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晴 作品

第47章 用一百种方法折磨死他

    童欣捂着秦舒曼的嘴巴,生怕她说得太大声被门外的人听了去。

    秦舒曼没好气地拨开她的手,“你干吗?我在自己家里连句话都不能说吗?那个男人就是个人渣,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要偏袒他?!”

    童欣没有说什么,走过去倒了杯水递到她手中,“我不是偏袒别人,而是怕你气坏了。既然你也说他是个人渣,你要是再因为那个人渣气坏自己的身子,那就不值了!”

    因为那句“那个人渣”,秦舒曼的心情好了几分,接过杯子喝了一口水,没说什么。

    童欣什么都没问,搂着她的肩笑,“好了,别生气了。你好久没回来陪我吃饭了,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秦舒曼放下杯子,靠在她身上,一颗心不觉柔软起来,忍不住搂着她的肩撒娇,“谢谢你——呜呜,还是我的欣欣最疼我了——”

    平时都是童欣搂着她撒娇,而她凶巴巴得像个女汉子。

    难得看到秦舒曼撒娇,童欣心里却莫名难过起来,拍了拍她的肩,“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整天凶我~”

    “切!我什么时候凶你了!”秦舒曼立马怼她。

    童欣撇嘴,“你看你看,这不就凶我了嘛,呜呜……”

    *

    吃过午饭,秦舒曼回房间打开电脑搞毕业论文的开题报告,刚开了个头就毫无头绪了,她烦躁地合上电脑。

    一想到下周三之前就要交开题报告,她顿时没了吃喝玩乐的心情,只得取消早已排好的“行程”。

    麻蛋,好不容易得了三天假期,却不能逛街、不能看电影、不能出去嗨,真踏马地倒霉!

    走到阳台上抽出一支烟来点上,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寻求帮忙。

    想了想,可以求助的人只有卓阳。

    她掐灭烟,回房间给卓阳发了条微信,问他开题报告该怎么弄。

    卓阳很快就回了过来,问了她的选题,然后很详细地告诉她一些方法,秦舒曼终于有了些头绪。

    于是,这宝贵的三天假期就奉献给开题报告。

    期间她只出过一次门,就是去医院看到小朗,其他的时间都呆在房间里对着电脑查资料。

    好不容易把开题报告弄好发到傅霖邮箱,正打算晚上出去好好嗨一场,谁知道傍晚的时候陆知行从S市回来了,一下飞机就召见她。

    秦舒曼气得直想骂人,心里问候他祖宗,直接挂电话、关机,决定晚上罢工,等明天再去上工。

    吃过晚饭后童欣就打扮得漂漂亮亮出门去了,不用说,肯定是去伺候金主,哦不,应该说是和赵一凌去“约会”。

    秦舒曼收拾了一下厨房,回房间换了衣服后出门。

    麻蛋,晚上一定要出去疯狂shopping,用衣服包包犒劳一下自己这颗被开题报告操得又苦又累的心。

    换好衣服下楼,却看到那辆熟悉的幻影停在小区楼下。

    男人颀长的身躯倚在车上,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宛如男神,哦不,是男神经!

    看到金主大人竟然找上门来,秦舒曼顿时火大,没好气道,“你不会吧,这才几天没见,一下飞机就迫不及待想来上我了?!”

    陆知行没有理会她的恶言恶语,将她拉进怀中,温声道,“打扮得这么漂亮,要去和哪个小白脸约会?”

    “知道就好!”秦舒曼斜眸睨他,伸手绕上他的脖子,“陆老板您这一出现,就扰了我泡小鲜肉的计划了,您说,您要怎么补偿我?”

    “肉偿——”陆知行低笑一声,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晚上我就好好补偿你,想要什么姿势,随你挑。”

    哇靠,这老家伙真会占便宜!

    “想得美!”秦舒曼白了他一眼,直接抬脚踢过去,“三天假期还没过,老娘今天晚上继续放假!”

    陆知行笑了笑,把她塞进幻影,“行,我陪你度假。”

    踏马的,度假?

    这老家伙直接把她塞进驾驶座,根本就是想让她给他当司机好嘛,度个屁假!

    她瞪他一眼,乖乖启动车子,问许京什么时候回来。

    陆知行说许京父亲病重,他给许京放了半个月的假。

    秦舒曼突然很想哭,麻麻批,这半个月她不会一直都要给这个老家伙当司机吧?

    车子在世贸大厦停下,陆知行挽着她的手臂进了电梯,直接到了最顶楼的法国餐厅。

    就是之前她和卓阳来过的那家,Amour。

    秦舒曼有些意外,原本以为上次在机场碰到了穆雪,第二天她和陆知行的事就会传遍整个学校,谁知这都过去好几天了,到处风平浪静。

    安之宁没来八卦,童欣也没来问她。

    也不知道是穆雪很机灵地懂得不能传播“陆校董”的绯闻呢,还是陆知行和她说了什么。

    想到这里,秦舒曼还有些失望呢,马勒戈壁,她其实是很想给陆知行搞出点乱子的。

    进了餐厅,只见偌大的餐厅里空无一人,四周的灯都熄灭,只有当中一盏灯。

    灯下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鲜花、点着蜡烛。

    吼吼,这老家伙还会制造浪漫?

    她却故意恶心他,笑得两眼亮晶晶,“哇,我最喜欢这家餐厅了,上次和卓阳学长也是来这里吃饭,这里的菜真好吃!”

    点餐的时候她又说,“来分鹅肝吧,还有提拉米苏,上次我和卓阳学长来也点这个,味道不错!”

    吃饭的时候她叽叽喳喳说个没完,“这里的菜分量还挺大的,上次我和卓阳学长两个人都吃不完。”

    然后,还很贴心地将自己盘子里的烤蜗牛切一块递到陆知行唇边,“来,你尝尝,上次卓阳学长尝过了,说还不错。”

    吃完晚饭后她又说,“我们到那边去看一会儿夜景吧?上次和卓阳学长来,我们在这里看了很久的夜景,感觉很不错!”

    ……

    就这样全程聒噪,她“无心”地提了无数次“卓阳学长”,踏马的,就是故意要、气、他!

    谁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