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公主 作品

第203章 训诫玲珑郡主

    桑梓樱此时的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但是在玲珑郡主的面前,还是要稳住自己的身份,于是强笑道:“方才臣妾在后面休息,许是下面的人不想打扰我休息,才没有说的吧……”

    这话说出来,任谁都觉得十分不可信,玲珑郡主听完这话,嘴角不由得露出了胜利的微笑,她将夏侯璟的手臂挽得更紧,下巴微微抬起,十分高傲。

    夏侯玟在来之前就听安咎卿说了一下玲珑郡主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在桑梓樱的面前如此嚣张,倒是让夏侯玟很是心疼桑梓樱,她当然知道夏侯璟现在仰仗的是玲珑郡主父亲的支援,但是,就算是她早晚都要进景王府,但是也不至于在这种时候对桑梓樱如此无礼,是在是太过嚣张了。

    夏侯玟看了看一脸惨白的桑梓樱,心中实在是为桑梓樱感到痛心,于是便暗暗决定,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杀杀玲珑郡主的锐气!要不然,日后她还不把桑梓樱踩在脚底下吗?

    想到这里,夏侯玟不禁冷冷地说:“喲,老七身边的那个丫头,面圣的很呐,是新来的吗?”

    夏侯璟有一些尴尬,因为现在面对的是夏侯玟,即使夏侯玟知道玲珑郡主的身份,也不能直接当众说破,所以,夏侯璟便也没能做过多的辩解,默认了夏侯玟的话。

    玲珑郡主虽然有些不高兴,但是,她也很清楚,她的身份的确不能直接说破,于是便翻了个白眼,忍住了。

    夏侯玟正愁没借口找她的麻烦,看到她的这个表情,登时就抓住了机会。

    “那个丫头!”夏侯玟眯缝着眼睛,盯着玲珑郡主道:“你给本宫过来一下!”

    面对夏侯玟的指令,玲珑郡主很是不情愿,夏侯璟便小声道:“你去吧,她是公主!”

    于是玲珑郡主虽然是心中不愿,但是还是耐着性子,往前走了几步。

    玲珑郡主毕竟从小娇生惯养,骨子里带着的就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傲气,所以就算是她走到了夏侯玟的面前,也毫无丫头的拘谨与谨慎。

    夏侯玟冷笑道:“哟!看来这个新来的丫头,很受王爷的宠爱呢,但是,王爷宠爱你,便不知道什么是规矩了吗?”

    玲珑郡主听完夏侯玟的教训,很是不满:“公主此言差矣,我哪里不知道规矩了?”

    夏侯玟瞧了瞧玲珑郡主眉眼偷出来的傲慢,淡淡道:“看你这样子,还真不是个懂规矩的!跟本宫说话,就这样趾高气昂的,也还真是少见了!”

    忽然,夏侯玟的脸一板,厉声道:“还不给本宫跪下!”

    玲珑郡主一愣,众人也皆是一愣。

    玲珑郡主何尝给人跪过?她的父亲摄政王,在宋国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有他的辅佐和小王爷的兵马,宋国虽不大,但是兵强马壮,国富民强,也算是几国中十分富庶安泰的国家了,故而幼主从来对摄政王的话言听计从,对于玲玲郡主,更是动不动就大赏,哪里还敢让她下跪呢?

    所以,当夏侯玟说出让她下跪的话时,她震惊不已,甚至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长这么大,给谁跪过呢?

    夏侯玟看见玲珑郡主在自己说完话后半天,依旧站得笔直,丝毫没有要跪的意思,顿时火气便窜了上来:“哟!这丫头看来是想要坏了咱们皇家的规矩啊!海藻!”

    “公主!”海藻从夏侯玟的身后走了出来。

    “去教教她,什么是我们皇家的规矩!”夏侯玟轻蔑地说。

    “是!”海藻毕竟是夏侯玟身边的老人了,很清楚夏侯玟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玲珑郡主心中愤恨不已,她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夏侯璟,夏侯璟便也往前走了两步。低声道:“先听公主的!”

    夏侯璟看来是没办法为她出头了,玲珑郡主的心里十分崩溃,刚要想着为自己辩解一些什么的时候,海藻便已经走到了面前。

    海藻看着玲珑郡主年轻的面庞,面无表情道:“姑娘,给公主行礼吧!若是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玲珑郡主打量着海藻,知道她的身份不过是公主身边的婢女,自然不会将她放在眼里,于是不忿地回嘴道:“哪里轮的到你来教我!”

    玲珑郡主却没想到,就是因为自己这一句话,受了不少委屈。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玲珑郡主不可思议地捂着自己的脸,震惊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海藻,这个婢女,竟然打了自己!

    玲珑郡主气急了,刚要反手打回去,海藻却又立即在她的膝弯狠狠撞了一下,玲珑郡主吃痛便马上跪在了地上。

    她不服气,刚要爬起来,却被海藻死死按住。

    “启禀公主,这丫头跪了!”海藻向夏侯玟禀报。

    夏侯玟不是没看到玲珑郡主脸上的表情,于是冷笑道:“我看她还不服气,海藻,先掌嘴二十!”

    夏侯璟也是一愣,这夏侯玟要是真的将玲珑郡主打了,自己要是不护着,想必这一关也过不去啊,于是连忙道:“慢!二姐,先别动怒,她不懂规矩,慢慢教就是了,教训的话还是弟弟自己来!”

    夏侯玟冷冷瞥了他一眼道:“这就心疼了?不想让本宫打她?行!不打也行,按照规矩,行了礼,本宫便饶了她!”

    夏侯玟能松口还真是不容易,夏侯璟便赶紧谢道:“多谢二姐!”

    玲珑郡主松了一口气,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掌嘴免了,但是接下来的行礼,还是会让玲珑郡主十分不舒服。

    被海藻押着,玲珑郡主只觉得自己愤怒至极,她还从没被一个宫女押着,也从没跪这么久,要不是因为夏侯璟,她不可能忍受这么久,她是从小就娇生惯养,但是,基本的大局,她还是懂得的,若不是她的心里深深地爱着夏侯璟,要为他的未来打算,她此刻早就站起来反抗了。

    为了夏侯璟,就算是打碎了牙,也要往肚里吞啊。

    玲珑郡主的脑袋里斗争过之后,便也不再挣扎了。

    夏侯玟看着玲珑郡主似乎不似方才那么强硬了,于是便对海藻道:“海藻,给这个丫头讲一讲,见到本宫,应该行什么样的礼节!”

    “是!”海藻松开玲珑郡主,往旁边走了走,站在了她的面前,玲珑郡主跪在地上,低着头,恰能看见海藻的鞋尖。

    海藻扬声道:“按照皇家规矩,见公主,当行三叩一呼叩拜礼,叩拜时,双手扶地在两侧耳边,额头与地面齐平,同时口中要向公主请安,听懂了吗?”

    “听懂了……”玲珑郡主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同时在心中不住地安慰自己,这都是为了夏侯璟。

    “好了,开始吧!自从见到本宫,你也还一点礼节都没有呢!不过,现在既然已经跪下,便不必重跪了,从叩首开始吧!”

    玲珑郡主心中已经将夏侯玟骂过千万遍,但是奈何现在不是拍案而起说破身份的时候,玲珑郡主就只能忍着。

    “砰!”玲珑郡主的额头碰到了地面的沙土,硌得她直咧嘴。

    “参见公主,祝公主凤体安康!”玲珑郡主口中呼道,跟着便又叩首两下。

    这些都是平日里对她做的,她从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要做一次,恐怕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丢脸吧。

    没想到,玲珑郡主做完之后,夏侯玟淡淡地说:“学的倒是挺快,但是,好像这丫头的骨子里还是不太情愿啊!”

    众人的眼神纷纷朝着跪在地上的玲珑郡主的身上投去,她虽然没有起身也没有抬头,但是她能够感受的到,来自四周的眼神,

    海藻应声道:“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玲珑郡主一愣,她只觉得,夏侯玟就是故意在找她的麻烦,她哪里有错!

    海藻见她一言不发,便继续说道:“行礼的动作勉强过的去,但是,跟公主问安时,没有自称奴婢!”

    奴婢?玲珑郡主顿时觉得受到了极大的羞辱!她堂堂宋国的郡主,身份待遇可不比公主低下,现在已经在夏侯玟的面前跪下忍气吞声,居然还要让她自称奴婢?

    玲珑郡主伏在地上的手狠狠地攥紧了,几粒沙子硌得她生疼,但是再疼,也没法抹去现在在她头上的这挥之不去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