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露莫妮卡 作品

第二十一章:欲罢不能

    推开病房的门进去,床上的女人非常安静地躺着,没有一点反应。

    顾向深走到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床上的女人。

    清秀的眼睛紧闭着,不化妆的脸上看起来清澈单纯,有种别样的美丽。

    深邃漆黑的目光一直低垂,紧紧攒住她的五官,注视了近一分钟。

    眼中的眸色突然愈发漆黑,然后抬手,掀开她的被子。

    沈沫怡正在噩梦中挣扎,突然被惊醒,吓得惊叫出声。

    顾向深深邃的眸光闪了一下,仍是紧紧地落在她的脸上,勾一下唇角,声音淡淡:“做了亏心事,所以这么害怕?”

    沈沫怡吓得一下子坐起身,眉头深深紧锁着,警惕地看着他。

    不得不说,现在她一看到顾向深就会害怕。

    竟然这么怕他?!

    顾向深看在眼里,慢慢地俯下身,靠近一些。

    只是,看着顾向深靠近,沈沫怡下意识往后缩,差点撞到身旁的输液竿。

    顾向深眼疾手快地一把扶稳竿子,然后松开,双手钳制住她的手。

    沈沫怡受惊,缩在床上,他高大的身影将自己眼前的光线全部遮住,投下阴影。

    他的衣角差点拂过他的脸,一瞬间,沈沫怡竟然非常尴尬地闻到了之前和他缠绵时,他身上那种淡淡的荷尔蒙味道。

    顾向深凑得更近一些,清晰地看到沈沫怡的脸上袭上一层绯红。

    脸颊燥热,为了掩饰尴尬,沈沫怡下逐客令地说道:“你又过来干什么?”

    “想你了,来看看你在干嘛。”顾向深的眸子深了深,一边挑逗地说道,一边伸手去触摸沈沫怡的脸颊。

    明知道她目的不单纯,却仍是忍不住挑逗,顾向深第一次这么不理智。

    沈沫怡被他噎得无话可说,只好沉默地别开脸,躲过他的手。

    不过,她很快就被顾向深反手一把握住下颌,使劲挣扎,却不小心碰到顾向深身下的硬物。

    瞬间脸色胀得通红,慌乱地喊道:“顾向深,你松开口,你要干什么?”

    “之前不是跪在地上想做我的情人吗?怕我送你回顾廷杰那儿,还是,很想回去?嗯?”顾向深的声音有些冰冷,脸挨得很近,沈沫怡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气息扑在她的脸上。

    是灼热的,撩起一阵阵酥麻。

    沈沫怡紧张得整个人僵直,舌头甚至有些结巴地开口:“没有,不是,没有的,不要送我去。”

    沈沫怡有些语无伦次,面前的人浑身都透露着危险的气息,根本猜不透他。

    她就像一只被他提在手里的小猫一样,任由他捉弄,惊慌失措,一切只看他的心情。

    顾向深凑得更近一些,气息扑在她的耳朵上,酥酥麻麻,那几晚那种热汗淋漓的画面突然扑进她的脑海,沈沫怡下意识往后躲,却被顾向深抬手轻轻托住她的后颈,将她按得贴到他的唇边。

    很少在这种清醒而青天白日的情况下被人亲吻,沈沫怡的身子倏然震颤了一下。

    他的唇火热滚烫,落在她的耳垂边,然后朝四周蔓延去,仿佛要浸透她的各个细胞。

    周身是那种性感而有些熟悉的气息,人很容易被气息迷惑,因为气息而产生错觉,不知自己身在何方。

    有一瞬间,沈沫怡差点被那种气息迷惑,以为自己被温暖和宠溺包围。

    只是,他的大手轻轻抚弄一下她的碎发,然后声音靡靡地开口:“满足我。”

    仿佛被瞬间惊醒一般,沈沫怡惊恐地大力去推顾向深的身子,手上的输液管被牵动,已经流出血来,却丝毫推不动顾向深。

    看到旁边的输液竿晃荡,顾向深松开沈沫怡,一把拽住她挣扎的手,手背上的血倏然而刺目。

    沈沫怡仍想挣扎,却怎么也动不了,身上仍然是之前的伤口隐隐作痛,双手却被顾向深紧紧钳制住,沈沫怡挣扎无力,心中绝望而心酸,不知不觉间,一颗颗眼泪从眼眶里涌出来。

    看到沈沫怡突然这样子哭了,顾向深心中刺痛,一瞬间心中竟慌乱得有些不知所措。

    深邃幽深的眸子看着她,眼中浓浓的不忍和心疼,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样,顾向深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的眸子。

    沈沫怡只在伤心哭泣,根本没留意到顾向深眼里的神情。

    突然,顾向深慢慢地俯身,在沈沫怡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时,他的吻落在她的眸中,将她的泪吻进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