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露莫妮卡 作品

第一章:囚禁一年

    A城首屈一指的贵人别墅区,奢华的别墅内,一男一女赤身裸体正走到楼梯的台阶前,男人弯身一把将赤裸的女人抱起来,女人立刻像一条水蛇一般地缠上去。

    两人沿着楼梯一步步向下,直到最黑暗的地下一层,女人娇媚至极地开口:“廷杰,人家想~要了。”

    男人的大手在女人的腰肢上拧一把,邪恶地笑道:“放心,很快把你送上天堂。”

    “好的。”女人心满意足地回答完,很快又催促:“廷杰,快抱我去开关那儿,我要看看那个贱女人今天怎么样了。”

    “小坏蛋,她还能怎么样,不就是那个死鱼样子吗?”顾廷杰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开关旁,缠在他身上的苏雨柔立刻松了一下手,伸手将开关打开。

    黑暗的地下室立刻明亮如昼。

    仍在昏睡的沈沫怡被刺目的灯光照醒,整个人立刻紧张地从简陋不堪的床上坐起来。

    他们又来了,又是那么不知羞耻地赤裸纠缠在一起,说着恶心的话。

    昨天,他们抽打她的伤口到现在还疼得抽气,现在他们又过来了。

    明明她才是顾廷杰的老婆,他们却在她面前完全不知羞耻地做着露骨的动作,还一次次折磨她。

    他们一步步地靠近过来,沈沫怡几乎有点神经质地紧盯着他们。

    走到关押沈沫怡的大笼子前面,两人停住。

    “好闺蜜,不要这么警惕地看着我嘛!”苏雨柔的眼睛恶毒地盯着沈沫怡,嘴中邪恶地说道。

    “理这个贱人干嘛,赶紧干我们的正事,嗯?”顾廷杰一边将苏雨柔放到地上,一边压上去说道。

    沈沫怡瞥瞥头,不想看那肮脏的一面。

    顾廷杰很快贯穿苏雨柔的身体,两人很快不要脸地疯狂做起运动。

    “廷杰,使劲...”

    “好的”

    ......

    放荡淫乱的话一次次传入沈沫怡的耳中,让她感觉胃中作呕,恶心得想吐。

    过了近半个小时,那两个人才终于偃旗息鼓。

    恶心的感觉终于消退一些。

    但顾廷杰很快朝她走过来,接着粗暴地抬脚,几脚踹在她的腰上,用力之大,让沈沫怡感觉身子快断一样。

    踹完,顾廷杰邪恶而鄙夷地骂道:“外界都盛传你死了,可是谁又知道,你他妈像只蟑螂,肮脏地活在这里!哈哈哈哈......”

    声音恐怖而恶心,沈沫怡下意识地往后缩一下。

    顾廷杰冷笑一下,伸手向前,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整个人拉向前,像观赏动物一般打量着沈沫怡:“都二十四岁了,还是一个处,是不是很遗憾啊?今晚就让你体验体验那种至极的欢愉。”

    沈沫怡没听懂什么意思,像没听见一般,根本不回答。

    顾廷杰将她甩到一边,拍拍手站起身,对苏雨柔说道:“宋老板那边最近不是有个大单子嘛,今晚就把这个贱人先送给他玩几天,他就是喜欢折磨这种老处女。”

    苏雨柔欣喜地笑笑:“宋老板可是出名的虐待狂,会不会被玩死啊?”

    “不会,交待清楚就行,完事之后再捉回来扔到这里。”顾廷杰回复。

    沈沫怡吓得瞪大眼睛,眼中满是惊恐,本要下意识地反抗,却突然想到,或许这是自己逃出去的一个出口。

    于是她假装受惊地求饶几句,因为她知道,她越是求饶,他们就越会坚定。

    很快,顾廷杰和苏雨柔便将沈沫怡再次关进笼子里,然后两人上楼穿得衣冠整齐。

    顾廷杰一边打着手机一边下楼:“好的好的,帝豪国际顶楼总统套房是吧,我们很快就过来。好的,药效您放心。好。”

    之后,顾廷杰将沈沫怡拖出来,扔进浴室,最后叫苏雨柔给她准备了一条性感到几乎透明的吊带长裙,让她穿上,然后化了个妖艳的妆。

    “真像个妓女。”苏雨柔看着,得意地说道。

    顾廷杰看一眼,随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杯早已准备好的水,直接掐住沈沫怡的下巴就往下灌。

    “嘴唇太他妈干了,看着就没兴趣。”顾廷杰一边说着,一边往下灌。

    ——

    站在帝豪国际的总统套房前,顾廷杰一把粗鲁地将沈沫怡身上的外套剥下来。

    “别耍花样,要不然,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顾廷杰一边警告,一边将沈沫怡朝门里推了一把。

    沈沫怡趔趄一下,撞进门里。

    里面昏暗,沈沫怡只隐约感到有个人躺在沙发上。

    手下意识地出了一层汗,沈沫怡想转身逃出去,但身后的门已经关上。

    沈沫怡小心翼翼地往前挪,想要躲起来。

    可是屋子里太黑,她不小心碰倒了什么东西,传来砰的一声。

    沈沫怡心惊一下,赶紧紧张地抬头望去。

    沙发上躺着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起身。

    “你是谁?”一个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传来。

    沈沫怡紧张得心打颤,还没回答,那个人已经伸手将开关打开。

    瞬间敞亮如白昼。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高贵奢华,英俊得如同明星一样。

    眼眸迷离地盯着她身上薄翼般的吊带。

    被这样看着,沈沫怡脸上升起一片羞红,胸中莫名地一阵燥热,甚至无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