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贝 作品

第一百章 算账

    晋以琰也向后倾斜了下身子,慵懒但又不失威严的倚到了沙发靠背上,他与秦煜卿相对而望,神色虽不如秦煜卿那般冷峻肃杀,可气场却不输他分毫。

    “秦先生是聪明人。”晋以琰收起了调侃的语调,重新唤回秦先生,态度还算恭敬,可眉目间染着的那令人捉摸不透的笑,却透着危险的味道。

    他眸色一寸寸加深,语气也变冷了:“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说话间,他似有似无的瞥了王局长一眼,暗指什么,不言而喻。

    王局长不是傻子,自然也看出了晋以琰的暗示,当即便恼了,不悦道:“这里怎么就不是说话的地方了?都是自己人,外面又有保镖守着,不会有人偷听,你这孩子卖什么官司呢?有话直说不行吗?”

    听到“偷听”二字的时候,晋以琰突然向里门这边瞥了一眼,我措不及防,一时没来得及躲闪,被看了个正着。

    晋以琰笑了:“隔墙果然有耳。”

    众人的注意力瞬间转移到了我这边,纷纷侧头看向了我。

    我讪笑了一下,默默的关上了门。

    ——妈的,早知道就不做死偷看了,只偷听,肯定不会被发现的。

    真是尴尬!

    我正深刻的反思着,秦煜卿冷冽的声音突然从屋里传来:“进来!”

    我感觉要倒霉,所以假装自个儿没听见,杵在门口一动不动,暗示秦煜卿我已经走远了。

    秦煜卿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比刚才又冷了几分:“怎么,还要我派人过去把你请进来?”

    他明显动了怒,我自知逃不过,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秦煜卿冷眼瞥向我,问:“笙笙和小泽呢?”

    我睁眼说瞎话:“种花去了。”

    秦煜卿剑眉下压,气势逼人:“你怎么不去?”

    我继续胡编乱造:“我手笨,一爪子下去别说兰花了,狗尾巴草都别想活,为了兰花好,我就不去了。”

    这理由编的实在憋足,别说秦煜卿了,估计连十三岁的秦煜泽都骗不了,可谁曾料想,听完我的话后,秦煜卿非但没有恼,反倒笑了。

    他笑着冲我招了招手,命令道:“过来!”

    有些人笑会让松一口气,可有些人笑,却会让人心脏紧揪。

    秦煜卿明显属于后者。

    我装出一副不敢上前的模样,低着头杵在原地,小模样别提有多可怜了。

    不幸的是,我不是杜凉笙,我卖的可怜秦煜卿从来不会买账,他看向我的目光再次危险了起来,阴冷着调子威压我道:“一句话非要我说两次你才听得懂?”

    他语气里的怒意丝毫不加掩饰,我没办法,只好乖乖走到了他跟前。

    秦煜卿伸脚勾了下我的小腿肚,眉眼间重新染上了笑意,可说出口的话却怎么也让人笑不出来:“我忙完了再找你算账。”

    我哆嗦了一下,脸瞬间变得惨白,畏惧装的很是逼真。

    一旁的晋以琰突然笑了,指着我话中有话的跟秦煜卿说:“那正好,杜小姐应该也有‘账’想找你算。”

    秦煜卿剑眉微颦,似乎没太听明白晋以琰的意思。

    实际上,不止秦煜卿,整个屋子里除了我以外,没有人听得懂晋以琰刚才那话的意思。

    我恶狠狠的剜了晋以琰一眼,咬牙道:“不,我是有账想跟你算。”

    晋以琰回了我一个暧昧的眼神,笑容蛊惑:“我们俩之间的账太多了,以后慢慢算,不着急。”

    我和晋以琰的互动令秦煜卿大为不满,他凛冽的眉越皱越深,看向我的眼神也越发的狠厉起来。

    可他最后还是压下了火气,并没有对我做什么,毕竟大厅里还有他父母和王局长等人在,他没办法肆无忌惮的“惩罚”我。

    我觉得很有意思,秦煜卿喜欢的明明是我妹妹,对我却有一种可以称得上是变态了的占有欲,他见不得我和别的男人走得太近,有时候走在大街上,陌生男人多看了我两眼,他都会大动肝火,强行把我拖到没人的地方狠狠的干我,一边干一边骂我骚狐狸,逛个街都要勾引男人,简直欠干。

    还好他长得比较合我胃口,下面的东西分量也很足,每次都能让我爽到,不然的话,我早废了他了。

    胡思乱想中,秦煜卿突然猛的拉了我一把,我措不及防,跌坐到了沙发上。

    我坐下的那一刹那,秦煜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向我,冷声命令道:“老老实实的在这儿呆着,别再跟我耍你那些无聊的小聪明,否则的话,我饶不了你!”

    我皱了皱鼻子,脸上虽装得乖巧,心里想的却是:谁饶不了谁啊?

    威胁完我后,秦煜卿把目光移到了晋以琰身上,面无表情道:“跟我来。”

    言罢,他率先迈起了步子,向前厅东侧的长廊走去。

    晋以琰起身跟了过去,临走前似笑非笑的瞥了我一眼。

    我抬眸与晋以琰对视,就这样看着他从我身边走过,穿过前厅,和秦煜卿一同消失在金碧辉煌的长廊尽头。

    秦煜卿居然如了晋以琰的愿,同意和他私下会谈。

    所以这才是晋以琰的目的吗?表面是在帮傅越的忙,顺手卖给我一个送我回到秦家的人情,真实目的却是找秦煜卿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