男人甚至都不会说出来。

    安宁笑的甜滋滋儿的,像是奶油蛋糕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