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Emily 作品

第70章 怕你心疼我

    夏恩宁下班就直接去宿舍换了衣服就出了医院,她现在离开夏家,医院再断她财路就真的有点山穷水尽的感觉了。

    不过她没去西城别墅,她给温谨言发了条信息——

    【谨言哥,晚上6点,文华餐厅见】

    求沈司洲不如找温谨言,毕竟医院他说了算。

    但,始料未及,温谨言没来。

    快十点了,服务员过来礼貌地说要打烊,夏恩宁没吃东西就被赶了出去。

    她挺不服,给温谨言打电话。

    没接,掐了。

    夏恩宁:“……”

    就因为她之前不接电话,所以男人也这么小气?

    在路边摊随便买了晚饭吃了回医院宿舍。

    这里是老宿舍区,需要走过一条狭长的小弄,路灯陈旧泛黄,静谧得只听得见夏恩宁高跟鞋的声音。

    宿舍铁门前的路灯仍然没有修好,夏恩宁接着手机的光找钥匙。

    “宁宁。”

    黑暗中,传来男人的声音。

    她吃一惊,钥匙“咣当”落地。

    男人高大身影从一片阴暗中步出,微亮光线里,分明是温谨言那张好看到犯规的脸。

    她后退,蹬着高跟的小腿弧线完美。

    脊背撞上铁门,发出吱呀声响。

    夜风吹得她的裙摆摇曳不止。

    温谨言大步靠近,低头凝视底下满脸诧异的夏恩宁,他伸手向她。

    她下意识挡住了那几乎要抚上她脸庞的大掌。

    他皱眉:“生气了?”

    相比生气,更多的是惊讶吧?

    还以为他今晚不来是不想见她。

    他又说:“之前不见你,是怕那些新闻愈演愈烈,怕你受伤更深。”

    是吗?

    夏恩宁的眼眸微微撑大,不可否认,这一刻她有点被暖到了。

    她露出洁白好看的牙齿:“所以你没有生我的气?”

    他一笑,温暖如午后阳光,“十年了宁宁,过来,让谨言哥抱抱。”

    他朝她张开双臂。

    她笑得更灿烂,夜色恰到好处掩住她眼底那片水汽。

    上前一步,将她小小的身体送入那个宽大温暖的怀抱。

    虽然是并不属于她的怀抱。

    她紧握在手中,屏幕朝下的手机正显示着通话中。

    另一侧的弄堂尽头,一道身影悄然离开。

    ……

    城东,澜湾别墅。

    白明庭已经在沙发上坐了超过两小时了,他不耐烦地回头看着悠然喝茶的丁柏汝:“我说,他到底还回不回?我这伤他还看不看?”

    丁柏汝笑着说:“有人大手笔送了别墅,估摸着看房子去了,白先生这伤口都愈合了,我看就不必看了。”

    “别给我说‘愈合’两个字!”他竖着眉毛说。

    丁柏汝莞尔。

    白明庭忍不住:“你怎么不跟着去?”

    据悉,沈司洲到哪里丁柏汝都跟着,要说秘书,其实更像是管家。

    至于这个近四十岁男人的来历,连白明庭都不知道。

    但他不得不承认,沈司洲收买人心很有一套。

    他喝了口水,又问:“你说他想扎根樟城直接混金融圈不就行了,干嘛非要去医院任职,搞得多有爱心似的。”

    “你还不知道上流社会那群人最怕什么吗?”

    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丁柏汝忙站起来:“先生回来了。”

    他上前,顺手接过沈司洲脱下的外套。

    沈司洲信步往前。

    温氏荣鼎集团在商场好走的一大原因,是因为华成医院。

    拥有业内大半精英的华成医院才是荣鼎的杀手锏。

    想要拿下华成医院那批有钱有势的“客户”,光靠管理不行。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沈司洲在白明庭对面坐下,话说得不咸不淡,“这世上赚钱不难,难得是续命。”  这世上唯一不能明码标价的就是命。

    而沈司洲手中的刀恰恰是决定他人命运的利刃!

    ……

    早上夏恩宁才打开宿舍的门,就被夏恩熙一巴掌拍在了脸上。

    叶佳佳惊叫出声:“你是什么人?为什么随便打人!”

    夏恩熙将叶佳佳推到一边,“没你的事!”她愤怒瞪着夏恩宁,“我知道是你故意打电话的,不就是想刺激我吗?告诉你,我不会误会谨言哥的!他就是可怜你,把你当妹妹!”

    夏恩宁半边脸火辣辣的,却看着她笑。

    话说得轻描淡写,“你要真不在意,也就不会来了。”

    “你!”

    夏恩熙愤怒指着她,“告诉你,就算你再怎么折腾也无济于事,能成为温夫人的人只会是我!”

    夏恩宁的眸华清冷,“你是不是温夫人不重要,但你一定明白的,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她蓦地抬起手,夏恩熙以为她要还她颜色,本能往后退。

    夏恩宁只是低头看了眼时间,径直往前,“赶着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