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二百二十八章 患了癌症

    经过了一个下午的看诊,林染看的是神清气爽,一路嗑着瓜子哼着歌,慢悠悠地走出了房门。

    一直在外面守着的西宁王见她出来,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了?”

    林染丝毫不理会,自顾自地走到了桌子上倒水喝,等她喝完了一碗茶水,又磕光了两碟子的瓜子之后,这才转头看向了脸色阴沉的西宁王。

    好半天,她慢悠悠地道:“其实西宁王妃没什么大碍,就是心里堵的慌,现在已经能吃能睡了,来,你让人拿这张方子去抓药,再把人给放了。”

    “果真没什么大碍?之前的那些大夫都说——”

    西宁王心里始终还是带着疑问的,话到这里,就被林染一句话给拦截了,“说什么说?我是天下第一神医,不信的话,你自己进去看看王妃。”

    看她这么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也不像是在撒谎,于是飞快地跑了进去,当他看到西宁王妃脸色红润的样子,十分惊奇,直叫道:“神了,神了!那么多大夫都治不好病的,你怎么一下子就治好了?果真是神医啊!”

    林染表现出一副神医应该有的样子,接受了他的顶礼膜拜,于是大大咧咧地指使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和我一起来的那人要是少了根头发,我就不治了!”

    西宁王喜上眉梢,年近五十的他显得有点兵荒马乱,立刻让人放了墨千寒和萧天垣,又让人拿了药方去抓药。

    看到他背影消失在眼前,林染眼底的笑到底是保持不住了,一下子泄气了下来。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呢?

    “染染,染染——”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间传来了萧天垣的叫声,不一会儿,他就飞快地从门外走了进来,但是却一下子被墨千寒给拎开了。

    墨千寒率先走到了林染的面前,名正言顺地揉了揉她的头发,惹得一旁的萧天垣眼睛都看直了。

    不过,他也没有兴趣在这里继续当电灯泡,进了房间里看望西宁王妃。

    此时,林染感觉自己也兜不住了,连忙拉着墨千寒往外走去,她原本就是借着这个中场休息的机会,来找墨千寒说件很重要的事情。!%^*

    两人一路走到了后院,在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停了下来,林染将墨千寒压在墙上,有点失落地看着他。

    她这样的目光看的墨千寒都有些不自在了,猜到她肯定是又遇到什么难题了。

    “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墨千寒的眉眼忽而一皱,心里直觉不妙。

    林染点点头,对他没有半分的欺瞒,虽然这么说,古人可能不懂,但是她也只能这么说了,“西宁王妃得了癌症,晚期,怕是没得救了。”

    墨千寒有点郁闷不解,没听过这个词汇,有点艰难地重复了一遍,“癌症?晚期?这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办法解释的那么清楚,就是治不好的,只能等死,不过,如果要救她也不是没有办法,毕竟彼岸之星还在我们身上——”

    说到这里,林染顿住了,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想,墨千寒应该能理解她的意思,也知道她想要做什么。

    墨千寒脸色的最后一丝表情,也被隐雾给侵吞了,变得面无表情起来。

    这是一个十分艰难的选择。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机会,拿到了彼岸之星,原本以为可以让墨千城一身轻松地回京,然后救活明昭帝,延长一下寿命,没想到这彼岸之星却要被人捷足先登。

    而墨千城那边,危险重重,能否找到彼岸之星还不好说。

    是选择救西宁王妃,还是选择救明昭帝?

    一时间,周围只剩下风雪飘飘的声音,两人之间一时无话,空气有些诡异的静默,良久之后,这诡异的氛围才被墨千寒的声音打破。

    “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只是不要后悔。”

    墨千寒的声音这么失落,这么隐忍,大概早就猜到了林染会怎么选择,所以,他只是顺着林染的心说下去,让她得到一丝宽慰而已。

    两个人,早就已经心灵相通了。

    林染突然间紧紧地抱住了墨千寒,双手从他的腰上穿过,环抱住了他的身体,他的手毫不犹豫地握住了她的手。

    墨千寒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慕阿光留下的精致的盒子,交到了林染的手里。

    似有若无之间一声叹息,“反正这东西是阿光留给你的,你想怎么用都可以——快去吧,免得拖太久对她不利。”

    林染将他抱得更紧了,语气喃喃的,“对不起……我回头再向你解释。”

    墨千寒把她转了过来,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傻瓜,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赶紧去吧。”

    两人依依不舍地从僻静的小院落里分开,林染就揣着手里的盒子,一路往后院的方向小跑而去。

    墨千寒注视着她的背影消失,这才转身去了里面的书房,借用西宁王的纸和笔,写下了一份书信,交给了霹雳。

    “你把信交给太子,辛苦他再跑一趟了。”

    霹雳心里也有点遗憾,但是不敢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