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先生W 作品

第208章 舒悦是我的底线

    “你没有这个机会。”

    “大哥有这样的底气就好,希望你能一直这样稳住她。”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剑拔弩张的。”舒悦远远地看着兄弟二人出声打断了这两个人的眼神交锋。

    “你去坐着吧,马上就能开饭了,阿芳,猪呢比开饭。”慕城回头冲她微微一笑。

    舒悦还是走了过去,从慕恒手里拿走了筷子,“嗯,真是很久都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鱼肉了,阿恒,你的手艺不减当年呢。”

    她笑着,温婉大方,哪哪都让人觉得很舒服。

    舒悦吃了一口鱼肉,似是很喜欢的样子,慕城的脸色不由得黑了几分,身边的女人尝完之后便放下了筷子,拉了一下慕城。

    “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我很想尝尝你的手艺。”

    “会的。”慕城顺势握住了亲昵挽着自己的手臂的手,温柔一笑,将她从油烟味的厨房里带了出去。

    慕恒定定的看着自己做的那一盘鱼肉,笑的有点无奈,真是不知道该说设么好,和么多年过去了,舒悦怎么能一点都不变。

    他们都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

    这一顿晚餐气氛很压抑,虽然舒悦时不时地会出来说两句话,但是两兄弟就是无话可说,彼此之间冷的都能够结冰了。

    饭后,慕城送慕恒离开的时候,慕恒在车前停顿了一下,“按照妈的意思,我几天已经替你见过那个秦若真了,啧啧啧,大哥,你的品位真是令人堪忧。”

    “慕恒,我们之间没什么,你别无中生有。”

    “怎么是我无中生有,你知道妈给了她多少钱,但是她连看都没看一眼,跟我说,跟你有着过命的交情,根本不是金钱能够衡量的。”

    慕恒说着说着自己都不屑的笑出了声,这种女人看来是真的打算纠缠慕城一辈子了。

    “所以你今天特意跑过来跟舒悦说这件事情?”

    “不不不,我怎么会跟她说呢,她那么喜欢你,自然所有的心都是去倾向于你的,反正这件事情她迟早都会知道,不过大哥,不是我诅咒你们没有好结果,但是种下的怀疑很难再拔出来你知道吗?”

    慕恒觉得很畅快,慕城遇到麻烦的时候他觉得开心,可能会失去舒悦的时候,他也会觉得开心,他失去了,就意味着他就能拥有了。

    “阿恒,为兄还是劝你,不要总是来见她,不要有一天想回来看一眼父母都困难,知道吗?”慕城也没有动怒,不紧不慢的警告。

    成功的让慕恒变了脸色,在国外的这几年什么时候不怨恨慕城吗,以前是耍手段,现在直接是光明正大的威胁了是吧。

    兄弟两个不欢而散,送走了慕恒之后,慕城回屋上楼,舒悦在浴室里泡澡,慕城竟然毫无预兆的就推开了门。

    惊得浴池里的舒悦下意识的往水里缩了一下,“你干什么?”

    “以后不许见阿恒了。”

    “我要见谁你也得管,慕城,你是不是管的有点太多了?”她极度不悦,这个男人今天晚上吃了自己弟弟的醋不说,竟然还想要限制她的人身自由。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该管你吗?”慕城不喜欢舒悦这样的态度,以前她是绝对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的。

    但是现在,舒悦正在改变,变成一个他不再认识的那个舒悦。

    舒悦放松的靠在了浴缸里,唇角微扬,“你是不是觉得我逐渐变成了你不喜欢的那种女人了,慕城,我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从小的引导,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将来要娶什么样的女人为妻,你就把我调教成什么样子,你比我想象的要自私的多。”

    “舒悦,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那当你知道我怀孕之后,你对我的控制欲是不是便的更强烈了?恨不得把我成天都锁在家里是不是?”

    慕城站在门口盯着她,最终无奈的垂着肩膀,他真的没有那个意思,是她自己想歪了。

    “阿恒的心思,你也知道一点,我是担心你。”

    “慕城,我嫁给你,不是想要沦为工具的,如果今后要去过你安排的生活的话,我想我们没有结婚的必要,反正我觉得不满的时候还是会奋起反抗。”

    这样的结合没有任何意义。

    慕城心底的怒意被挑了起来,舒悦这么多年都没有如此这般挑衅过自己,斯文英俊的那一张脸满满的都是隐忍。

    发生这种事情,她有情绪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不能理解,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跟她起冲突。

    他走过去,但系半跪在地上,抬手轻轻抚过她的头发,“刚刚是我冲动了,不该对你凶,对不起。”

    “我今天看到了学校论坛的照片和言论了,怎么样?别人说你跟秦老师如此般配的时候,有什么感受?”

    “我会让她离开。”

    舒悦一直介意秦若真的事情,他当然要把这按事情处理好,跟舒悦之间,不应该再起冲突了。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孩子,舒悦即将面临更多更大的牺牲,心情难免会不好,她的任何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

    他捧着她的头,亲吻她光洁的额头。

    “我想泡一会儿,你出去吧。”

    “不能泡的太久,很容易晕的。”

    “嗯。”舒悦点头应道。

    晚上慕城将她拥入怀中,大手总是不经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