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二百七十六章 孙晓琳登场

    之后的几天,颜婳从唐草嘴里又听不少佟阅和那位苏甜姑娘的爱恨情仇。七月末的时候燕京突然开始下暴雨,特别大的那种。

    连续下了三天后,大半个城市的交通都瘫痪了,从新闻里看到连地铁站都都是水,大家都漂洋过海的去上班,网友们开始发各种段子。

    “天气预报说,至少还有一周雨势才会小。”唐草靠在飘窗上打游戏,可怜他们这些纨绔竟然因为大水没办法开车都瘫在家里躺尸。

    颜婳坐在旁边无聊,心里有些担心郎若贤。昨天晚上郎若贤住在公司,因为他回不来了,公司那条路整个都被水淹。

    “姐!小胖说他去公司接我姐夫去了。”唐草突然说。

    颜婳啊了一声:“他怎么去啊?开直升机吗,快让他别去,太危险了。”

    外面狂风大作,跟刮台风似得。

    “不是,他不知道从哪弄了辆大越野车,已经出发了。”

    书生从员工食堂打了份饭上来,郎若贤没什么胃口。困在公司一天了,他黑着脸看外面的雨。

    “你查查有没有那个研究所是研究天气变化的。”听到书生进来,郎若贤扭头说。

    书生抽了抽嘴角:“少爷,目前人类还做不到能控制天气。”

    “所以我给他们投资,让他们快点研究。”

    书生:“……您还是先吃饭吧,昨天晚上就没吃。”

    “公司里还有多少人。”郎若贤戳了戳饭盒里的米粒,也不知道婳婳中午吃的什么。

    “没多少了。”书生想了想,“昨天我们通知放假,家离的近的都淌水回去了。”!%^*

    郎若贤把筷子放下:“注意后勤,食物和水都要保证。”

    “好,我等会就发个文件下去。”

    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还有人在喊着什么。

    “郎总!郎总!”

    书生把门打开,是楼下公关部的经理,平时一副高冷精英范,这会慌慌张张的跑进来。(!&^

    “郎总,有个员工把头磕了,流了好多血怎么办啊!”

    郎若贤马上站起来:“人在哪?”

    “在3楼休息室。”

    他和书生到了三楼,看到一堆人围在那叽叽喳喳的出注意。公关经理喊了声郎总来了,大家马上散开,露出了躺在沙发上的人。

    “少爷,是孙晓琳。”书生小声说。

    郎若贤皱了皱:“怎么回事。”

    “郎总,我……我不是故意的。”一个姑娘脸色惨白,一脸惶恐的说,“我也不知道她会摔倒。”

    特别普通的办公室剧情,这个叫高琴的姑娘跟孙晓琳是一个部门的,自从孙晓琳来了各方面都压她一头,她就一直看人不顺眼。

    平时也偶尔嘲讽两句,孙晓琳一向都无视她。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刚说了两句,孙晓琳就和她吵了起来。

    然后她一激动,就推了孙晓琳一把,结果孙晓琳没站稳一头磕在桌角上,把头给磕破了。

    “晓玲?孙晓琳!”讲经过这一会,有人发现孙晓琳晕过去了。

    书生过去看了看:“伤口挺大,得送医院。”

    员工们做了止血措施,但貌似没什么用,血一直滴答滴答的在流。

    “这可怎么办啊!救护车进不来,我们车也开不出去啊。”员工们互相看了看,最后都看向郎若贤。

    郎若贤沉思了片刻:“叫男员工,身强体壮的那种,把人抬出去。女员工也去几个,用衣服给她盖住头,尽量不要淋到。”

    “打120,让他们在路口接人。”

    郎若贤刚说完,就听见门口一声欠欠的声音。

    “喲!这是干嘛呢?留守公司也不能消极怠工啊!小爷我回头给你们告一状……咦?姐夫?”陈小胖看到郎若贤楞了一下,然后颠颠跑过来。

    “快走快走!我来接你回家。”

    郎若贤皱眉:“你怎么过来的?”

    “大越野啊,底盘特高,胖爷不惧风雨!”陈小胖说完看到了沙发上的孙晓琳,“靠!什么情况?”

    郎若贤也看着孙晓琳,半秒钟之后他说:“正好,先把人送医院去。”

    路上,郎若贤给颜婳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马上就回去了。这一马上,就到了傍晚,颜婳看见他和陈小胖进来松了口气。

    “再不回来,我都要以为你们俩被水冲走了。”她赶紧把早就准备好的毛巾递过去,“唐草,带小胖上去洗澡换衣服。”

    郎若贤接过毛巾亲了亲她:“去了趟医院,耽误了。”

    “医院?”颜婳心一提。

    “不是我,是孙晓琳。”郎若贤正要接着说,那边陈小胖嘴快,巴巴就把事情讲了一遍。

    唐草听完了却指着他脚边的行李箱:“你丫里面装的啥?孙晓琳?”

    “爷装她干啥?”陈小胖翻白眼,“我带的换洗衣服啊。”

    “你丫还打算长住?”唐草冷笑,“我就知道,你窥视我的肉体很久了,告诉你!爷对你这身胖肉没有兴趣,爷喜欢娇滴滴的小姑凉。”

    陈小胖做呕吐状:“呸,爷对你也没兴趣好吗!我是在家呆着无聊,不是说这雨还要下好久吗。”

    “你们俩贫够了没?”颜婳摇了摇头,“赶紧带小胖去客房,收拾干净了下来吃晚饭了。”

    郎若贤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出来。颜婳给他吹头发:“那个孙晓琳没事吧?”

    “缝了五针。”郎若贤接过吹风机自己吹,“我安排她在医院附近的酒店住几天,等雨停了再回去。

    颜婳本来没想阴谋论,结果当天晚上都半夜了,书生给郎若贤发了个信息。郎若贤看了一眼,就放下了。

    “怎么了?”颜婳睡的不踏实,外面不停的打雷。

    “酒店给书生打电话,说孙晓琳发烧了。”

&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