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62章 她是个坏女人

    买了菜回到别墅,安小暖就进厨房忙碌起来,保姆帮她打下手。

    安小暖做的大部分都是容易消化,口感较软的菜,清淡还有营养。

    将一道道菜端上桌,看着自己的劳动成功安小暖露出欣慰的笑容。

    她擦了擦汗,开始盛米饭。

    保姆上楼去请陈美云和厉思承下楼。

    厉少承闻到饭菜香摸摸索索的走到餐桌边,笑着说:“让我猜猜有些什么菜。”

    “猜中有奖。”安小暖放下碗,饶有兴味的看着他。

    “好。”厉少承俯身,一边闻一边说:“有文蛤蒸蛋,红烧狮子头,南瓜汤,肉末茄子煲,白灼虾,茶树菇炒腊肉,还有鱼香肉丝,我猜得对不对?”

    “全部猜对了,少承,你明明不属狗啊,怎么鼻子比狗还灵?”安小暖顿时崇拜起他来。

    厉少承玩笑道:“呵呵,老鼠的鼻子也一样灵,只要有好吃的,我比谁都跑得快。”

    “呵呵,快坐下。”

    听到下楼的脚步声,笑容僵在了脸上,安小暖强迫自己镇定,抬起头:“妈,思承,齐总,吃饭了。”

    陈美云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在齐政霆面前没刁难安小暖,坐下就拿起筷子吃饭。

    但身娇体贵的厉思承却怎么看安小暖都不顺眼,趁此机会发发难。

    她不悦的说:“这些菜都这么清淡,连辣椒也不放一点儿,怎么吃嘛,看着就没胃口。”

    就知道厉思承难伺候,安小暖好脾气的把红烧狮子头和鱼香肉丝推到她的面前。

    “这两个菜放了一点儿辣椒和醋,酸酸辣辣,专门给你做的。”

    “这么油腻,没胃口。”厉思承撇嘴,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连陈美云都看不下去了,出声制止她继续矫情:“你不吃肚子里的孩子还要吃,为了孩子,赶紧吃!”

    厉少承也跟着附和:“是啊,孩子生长发育需要营养,你多少吃一点儿,你嫂子做这一桌菜,可忙活了大半天。”

    “可都不是我喜欢吃的菜,让我怎么吃嘛?”

    厉思承噘着嘴,拉住齐政霆的手委屈的说:“我现在想吃麻辣小龙虾,你带我出去吃吧!”

    第一个跳出来反对的是陈美云:“外面卖的麻辣小龙虾那么脏,吃了闹肚子,你想吃就让你嫂子给你做。”

    安小暖正想说她不会,厉思承先开了口:“好啊,我现在就要吃,嫂子,麻烦你给我做吧!”

    “这顿先将就吃,下午我和你嫂子再出去买小龙虾,现在冬天恐怕不好买,换别的菜行不行?”厉少承自然得护着自家媳妇儿,对刁蛮任性的妹妹大为不满。

    厉思承不高兴的说:“我现在就要吃麻辣小龙虾。”

    “可以吃饭了吗?”

    一直不吭声的齐政霆突然开了口,一副置身事外的悠闲样。

    “吃吧,吃吧,小齐刚刚做了手术饿不得,思承,快吃饭。”陈美云在桌子下面踢了厉思承一脚,示意她撒娇适可而止,别让齐政霆烦。

    厉思承撇撇嘴,拿起了筷子。

    之前她还在抱怨安小暖做的红烧狮子头和鱼香肉丝油腻,可是吃了一口之后胃口大开,不停往嘴里送,比害喜前还吃得多,好像要把这几天没吃够的都吃回来。

    吃着文蛤蒸蛋,喝着南瓜汤,齐政霆优雅从容,细嚼慢咽,看他吃饭都是种享受。

    安小暖时不时的偷偷看他一眼。

    看来不用担心菜不对他的胃口,他可比厉思承好伺候多了。

    厉少承不想拖累安小暖,现在吃饭都是自己夹菜。

    眼睛看不到始终有局限性,他从来只夹放在面前的那一盘菜。

    安小暖过一会儿换一盘菜放到他的面前,让他可以吃到所有的菜。

    蒸蛋和汤则由她帮忙盛到碗里,以免弄得到处都是。

    厉少承喝了汤之后下巴沾了一点儿汤渍,一直密切注意他的安小暖立刻拿纸巾帮他擦拭。

    无微不至,细心周到,就像照顾自己的孩子。

    “谢谢。”厉少承望着她幸福的笑了。

    虽然厉少承看不见,安小暖依然回以微笑。

    齐政霆坐在厉少承对面,慢条斯理的吃饭不发一言,看到安小暖和厉少承眉目传情,幽深的瞳仁流露出阴鸷的光。

    一顿饭吃得压抑,安小暖却毫无怨言。

    吃了饭保姆洗碗收拾厨房,她陪厉少承去医院做理疗。

    医生告诉安小暖,厉少承颅内的血块儿已经完全吸收了,现在就看视神经的修复情况,如果顺利,两个月之后就能看到效果。

    冬天不容易买到小龙虾。

    厉少承做理疗的时候安小暖跑了好几家超市和菜市场,别人的回答都是:“没有。”

    到第五家超市,安小暖终于买到了冷冻的小龙虾。

    回去的路上一直在盘算怎么做给厉思承吃。

    小龙虾得大麻大辣,爆炒才香。

    她以前没做过,心里没底。

    只希望厉思承能看在她一片诚意的份儿上别太挑剔了。

    回别墅的路上顺道去接了牛牛。

    牛牛一听要去奶奶那里,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别怕,有爸爸在,奶奶不会凶你。”厉少承极力安抚他,哄了好久他才愿意过去。

    安小暖不放心的叮嘱:“牛牛,姑姑现在怀孕了,肚子里有了小宝宝,你可一定不要碰到姑姑的肚子,离姑姑远一点儿,知道吗?”

    “姑姑真的有小宝宝了?”牛牛兴奋得瞪圆了眼睛。

    “真的,你很快就要当哥哥了,高兴吗?”还好厉少承看不到,然后安小暖眼底的哀伤会深深的刺痛他。

    牛牛恢复了平静:“一般吧,如果爸爸妈妈给我生弟弟妹妹我才会很高兴。”

    厉少承笑道:“爸爸一定努力,让牛牛五岁生日的时候当上哥哥。”

    “好嘞。”牛牛搂住厉少承的脖子,喜滋滋的说:“我四岁生日的时候许个愿,这次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安小暖一进门,陈美云就下达命令:“从今天开始,小齐就在家里住,你待会儿去把一楼的客房收拾出来。”

    “好的。”

    安小暖并未太吃惊。

    齐政霆能来看厉思承说明他已经默许了他和厉思承的未婚夫妻关系。

    未婚夫妻住一起也没什么大不了。

    而且现在厉思承怀着孕,住过来就近照顾也是人之常情。

    看来他确实很在意那个孩子。

    安小暖把东西放进厨房让保姆先做准备,她去收拾一楼的客房。

    一楼的客房虽然没住过人,但有清洁公司定期打扫也不脏。

    她找出床单被罩和棉絮,手脚麻利的铺床上,没人帮忙,抖被子比较麻烦。

    从床这头跑到床那头,这边抖几下那边抖几下,终于将被子铺整齐。

    客房看起来冷冰冰没有生气,她又把摆在客厅的一株绿萝一盆水仙搬了进去,打开窗户通通风。

    一想到晚上齐政霆会睡在她亲手铺的床上,心里就美滋滋的。

    忙完客房的事又去忙厨房的事,安小暖觉得忙碌一点儿也好,省得整天胡思乱想。

    从最开始想到齐政霆就心痛,到现在,看到他也可以镇定自若,她确实进步了很多。

    人都需要成长,一直过着舒适安逸生活的人永远也长不大。

    吃苦磨砺心智和耐力,安小暖笑自己快变成忍者神龟了。

    陈美云和厉思承都不吃剩菜,中午剩的菜安小暖准备热一热自己吃,给其他人做新鲜的饭菜。

    炒麻辣小龙虾的时候油溅到手上,烫红了一大片,安小暖拿水冲了一下,也没太在意。

    也许是下午陈美云找机会教育了厉思承,晚上这顿饭她什么也没挑剔,什么菜都吃,吃完之后也没吐,喝着安小暖给她泡的蜂蜜柠檬茶解腻。

    安小暖让保姆早些回家,吃完饭她自己收拾厨房洗碗。

    手背上的烫伤有一块钱硬币那么大,红得厉害,皮已经冒起来了,一碰到洗洁剂就火辣辣的痛。

    “呼呼……”连忙拿清水冲一冲,安小暖噘着嘴猛吹。

    这时身后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

    她猛地回头,看到齐政霆面无表情的朝她走来。

    “你进来干什么?”

    说不紧张,其实还是紧张,她的声音在打颤。

    齐政霆没说话,一把抓住安小暖烫伤的那只手,仔细查看,眉头蹙在了一起。

    他抬起另一只手,安小暖才发现他拿的是烫伤药膏。

    难道刚才吃饭的时候他突然拿着电话去外面,就是吩咐雷光去买烫伤药膏吗?

    饭还没吃完,雷光就来了,把东西交给齐政霆,并未多停留。

    齐政霆将药膏挤在安小暖的手背上,然后伸出无名指轻轻的抹开。

    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药膏涂在手背上凉凉的,很快就不痛了。

    安小暖偷偷的抬眼,看着齐政霆俊逸不凡的侧颜。

    比上次见面瘦多了。

    眼睛更深邃,眉骨也更高,侧面的轮廓像刀削一般硬朗。

    那双深邃的眼眸蕴含着的温柔让她心跳加速。

    察觉到安小暖的视线,齐政霆掀了掀眼皮,四目相对,电光石火,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心狂跳,快得几乎将从胸腔中蹦出。

    安小暖惊骇的垂下眼帘,看自己涂了药膏的手。

    也不知是烫伤药,还是齐政霆的温柔,迅速抚平了安小暖的伤痛。

    某样东西就是这么神奇,足以药到病除。

    伴随着下楼的脚步声,厉思承娇滴滴的声音传来:“政霆,政霆,你在哪里?”

    安小暖慌忙收回手,转过身继续洗碗。

    刚刚涂上去的药顷刻间就冲得干干净净,手背又痛了起来。

    陈美云不准厉思承出去太远,她只能缠着齐政霆陪她在附近散散步,顺便向左邻右舍炫耀一下她英俊潇洒的未婚夫。

    厉思承和齐政霆出了门,陈美云在客厅坐立不安,不一会儿也出去了。

    偌大的别墅就剩下厉少承他们一家三口。

    安小暖在厨房忙碌,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厉少承帮不上忙,只能带着牛牛在院子里玩。

    终于将厨房打扫得一尘不染,安小暖捶捶酸胀的腰走出院子。

    厉少承告诉她:“妈让你们都搬过来住。”

    “不用了。”安小暖苦着脸:“我每天白天过来,在这边住我不习惯。”

    不习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她看到齐政霆和厉思承出双入对就难受。

    看不到会想念,看到就会心痛。

    她宁愿想念他,只想念他。

    安小暖摸着手上的烫伤,望着星光寥寥的天空,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累了一天,今晚就别回去了,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你还没在我房间的床上睡过,今晚正好弥补这个遗憾。”厉少承攥着安小暖的手,诚恳的说。

    “好吧,就今晚。”

    “嗯。”厉少承揽着安小暖的肩,让她舒舒服服的靠在他的怀中:“辛苦你了。”

    “不辛苦。”

    话一出口,安小暖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觉得不辛苦,并不是客套话。

    为什么不辛苦呢?

    因为她做的饭齐政霆吃了,她也愿意做饭给他吃。

    他刚做了手术,正在恢复期,就该有人照顾。

    这样想想,安小暖高兴了起来。

    能为深爱的人做一点点事竟是这般的幸福。

    刚刚吃完晚餐,她又在想明天的菜色了。

    齐政霆的胃如果能让她慢慢养,不出半年就能康复。

    以前厉少承的胃也是她细心养好的,这几年都没再痛过。

    和陈美云住一起,安小暖才深刻的体会到做人儿媳妇的不易。

    她顿时对和公婆住一起的女同胞充满了钦佩。

    处理好婆媳关系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张罗一大家人的起居饮食,做完这些晚上还得给孩子洗澡哄孩子睡觉,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

    躺床上时已经筋疲力竭,完全不想动。

    身体虽然疲惫,可她的大脑却清醒得不得了。

    厉思承娇滴滴的声音格外有穿透力,刺激得安小暖耳朵痛。

    “政霆,我现在越来越容易累了,才走半个小时腿就没力气了,你抱我好不好?”

    “哎呀对不起政霆,我忘了你才做了手术,我自己走吧!”

    “我最近好喜欢吃酸的东西哦,妈妈说酸儿辣女,也不知道准不准。”

    “政霆,要不你就睡我房间,晚上我们也能说说话。”

    “我想吃橘子,帮我拿一个吧!”

    就听到厉思承一个人说不停,安小暖撇撇嘴,翻了个身,愕然发现厉少承正定定的盯着她。

    双眼竟然很有神,目光灼灼。

    “少承,你看得见了吗?”安小暖惊诧的问。

    “呵,看不见,不是说要两个月之后才有效果吗?”厉少承笑了:“如果看得见我一定好好看看你的样子,是不是和我脑海中一样美。”

    他说着伸出手,触到安小暖的脸庞,轻轻的抚摸:“眉毛,眼睛,鼻子,嘴……你又瘦了,脸好小,还没我巴掌大。”

    “你手指那么长,巴掌那么大,如果我的脸有你巴掌大岂不是成大饼脸了。”安小暖玩笑道:“我没瘦呢,这几天吃太多,肚子上都有游泳圈了。”

    “有游泳圈了吗?来,让我摸摸。”厉少承坏笑着伸出手,往安小暖的腰间袭去。

    安小暖最怕挠痒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连讨饶:“别这样……放过我吧……哎呀,受不了了,别这样,啊……哈哈……”

    隔着一道门,门外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听声音还以为在做活塞运动。

    厉思承板起脸上去敲门:“哥,嫂子,你们声音小点儿,外面可听得清清楚楚呢,真不害臊。”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

    厉思承撇撇嘴,在心里将安小暖好好骂了一通。

    太不要脸了,叫那么大声,怕别人听不到吗?

    下贱!

    “政霆,这是我的房间。”

    厉思承面向齐政霆时脸上堆满甜甜的笑,拉着他进了屋。

    听到隔壁房间的关门声,憋笑憋得满脸通红的安小暖松了口气,她推开厉少承的手:“睡不着吗?”

    “嗯,睡不着。”

    “我累了,好困。”

    “把灯关了快睡吧!”厉少承说。

    “晚安。”安小暖起身关了灯,缩进被窝突然又坐了起来:“少承,你怎么知道我没关灯,你现在是不是能看到光了?”

    厉少承怔了怔,回答:“没听到你关灯的声音,所以知道你没关灯。”

    “哦。”安小暖失望极了:“我还以为你看得到光呢……”

    漆黑一片的世界肯定很可怕。

    不知道厉少承身处那样的世界会不会恐慌。

    安小暖不由自主的握住他的手:“让我当你的眼睛吧!”

    “好,我的眼睛,晚安。”

    “晚安。”

    多数时候安小暖都是十二点以后才睡觉,而今天她实在太累,还不到九点就进入了梦乡。

    她不是喜欢睡懒觉的人,早睡必定早起,第二天醒来才刚刚六点。

    在温暖的被窝里翻腾了好一阵,实在睡不着才起来,下楼去准备早餐。

    考虑到齐政霆的胃,安小暖特意熬了五谷杂粮粥。

    小火慢炖,将锅里的五谷杂粮都炖得软软的,糯糯的。

    待会儿再炒两个小菜,烙些薄薄的鸡蛋饼夹着小菜吃。

    一人一个水煮蛋,齐政霆的水煮蛋则由蒸蛋代替。

    将五谷杂粮粥炖上,安小暖这才去浴室洗涮。

    她打开一楼浴室的门,一阵热浪袭来。

    浴室里的隔断应声而开,齐政霆腰间围着浴巾出现在她的面前。

    “美男出浴”四个字闯入安小暖的脑海,她的脸刷的红了,连忙低头退出浴室奔回厨房。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齐政霆给安小暖的震撼却不小。

    他蜜色的皮肤比绸缎更光滑,水珠顺着肌理往下淌。

    有型的八块腹肌被一道横切的疤痕破坏了美感。

    疤痕十厘米左右,已经长出嫩红的鲜肉,应该不疼了。

    齐政霆凝着安小暖惊慌失措的背影,想追可惜力不从心,稍微动作大一点儿扯到伤口就痛。

    缓一缓再讨债,来日方长。

    思及此,齐政霆唇角噙上冰冷的笑意,阴鸷的眸光闪动着意味不明的情绪。

    吃完早餐,安小暖和厉少承一起送牛牛去幼儿园。

    司机小梁堵在了过来的路上,恰好雷光来接齐政霆去公司,顺道送他们。

    雷光是典型的皇帝不急太监急,他先看看一脸阴郁的自家大老板,再看看一手牵孩子,一手搂老婆笑容满面的厉少承,心里直打抱不平。

    自家大老板也太可怜了。

    最爱的女人嫁给自己的好兄弟也就算了,现在又要娶自己好兄弟的妹妹,以后还得喊自己最爱的女人一声嫂子。

    唉唉唉,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雷光忍不住为齐政霆掬一把同情的泪。

    接收到自家大老板带着警告的目光,雷光立刻正襟危坐,专心开车,不敢再一心二用。

    牛牛坐在车上最不老实,这里摸摸那里看看,一会儿跪在座椅上往后望,一会儿抱着靠背和雷光说话。

    “儿子,快坐好,别影响楚叔叔开车。”

    安小暖将牛牛拉回怀中,紧紧箍着他,不准他继续闹腾。

    坐在安小暖的腿上,牛牛突然问:“妈妈,你和爸爸昨晚给我生弟弟妹妹了吗?”

    “噗嗤……”雷光没忍住笑了出来。

    偷偷看一眼副驾驶位上的自家大老板,脸似乎更黑了。

    他连忙闭上嘴,不敢再笑。

    安小暖脸红得厉害,正想训斥牛牛,厉少承先开了口:“爸爸昨晚很努力给牛牛生弟弟妹妹,一定让牛牛在五岁的时候当上哥哥。”

    “爸爸太好了。”

    牛牛高兴的抱住厉少承的头,在他的脸上猛亲了几口:“我爱你爸爸,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mua。”

    厉少承也抱着牛牛,慈爱的说:“我也爱你,一直一直都爱你。”

    透过后视镜,安小暖瞅了齐政霆一眼,愕然发现他正在瞪她,心头一跳,低下头。

    他肯定又误会,唉……

    就算她长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还好不需要解释,她和厉少承是合法夫妻,做那种事也是理所当然,他没有权利干涉。

    这样想想,安小暖的心情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沉重。

    她对不起厉少承,也对不起齐政霆。

    两个男人她都辜负了。

    她真是个很坏,很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