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50章 帮他洗澡

    一碗皮蛋瘦肉粥即将见底,厉少承又找到了话题:“昨天你说辞职了?”

    安小暖点点头:“是啊,辞职了,太久没上班,不习惯那种快节奏的工作环境。”

    “不上班就好好在家养身体,我还希望明年过年家里有两个孩子,更热闹。”

    “没那么快吧!”

    “怎么,怀疑你老公的能力?”厉少承笑着调侃。

    怎么扯到这种敏感的话题上来了?

    安小暖抿抿唇彩说:“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而是我觉得时间太仓促了。”

    “我不给你压力,顺其自然吧!”

    “嗯,谢谢。”

    厉少承对她越好,安小暖越愧疚。

    把欠齐政霆的债还清了就还他的债。

    她下半辈子估计都要在还债中度过了。

    吃完皮蛋瘦肉粥和生煎包,安小暖收拾了桌子提议:“我们出去走走吧,今天天气不错呢,太阳出来了。”

    “待会儿出去走,我现在想洗头,你帮我洗吧!”

    “这两天没洗头吗?”

    “没有,留着回来你帮我洗。”

    安小暖哭笑不得:“呵呵,这么照顾我,谢谢你了哦。”

    “别客气,我就喜欢你帮我洗头洗澡,我……还想洗荤的。”厉少承眉开眼笑的玩笑道。

    “大白天的做什么白日梦。”

    “做梦也不可以?”

    “不可以,走吧老爷,洗澡去!”

    “嗯,服务不错,待会儿给你小费。”

    “去你的。”

    安小暖将厉少承扶进浴室,打开水阀,让他自己脱衣服然后坐进浴缸。

    关上浴室的门,安小暖火急火燎的奔回房间。

    见齐政霆已经穿戴整齐,她连忙过去推他:“快走,快走,少承在浴室洗澡,你走路小声点儿。”

    “你帮他洗澡?”齐政霆微眯了眼,口气不善的问。

    安小暖理直气壮的回答“他眼睛看不见,我不帮他洗谁帮他洗?”

    “果然是……好老婆!”

    这话从齐政霆的嘴里说出来真真是讽刺。

    被齐政霆讽刺得脸颊发烧,安小暖硬着头皮推他:“快走!”

    她将门打开一条缝,探出头瞅了一眼,然后才彻底打开让齐政霆出去。

    齐政霆面色深沉,脸上满是“我很生气”的可怕表情。

    这种时候安小暖也顾不得害怕了,现在把他送走才是最要紧的事。

    齐政霆不疾不徐朝大门走,安小暖已经耐不住快步跑到门口了。

    “快点快点快点……”她招手催促,她把声音压到最低,听不到声音,但能看出口型。

    眼看齐政霆越来越近,距离门口只有不到三米远了。

    安小暖打开门,迫不及待送走齐政霆这尊大佛。

    她这里庙小,实在容不下他。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厉少承腰间裹着浴巾出现在她的眼前:“小暖,水有点儿冷,把水温调高点。”

    安小暖整个人僵在那里,惊吓过度,差点儿哭出来。

    天啊,明天她应该找家医院检查一下心脏。

    她感觉自己的心率已经开始不正常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唯恐天下不乱的齐政霆竟然站在原地不动了。

    他距离大门不过两米,只要加快几步一秒钟就可以冲出去。

    厉少承没听到回话,又大声重复了一遍:“小暖,把水温调高点。”

    他不知道安小暖在什么地方,空洞的眼睛无助的四处寻找。

    “小暖?”

    房间内静得没有声音。

    厉少承走出浴室,凭感觉往房间走,去找安小暖。

    短暂的失神之后安小暖冲上去拽紧齐政霆,把他往门外面推。

    终于把齐政霆推了出去,安小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好险!

    终于把齐政霆这尊大佛给送走了!

    但她不敢立刻关门,担心厉少承听出端倪。

    做贼的感觉真不好受,太心虚了。

    这种心虚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呜呜,谁来救救她啊!

    救命啊!

    齐政霆站在门口,锐利的眸子狠瞪安小暖,似在控诉她的水性杨花。

    “小暖?”听到凌乱的脚步声,厉少承转身朝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小暖,你在门口吗?”

    被厉少承发现了!

    安小暖不敢再假装不在这里。

    她把心一横,牙一咬,“砰”的一声关上了门,把齐政霆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关在了门外。

    “我刚把垃圾拿出去扔了,你怎么出来了,快进浴室去,外面冷。”

    安小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实则心脏已经快从胸口跳出去了。

    “哦。”

    厉少承脸上依然挂着微笑,只是有些勉强。

    他若有所思的说:“把水温调高一点。”

    “好。”安小暖快步走进厨房,这才拍拍胸口喘口气。

    真是把她吓死了,三魂七魄都快回来吧!

    安小暖将水温调高了五度,厉少承泡着就合适了。

    还是老规矩,厉少承坐浴缸里,安小暖站旁边,先帮他洗头,再帮他搓澡。

    他就像个老太爷,连手指也不用动一下。

    安小暖看到厉少承背上有几道深深浅浅的抓痕,以为是他自己抓的,也没太在意。

    帮他搓完背,然后让他自己洗其他的地方。

    搓背也是力气活儿啊!

    和揉面包有得拼。

    安小暖累得满头大汗,双手酸软,甩着手走出浴室去帮厉少承找干净的衣服待会儿穿。

    被安小暖关在门外,齐政霆脸沉得发黑。

    报复心像他这么强的人已经开始考虑怎么报复安小暖把他关门外的仇了。

    世界上最悲催的人莫过于雷光了。

    自家老板在楼上风流快活一宿,他则在车里坐了一宿,两条腿冻得没了知觉,这工资若是再不加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见自家大老板春风得意的走出小区,雷光就知道自家大老板昨晚好好的爽了一把!

    哎哟哟,难怪别人常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看来其中的乐趣只有体会过的人才知个中滋味儿有多妙。

    雷光狗腿的下车打开后座的车门,满脸堆笑的说了句:“老板,辛苦了!”

    “嗯……”齐政霆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紧绷着的脸怎么也藏不住餍足的笑意。

    虽然最后不欢而散,但过程……确实很美妙。

    回到公司会议已经开始了十分钟。

    齐政霆迈着从容的步伐走进会议室,立刻成为瞩目的焦点。

    开会的时候他走神了,脸上不再是一层不变的冷峻表情。

    上扬的唇畔挂着若有似无的浅笑,心情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

    当策划部总监将明年的营收计划汇报完毕等待齐政霆给予指示的时候,他却在云游天外,所有人都注视着他也浑然不觉。

    直到秘书秘书推了推他,齐政霆才如梦方醒,简单的看了计划书之后才开始讲话。

    齐政霆的变化有目共睹,下属都在私底下议论纷纷。

    大老板是怎么了?

    心情这么好是要当爸爸了吗?

    散会之后霍嘉勋跟着齐政霆去了他的办公室。

    屁股还没坐热他就不怕死的调侃自家老板:“齐总,看你今天印堂发亮,昨晚肯定很……给力吧?”

    “确实给力!”齐政霆翻身桌上的文件,漫不经心的回答。

    “大战三百回合?”霍嘉勋挤眉弄眼。

    “差不多。”

    霍嘉勋坏笑着揶揄道:“哎哟哟……老板娘今天该下不了床了。”

    闻言,齐政霆翻文件的手顿了顿,没再答话。

    一看这反应,霍嘉勋再不明白就是傻X了。

    靠,一不小心又窥探了大老板的秘密。

    他还没嫌命长啊!

    “嘿嘿。”霍嘉勋干笑了两声,站起身,灰溜溜的准备逃跑。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明哲保身的重要。

    齐政霆就是不把他赶尽杀绝,扔他去非洲抱黑妞也够他受的了。

    人种不同,身体构造不同,哪里有性福可言呢?

    还是留在国内好,和苏珊娜约约火包,偶尔再打个野食,这小日子别提多潇洒了。

    “站住!”

    霍嘉勋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齐政霆一声令下,他抬起的腿停在了半空中。

    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霍嘉勋立刻回到齐政霆的面前。

    “齐总有什么吩咐?”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还有几分尽职尽责。

    齐政霆靠坐在大班椅上,冷声问:“有没有女人给你洗澡?”

    “啊?”

    霍嘉勋傻愣愣的不明白齐政霆怎么会突然问这个。

    果然是大老板!

    智商和他就不在一个水平线上。

    被齐政霆剜了一眼,霍嘉勋才呐呐的回答:“有啊!”

    “她爱你?”

    这又是在唱哪一出啊?

    难道是大老板自己情场得意开始体恤下属了吗,连下属的私生活也关心起来了?

    霍嘉勋半响才回过神,摇摇头:“不知道!”

    “有没有女人喂你吃东西?”

    “呃……有!”

    “她爱你?”

    “不知道……”霍嘉勋被齐政霆的眼锋扫得全身发冷,急急的辩解:“齐总,你别瞪我啊,我真不知道,我和那些女人就是玩玩,没当真的。”

    齐政霆沉默片刻又问:“如果一个女人帮你洗澡又喂东西给你吃还为你生了个孩子,她是不是爱你?”

    这么严肃的问题霍嘉勋自认自己的世界观达不到这个境界。

    他搔首挠晒,不敢贸贸然做答。

    想了好久霍嘉勋才说:“如果这些她都是心甘情愿的,不为钱不为利,她应该是爱我的。”

    霍嘉勋的答案和齐政霆自己想出来的答案一模一样。

    不为钱不为利……她连卖店的钱都全部给了厉少承,还能为钱为利吗?

    看来这就是事实,安小暖爱厉少承。

    在他看得见和看不见的时候,他们都是一样的恩恩爱爱,甜蜜得让人嫉妒。

    齐政霆的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情绪低落得连眼神也黯淡了下去。

    “齐总,你没事吧?”霍嘉勋暗叫不好,糟糕,他小命不保也。

    “出去。”齐政霆盯着文件,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

    “是齐总。”霍嘉勋如获大赦,落荒而逃。

    文件一个字都看不见去。

    齐政霆心浮气躁的将文件拍在桌上,然后起身走到落地窗边点燃一支烟。

    说是报复,可是他却没有得到报复的快感,得到的却是和安小暖在床上如胶似漆,完美契合的快感。

    呵,打着报复的名义占有她罢了。

    成全他的不甘心。

    齐政霆呼出的烟圈迅速飘散开来,他突然想起厉少承说安小暖不喜欢闻烟味儿,自嘲的笑了。

    他们是恩爱夫妻,那他是什么?

    在安小暖的心目中,他又算什么?

    突然间认清一件事,偷来的终归要还回去,安小暖早已经不属于他!

    秘书走进齐政霆的办公室汇报游轮晚宴的布置以及邀请函发放情况,将晚宴流程送到他面前。

    “齐总,礼仪公司安排了您向老板娘送花以及跳舞的环节,您看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

    齐政霆接过流程表逐一看过去,满意的点头:“不用。”

    “那我就吩咐他们照流程表安排了。”

    “嗯。”

    秘书在离开齐政霆的办公室之前又补了一句:“齐总,您看要不要送老板娘礼物?”

    “你有建议吗?”齐政霆饶有兴味的挑眉。

    “上个月公司拍下的那批珠宝其中有一条维多利亚粉钻项链,我想老板娘应该会喜欢。”

    齐政霆修长的手指抵在唇畔,沉吟片刻说:“打电话给银行预约,我明天上午去取。”

    “是,老板。”秘书欠了欠身,退出齐政霆的办公室。

    艺术品和珠宝投资是齐政霆公司最举足轻重的投资项目,每年以公司名义购入的珠宝和艺术品以十亿计。

    这几年房地产疲软,大量资金涌入艺术品和珠宝业,带动了行业的繁荣也将名家名作的价格炒了起来。

    短短三年间齐政霆的身价翻了十倍不止,是名副其实的土豪。

    忙了大半天,齐政霆才想起夏云浅这两天连一个电话也没给他打,签完最后一份文件,他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夏云浅的声音很快在他的耳畔响起:“政霆,你忙完了?”

    “还在忙。”齐政霆温和的问:“怎么没给我打电话?”

    “担心你忙怕打扰你,我一直在等你给我打电话!”夏云浅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异样,电话那头,她却愁容满面,眼中泛泪。

    “你在干什么?”

    “我正在挑礼服,明天的游轮派对我一定要闪亮登场。”

    “别太漂亮了,我会不安。”

    “嘻嘻,放心吧,不会太漂亮,只是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只要不是世界第一就好。”

    “你忙吧,我也去忙了。”夏云浅又补了一句:“晚上一起吃饭吗?”

    “晚上要加班。”

    “哦,那你今晚回来睡吗?”

    “一定回去。”

    “好,别太晚了。”

    “不要等我,拜拜。”

    “拜。”

    挂断电话,夏云浅已经泪流满面。

    看着挂在柜门上的水蓝色礼服,她就像疯了一般冲上去,拿手里粗暴的撕扯。

    “嗤啦……”礼服的袖子最先被撕破,紧接着是腰间镂空的花边,然后再是裙摆。

    真丝礼服很快就成了一团破布。

    这件水蓝色的礼服是她专门为游轮派对定做的,今天才送到。

    可是她永远不可能穿上它。

    礼服是深V设计,当初挑这个款式就是因为可以展现她美丽的蝴蝶骨,但现在她只想把自己的蝴蝶骨藏起来,越深越好。

    她甚至不想参加游轮派对。

    哭着奔进浴室,她站在镜子前解开睡袍的腰带,拉开衣襟,将蝴蝶骨上星星点点的青紫色痕迹展露出来。

    世界上没有立刻消除青紫色痕迹的特效药,明天她必须把它们藏起来。

    夏云浅洗了把脸,强打起精神,换衣服出门。

    她必须为自己另外挑选一件高领礼服。

    就算不上班,安小暖一天也闲不下来。

    上午陪厉少承散步,下午陪他去做理疗,做完理疗去接牛牛放学,回到家还要做饭洗衣服。

    虽然忙,但充实。

    她不能让自己停下来。

    因为一停下来她就会拿着手机看齐政霆发给她的那些短信。

    思念齐政霆是安小暖这些年想改却改不掉的习惯,而现在她又多了一个看手机的习惯。

    整天抱着手机也不嫌烦。

    安小暖在擦地板,客厅里牛牛抱着厉少承撒娇:“爸爸,明天带我去海洋世界玩吧!”

    “明天夏阿姨邀请我们上游轮玩,你忘了?”厉少承提醒道。

    牛牛一拍脑门:“呀,我真的忘了,爸爸,游轮好玩吗?”

    “应该好玩,说不定还有很多好吃的东西。”

    埋头擦地板的同时安小暖静静的听父子俩谈话。

    明天上游轮岂不是又要看到齐政霆和夏云浅秀恩爱?

    她不想去!

    强颜欢笑的滋味儿太难受了。

    现在对厉少承说不去他会不会有所怀疑?

    安小暖想心事太专注,没注意自己正反反复复擦同一个地方,连牛牛都看不下去了:“妈妈,那里已经够干净了,你擦擦别的地方吧!”

    “嗯。”安小暖转身又擦别处。

    牛牛又问:“妈妈,你为什么跪在地上擦地呢?”

    这个问题让安小暖尴尬不已,下蹲的动作会拉扯到伤口,她只能跪在地上。

    她红着脸敷衍:“这样才擦得干净。”

    “妈妈,你去休息一会儿我来擦!”

    牛牛从厉少承的腿上跳下地,小跑上去抢过安小暖手中的抹布擦起地来。

    他擦得很认真很卖力,但擦得并不干净,不过有这份儿心已经让安小暖倍感欣慰。

    安小暖直起身,捶了捶酸痛的腰,走到厉少承的身边坐下。

    她一落座,厉少承的大掌就习惯性的探过来,握住她冰冷的小手。

    “这么冷的天手都冻成冰了,以后地板就让钟点工擦。”厉少承将安小暖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紧紧捂住。

    “牛牛老是坐地板上玩,我想自己擦干净些。”

    “劳碌命!”

    厉少承面带微笑,抽出手,顺着安小暖的手臂缓缓上移,轻拂过她脸颊上的短发:“不要让自己这么辛苦,我娶你回来是当少奶奶不是当保姆。”

    “整天吃喝玩乐也没意思,做点儿事心里踏实些。”

    和厉少承结婚这么多年,安小暖尽量不花他的钱,能自己做的事绝不假手于人。

    有时候她也会觉得累,希望有一个人可以让她依靠。

    但她不想再给厉少承添麻烦,从未说过要他养之类的话,更别提当什么少奶奶了。

    厉少承知道安小暖的想法,更心疼她。

    这么单薄瘦弱的身躯却藏有一股子坚韧不拔的犟劲儿,结婚这么多年他都拗不过她。

    安小暖的手渐渐暖和起来,她起身去把牛牛拉起来,让他快洗手。

    “我今晚就在家里住。”厉少承突然说。

    “好啊,好啊,爸爸妈妈和我,三个人一起睡。”牛牛欢呼起来。

    厉少承小心翼翼的征求安小暖的同意:“可以三个人一起睡吗,如果不方便我就睡我自己房间。”

    “没什么不方便,一起睡。”安小暖相信厉少承的人品,就算同床共枕也不用害怕。

    擦了地板,安小暖又去换床单,早上洗的床单已经干了,正好取下来铺上。

    齐政霆睡过的床单上总有洗不干净的干涸污渍。

    搓了好久都没搓干净,她在心里又骂了齐政霆一通。

    这混蛋,太能折腾人了,走了还给她留些东西让她受累。

    算了,不搓了!

    安小暖将床单被罩一股脑扔进洗衣机,倒了很多洗衣液,把希望都寄托在那台一万多的洗衣机上了。

    待她忙完回到房间,牛牛和厉少承已经缩在被子里了。

    厉少承躺在床沿边单手撑头,很有耐心的给牛牛讲故事。

    “怎么还没睡?”安小暖上前拍了拍牛牛的小屁股:“别再缠着爸爸讲故事,快睡。”

    牛牛苦着脸,压低声音对厉少承说:“妈妈一定是大魔王。”

    “胡说!”厉少承笑了起来。

    “再说话就回自己房间。”安小暖双手叉腰,凶巴巴的样子就和牛牛幻想的大魔王一模一样。

    “我已经睡着了。”牛牛吐吐舌头,头缩进被子。

    “睡觉不能捂着脸。”安小暖将被子往下拉了一些。

    牛牛闭上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看着儿子可爱的睡颜,安小暖又好气又好笑,这坏小子,越来越大胆了。

    她打开衣柜拿出一套干净的睡衣,准备去浴室换,突然想起厉少承根本看不见,她在哪里换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