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205章还是她认识的顾墨琛吗

    看来此事还真和他们有关。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送顾笙去医院,他也懒得理会他们。

    南风珏听说此事的时候正在书房,等他下楼一探究竟的时候,哪里还有顾墨琛和顾笙的身影。

    南风家的客厅里,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

    安全防护局的人来得很快,对南风家进行啊,严密的排查,就连空气质量也做了检测。

    而此时的顾墨琛却凌乱了,他并没有像在南风家表现的那样沉稳。

    “医生,医生……”顾墨琛抱着顾笙的脚步有些踉跄。

    祁晏此时正和手底下的医生讨论着病人的病情,看到顾墨琛的身影,赶紧上前询问:“怎么回事?你们不是应该在南风家吗?”

    看到顾墨琛里抱着的顾笙,暗叫不好,“快!带她去实验室!”

    祁晏几乎是立刻放下手上的工作,让顾墨琛带着顾笙去实验室,自己也赶紧跟了过去。

    祁晏立刻给顾笙抽血检查。

    顾墨琛静静地坐在一旁,守护着顾笙,眼底却席卷着狂风暴雨。

    直到祁晏拿着血样的结果出来。

    “怎么样?”

    “没事,阿笙的反应是一过性的,他的体内本身还藏有着药物的机制,所以其他的对她的身体造成的影响并不大。”!%^*

    “不过南风家的人你就该小心了……”

    祁晏说着便把血样的结果给了顾墨琛,让他自己看。

    顾笙的血样结果中激素水平极高。

    可是顾墨琛是门外汉,哪里会看得懂这些?

    只是指责报告上的(!&^

    箭头说道:“你只要告诉我这个代表着什么。”

    “有人想害阿笙流产,阿笙的血液样本有药物反应,应该是米非司酮。”

    顾墨琛薄唇紧抿,脑海中迅速搜索着,南风家的人,有谁要害顾笙?

    不,应该说是阿笙肚子里的孩子。

    谁可以从中获利?

    “阿笙什么时候会醒过来?”顾墨琛问道,确定顾笙没事,她就放心了。

    “两种药物的抵制,可能在他体内产生了比较强烈的反应,等药效过了,缓一缓就会醒过来。”祁晏解释道。

    现在是不是该庆幸,顾笙当初不顾一切的吃了那个药。

    看来一件事的好坏不可一概而论。

    那个药虽然对顾笙的眼睛造成了一定的损坏,可是却能确保顾笙腹中的孩子安全无虞,也顺利的瞒过了南风锦歌。

    “看来南风家的人隐藏极深,你打算怎么做?”祁晏询问道。

    “他想死,我怎么能不成全呢。”顾墨琛狠戾无情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祁晏赞同的点点头,这次的事情,不管对方怀揣着什么目的,都该死。

    祁晏问了顾墨琛,初步的打算,有需要,他定会全力配合。

    两人这才说着话,顾笙就醒过来了。

    顾笙睁开眼睛,看着头顶逐渐清晰的无影灯,有些不敢置信。

    眼中满满的惊喜,眼前的世界仿佛又明亮了许多。

    “阿笙……”顾墨琛皱着眉。

    顾笙看着眼前顾墨琛放大的俊脸,伸手想去触碰,颤抖的双手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你……真好看!”

    “你说什么?”顾墨琛因为顾笙的动作而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带着薄茧的双手,轻轻地抚上了她的眼。

    “琛,你真好看,好像比以前更帅了。”顾笙莞尔一笑。

    对于这个清晰的世界感到异常的陌生。

    仿佛眼前的迷雾渐渐的散去,露出了他原本该有的样子。

    “祁晏,祁晏,怎么回事?”顾墨琛有些担忧的叫着祁晏。

    祁晏放下显微镜和手中的样本,跑了过来。

    “琛,怎么了?”有些不解的看着顾墨琛的顾笙都醒过来了,他还能有什么事儿。

    “她的眼睛……你快看看!”顾墨琛心中有些隐隐的担忧,总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

    祁晏给顾笙做了简单视力检测,可是并没有发现有任何问题。

    就连他自己都有些疑惑了。

    他又重新抽了一次顾笙的血液样本,比对的结果发现,顾笙的血液里面并没有存在任何药物的机制。

    与先前的那一次血液样本结果完全不同。

    “好了?”祁晏感到困惑。

    顾墨琛却严峻着一张脸,再三的确认道:“你验仔细点,能不能确定?”

    心中却激动不已,抱着顾笙的双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这算是因祸得福了吗?

    “照目前的状况来看,阿笙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只是具体情况还要等过两天再看看。”祁晏也不敢确定,但是他自己的要自己心里清楚,绝对不是这么容易就解决的。

    但是也有存在这种痊愈的可能,米非司酮片,这种药对孕妇是禁忌,所以他一直没敢往那方面用。

    “这两天阿笙的状况,你先留意一下。”祁晏交代道。

    “好。”顾墨琛点头应允。

    “安全防护局那边的采样结果到时候给我一份,我想做一个深入的研究。”祁晏对顾墨琛说道,他想知道,除了初步肯定的米非司酮片之外,还有没有另外的药物存在。

    “行,回头让凌给你送过来。”顾墨琛说着,便抱着顾笙回去了。

    顾墨琛直接带的顾笙回凰月宫,并没有再去南风家。

    一路上,顾墨琛都抱着顾笙,顾笙挣扎着想要下来:“琛,我已经能看见了,我可以自己走,不会摔跤的。”

    顾笙越说越小声,整张脸都埋在顾墨琛的怀里,脸颊绯红一片,不敢抬起头来。

    这男人知不知道,她现在可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这个样子不是让侍者们取笑吗?

    一路上,她几乎都能听到侍者们偷笑的声音,她的脸都被他丢完了。

    这让她以后这个女王的威严何在。

    “我喜欢抱着你。”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顾墨琛一颗心仿佛被填满。

    抱着顾笙,仿佛拥抱了全世界。

    “阿笙,你回来了真好。”

    说到这个,顾笙就来气了。

    一把揪住顾墨琛的领带,有些恼怒的说道:“你用了这么卑劣的手段,我能不回来吗?”

    “我做了什么?”顾墨琛假装无辜的说道。

    他是不会承认的,他什么都没做。

    “你少给我装傻,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吗!”顾笙越说越气愤。

    “那你倒说说,我做了什么。”顾墨琛似笑非笑的问道。

    “你……”顾笙想要朝他大吼,可是到了嘴边的话却无从说起。

    她要怎么说?难道说因为顾墨琛对她的感情太浓,对她的爱太过强烈,让她喘不过气。

    说他在国民面前如此卑微的乞求,让她心疼。

    所以她回来了,她能这么说吗?不能。

    顾墨琛是卑鄙的,用他对她的爱,将她逼到了风口浪尖,可是她何尝不是心甘情愿的。

    有这个男人如此深情的守候,她还有什么放不下,看不开的。

    “你什么都没做,只是爱我罢了。”顾笙轻轻地笑了。

    一双藕臂搂着顾墨琛的勃颈,将自己的脸凑上去,在他的下巴亲了一下。

    “顾太太说的很对。”顾墨琛嘴角扬起一抹浅笑。

    走到庭院里,将她放在贵妃椅上。

    “顾太太,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之间的帐也该清算一下了。”

    顾墨琛话音未落,顾笙就感觉浑身一震,想要落跑的冲动。

    帐?算什么帐?

    顾笙有种不好的预感,心虚的不敢看他。

    “顾墨琛,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一直关着我,不让我出门,而且我也不想连累你……”顾笙闭着眼睛,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这个时候先认错总是没错的。

    没准还能得到缓刑。

    “顾太太,这不是理由。”顾墨琛一脸认真的说道。

    “谁给你的胆子跟别的男人跑了。”

    “……”听到顾墨琛这么说,顾笙就更怂了。

    当时她哪有想这么多,一心就想着自己,眼睛看不见了,心灰意冷,又不想连累顾墨琛,当然是有多远躲多远。

    可是也只是躲到了G国,最重要的是,她连自己的行踪都没有隐瞒,因为她就是吃定了顾墨琛,料定了他对她的爱。

    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她就是被他宠坏了,即使在这种时候,这个男人依旧宠着她,惯着她。

    一说到她到G国的日子,顾笙像是想起了什么,一颗心慢慢的往下沉。

    脸上的笑容渐渐的隐去。

    一双眼睛感觉到微微的抽痛,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