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露莫妮卡 作品

第四章:身体交易

    沈沫怡睡了一天一夜,到晚上才醒来。

    再次醒来时,她躺在奢华的大床上。

    天花板上奢华至极的吊灯刺得她有些睁不开眼睛。

    迷茫地眨眨眼,完全不知道在哪里。

    已经有一年的时间,她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几乎任何时候醒来,面对的都是虚无的漆黑。

    现在眼前的明亮让她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死了。

    她轻轻地动一下手臂,身上强烈的酸痛感立刻传来。

    这里不是梦境也不是天堂。

    沈沫怡立刻闭上眼回忆,然后转动一下脖子察看房间。

    只是,她刚一转头,便差点惊得从床上坐起来。

    离她几米开外的衣柜前,一个身材高大颀长的男人背影挺立在那里,腰间束了一条浴巾,上身赤裸,完美的肌肉线条还沾染着水滴,浑身散发着男性魅力。

    昨天的一些画面突然闯入她的脑中。

    她是被顾廷杰绑过来送给宋明中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被推进房间之后,她便意识模糊,现在努力回忆,却什么也记不起来。

    不过,不管她记不记得起来,眼前这个人一定是苏雨柔说的虐待狂宋明中。

    沈沫怡艰难地撑着床坐起来,身上的难耐的酸痛告诉她,自己昨晚肯定承受过这个虐待狂

    的虐待。

    但哪怕这样,他也是她现在逃脱顾廷杰魔掌的唯一出口。

    想着,她忍住浑身的酸痛下床,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顾向深刚将上衣换上,听到身后的响声,他立刻转身。

    “求求你,不要把我回去给他们,求求你...”

    顾向深只愣了一秒,还没反应过来,便看到沈沫怡抬头,硬生生地磕在地板上,一下一下。

    毫不犹豫地,顾向深弯身握住她的肩膀将她一把带起来,一个转身,扣住她的身体将她抵在衣柜的门上,眼神阴鸷而冰冷地直视:“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嗯?”

    最后一个字如警告一般,沈沫怡吓得肩膀不禁缩了一下,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惴惴不安地开口:“求求你,不要把我回去,我会死的。”

    “胡说什么?”顾向深冷声地质问,眸光落在她哀怜的表情上,喉结不禁跳动一下,那么想将她的眉眼吻进唇里。

    他果然很暴戾,一看就像个虐待狂的样子,沈沫怡惊恐地想着,脑中飞速旋转:

    他和顾廷杰是一伙的,她向他告发顾廷杰只是自取其辱,反而肯能让顾廷杰知道,从而触怒顾廷杰。

    所以,她不能说,只能想办法去讨好这个人,或许他心情好,可能放了她。

    想着,沈沫怡继续开口哀求:“求求你,暂时不要让我回去,求求你...”

    顾向深盯着沈沫怡的唇,看着她的唇瓣跳动,恨不能一下子将她的唇入口中,沈沫怡却毫不察觉地哀怜乞求,完全不知自己每一分每一秒都挑动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心脏,在他的身上点火。

    终究,顾向深俯身吻住沈沫怡,将她的香甜吞入腹中,舌尖一遍遍舔舐她的下唇。

    “不送你回去可以,把你的身体给我玩几天。”他的唇最终移开,一路舔舐,落在她的耳根处,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

    耳根酥麻,身上升起异样的感觉,沈沫怡觉得气息渐渐有些紊乱。

    顾向深则越发紧紧逼迫般询问:“嗯?回答我?”

    想到再次回到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沈沫怡的心惊惧地紧缩一下,语气慌乱地回复:“我答应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沈沫怡受到惊吓,这样重复地说着,话没说完,唇舌便被顾向深吻如唇中,声音破碎,挑逗而得意地说道:“什么都答应我?”

    沈沫怡像受惊的小鹿一般连连点头,乖巧样子让顾向深越发得意。

    她的身上好像有很多故事或难言之隐,但越是这样却越是让他着迷。

    想着,顾向深邪魅地勾勾唇,将沈沫怡松开,命令道:“不是什么都答应我吗?嗯?主动吻我。”

    沈沫怡诧异地抬头,有些尴尬地不知所措。

    主动吻别人,她这辈子从来没做过,何况对方还是一个虐待狂,她无法迈动一步,但想到做不到就要回到那个地方。

    终究,她踮起脚尖,生涩地去吻他的唇,学着他的样子,将舌头伸入他的口腔之中。

    感受到她唇舌间的清甜美好,顾向深抬起双手抚上她的腰肢,将她揽得贴近自己的怀中,然后抬手将她整个拥抱,忘情深吻,推倒在床上...

    又是彻底的沉沦,直到两人筋疲力尽,顾向深才将沈沫怡拥入怀中,渐渐入睡。

    只是,直到顾向深沉沉睡去,沈沫怡却如何也睡不着。

    眼前这个宋明中好像暂时没表现出虐待狂的嗜好,但没准他随时都可能癫狂,或者随时改变主意,将她送回去给顾廷杰。

    到时候又会插翅难飞,沈沫怡想想就心慌,她必须快点逃离这里。

    抬头看看睡在面前的人,有一瞬间,她甚至想着抬起东西将他彻底砸晕,然后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