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露莫妮卡 作品

第十八章:为什么不弄死我?

    顾向深随口对旁边发愣的护士说一句:“出去吧。”然后继续朝沈沫怡的病床边走过来。

    这些天,顾向深对沈沫怡的关系,护士一直看在眼里,知道这个女人对顾向深非常重要,护士心中笑笑,赶紧迫不及待,大步朝门口走去,然后将门关上。

    沈沫怡非常惊惧地看着顾向深一步步地走向前,心中恐慌却有些气愤地问道:“为什么不叫你那些手下直接将我弄死得了?”

    顾向深脸上邪魅的笑立刻凝固住,脸上打探的神色扫视她几眼,然后几步走过来,毫不客气地坐在她跟前:“所以,你现在是很想死了?”深邃的眸子犀利的冷峻,眸中的寒光直射入沈沫怡的眼底。

    “反正迟早都要死,你留我一命,不过是要慢慢折磨我,让我痛不欲生。”沈沫怡一口气将心中想说的全部说出来。

    “呵呵~”

    只是她刚说完,耳边便传来几声冷硬冰凉的笑声,极尽嘲讽一般。

    顾向深浑身袭上一层寒气,噌地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沈沫怡,脸上的表情仍然冰冷:“算你识相,背叛我的女人,从来都不会有好下场。”

    顾向深说着,顿了一下,弯腰慢慢凑近沈沫怡一些,声音越发冰寒道:“所以,你也不例外,怎么样?现在知道后悔了?”

    “后悔认识你这种禽兽,你们果然是亲戚,你跟顾廷杰一样,都是禽兽。”以为顾向深会慢慢折磨她,沈沫怡梗着脖子气愤地骂道。

    顾向深被激怒得气愤,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背叛他,更加没有一个女人敢这么骂他,现在这个手无寸铁,半条命都握在他手中的女人,居然敢这么骂他。

    顾向深气得拳头紧握一下,然后一把将沈沫怡的被子掀开,拽住她的衣领用力,几乎将沈沫怡拽得坐起来:“你最好注意言辞,别以为我会纵容你。”

    沈沫怡被他拽得浑身难受,身体仿佛被撕扯着,眉头深皱地看着他,想要开口反驳,却因身上的疼痛而有些开不了口。

    顾向深看在眼里,心里突然莫名地抽了一下,眼底有些心疼的神色一闪而过。

    愣看了几秒,他甚至有些想抬手去抚平那皱弯的眉头,终究,他动作很缓地慢慢让沈沫怡躺会床上,然后松开手,只是声音仍然冰冷道:“我不喜欢自以为是的女人,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

    沈沫怡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什么纵容她,什么自以为是,这个男人让手下将她赶尽杀绝,还跟那个禽兽顾廷杰串通一气,凭什么这种恶心的魔头现在反而能理直气壮来指责她。

    想到自己曾经为了活命,将最珍贵的身体都献给他,想到那些在黑夜里,激情而疯狂的夜晚,沈沫怡甚至觉得心里恶心得难以自抑。

    她轻轻地撇开头,神色里尽是鄙夷,顾向深那么精明的人,在商场上再诡计多端的老油条他也能很快看穿别人的心思,何况她眼底那难抑自掩的厌恶神情。

    顾向深气得拳头紧握,差点伸手去掐她的脖子。

    他从来都很冷清,情绪不受任何事情波动,永远稳重自持,让人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现在,他却难抑控制,一再为这个女人失控。

    他一贯喜欢将所有的事情都掌控在手中,但现在,连他的情绪都似乎有些不受掌控,这样的感觉让他心中充满了牵挂,开始那么心疼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为她气愤,为她失控,甚至为她移植了半块肝脏。

    没想到结果是这样,心中气愤难抑,顾向深真担心自己继续待下去会真的做出什么伤害她的事。

    他正准备转身走出去,那个床上的女人却突然挑衅地开口:“其实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你当初跟我做交易,根本就是想将我玩完,然后送给顾廷杰继续折磨。既然这样,你不如现在杀了我吧,无论怎样,我会感激你给了我一个痛快...”

    沈沫怡还想劝服顾向深快点给自己一个了结,话还没说完,却被顾向深冰冷的声音打断:“既然你这么认定我会把你交给顾廷杰,那我就成全你,不过顾廷杰好像对你这种浑身虚弱,脸色苍白的病秧子不感兴趣,嗯?你现在没有一丁点吸引力,你叫我怎么送过去?”

    顾向深冷静而震怒的声音停顿一下,伸出手指勾住沈沫怡的下巴,将她的下巴托起来,脸色邪魅而阴鸷地端详沈沫怡几眼,声音邪恶地嘲讽:“要脸蛋没脸蛋,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你觉得你有一点儿吸引力吗?”说完一把将她的下巴甩开。

    想到顾向深很快就会将她送到顾廷杰那里,想到那种可怕的地下室生活,沈沫怡的心里打颤,仿佛整个人又被关进那个又黑又小的笼子里,眼里袭上深深的木讷,竟然半点都不知道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