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92章 大结局下)

    九州城。

    冰雪包裹我的身体,雕像一般一动不动。

    “夫人怎么样了?”邓凯温声走进内室,看着满屋的彼岸花,以及一动不动的我,发出一阵低叹。

    “还是老样子,眼皮不睁,也不知道是活着,还是……”魅儿话未说完,邓凯一掌打在她脸颊上,“滚出去。”

    魅儿跪在地上,气急,“自从血族去了甯都,用冰棺将夫人抬回来,夫人就没好转过。不管是多么珍贵的药物,还是多么高妙的法术,根本于事无补。独角兽是不会死的,除非一心求死。夫人现在吊着一条命,也不知在想什么。可将军要知道,夫人无法选择死亡,可未必就想活着。将军为何不让夫人就此去了,反正那人族的慕长安被千刀万剐了,再也没有谁能威胁血族……”

    “住口。”邓凯狠声一呼,将魅儿狠狠甩了出去。

    我生不如死。就连那淡淡的冰霜,也在我的心悸中颤动着。

    “影儿不要听那贱婢胡说,没有的事。慕长安与我血族约定,再也不会进攻血族。且梁子彦已经身死,人族在慕长安死后也跟着死伤无数,这一仗算是血族胜了。”

    邓凯安慰着我,他这般直率的人,也学会了说谎吗?

    “你会好起来的。你会没事的。影儿,你不要放弃自己好不好?”

    我的耳朵渐渐听不清了。

    这样,也好。

    我的心在自责和愧疚中煎熬,我的到来非但没有改变过去,还酿造了一次又一次的惨剧。

    慕长安被千刀万剐!

    人族死伤无数。!%^*

    血族元气大伤。

    为何死去的,不是我呢?

    “痴儿。”归来的声音传入我脑海,淡淡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这都是命,这是你的选择,一个真实的轮回。这里每个人的生死,都是无法改变的。不管你用多少种法子,历史不可改变。”

    “师父,可我真的不想活了。慕长安还是死了,我想去找他。你可不可以让我去找他?”我苦苦哀求,“求求师父让我看看他的结局,我不信他真的死了。”

    我自欺欺人,“只要不死亲眼看见的,慕长安就不会死。师父求你了,这一切都是假的对不对?”(!&^

    如你所愿。

    这是归来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烈日炎炎,冰雪纷飞。

    慕长安从半空中跌落,千万只箭矢射穿他的身体。

    金龙在空中高喊着,用它最后的力气对地上每个人施咒。

    当慕长安落入地面的那一瞬间,千万的刀剑朝他分奔而去,一刀刀割下了他的血肉。他们如同觅食的鬣狗,疯魇一般切割着他的身体。

    他睁着眼睛,看着湛蓝的天空,发出一丝神秘莫测的微笑。

    “影儿。”

    我心神俱灭,收回了神思。

    但,强烈的光芒拉着我。那幽蓝色的光芒发出了奇诡的光焰,一点点将我吸引过去。

    孟姜站在左岸边,看着河对岸的军队目光幽幽。她盼了又盼,看了又看,始终没看到那过来的人。她无比痛苦,眼泪落在了冥河里,热泪滚滚。

    “如此痛苦,不如相忘。可是,我怎么就忘不掉呢?”

    就在这时,一对怨偶走了过来,沾染了孟姜的泪,竟撇下了身边的人,兀自冲向那蓝色的河水中。

    “他为何弃我而去,为什么?”女子拉着孟姜的手,“为什么。”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不要像我这样痛苦,一年复一年,期期无果。”

    女子满脸泪水,投入水中,“原来就算死去也无法相守,为什么……”

    孟姜捉不住任何人,看着一个又一个阴魂从她的泪水中淌过。

    慕家的军队在河的右岸,扛着那雕龙的棺椁,似乎在等着谁。

    他们在右岸建造新的慕府,哪怕那些死去的人,都加入这庞大的队伍。他们一直看着幽蓝的河水,一直等着那归来的人。

    忽然间,一具白骨浸入棺椁中,他转过身,似乎发现了我。

    除了慕长安,还能有谁?

    我伸出手,希望朝他飞去。我要跟他在一起,不管他是人是鬼还是一具白骨,我都想跟他在一起。

    老天,可不可以不要再让我们分开。

    可是,那白骨对我挥了挥手,裂开的嘴似乎在微笑。

    “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吧。影儿,回去吧……”

    ……

    “师父,为何将我带回来。我想和他在一起。”我哀求着,“我再也愿意与他分开,我本来就是他的一部分。”

    “可如果不将你切除掉,金龙也会回到他的身体里。他好不容易杀死了自己的欲念,难道你希望他再次成为傀儡?”

    一句话,醍醐灌顶。

    “你们都是他的一部分,他虽然被千刀万剐,何尝不是剔除了身体的附属物。他如今是自由的,在冥河上来回游荡。他让万物终于有了归属,掌控着魂灵的归路。难道,不是很好吗?”

    我停住了。

    这就是命中注定。

    “师父,您可以拿掉我的记忆吗?这太痛太苦,我承受不住。我不想和慕长安有纠缠了,我再也不愿意成为他的负累。他不来找我,我远离他的生命。可以吗?我们再也不会有揪扯,好么?”

    归来沉默了。

    “你要的选择,都是你的心。”

    “你是谁,你为何要闯进来。”魅儿盯着门外的陈婉,制止着,“夫人在里面休息呢,你赶快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