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42章 前一次还十次

    “我也不洗了。”厉少承猛的站了起来,水的阻力竟把他身上仅着的短裤拉拽了下去。

    安小暖眼角的余光瞄到了一团黑,惊慌的迈出浴缸,头也不回的奔向房间。

    和厉少承结婚这么多年,他一向守礼,今天这事一定是意外。

    安小暖换了衣服,深吸了一口气才去浴室。

    在浴室门口,她的手挡着眼睛,就怕看到不该看的东西长针眼。

    浴室内的厉少承已经穿上了浴袍,拿着毛巾在擦头发,空洞的眼神有几分落寞。

    回想起厉少承昨晚对齐政霆说的那些话,安小暖心酸不已。

    走上前,拿过毛巾帮他擦头发。

    厉少承头上的包消了不少,安小暖凝眉问:“丹麦那次翻车真的只是雪天路滑吗?”

    “嗯。”

    “没有别的原因?”

    他一向开车很小心,就算路况不熟也不该翻沟里啊!

    厉少承唇角一弯笑了:“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快告诉我。”

    “我和齐政霆打架了。”

    “啊?”安小暖没想到是这样的情况,还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不相信?”

    “不是,我是好奇你们为什么会打架。”

    都是三十岁事业有成的成熟男人了,早过了用打架解决问题的年纪。

    “为了你。”厉少承的回答让安小暖诧异。

    “我?”

    “他逼我跟你离婚。”

    “就为了这事打起来了?”

    难道她离婚了他娶她?

    天,开什么国际玩笑。

    不容易躲了五年,她还想这辈子有更多的五年,开开心心的陪牛牛长大。

    厉少承摇摇头,没再多说,而安小暖心里的疑问却比得到答案之前更多了,她还需要更多的答案。

    她想了想才说:“那天晚上他不是喝醉了吗,胡说八道吧!”

    “嗯,他胡说八道,我不会和你离婚……”厉少承神情坚定,连空洞的眼神也有了光彩。

    安小暖握住厉少承的手:“你今晚和牛牛睡还是和我睡?”

    “我想……三个人一起睡。”

    “好。”

    将厉少承扶进主卧,安小暖又去抱已经熟睡的牛牛,走到客厅,陆雪婵回来了。

    安小暖说:“妈,钢笔我拿回来了。”

    “嗯!”陆雪婵埋头换鞋,情绪似乎很低落。

    安小暖走近才看到母亲的眼睛通红,很明显刚刚哭过。

    “妈你怎么了?”她关切的问。

    “没事。”陆雪婵一脸尴尬,也不解释,急匆匆的回了房间,徒留安小暖站在那里干着急。

    她把牛牛抱进主卧,放在厉少承身旁。

    “我妈刚刚回来,看起来像哭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应该没事,别想太多。”

    厉少承摸摸索索探到安小暖的手,将她拉入怀中:“今天是你的排卵期吧?”

    “不知道。”安小暖心间一颤,假装不明白厉少承的意思。

    “我算过今天是你的排卵期。”

    “那又怎么样?”

    “当然是给牛牛生弟弟妹妹。”

    厉少承说着翻身将错愕的安小暖压在了身下,空洞的眼睛被欲火点燃:“刚才你帮我洗澡的时候我就想洗荤的了,呵呵,今晚说什么我也不会再让你逃走。”

    “少承,你别开玩笑。”安小暖焦急的推着厉少承的肩,急得快哭了。

    “我没开玩笑,很认真,和当年向你求婚一样认真。”

    “可是……”

    “别可是了,乖乖的闭上眼睛,在做男人方面,我有自信不会比齐政霆差。”

    厉少承一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让安小暖的心口抽痛了一下。

    她并不想周旋在厉少承和齐政霆之间。

    也不想同时和两个人发生关系。

    现在她下面还在痛……

    “少承,你再给我一些时间好吗?”安小暖低低的哀求,用手去挡厉少承落下的吻。

    厉少承吻在安小暖的手心,低低的问:“给了你四年的时间,还不够?”

    “再给我两个月,求你了……”

    “两个月?”

    厉少承蓦地想起两个月之后是齐政霆和夏云浅的婚礼,心蓦地一沉。

    在安小暖不安的注视下厉少承点了头:“好。”

    “谢谢。”安小暖轻轻推他的肩。

    厉少承翻身躺在了她的身侧,空洞的眼神望着天花板。

    许久他才幽幽的开口:“你有没有考虑过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以他现在的能力足以保护你和牛牛。”

    “不,不能告诉他,我不能害他。”安小暖连连摇头:“请你也不要告诉他。”

    “呵呵,放心,打死我也不会说,他知道了就会来和我抢老婆孩子,我可没那么傻。”

    “嗯。”

    安小暖微微侧头,见厉少承脸上挂着笑,却苦涩得厉害。

    连她也能感觉到他心里的痛。

    “等事情都安排妥当,我们就离开这里。”

    “好,希望你不会改变主意。”厉少承翻身背对安小暖,闭上眼睛却根本不能入睡。

    安小暖关了灯,将牛牛放在床中央,隔开她和厉少承。

    刚刚躺下,安小暖收到一条短信,她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脸顿时红了。

    齐政霆发来的:“药膏在提包里,记得涂。”

    安小暖掀开被子起床,到客厅拿起提包打开,果然有一支药膏。

    她甚至不知道齐政霆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拿着药膏进了洗手间,轻轻涂抹到伤处,淡淡的清凉很舒服。

    “唉……”安小暖叹了口气,回复了齐政霆一条信息:“明天可以休息吗?”

    “不可以。”他很快回复了三个字。

    她就知道他会这样回答,禽兽不如的混蛋。

    第二天一早厉少承不到七点就起了床,眼睛看不见生活就少了很多娱乐。

    安小暖把牛牛从床上拉起来的时候他正坐在客厅听早间新闻。

    眼眶微微泛黑,看样子是昨晚没睡好。

    吃了早餐一起送牛牛去幼儿园。

    平时牛牛都要厉少承和安小暖陪他走到教室,但今天,到幼儿园门口他自己就跑了进去。

    厉少承叹了口气:“我眼睛看不见牛牛一定被同学笑话了,真是对不起他。”

    “你别这么说,小孩子都有口无心,牛牛还是和以前一样爱你。”安小暖急急的安慰他。

    “嗯,我知道牛牛爱我。”合成为笑了:“你上午有空吗?”

    “有空,怎么了?”

    “我想去看电影……哦,不对,是去听电影。”

    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凄凉。

    “好啊,走吧!”安小暖摸出手机订票:“今天有《南极之恋》,你想不想看?”

    “看。”

    安小暖立刻在最近的电影院定了两张票,还有一个小时开演,可以慢慢走过去。

    厉少承说:“我们两好像还没有单独看过电影。”

    “是啊,以前看电影都是陪牛牛看动画片。”

    “嗯。”厉少承搂住安小暖的肩:“你冷吗?”

    “不冷,今天十五度,太阳快出来了。”

    “难怪脸上暖暖的,原来是太阳。”厉少承微扬俊脸,沐浴阳光。

    安小暖看着厉少承享受阳光的样子,鼻子一酸,红了眼眶。

    “你的眼睛一定会恢复。”

    “呵呵,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我现在已经不在意眼睛能不能恢复了,我只在意你是不是一辈子照顾着我。”

    “只要你需要我,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谢谢。”厉少承眉开眼笑,被同情被照顾的感觉也不是太差。

    两人慢吞吞的走到电影院,安小暖去取了票,然后买了爆米花和可乐,牵着厉少承走到放映厅门口探头一看,里面空无一人。

    工作人员告诉她:“这一场就你们。”

    “哈哈,包场了。”

    安小暖笑得合不拢嘴,乐呵呵的扶厉少承进放映厅。

    “小心。”工作人员看出厉少承眼睛不方便,连忙上前帮安小暖拿手里的爆米花和可乐,并将他们送到座位。

    电影演到一半,安小暖接到了应聘公司的电话,叫她下午过去面试。

    厉少承问:“是哪家公司?”

    “江南集团。”

    “哦,什么职位?”

    “前台。”安小暖解释说:“其他职位都要求了工作经验,只有前台没要求。”

    “你去试试看吧,多接触社会也好。”厉少承表示支持。

    “如果我去上班了就没多少时间陪你,你没关系吗?”

    “没关系,过几天我也会很忙。”

    “再忙也别累着了,下午我先送你去医院做理疗,面试完再去接你。”

    “好。”

    看完电影已经是中午,两人又一起在外面吃饭。

    厉少承笑问:“我们像不像在谈恋爱。”

    “像。”安小暖点点头,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

    午餐快吃完的时候服务生捧来一大束红玫瑰,送到安小暖的手中。

    “这样就更像谈恋爱了。”厉少承说。

    “都老夫老妻了,还花这些冤枉钱干什么?”安小暖看着那书沉甸甸的玫瑰,心里越发愧疚。

    厉少承对她约好她越不安。

    如果他知道她背着他做的那些事一定恨死她了。

    她不是个好女人,不值得他这样疼爱。

    “正因为是老夫老妻才更应该浪漫,我可不想让你感觉和我的结婚很乏味很无趣,更不想你后悔。”厉少承诚恳的说。

    “我不会后悔,嫁给你是我这辈子做得最多的决定,你对我和牛牛都太好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

    “呵呵,你不后悔就好,不用想什么报答不报答,我心甘情愿。”

    “谢谢你少承。”

    安小暖捂住厉少承的手,眼泪吧嗒吧嗒往下坠。

    用餐的地方距离斯特拉福不远,安小暖看到餐厅里有几名身穿工作服的斯特拉福员工在用餐。

    从那些人身旁走过的时候安小暖刻意放慢了脚步,她们的谈话内容传入了她的耳朵。

    “听说这个周末齐总包了一艘游轮,请全公司的人去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应该是真的,听李秘书说,夏小姐昨天随口提了一下想出海,齐总二话不说就让雷光去联系游轮了。”

    “包游轮这么豪气,为什么不开游艇出海,两个人还浪漫些。”

    “应该是出于安全考虑吧,同时再秀秀恩爱,虐死我们这些单身狗!”

    “看齐总和夏小姐秀恩爱也是一种享受。”

    “可不是,郎才女貌,羡慕死人了。”

    “慢慢羡慕吧,这辈子多做好事,也许下辈子能找个像齐总这样好的老公。”

    “讨厌,我这辈子就要嫁,不想等到下辈子。”

    “这么快就开始做白日梦了。”

    “我做梦也不行吗?”

    安小暖走到门口,渐渐听不清她们的谈话。

    两人默契得都没有说话,司机小梁已经在路边等候。

    安小暖把花束放在副驾驶位上,然后和厉少承一起坐在后座。

    手揣在大衣口袋里,反复的摸索那枚齐政霆赔给她的钻石戒指。

    厉少承在医院做理疗,司机小梁陪着他,安小暖自己打车去江南集团面试。

    面试的人很多,她等了一个小时才轮到自己,简单的回答了几个问题就可以回去等通知了。

    等待面试的时候,齐政霆发短信问她在什么地方,安小暖没有回复,打电话她也不接,直接关了静音。

    她决定今天不理齐政霆。

    就算要还债也得等她身体好了不是。

    面试完之后安小暖回到医院,厉少承还在做理疗。

    他说:“老婆,待会儿陪我去一趟斯特拉福。”

    “去干什么?”

    “谈事情。”

    含含糊糊的回答让安小暖生疑:“新项目你不是没管了吗,怎么还那么多事情谈?”

    沉吟片刻,厉少承才说:“我准备把手里大部分的股权卖给政霆,价格还在谈。”

    “啊?”安小暖大吃一惊:“你不但要辞职还打算把股权卖掉?”

    “是啊,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公司基本上是政霆说了算,我不知道他以后会做些什么,现在把股权贱卖给他还能有些钱,若是以后出什么岔子,那就是一文不值了。”

    “能出什么岔子?”

    “不知道。”

    安小暖这一刻才体会到商场如战场的真正含义。

    为什么她感觉所有的事都像是齐政霆设下的圈套,而她和厉少承快被逼得走投无路了。

    静下心来想一想,厉少承被诬陷故意杀人之后一直找不到证据证明他的清白,就那么巧,齐政霆手里有一段视频。

    视频是谁拍的为什么拍她无从知晓,她只知道齐政霆用那段时间达到了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安小暖感觉到一阵恶寒。

    她裹紧身上的大衣怯怯的问:“少承,你有没有觉得现在的齐政霆很可怕?”

    “嗯,他变了很多,唯一没变的只剩脸和声音了。”厉少承淡然的说:“惹不起我们还躲得起。”

    她只怕连躲也躲不起啊!

    在安小暖看来,现在的齐政霆根本就是恶魔。

    安小暖只把厉少承送到斯特拉福门口,让小梁扶他上去,她不会再像上次那样送羊入虎口。

    果然,片刻之后齐政霆拨通了她的电话。

    他在电话里质问她:“你怎么不上来?”

    “你和少承谈正事我去干什么。”安小暖假装不懂他的意思,理直气壮的说:“忙你的去,别管我。”

    站在落地窗前,齐政霆微眯了眼,紧盯着人行道上小得像蚂蚁一般的身影。

    他什么也没说就挂断了电话。

    “神经病。”安小暖嘀咕了一句,把手机放进提包,看到包里的药膏,脸蓦地红了。

    甩甩头,平复一下情绪,安小暖准备就在附近走一走,等厉少承。

    虽然出了太阳,但毕竟是冬天,气温偏低,她的手冰得像铁。

    冬天最舒服的事就是来一杯青柠绿茶,捧在手里,全身都暖和了。

    她没忘记自己要戒青柠绿茶的誓言,再喝最后一杯就戒,她很容易说服了自己。

    很容易在路边找到一家饮品店,店里没人店员正闲着,就按照安小暖的要求熬煮青柠绿茶。

    热呼呼的茶捧在手里,安小暖满足得眉眼都是笑。

    一转身,看到齐政霆如一尊雕像站在店门口,安小暖脸上的笑容瞬间僵掉。

    今天的齐政霆穿着一件浅灰色的羊毛尼大衣和黑色的裤子,以及黑色的皮鞋,高挑颀长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天生的衣架子。

    往街边一站,风景卓越,引人注目。

    特别是他从容优雅的气质,干净立体的轮廓,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不容小觑。

    看一眼安小暖手中的青柠绿茶,齐政霆薄凉的唇微微上翘,带着讽刺:“是谁说过去喜欢现在不喜欢了?”

    安小暖尴尬的辩解:“我说的是人,又不是东西。”

    “是吗?”齐政霆剑眉微扬,一副“我知道你在撒谎”的表情。

    “你……你跑出来干什么?”

    安小暖严重怀疑齐政霆派了人监视她。

    怎么好巧不巧就遇到他了呢?

    “当然是来讨债。”

    安小暖的脸皮还没有厚到众目睽睽之下讨论那种限制级的话题。

    走出饮品店,她站在齐政霆身侧。

    用只有他们两能听到的声音说:“你今天就放过我吧,真的不行!”

    “好!”

    出乎安小暖的预料,齐政霆答应得很爽快。

    但因为太爽快,让她忐忑不安。

    “真的?”

    “嗯,欠一次还十次,你现在总共欠我一百一十三次。”

    “我去,有你这样讨债的吗?就你这个算法,我一辈子都别想还清了。”不如一刀杀了她还来得痛快,省得被他折磨致死。

    “这辈子还不清下辈子接着还。”

    “奸商。”

    “我做生意一向秉承公平交易的原则,我没逼你和我交易。”

    说得冠冕堂皇,实际龌蹉卑鄙。

    安小暖恨不得一把撕下齐政霆虚伪的面具。

    他果然是回来报复的,占了她的身体不说现在连厉少承的公司也被他一步步蚕食了去。

    若是再给他些时间,她和厉少承就要真的走投无路了。

    欺人太甚。

    逼她也就算了,逼厉少承实在太不应该。

    安小暖越想越生气,揭开杯盖,将滚烫的青柠绿茶泼到了齐政霆的衣服上。

    阿玛尼的浅灰色羊毛尼大衣湿了大片,还散发着热气。

    齐政霆冷峻的脸沉了沉,凌厉的视线如刀锋刮过安小暖的脸。

    背心窜凉,安小暖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转身就跑,齐政霆一把拎住她的衣领,将她往马路边拖。

    黑色的宾利就停在不远处。

    看到这一幕,坐在驾驶位上的雷光惊得膛目结舌。

    前天他打扫车厢的时候发现了一些用过的纸巾,当时就猜到他家的大总裁带女人车震了。

    种种迹象表明他家大总裁在外面有女人,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是厉总的夫人。

    雷光瞪圆了眼睛,眼珠子差点儿滚地上。

    被齐政霆一瞪,雷光如梦方醒,连忙下去打开车门。

    安小暖被齐政霆硬塞进后座,难堪得抬不起头。

    她千方百计想隐瞒她和齐政霆的关系,可是现在连雷光也知道了,以后知道的人还会越来越多,齐政霆不在意可她不能不在意。

    坐上车齐政霆吩咐道:“去世外桃源。”

    “是老板。”

    雷光偷瞄了一眼安小暖,暗暗在心底叹气。

    这两个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世外桃源别墅已经成为齐政霆和安小暖偷情的根据地。

    齐政霆买这栋别墅的时候雷光跟过来看过,当时他还纳闷自家大总裁买别墅不带自己的未婚妻却带他来,难道是想给夏小姐一个惊喜。

    现在看来,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雷光将车停进车库,齐政霆就被安小暖给拖走了。

    坐在车内,尖叫声和咒骂声不绝于耳,雷光秉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原则,打开了车载DV听摇滚。

    奢华的欧式红木雕花大床上,两具身体火热的纠缠在一起。

    安小暖哭得没了声音,齐政霆的动作也从之前的粗暴变成了温柔。

    他很轻很软的探索她的身体,可是昨天受伤的地方又被撑开流出了血,动作再轻对安小暖来说都是煎熬。

    为了减少安小暖的痛苦,齐政霆速战速决,两次都释放在了她雪白的皮肤上。

    他没戴小雨衣,戴上之后安小暖的皮肤容易磨破,感觉也要差很多。

    紧密契合的感觉才是他想要的。

    齐政霆抱已经虚脱的安小暖去洗澡,然后帮她涂药。

    被他翻来覆去的折腾,她已经忘了自己的羞耻心,躺在那里,像布偶任由他摆弄。

    “我们再做一笔交易怎么样?”齐政霆紧紧的搂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