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42章大结局

    我眼神仇恨的盯着面前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人,我妈就是被这个人给害死的!我们这段时间以来吃得苦受的罪全是他搞出来的事情!

    周臣斌他们谁都没有阻拦我,全部在一边冷眼看着,那个人在我的折磨下,发出了哀嚎声,我心里一点快意都没有,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要是折磨这个人能把我妈给换回来的话,我宁可现在就杀了他!

    伏文觉对我劝慰声还在耳边回响,他跟我说我妈只是去投胎了,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魂飞魄散,说不定以后还有再见面的机会,让我不要太难过,我表面上答应了下来,但是心里又怎么可能不悲痛呢!

    这种悲痛的神情转换成了悲愤,全部发泄在了这个罪魁祸首地身上。

    我们以为对方有多厉害,其实他所有的仰仗也无非就是在那些被他制成傀儡的人或是动物身上,一旦脱离了那些怪物的保护,他就像是一个被折断了翅膀的鸟一样,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甚至不用我们出手,如果放任他就这样在荒郊野外的话,很快就会被凶残的恶鬼给盯上,然后被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但是那种死法对他来说太轻松了。

    我感觉到灵力有一瞬间的枯竭,这种疲态很快就被周臣斌给发现了,他小心翼翼地上前来搀扶住了我的身体,把我扶到了一边,腆着脸对我笑。

    我心里不是滋味儿,于是勉强回给他一个笑容之后,就靠在一边,没想到才几分钟的时间过去,我居然就着这个姿势就睡了过去。

    我在梦里又见到了我妈,她不说话就冲着我笑,在我绝望的哭喊声中她终于对我说了第一句话也是唯一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啊,臣斌是个好孩子,他会护着你平安的。”

    我从梦里醒过来的时候,脸上全是湿润的泪痕,回想起之前梦境,我抱住自己的膝盖,无声地哭泣起来,身后慢慢贴上来一个温暖的怀抱把我拥在怀里,我翻了个身,把脸埋进了周臣斌的怀里,他像是安慰小孩子一样的拍着我的背脊。

    哭着哭着我感觉到有种奇怪的感觉,于是连忙从地上坐了起来,我还在之前睡过去时候的那片地方,但是那个罪魁祸首却已经消失不见了,甚至连伏文觉和冷扬都没了踪影。

    我连忙去抓周臣斌衣服,质问他那个家伙怎么不见了。

    周臣斌示意我稍安勿躁,拉着我的手腕把我从地上给带了起来,然后牵着我往外面走去,隔着老远,我就看到伏文觉和冷扬围着那个人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等到我靠近了之后才发觉,原来他们三个的周围还设立了一层结界。

    我有些疑惑,于是看着周臣斌,他对我说道:“道长他们知道你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家伙,所以特意从古籍上研究了一种能永生永世把人给变成行尸走肉的傀儡的办法来惩治他。”

    一想到一向玩弄傀儡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也被制成了傀儡,心底还有几分隐秘的快感,我没有说话,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那个方向,我看到那个人脸上惊悚的表情,以及想要求饶却没办法开口的窘境,都让我那种无处宣泄的恨意慢慢的升腾起来。!%^*

    也不会到这种过程持续了多久,伏文觉他们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那个人眼中再没有之前的灵活了,他的身体也僵硬了起来,样子跟我们之前见到的那种活人傀儡并没有什么差别。

    我沉默地跟着伏文觉他们回到了休息的地方,他眼神心疼而又犹豫地看了我好一会儿,才终于下定决心问我道:“现在最大的隐患也解决了,你的鬼胎之身也有了压制住的办法,之后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愣神地看着他,抿紧了嘴唇,没想到伏文觉居然这么敏锐,我只是短暂地冒出来过想要离开道观过安稳日子的念头,他居然就已经察觉到了我的退意。

    我沉默不语,眼神和一边的周臣斌对上,他冲着我笑笑,轻轻握住了我的手,无声地支持和安慰,像是在表达着不管去到什么地方,他都会陪在我身边一样。

    这让我非常感动,也给了我莫大的勇气,我一下子跪倒在伏文觉的面前,他没有闪躲,硬生生地受下了我的一拜,周臣斌也陪在我的身边跪倒:“师傅,徒儿不孝,想离开道观去过宁静的日子!”(!&^

    伏文觉半天都没有说话,我脑门贴在地上,心里惴惴不安,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才沉重地叹息了一口气,一边一个把我和周臣斌从地上给扶了起来。

    语气中也有诸多不舍,但是更多的还是欣慰:“其实我早就料到这个结果了,你这孩子命苦,现在能有一个过正常生活的机会,我也鼓励你勇敢抓住机会……”

    “说实话,你是我当成女儿一样疼宠的徒弟,这也是很多时候我跟你师叔不愿意教导你修道的原因,现在看你找到了自己的命运轨迹,我们着实为你开心,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也是我们乐见其成的结果。”

    虽然他的语气平淡到几乎没有什么情感波动,但是我的眼泪还是很快掉了下来,伏文觉一边说我一边泣不成声,等到我情绪平复下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正在怔愣的时候,一边的冷扬突然问我:“你真的决定好了?”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我沉默了两秒钟,坚定地朝他点了点头,他突然勾起唇角笑了笑,在周臣斌快要喷火的眼神中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