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63章 老婆,我爱你!(大结局)

    把牛牛送去幼儿园,安小暖就和厉少承去买菜,感觉生活好像就变成了三点一线。

    安小暖下车的时候虽然没有问齐政霆中午回不回别墅吃饭,但买菜的时候却为他做了考虑。

    在菜市场遇到一位老大爷在卖自己散养的土鸡,安小暖看了看,确定是土鸡之后便掏钱买了下来。

    买鸡的时候就在盘算怎么吃了。

    她准备把鸡肉切下来剁碎做成鸡肉丸子和鸡肉馄饨,骨头炖汤,这样齐政霆也能吃。

    做饭的时候,只要想着齐政霆,心里满满的都是喜悦。

    安小暖不禁想起多年前,她去齐政霆的公寓做饭等他的时候,也是和现在一样的心情。

    就像新婚小妻子,期盼着自己的丈夫。

    甜甜的喜悦,酸酸的思念都融入了她亲手做出的饭菜中,真的能尝出幸福的味道。

    临近中午还没见齐政霆,安小暖已经对他的出现不抱希望了。

    不等他了!

    将饭菜端上桌,安小暖正准备上楼去叫厉思承吃饭,载着齐政霆的黑色宾利驶入了院子。

    心头一喜,她的唇畔绽放出藏不住的笑意。

    安小暖上了楼,敲响房门:“思承,吃饭了,齐总在楼下等你。”

    原本还想赖床的厉思承立刻坐起来,蓬头垢面的打开衣柜找衣服换。

    一边找衣服一边嘀咕:“不是说不回来吃饭吗,怎么又回来了……肯定是太想我了,呵呵……谁让我这么可爱呢……嘻嘻……”

    厉思承沾沾自喜,美得直冒泡。

    她脱下睡衣,换了身优雅大方的衣服。

    浅蓝色的羊绒长裙,领口缀着亮片,腰身贴合,将她还未走形的身材包裹得完美无瑕。

    在镜中端详了自己好一会儿厉思承才心满意足的下楼。

    见齐政霆坐在沙发上,她娇滴滴的走过去抱住他:“政霆,你是不是一会儿看不见我就想我啊?”

    已经坐到餐桌前的陈美云吆喝:“大姑娘家家说这种话也不害臊,别腻歪了,快过来吃饭,今天你嫂子又做了不少菜,看看有没有和你胃口的?”

    厉思承望着齐政霆俊朗的脸,花痴的说:“吃什么都无所谓,就看和谁吃,是吧,政霆?”

    “对,吃饭了。”齐政霆站起身,径直朝餐厅走去,他回来的目的就是吃饭,吃安小暖做的饭。

    他一看桌上的菜,很明显七个菜有五个都是专门为他准备的,眉梢眼角缓和了不少。

    齐政霆能回来吃饭安小暖心里也高兴,但看他和厉思承打情骂俏又高兴不起来了,闷头吃饭,化悲愤为食量。

    午餐之后陈美云就出去了,厉思承拉着齐政霆回房间睡午觉,厉少承也回了房间。

    安小暖从厨房出来,去洗手间,路过齐政霆暂住的客房,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可不得了,房门竟然开了,齐政霆阴鸷的眼狠狠盯着她,就像猎人盯猎物一模一样。

    齐政霆一把将安小暖拉进房间,甩上门。

    “你别乱来,这里可是贺家。”安小暖吓坏了,后背死死抵着门,浑身颤抖不已。

    “剩下的八十八次什么时候还?”

    齐政霆欺近她,灼烫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危险又充满了诱惑,让人欲罢不能。

    安小暖心惊胆寒,涩涩的回答:“过段时间吧,现在不行……”

    “我就要你现在还!”

    不由分说,齐政霆咬住了安小暖的嘴唇。

    她的嘴唇还是那么香那么甜那么软,和她做的饭一样,都是为他准备的!

    安小暖奋力别开脸,躲避他如火如荼的吻,气急败坏的低吼:“齐政霆你疯了是不是?”

    讨债竟然讨到这里来了……

    他就不能考虑一下厉思承的感受吗?

    她还怀着他的孩子呢,若是知道他做这种事,心里该多难过啊!

    生过孩子,知道怀孕的艰辛更知道生产的痛苦。

    男人若是不好好珍惜那个为他生儿育女的女人就该千刀万剐。

    因为爱他,才会无怨无悔的为他生孩子。

    不管厉思承的爱有多自私,但只要是爱就应该得到尊重。

    齐政霆越抱越紧,呼吸也越急促。

    顾及到齐政霆才做了手术,安小暖不敢使劲挣扎,小心翼翼的推攘他。

    可就是这样小心翼翼也让齐政霆吃不消。

    “刀口要裂了。”

    他的脸顿时苍白如纸没有血色,表情冷峻,眉峰紧锁。

    闻言,安小暖紧张得连大气也不敢出,更别说挣扎了。

    “你感觉怎么样?”

    她心惊胆寒,埋头盯着齐政霆的腹部。

    隔着羊绒衫,什么也看不到。

    一着急,她伸手将羊绒衫撩了起来,齐政霆腹部的刀口映在眼底,刺得她眼睛胀痛酸涩,似有泪水在涌动。

    “别动。”他紧紧抱住她。

    下巴搁在她的肩头,隐忍的呼吸吹过她的耳畔,一下又一下,又节奏却又凌乱。

    她忧心忡忡的问:“很痛吗?”

    “嗯。”他感觉到了痛,却不知那痛是来自心底还是来自手术的刀口。

    “要不要去医院?”皮肤表面的刀口看起来还算好,她很担心里面,万一裂开内出血该怎么办?

    这个齐政霆啊,精虫上脑也不能这样胡闹啊!

    才出院多久就急吼吼的讨债。

    她是有信用的人,又不会耍赖不还债。

    难道还怕她跑了吗,真是的!

    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不去医院。”只要不做大的动作就不那么痛了,齐政霆现在连呼吸也是小心翼翼。

    安小暖不安的建议:“那你躺下休息一会儿吧!”

    “你陪我。”齐政霆就像一个无赖,抱着安小暖不放手。

    明明不是他老婆,可完完全全当安小暖是自己老婆在使用。

    吃了她做的饭还要她陪睡,若是条件允许他也要她帮他洗澡,给他喂饭。

    “自己睡,思承看到怎么办?”安小暖双手抵在齐政霆的胸口,不但能感受到他的体温,还能感受到他的心跳。

    他的心跳和她一样快。

    “砰砰,砰砰,砰砰……”

    似将从胸腔中蹦出。

    “政霆。”

    房门口突然响起厉思承的声音。

    安小暖大惊失色,猛地推开齐政霆。

    她看到他痛得皱眉,却无暇关心,一连退后了好几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政霆,我睡不着,我们出去散步吧!”

    厉思承打开客房的门,看到安小暖脸上的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狐疑的问:“嫂子,你怎么在政霆的房间?”

    全然用防贼眼神的盯着安小暖。

    安小暖迅速收拾了心情,镇定自若的说:“我进来问问齐总晚上想吃什么。”

    “是吗?”厉思承不相信她说的话,向齐政霆求证。

    他斜睨安小暖一眼,淡淡的说:“出去。”

    安小暖如获大赦,埋头逃窜,让齐政霆去对付厉思承。

    出去还不忘帮他们关上门。

    “政霆……”厉思承眼巴巴的望着齐政霆,等他解释。

    她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张齐政霆搂着安小暖的腰拍的照片。

    两人如果真的没什么又何必关门?

    不是她多疑,而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怎么也会让人产生不好的联想。

    想到这儿,厉思承忍不住又在心里骂了安小暖一通。

    该死的安小暖,勾引男人都勾引到家里来了,可得找机会教训教训她。

    齐政霆拿起大衣穿上:“走吧!”

    “去哪儿?”厉思承不解的看着他。

    “你不是要出去散步?”

    “哦,是,散步……”

    厉思承挽住齐政霆的手臂:“你为什么不解释呢?”

    “没必要。”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厉思承哭笑不得。

    她不高兴的说:“我嫂子那个人最不要脸了,我哥被关在拘留所里的时候她就在外面勾搭野男人,我和我妈都劝我哥离婚,可我哥却说相信她,真不知道我哥怎么想的,世界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就我哥的条件,找什么样的找不到,你说是吧,政霆。”

    齐政霆眸光暗沉,他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迈开长腿往外走。

    “呃……政霆你走慢点儿,等等我。”

    厉思承小跑着跟上去,抱紧他的手臂,以免又被落下。

    两人出门的时候从厨房门口路过,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厉思承不屑的冷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多贤惠,最会装了。”

    安小暖下意识朝门口望去,目光与齐政霆阴鸷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她心头一跳,慌忙低头。

    碗已经从手中滑出,落在池子里,溅起的水花弄湿了她身上的衣服。

    齐政霆和厉思承结婚之后两人见面的机会将更多,她必须学会无视他的存在。

    收拾干净厨房,安小暖上了楼,厉少承正躺在床上听歌。

    听到开门声猛地坐起来,双眸炯炯有神,望着安小暖。

    看着那双光芒四射的眼睛,安小暖兴奋的走上前,伸出手在厉少承的眼前晃了晃。

    他的眼珠并没有随着她手移动。

    白高兴一场。

    他还是看不见……

    厉少承顺势抱住安小暖的腰:“好难得你投怀送抱。”

    “我才没有投怀送抱,刚刚看到你眼睛闪闪发亮,还以为你看得见我呢!”

    “呵呵,有你每天这么细心的照顾我,我宁愿一辈子看不见。”厉少承半开玩笑的说。

    “别说傻话,走吧,该去医院做理疗了。”

    “唉……我都成医院的常客了。”

    安小暖感受到厉少承的无助与不安,心里难过,轻拍他的肩:“坚持治疗,你的视力一定可以恢复,我和牛牛还需要你保护呢!”

    “嗯,为了你和牛牛,我必须好起来。”

    厉少承说着站起身,伸手去摸外套,安小暖已经帮他披在了身上。

    攥住安小暖的手,厉少承深有感触的说:“真的只有在落难的时候才知道谁真心对自己好,小暖,虽然你不说,但我都知道,你为我也付出了很多……很多……”

    安小暖心头一凛,难道厉少承已经知道她为了救他和齐政霆交易了吗?

    “愣着干什么,走吧!”厉少承拍了拍安小暖的头,温暖的笑容一如往昔。

    “好,走。”安小暖呐呐的应,拉着他出了门。

    去医院的路上,安小暖透过车窗看到相依相偎的齐政霆和厉思承。

    两人慢慢走在满是银杏落叶的人行道上。

    风吹落叶,沙沙的响。

    中午下了一场小雨,地面有些湿,风冷得沁人。

    厉思承的手揣在齐政霆的大衣兜里,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一副小鸟依人的可爱样子。

    车很快驶过,两旁依然是洒满金色银杏叶的人行道。

    安小暖想起多年前,她和齐政霆也是这样你抱着我,我搂着你,踏过那些金色的落叶。

    看着他身旁的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安小暖的心不可能不痛。

    但再痛也只能咬牙忍着,连泪水也不能掉一滴。

    厉少承在里面做理疗,安小暖在门口等他,照旧给齐御轩发短信表示感谢。

    这一次齐御轩直接给她打了电话:“手烫得严不严重?”

    “啊?”安小暖看到自己的手背才恍然大悟:“齐医生,你怎么知道我手烫伤了?”

    “呵呵,有人打电话问我什么牌子的烫伤膏最好用,我猜应该是你的手烫伤了。”齐御轩语中带笑,平易近人。

    原来是这样。

    不用问也知道打电话的人是齐政霆。

    安小暖尴尬的说:“做饭的时候油溅起来了,没大碍。”

    “手可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你也得好好爱惜啊!”齐御轩叮嘱:“烫伤药每天洗了手之后就擦上,坚持擦才能不留疤痕。”

    “我知道了,谢谢。”

    “别客气,再见。”

    “再见。”

    安小暖挂断电话,将手机放进提包。

    指尖触到一个凉凉的滑滑的东西。

    摸出来一看,竟然是烫伤膏。

    不知道是齐政霆什么时候塞她提包里的。

    手再在提包里摸了摸,又摸出一支护手霜,还是她喜欢的茉莉花香型。

    安小暖心尖颤动,涂了烫伤膏之后又擦手霜。

    双手的皮肤闪闪发亮,真的就像是她的第二张脸。

    做完理疗之后厉少承说不回去吃饭了,带牛牛去吃烤肉。

    厉少承给陈美云打电话请假,本以为会挨骂,母亲却出乎意料的好说话。

    他趁机说:“我们吃了饭就回廊桥水岸,不回去了。”

    “随便你们!”

    陈美云像有急事,说完就挂了。

    等厉少承做完理疗就去幼儿园接牛牛放学,一听去吃烤肉,牛牛高兴的欢呼起来。

    “这么喜欢吃烤肉啊?”安小暖笑问。

    牛牛道出自己的心里话:“只要不去奶奶家,吃什么我都喜欢。”

    “牛牛,你是有多不喜欢奶奶?”厉少承哭笑不得。

    “很不喜欢。”牛牛突然想起一件事,板起小脸,一本正经的问:“妈妈,你以后不会变成奶奶那样欺负我媳妇儿骂我儿子吧?”

    安小暖翻了翻白眼:“小屁孩儿,话真多,快走。”

    “走咯走咯,吃烤肉咯。”

    虽然不用做饭确实轻松了,可是安小暖心里却空落落的。

    也不知道齐政霆晚上吃什么,他的刀口现在还痛不痛……

    唉,食不知味啊!

    果然,吃东西还得看心情。

    再好吃的东西,没心情也和嚼蜡一样。

    第二天一早,厉少承还在吃早餐就接到陈美云的电话,让安小暖今天早点儿过去,陪厉思承到医院做检查。

    原本还在慢条斯理喝牛奶的安小暖一口气将杯中剩的牛奶喝完,匆匆忙忙去换衣服,准备出门。

    先送牛牛去幼儿园,然后再去别墅。

    陈美云把厉少承拉走了,厉思承没办法,只能让安小暖陪她去医院。

    厉思承出门大包小包的东西不少。

    什么保温水壶,小毯子,补水喷雾,防风斗篷,U型枕……

    安小暖肩背手提,苦不堪言。

    她以前怀孕的时候哪有这么娇贵,天气冷穿厚点儿就行了,从没带过什么毯子斗篷这些东西。

    坐上车厉思承就说空气干要喷补水喷雾。

    安小暖在塞得满满的手提袋里翻了好一会儿才把补水喷雾找出来交给她。

    喷了补水喷雾她又要毯子,说是膝盖冷。

    盖上毯子还要U型枕垫脖子,不然坐车不舒服。

    安小暖总算明白了,厉思承根本是刁难她。

    她只能在心里“呵呵”又“呵呵”了。

    索性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厉思承作。

    不就是怀个孕吗,这么矫情至于不至于。

    继续作继续作,只是加速齐政霆对她的厌恶罢了。

    安小暖甚至可以预见,厉思承生下孩子之后齐政霆就不会再理会她。

    刁难了安小暖,看到她敢怒不敢言的可怜样儿,厉思承在心里暗自高兴。

    哼,贱女人,得意啊你,那么喜欢勾引男人就去外面勾引,别让我抓到把柄,不然有你好看!

    安小暖对厉思承挑衅中带着轻蔑的目光视而不见,转头看窗外的落叶。

    满树满树的金黄,满地满地的灿烂,冬天的萧瑟被点亮,让人不觉得凄凉。

    到医院门口下车,厉思承什么东西也不拿,走路娉娉婷婷摇弋身姿。

    而安小暖不但要拎自己的包,还要帮厉思承拿包,她除了提包之外还有两个大大的手袋,累得安小暖像只企鹅。

    加快脚步去追上去,一个男人突然窜出来挡住安小暖的去路:“咦,小美女,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本少爷啊?”

    听声音安小暖就鸡皮疙瘩掉一地,条件反射的退后。

    “你别过来啊,不然我不客气了。”

    警告的同时,她定睛看向裴凌西,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张妖孽脸配上桃花眼比女人还漂亮,真真是广大女性同胞的克星。

    “嘿嘿,小美女,你说你怎么不客气?”裴凌西欺近,不正经的坏笑:“我就喜欢你对我不客气。”

    厉思承发现安小暖没跟上自己,不耐烦的回头。

    看到她正在和一个男人拉拉扯扯,顿时来了劲儿。

    搞不好那个男人就是她的奸夫。

    厉思承快步走过去,装模作样的安小暖:“磨磨蹭蹭的干什么,怎么还不走?”

    看清与安小暖拉拉扯扯的男人的脸,厉思承惊出一身冷汗。

    怎么是他?!

    裴凌西看到厉思承,流里流气的笑得更欢了:“哎哟,又来一个小美女,这皮肤可真白真滑啊,快告诉本少爷,你叫什么名字?”

    见裴凌西没有认出自己,厉思承松了口气,但依然紧张,拽着安小暖的手在颤抖。

    “你……你滚开,竟然大庭广众耍流氓,再不走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听厉思承说要报警,裴凌西不但不害怕反而笑了起来:“哈哈……又是个小辣椒,我喜欢,叫什么名字,电话留一个,改天一起出去玩。”

    “做梦,我才不会告诉你我的名字,更不会给你电话,嫂子,我们走。”

    厉思承拉着安小暖准备从裴凌西的身侧绕过去,却又被他拦了下来。

    他饶有兴味的说:“她是你嫂子?那你就是厉少承的妹妹咯,还真没看出来,那个吃软饭的家伙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妹妹,哈哈,我叫裴凌西,记住我的名字,我们一定会再见。”

    裴凌西冲厉思承挤了挤眼睛,然后拨拨刘海,甩甩头,潇洒的离开。

    目送裴凌西上了那辆火红色的法拉利,厉思承才算平静下来。

    难道他就是安小暖的奸夫?

    这个想法闯入脑海,厉思承吓了一跳。

    若真是这样可得赶紧回去告诉哥哥,以免他继续蒙在鼓里。

    遇到裴凌西之后厉思承明显心不在焉,难得安静下来,不再刁难安小暖。

    安小暖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看她的神情就能猜到准没好事。

    唉,没好事就没好事吧,这些年经历的坏事还少吗?

    不都好好的挺过来了。

    厉思承需要做B超,安小暖去排队缴费。

    跑上跑下,累得满头大汗。

    而厉思承盖着小毯子,端坐在座椅上,捧着平板电脑看电视剧,时不时的补补水,吃点儿小零食,完完全全就是女王大人的做派。

    安小暖一开始不知道,给厉思承挂的普通号,做B超排队都已经排到下午了。

    被厉思承骂了一顿,连忙多花两百块换成专家号,很快就可以去做检查。

    做完B超又抽血,忙活完已经是中午了。

    厉思承吃了零食和水果,一点儿也不觉得饿,倒是早上没好好吃饭的安小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她血糖偏低,回去的路上坐在车里就感觉头晕晕乎乎,难受得厉害。

    想起手袋里有厉思承的巧克力,安小暖准备拿一个出来吃,却被厉思承制止:“这是专门给孕妇吃的巧克力,你是孕妇吗?”

    “我低血糖,头晕。”安小暖解释道。

    “你头晕就能吃我的巧克力了?”厉思承不依不饶:“放回去,不准吃我的巧克力!”

    安小暖气坏了,狠瞪她一眼,剥开巧克力就往嘴里送。

    孕妇巧克力怎么了,难道不是给人吃的,她今天还非吃不可了。

    “你还吃?”

    厉思承勃然大怒,伸手去抓安小暖手里的巧克力。

    顾及到她是孕妇,安小暖没和她拉扯,让她把巧克力抓走。

    抓巧克力的时候厉思承趁机在安小暖的手上挠了一把,将她烫伤的地方抓破了一大块皮,血水直往外渗。

    “嗤……”

    安小暖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忍耐也是有限度的,遇到厉思承这种奇葩,脾气再好的人也会火冒三丈。

    狠狠瞪向厉思承,安小暖言辞犀利:“你刁难我有什么意思,幼稚,看不惯我就去鼓动你哥和我离婚啊,如果你哥同意离婚,我立刻从你面前消失,一辈子都不会再踏进你们贺家一步!”

    厉思承冷笑道:“好,这话可是你说的,我告诉你,别让我抓到你偷人的证据,到时候我哥就是再护着你,我妈也容不下你这种贱人继续在我们贺家作威作福。”

    “随你的便!”

    安小暖只觉得好笑。

    若厉思承知道她外面的男人是齐政霆,不知道她还敢不敢这么气焰嚣张。

    恐怕会像一条哈巴狗,对着齐政霆摇尾乞怜了。

    离别墅越近,安小暖的头越晕乎,车厢里空气憋闷,她把窗户打开一点儿透透气。

    厉思承一直在旁边骂骂咧咧,嫌开了窗户,冷风吹进来,会把她吹感冒。

    她现在怀着孩子,感冒了怎么怎么不得了,影响她事小,影响孩子事大,一点点病毒感染就有可能害了孩子的一生,像安小暖这么自私自利的人就不配当母亲。

    再听厉思承唠叨下去安小暖感觉自己都快成千古罪人了。

    头晕得厉害,没心情再吵。

    她默默的关上窗户可耳边还是不清静。

    小姑子尽得婆婆的真传,安小暖很佩服她们母女俩,怎么这么能糟蹋人呢?

    若是她心理素质不好只怕早就悬梁自尽了,哪还有勇气坐在这里继续听厉思承数落。

    安小暖以前不知道,原来自己活得这么失败,这么惹人讨厌。

    像她这样的人,活下去确实需要勇气啊!

    不容易挨到目的地,厉思承气急败坏的下了车,安小暖在后面收拾东西。

    她还没进屋就听到厉思承吵翻了天:“以后我不去检查了,都快被气死了还做什么检查啊,就没见过这种人,存心气我,太可恶了……”

    安小暖本就头晕,手里提的东西又多又重,走起路来脚步迟缓,摇摇晃晃。

    才走到门口就受不了了,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咚……”

    齐政霆站在距离门口最近的位置,他听到声音快步奔了出去,见安小暖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心口一紧,连忙将她抱起来,进屋放到沙发上。

    陈美云和厉思承看到齐政霆抱着安小暖进门都一脸的不悦,特别是厉思承,气得脸都绿了。

    齐政霆对她们视而不见,放下安小暖之后便吩咐保姆去倒杯温水,放点儿白砂糖。

    保姆不敢怠慢,连忙将糖水端来,给安小暖喂下去。

    厉少承闻声下楼,知道安小暖晕倒了,帮不上忙,只能干着急。

    喝了糖水之后安小暖休息了一会儿终于缓过劲儿来。

    刚才她虽然晕倒了,但神智还算清楚,知道是齐政霆将她抱进了屋。

    因为她闻到了他身上熟悉的柠檬香。

    睁开眼,看到的是焦灼的厉少承,他握着她的手,眉宇之间满是担忧。

    “少承……”安小暖有气无力的唤他。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听到安小暖的声音,厉少承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还好,就是头晕。”

    安小暖撑着沙发边沿缓缓坐起身,甩了甩头。

    嘴里还能回味出糖水的味道,她还记得是齐政霆吩咐保姆去准备的糖水。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还记得她有低血糖的毛病。

    刚刚谈恋爱那会儿她就因为低血糖晕倒过,差点儿把齐政霆吓哭了。

    现在回想起来又好笑又感动,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竟然这么不经吓,一吓就红眼眶,丢人不丢人?

    安小暖揉散眼底的泪花,握紧厉少承的手站起来。

    “我想上楼去躺一会儿。”

    厉少承说:“先吃点儿东西再去躺吧!”

    她摇了摇头:“不想吃。”

    “不吃可不行,刚刚才晕倒又想晕倒吗?多少吃一点儿。”厉少承让保姆给安小暖把饭菜端上楼,她去房间吃。

    “谢谢。”安小暖松开厉少承的手,迈着虚浮的步子上了楼。

    楼下四个人,望着她的背影各怀心事,神色迥异。

    安小暖躺在床上,等着保姆把饭给她端上来,终于有点儿当少奶奶有人伺候的感觉了。

    唉……她就是劳碌命,躺着等吃饭也不能安心。

    那股柠檬香似乎就萦绕在她的鼻端,淡雅的味道,闻着就舒服。

    齐政霆的怀抱总是那么宽阔那么舒适,她真想躺进去好好睡一觉。

    想起齐政霆就不能不想起昨天两人在客房里的对峙。

    她还欠他八十八次吗?

    不对啊,上次她算过,明明还剩八十七次的,齐政霆那混蛋,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连这点儿算数也算不清。

    又或者是他以为她没有数,故意打马虎眼。

    多糊弄一次算一次,糊弄几次下来就多几次了。

    新社会的周扒皮啊……哦,不对,是齐扒皮,专门扒她的皮。

    安小暖越想越气愤,果然无奸不商,和齐政霆这种超级大奸商做交易得多长个心眼儿才行,不然被他卖了还帮着数钱。

    不一会儿保姆把饭菜装小碗里给安小暖端进房间。

    她看了看菜色又不争气的为齐政霆担心起来,全是大麻大辣油油腻腻的东西,他的胃怎么受得了,还好有一个清蒸鲈鱼,他可以吃。

    保姆放下饭菜就出去了。

    安小暖没什么胃口,端起饭碗,扒拉了几下。

    米饭煮这么硬让人怎么吃啊?

    楼上的安小暖在为齐政霆担心,楼下的齐政霆吃着保姆煮的东西难以下咽。

    吃了两口就放下筷子,盛了汤来喝。

    保姆炖的猪蹄膀,汤的表面飘着厚厚的一层油。

    齐政霆只喝了一口就放下汤碗,去院子里打电话。

    同样食不下咽的安小暖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走到落地窗前,隔着窗纱望着他挺拔的背影。

    隐隐约约她听到他在问:“烫伤的地方破皮了抹什么药效果好不留疤痕?”

    烫伤?破皮?

    安小暖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手背,一股酸涩涌上头,鼻涕眼泪齐刷刷往下坠。

    察觉到安小暖的视线,齐政霆回头望去,只看到窗纱动了动,并不见安小暖的身影。

    他紧密着唇,等电话那头的人说完连谢也不道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齐政霆转身的刹那,安小暖转身背靠着墙,咬着下唇拼命抹眼泪。

    她爱他,可是没有机会再对他说。

    那种绝望已经渗透了她的心,化作数不清的泪珠滚落。

    吃了饭,安小暖就躲在房间里哪儿也不去,以免再和齐政霆打照面。

    她躺在床上想睡觉,可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不一会儿厉少承进了屋,轻手轻脚走到床边躺下,手圈住她的腰,柔声问:“小暖,现在头还晕不晕?”

    “不晕了。”安小暖闭着眼睛说。

    “那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你。”厉少承伸手抚摸安小暖的脸,将她脸颊上的发丝顺到耳后:“今天思承又让你受委屈了吧?别难过,就当她是小孩子,不要将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我不难过。”安小暖淡然的说:“能让我难过的人必须是我在乎的人,少承,请你原谅我这么说,你妹妹确实不是我在乎的人,不管她对我做什么我都觉得无所谓,她说的话再难听也别想伤害我。”

    厉少承吻上她的额头,喃喃低语:“我不在乎你在不在乎她,只要你在乎我就行了,小暖,你在乎我吗?”

    “嗯,我在乎你,你是我最重要的亲人。”

    安小暖实话实说,不是敷衍更不是安慰,厉少承有能力伤害她,但他永远不会伤害她。

    所有有能力伤害她的人都不会伤害她。

    因为当她将伤害她的能力赋予某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必定视她如珠如宝。

    下午厉少承去做理疗,让安小暖就在别墅休息,等他接了牛牛回来。

    安小暖头重脚轻,也没有逞强,乖乖躺床上休息。

    司机载着厉少承离开后不久安小暖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开门,她微眯着眼,看到一个熟悉的轮廓,瞪大眼睛定睛一看,还真是齐政霆。

    他面无表情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你进来干什么?”安小暖坐起身,有气无力的说:“你出去吧,不然让思承看到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齐政霆冷冷的开口:“本来就是脏的怎么洗得清?”

    “你这么明目张胆在自己未婚妻家里勾引她的嫂子,你觉得合适吗?”安小暖皱着眉,脸上完全没有血色。

    “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齐政霆挑了挑眉,不屑的问。

    “就是现在,你在我和少承的房间……你……你就是勾引我。”

    安小暖明显底气不足,有点儿贼喊捉贼的味道。

    可她说的是实话啊!

    齐政霆风骚的站在那里,就让她心烦意乱,满脑子都是不健康的思想。

    那不是勾引是什么?

    齐政霆冷笑:“原来我什么都不做就是勾引,做了岂不是强……奸……”

    强……奸……

    真亏他说得出口,太不要脸了。

    安小暖双唇直哆嗦,嗫嚅道:“你昨天说我还欠你八十八次,你想耍赖是不是,我明明只欠你八十七次了,每一次我都认真的数了又数,想蒙我可没那么容易!”

    “原来你认真的数了又数……”齐政霆邪魅的一笑,眼神深邃暗黑,寒光阵阵:“回味无穷是吗?”

    和这种说话抓不住重点的人有什么好聊的?

    安小暖差点儿气得吐血,齐政霆要不要这么无耻啊,她明明在和他讨论次数而不是回味不回味的问题……

    唉唉唉……算了,她也不是今天才知道他这么不要脸。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安小暖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就算我还欠你八十八次,麻烦等你刀口好了再来找我讨债,我可不想看到你血溅当场,我会有心理阴影!”

    “你的心理素质不应该这么差吧!”齐政霆讽刺道:“长期偷……情的刺激,也没让你的心脏强壮起来?”

    气死了气死了,安小暖真的要被齐政霆气死了!

    刚刚才说有能力伤害她的人都不会伤害她,结果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齐政霆不但伤害了她,而且还在使劲儿伤害她,太过份了!

    混蛋!

    她恨死他了,大混蛋!

    安小暖凄楚的看着齐政霆,苦笑道:“齐政霆,你真是可笑至极,我会一直忍受你是因为……”

    “因为什么?”齐政霆冷声问。

    “因为……”安小暖把心一横:“因为你是牛牛的亲生父亲,我和你分手之后才发现自己怀孕了,为了给牛牛一个合法的身份,我和厉少承假结婚,我和他,从来没有背叛过你……”

    齐政霆倏然睁大了眼睛:“不可能……”

    “你不相信可以去做亲子鉴定。”安小暖也豁出去了,为什么让她一个人痛苦,隐瞒这个秘密。

    齐政霆发了疯般的跑出门,心底的大石落了地,安小暖捂着脸,泣不成声。

    第二天,齐政霆很晚才回来,他手里拿着亲子鉴定,牛牛确实是他的亲生儿子。

    “政霆,你去哪里了,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历思承热情的迎上去。

    齐政霆冷睨她一眼:“把孩子打掉,我不会娶你。”

    “什么?”历思承不敢置信的看着齐政霆,瞬间泪崩:“为什么,政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我的。”

    “政霆,你怎么可以这样污蔑我,我肚子里是你的孩子啊……”

    齐政霆懒得理她,说完扭头就走。

    “政霆……政霆……”不管历思承怎么喊,他都无动于衷。

    齐政霆去了牛牛上学的幼儿园,在那里见到了安小暖。

    他悄无声息的走到安小暖的身旁。

    安小暖看到他,诧异的问:“你怎么拉了?”

    “我来接儿子放学……”

    “……政霆……”眼泪一涌而出,安小暖哭得稀里哗啦。

    齐政霆将她拥入怀中,不停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两人接了牛牛,一起往停车场走,突然冲出来一辆车。

    齐政霆眼疾手快,将安小暖和牛牛拉到了安全的地方,那辆车撞上路边的树,停了下来。

    历思承摇摇晃晃的从车里下来,两条腿上全是血。

    “贱人,我要杀了你……把我的政霆还给我……”

    她就像疯了,扑向安小暖,齐政霆一脚将她踹飞出去,很快保镖冲出来,控制住了历思承。

    齐政霆抱着安小暖和牛牛,慎重其事的说:“别怕,我会保护你们!”

    “齐政霆,安小暖,你们不得好死,放开我……我要杀了她们……贱人……”

    历思承拼命挣扎,保镖只能将她打晕了拖走,送去医院。

    齐政霆立刻通知律师起诉历思承谋杀。

    安小暖靠在齐政霆的怀中,突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唔……”她干呕了好几下。

    齐政霆紧张的问:“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没事……”

    “真的没事?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齐政霆急得满头大汗。

    看到齐政霆这么着急,她唇畔含笑,羞涩的说:“我怀孕了。”

    “真的?”齐政霆又惊又喜,将安小暖抱起来,转了好几圈。

    “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牛牛在一旁看着她们,不高兴的嘟嘴:“傻瓜!”

    转眼就到了安小暖生产的日子,第二次生产,顺利多了,医生给孩子处理了脐带,穿上衣服就送到齐政霆的手中。

    他抱着自己的女儿谁要都不给,唯恐再被人换走。

    “我的小情人儿,爸爸爱你……”

    他情不自禁的吻上孩子软软红红的小脸,高兴得合不拢嘴。

    精疲力竭的安小暖看着齐政霆,虚弱的微笑:“我爱你们……每个人……”

    “我也爱你,小暖,嫁给我!”齐政霆握着安小暖的手,给她戴上钻戒,低头亲吻她的眉心。

    今生今世,他们不会再分离。

    (全书完)

    因为太多人在催结局,所以月月加快了速度,提前结局了,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