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68章 自导自演陷害我

    “合作,还是死!”冰海良歇斯底里咆哮质问甘以微。

    他有力大手钳住甘以微的脖子,死死扣着好似要抽走她所有力气。

    甘以微在地上蹬腿,鞋跟蹭着泥土,憋红的脸上被雨滴砸中。

    她还想活下去,不能白白折在冰海良手里。

    可她也不想妥协,做冰海良还有朗信的傀儡。

    这种日子,她过够了!

    “那边,就在那边,警察同志,你快去看看!”

    一道嘹亮的喊声让冰海良突然松开甘以微的脖子,而后拧眉探身看向草丛外,瞅见孟清折回来,还带着一个警察。

    他心中一沉,急忙从甘以微身上站起来,迎着越下越大的雨,伸手去拽甘以微的胳膊。

    “起来,快给我起来,娘的,来人了!待会小心说话!”他一脚踢在甘以微破碎的旗袍上,恶狠狠地怒骂。

    甘以微侧卧在地上,顾不得冰海良说什么,只顾大口喘气。

    她还没死,她还活着。

    “哎哟,警察同志啊,你可算来了。你看我就是带她上山散步,后来这娘们脚崴了,就坐在路边赖着不走,后来干脆倒在草丛里,说我强奸。我可冤枉的很,你看我衣冠整整,啥都没做。”

    冰海良恶人先告状,拦住孟清,叽里呱啦说了很多。

    孟清探头去看倒在草丛里的甘以微,给身边的警察使眼色。!%^*

    魏莱眉头一紧,拉下帽檐迎着雨绕过气定神闲的冰海良,去看甘以微情况如何。

    没想到他刚想来冰氏看看情况,也碰巧遇到甘以微的车。后来他就遇上孟清,说山上有人绑架劫持。

    “甘老板,没事吧?”魏莱看了看甘以微的的情况,没有受伤,也没有性侵的痕迹,他便弯腰搀扶甘以微坐起来,看到她脖子上红肿一片。

    “警察同志,这个女人自导自演想诬陷我啊。我和她可没有关系,更没有理由要害她。”

    冰海良见魏莱一直在看甘以微脖子上的伤,立马想出应对的说辞,和甘以微撇清关系,才有可能安然无恙。(!&^

    “没关系?刚才你不是还喊人家媳妇?”孟清在一旁哼声提醒,他就知道这男人不是好人!

    刚才他看着冰海良拖着受伤的甘以微上山,按常理来讲,自家媳妇受伤,该下山,怎么会拖着继续上山。

    幸好山下有巡逻警察,他便毫不犹豫带着警察上山。

    看来他们来得还及时。

    不过瞧着甘以微在雨中瑟瑟发抖的样子,孟清急忙脱下湿漉漉的外衣披在她身上,替她挡挡雨。

    “警察同志,你倒是说句公道话啊!”冰海良见魏莱一直闷声不说话,不由有些心急,多说一句。

    但正是这句话让魏莱冷漠回头,沉声开口:“她自导自演?你自己掐自己脖子,弄出和她脖子上一模一样的伤来!还有,这泥地里脚蹬出来的痕迹,也给我蹬个一样的。自导自演,我看是贼喊捉贼吧!”

    冰海良眸色一沉,没想到这小警察还有两把刷子。

    他冷冷盯着甘以微,现在只能从她身上想办法了。

    “魏莱,我没事。就是和他闹了点矛盾,下雨了,回去吧。”甘以微揪住魏莱的胳膊,对他默默摇头。

    魏莱叹口气,搀扶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