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先生W 作品

第299章 冲动的惩罚

    容煜眉心一拧,这楚荣真是能耐,就这么会撩妹,以前嘉儿只是盲目的喜欢那个崔浩明,眼里谁也没有。

    而今不一样了,嘉儿可能第一次遇到这么会撩的男人。

    他正要出门去找嘉儿,结果就在门口碰到了楚非。

    “你在这儿做什么?”

    “容先生,你太太现在正在跟我哥哥吃饭,你现在去找她,我们之间的关系可能就会曝光。”

    “楚非,你知不知道廉耻二字怎么写?”容煜不喜欢纠缠不休的人,楚非还是个女人,揪着那件事情就一直不放。

    楚非用力的咬着下嘴唇,被一个男人这样评价,心里当然是不好受的。

    就因为他结婚了,他不想破坏他原本和谐的婚姻,所以她就应该被欺负。

    “容先生,那天晚上是你抱着我不让我走的。”

    “闭嘴!”容煜冷声呵斥了一声,对于当天晚上的事情,他并不想再提。

    容煜的脸色很难看,楚家兄妹到底是在想什么,是不是在蓉城做了什么局等着他?

    楚非在容煜面前从来就没有那种盛气凌人的样子,这个男人是很多女人所仰慕的,她也一样。

    没想到他却是个嫉妒迂腐顽固的男人,结婚了,就只能忠于太太一个人。

    “如果你真的忠于自己的太太,又怎么会抱着我不放,你真的就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不成?”

    “我那天晚上抱着你难不成是在喊你的名字?”容煜阴冷的脸已经将自己的情绪表达的很清楚了。

    楚非愣住了,她以为容煜应该对那天晚上的记忆不会记得的。

    她冷冷得看着容煜,有些看不懂他,如果什么都记得,何需要跟她客气。

    “你是楚家的大小姐,有势力护着你,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你就能做文章,那天晚上我们究竟有没有发生关系,你心知肚明,我不希望你来找我,是不希望跟我太太产生误会跟矛盾,就算抱了一下别的女人什么都没做在我看来,跟背叛也无异。”

    容煜的话很直白,直白的可以伤到一个人的心。

    “至于你大哥的那定想法,哼,我们是男人,谁心里都很清楚。”

    容煜是个一个头脑随时对地都很庆幸的人,他不会轻易的被人左右,楚非就是把容煜想成那些大猪蹄子,才会有这么可笑的行为。

    嘉儿本来再跟楚荣很愉快的共进午餐,容煜的电话却是一个接着一个,最终,她忍无可忍的拿着手机出去接电话了。

    “怎么了?我在跟楚先生吃饭,我跟你说过了,你可以随便去吃点什么。”嘉儿的语气里夹着几分不悦。

    这些容煜全都感觉出来了。

    他忽然将车子停到了路边,“生气了吗?”

    “我没有生气,只是你这样让我为难。”

    “我还没有吃饭,你不要回来陪我吗?”容煜的语气还是放的很柔软,他不愿意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跟嘉儿吵架。

    不然就正中那个楚荣的下怀,他又不傻,只是听着嘉儿这语气里的不悦,心里多多少少都有点难受。

    她为了别的男人跟他生气,那浑身上下都感觉不对了。

    “酒店的饭菜还不错,你可以点菜。”

    “不回来陪我?”

    “我正在跟楚先生吃饭,忽然之间走掉很不礼貌,阿煜,你到底是怎么了?”

    容煜眉心拧的很紧,她根本不在意他是不是吃了饭。

    “是我太冲动了,你先吃饭吧。”容煜没有再继续,嘉儿手里拿着手机,有点不知所措,他是不是生气了。

    后来电话就被挂断了,嘉儿愣神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包间继续吃饭。

    楚荣是个很会聊天的人,跟容煜的沉默寡言相比,他这样的男人似乎是格外的招人喜欢,嘉儿因为根除荣在一起聊天,很快的就把还没有吃饭的容煜跑到了九霄云外。

    容煜是担心的,非常担心,他们两个在一起独处的时间越长,嘉儿就越是可能会觉得她的这段婚姻草率,他不希望他们的婚姻会出现任何的意外。

    嘉儿很晚才回来,一进门就看到容煜罕见的在抽烟,酒店的套房内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儿。

    嘉儿受不了这样的烟雾刺激,不由得轻咳了一声,容煜才回过神来,他转身看着她,颜色微凉,嘉儿触及到他这样的目光,下意识的有些躲避。

    今天是她在外面待的时间太久了,还是和别的男人。

    “是不是觉得跟楚荣在一起聊天比跟我在一起要有趣的多?”容煜看着她,淡淡的问道。

    嘉儿很明显的就感觉到来自这个男人极度不悦的情绪,“我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你还知道我会生气的吗?”

    “因为楚先生说的很多都是关于工作的,所以我才会待到这么晚,阿煜,你误会了。”静安有些心虚害怕,嘉儿还是勇敢的走到他面前,从他手里拿走了那半支烟头扔进了垃圾桶。

    下一秒容煜扣住了她的后脑勺,不由分说的吻下来,猝不及防的吻她没有准备,男人的力道太狠了,她整个脖子都他的手给掐疼了。

    “阿煜,你弄疼我了。”嘉儿被他松开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要挣脱他的手。

    容煜只是稍稍一用力,她整个人就已经在他怀中了,接着她的外套,裙子都被他拨了一个精光。

    就着附近的沙发,他几近粗鲁的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