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37章 还债

    得赶紧拿回来才行。

    只是安小暖不解,既然那么重要,妈妈为什么不一早就带走,而要放到最后去拿。

    也许之前不想要了,现在又改变了主意。

    那支钢笔看来很故事。

    安小暖不敢问,怕触到妈妈的伤心事。

    翌日,她送牛牛去了幼儿园便给雷光打电话。

    雷光遗憾的告诉她:“厉夫人,钢笔在齐总那里,你直接找他拿吧!”

    “啊?”安小暖大吃一惊。

    “昨天齐总刚好在,我就顺手给他了。”雷光只能这样解释。

    解释那么牵强安小暖也只能接受。

    她犹豫了好久才拨通齐政霆的电话。

    “到游乐场来!”

    说完这句,齐政霆挂断了电话。

    安小暖连忙乘车去游乐场,一路上都在想齐政霆到底在搞什么鬼。

    在游乐场门口,安小暖远远就看到齐政霆长身玉立,如一道风景线站在冬日的寒风中。

    “把钢笔还给我!”安小暖开门见山的说。

    齐政霆不理她,径直走进游乐场。

    周一的早上游乐场几乎没人,齐政霆和安小暖一前一后走在空旷的游乐场内,有种与世隔绝的错觉。

    齐政霆对别的娱乐设施都不敢兴趣,径直带安小暖去坐摩天轮。

    他到底想干什么?

    手紧紧攥成拳,掌心满是汗。

    安小暖恐高,紧张的坐在轿厢内不敢动,也不敢往外看,齐政霆则一派悠闲,看这远处的风景不发一言。

    轿厢慢慢升到最高点,齐政霆突然站了起来,轿厢剧烈的摇晃,吓得安小暖惊声尖叫。

    齐政霆猛地把她拉起来,圈在怀中,两人站定之后,轿厢渐渐平稳。

    “你……”惊魂未定的安小暖一张嘴,便被齐政霆滚烫的唇堵住。

    他发狠的吻她,咬她,啃她,似乎欲将心中的恨统统发泄出来。

    安小暖闭上眼睛,任由齐政霆胡作非为。

    许久,他气喘吁吁的看着眼神迷离的安小暖,松开了她红肿的唇。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个眼神代表的是什么。

    压下心底的躁动,齐政霆邪魅的坏笑:“想要?”

    安小暖大窘,红着脸推开他,嘴硬的反击:“少自以为是。”

    “别告诉我你不想……”

    “……我对你没感觉,技术差,体力弱,根本不能满足我。”

    “是吗?”齐政霆阴鸷的眼寒光熠熠:“这么说厉少承的技术比我好,体力比我强?”

    “对,他比你强多了。”

    “你和他……一天做几次?”

    “我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齐政霆冷冷一笑,坐回到对面,摸出那部命运多舛的旧手机。

    数据恢复之后发件箱里有很多短信。

    齐政霆随便打开一个,拿手里给她过目。

    安小暖看着短信,脸顿时红了。

    看完短信,安小暖羞得想钻地缝,她伸手去抢手机:“快删了,好恶心。”

    “自己嫌自己恶心?”齐政霆挑眉哂笑。

    “是啊,我嫌我自己恶心,统统都删掉,一条都不许留。”

    安小暖一站起来轿厢就晃得厉害,她又连忙坐下去,使劲瞪齐政霆。

    “呵,也许我该让厉少承看看。”

    齐政霆故意气安小暖,看她气得满脸通红杏眼溜圆就特别高兴。

    “不许给别人看。”安小暖不解:“我都删了怎么还在?”

    “恢复这些数据不是什么难事。”

    他一句话而已。

    安小暖趁齐政霆不注意,扑过去抢手机。

    结果着了齐政霆的道,直接扑进了他的怀中。

    “迫不及待了?”

    “滚!”

    齐政霆高举起手机,让安小暖看得到拿不到。

    她气急了,奋力去抓。

    手机从齐政霆的掌中滑了出去,跌落窗外。

    “啊呀!”

    安小暖惊得捂住了嘴。

    从几十米高掉下去,就算是诺基亚也扛不住啊!

    齐政霆的脸色顿时变了,转头看向窗外,眸色如月蚀黯淡无光。

    那不仅仅是一部手机,更是他们拥有过的回忆。

    安小暖也不想这样,心在滴血,很痛,很痛……

    她看向齐政霆,阴沉的脸没有一点儿表情。

    也许他和她一样心痛吧!

    “摔碎了最好,也省得删里面的东西。”安小暖故作无所谓的说。

    话音未落,她就被齐政霆狠狠瞪了一眼。

    背心一阵凉,安小暖涩涩的别开脸,继续嘴硬:“以前的事我都不记得了,劝你也忘掉吧!”

    齐政霆没说话,也不再瞪她,只是盯着窗外,不知道在看什么,想什么。

    “夏小姐那么爱你,你们一定会很幸福。”

    说这话的时候,安小暖是真心的祝福他和夏云浅。

    只是心底的酸涩却上涌得厉害,让她的喉咙一阵哽咽。

    转身背对齐政霆,望着窗外繁华的城市,安小暖的眼底氤氲了一层雾气。

    渐渐的,远处的高楼大厦看不清了,近处的亭台楼阁也看不清了。

    她的心因为身旁的男人疯狂跳动。

    揉散眼底的泪花,安小暖逼自己笑。

    人总是这样不知足,曾经拥有过就以为可以拥有一辈子。

    将短暂错误的理解为永恒,甜言蜜语,海誓山盟,终究只是虚无缥缈的承诺。

    齐政霆阴冷刺骨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哭什么?”

    “我没哭,眼睛进了沙。”

    安小暖的否认显得苍白无力。

    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瞎子都听得出她哭了。

    齐政霆一把抓住她的肩,将她的身子扳过去面对他。

    “后悔了?”

    他问。

    目光灼灼,逼人至深。

    “没有。”

    她从不允许自己为已经决定的事后悔。

    如果真的要后悔,她会后悔爱他太深,太沉,这么多年竟然都忘不了他。

    齐政霆冷冷的开口:“还敢说没有。”

    “没有,没有,就是没有。”

    安小暖习惯了否认。

    也习惯了不承认自己内心深处对齐政霆的渴望。

    每当夜阑人静的时候,她想的人永远都是他,从未改变。

    想他,念他,爱他,是她这辈子都改不掉的习惯。

    她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唯恐真实的情绪会外泄。

    齐政霆猛地捧住安小暖的小脸,用指腹拭去不知何时滑落的泪痕。

    他的手指顺着她细滑的脸颊下移,最终落在她的唇上,轻轻蹭过她略有些红肿的唇珠。

    “哭什么,别人会以为我欺负你。”

    “都说了我没哭,只是眼睛进了沙子。”安小暖不满的嘟囔,好像承认自己哭是一件很丢脸的事。

    “呵呵,你骗你儿子就算了,还想骗我?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

    齐政霆讽刺的笑了,安小暖尴尬得无地自容。

    奋力推开捧着她脸的那双手,抓着扶手站了起来,移动到门口。

    轿厢缓缓落地,工作人员打开门,她心急火燎的跳出去。

    一不小心没站稳崴了脚,痛得安小暖齿牙咧嘴:“嗤……好痛……”

    “笨死了!”

    强忍着脚痛,安小暖一瘸一拐的走到已经摔成几块的旧手机前,俯身将它捡起来,然后勉强拼回去。

    手机这下是真真正正的摔坏了,机身布满了裂痕。

    破碎的屏幕倒映出她伤心欲绝的脸。

    她的手在颤抖,心在滴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齐政霆紧随其后,长臂一展,将她横抱起来,大步流星往停车场走去。

    “放我下去。”安小暖使劲儿挣扎,齐政霆反而把她抱得更紧。

    “别动,不然我吻你了。”

    安小暖一惊,咬着唇连大气也不敢出。

    旧手机被她紧紧握在手中。

    到停车场,齐政霆把安小暖塞进副驾驶位,然后什么话也没说,自顾自开车。

    安小暖紧张的问:“你带我去哪儿?”

    “欠我的九十九次,该还了!”齐政霆气定神闲。

    “你快结婚了,我们不能这样。”

    她就知道,齐政霆是活脱脱的衣冠禽兽,除了那种事就想不到别的事了。

    “结婚前还完,安心结婚。”

    安小暖失声惊呼:“你还有两个多月就结婚了,就算一天一次也不可能还完。”

    “那就一天两次,周末休息!”

    “你……禽兽!”

    “过奖。”齐政霆咧嘴笑了,一口整齐的白牙灿若星辰。

    救命……

    安小暖的腿打起了颤。

    迈巴赫风驰电掣,十分钟之后到达一栋奢华的别墅前。

    齐政霆遥控电子锁开了闸门,将车驶入车库。

    “这……你刚买的吗?”

    安小暖下了车,看着别墅足球场大小的院子发懵。

    “过来。”齐政霆站在楼梯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安小暖。

    “别墅很漂亮。”安小暖慢慢挪到他的面前,涩涩的问:“这是你和夏小姐的婚房吗?”

    她记得夏云浅告诉过她,他们的婚房是另外一个楼盘。

    谁让他齐政霆有钱又任性呢!

    齐政霆冷睨她一眼,没说话,擒住她的手大步朝室内走。

    “负一楼是室内游泳池,一楼是客厅和两间卧室,二楼三间卧室,主卧在三楼。”

    他一边介绍一边把她往三楼带。

    明明就只有三层楼,却安装了观光电梯。

    安小暖跟着齐政霆进了电梯,门一关上,他便搂住她疯狂的亲吻起来。

    她没有反抗,乖顺得就像一只小兔子。

    让他亲,让他摸。

    两人的衣服从电梯口一直蔓延到主卧室。

    无需多余的言语,她只是来还债的。

    一起倒在柔软的大床上,齐政霆狠得似要将安小暖拆卸入腹。

    安小暖艰难的承受,齐政霆的体力让她吃惊,疯狂的冲刺更让她体酥骨麻。

    他就像很久没碰过女人。

    一旦打开了欲望的闸门,郁结多年的渴望都要统统宣泄出来。

    可怜的安小暖被折磨得全身酸痛,连抬抬眼皮都没力气。

    她就像一个破败的布娃娃,有气无力的躺在那里任由齐政霆摆弄。

    紧要关头,齐政霆及时抽离。

    安小暖闭着眼睛,以为下雨了。

    手一摸,曾经熟悉的刺鼻气味儿传来。

    得到满足的齐政霆去浴室冲了澡,然后躺回安小暖的身旁。

    安小暖全身无力,躺在那里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反反复复都是她和齐政霆大战三百回合的画面。

    一直一直,她都是爱他的。

    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迎合他,这些不过是本能而已。

    梦的最后,夏云浅哭着骂她是第三者,求她放过齐政霆。

    安小暖想解释,可是张不开嘴,说不出话。

    一着急睁开了眼睛。

    齐政霆刀刻般的面部轮廓映在了她的眼底。

    他仍在睡梦中,神态安详,略有些凌乱的头发如二十出头时一样的不羁。

    心底窜上一阵喜悦,安小暖不假思索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头挨着他的头,脸贴着他的脸。

    唇畔噙上心满意足的笑意。

    至少现在让她偷偷拥有他吧。

    没人知道这片刻的温存得来有多不容易。

    齐政霆睁开眼,微微侧头,看到了安小暖脸上满足的笑意,好像很开心似的。

    见齐政霆看着自己,安小暖羞涩的垂下眼帘:“你醒了?”

    “嗯。”齐政霆扣住她的腰,将她紧紧箍在怀中。

    正欲翻身再来,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齐政霆眸色暗了暗,松开安小暖,起身去找手机。

    看到齐政霆无遮无挡的身体,安小暖羞红了脸,头缩进被子里偷笑。

    时间将他雕刻得更加完美,而她却已不是过去清纯美好的样子。

    生了孩子之后她开始长白头发,抬头纹也慢慢出现。

    再过几年她人老珠黄,而他还是这幅成熟性感的样子。

    越想越难过,安小暖闭上眼睛听齐政霆接电话。

    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是最美妙的乐章。

    “我在外面,有点儿忙,中午你自己吃饭吧,嗯,晚上见……随便吃什么都可以……嗯,拜。”

    只有和夏云浅说话他才会如此温柔,安小暖嫉妒得发狂。

    过去,他的温柔只属于她啊,现在都变了,变了。

    挂断电话,齐政霆打开衣柜拿了件睡袍穿上。

    衣柜里衣服不多,看得出他只是偶尔过来小住。

    “肚子饿了。”他坐在床边,隔着被子揉捏安小暖的肩。

    安小暖揉了揉眼睛,从被子里伸出头:“厨房有米有菜吗?”

    “没有。”

    “现在去买吗?”她累得不想动啊,冬天被窝是最舒服的地方。

    齐政霆打开了一个客户端,然后把手机递到安小暖的面前。

    “需要什么在上面选购,会送货上门。”

    “这么高级?”安小暖坐了起来,接过齐政霆的手机,屏幕上果然有很多蔬菜水果供选择。

    她很快挑了不少东西提交订单。

    东西都买了,她应该把齐政霆的手机还给他。

    偷偷瞅一眼身侧的男人,他似乎又睡着了。

    她看看他的手机应该没什么吧……

    这样一想,安小暖的手就开始动了起来。

    智能手机功能太多,她首先看的自然是图库,竟然加密了。

    过份,里面肯定藏了不少他和夏云浅的丰色照。

    不然她看她就不看了。

    再看看通话记录,点开夏云浅的名字,一排排的通话时间竟拖不到底。

    手指一抖,不小心将电话拨了出去。

    安小暖急急忙忙按挂断,太着急给退出了界面。

    她手忙脚乱,再点通话记录,夏云浅的声音已经在听筒中传出:“政霆?”

    紧张得手心满是汗,安小暖终于按下了挂断。

    通话结束……

    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快吓死了。

    还没等安小暖的心跳恢复正常,齐政霆的手机响了起来。

    显示名是“云浅”。

    呃……安小暖连忙推醒齐政霆,将手机递给他:“我刚才不小心拨通了夏小姐的电话,她现在把电话回过来了,你和她说。”

    齐政霆没睁眼,抓过手机放在耳边:“拨错了,嗯。”

    简简单单几个字就打发了夏云浅。

    安小暖惊魂未定,掀开被子下床去洗澡。

    一边洗澡一边骂齐政霆,他和夏云浅整天如胶似漆,怎么还这么又饥又渴。

    存心想弄死她吗?

    安小暖洗了好久才把自己洗干净,裹着浴巾走出浴室,齐政霆已经起来了,站在落地窗前吸烟,连拖鞋都没穿。

    别墅里有地暖,很暖和,踩在地板上也不冷。

    但安小暖看不下去,拿了拖鞋过去,放到齐政霆的脚边。

    “穿上吧,凉从脚起,赤脚容易感冒。”

    齐政霆微微张嘴,一朵烟圈飘上空。

    “别抽烟了,对身体不好。”

    安小暖掩着鼻子,紧蹙了眉。

    和齐政霆接吻的时候尝到他嘴里的烟草味儿,微微的有些苦,但还能接受,但她不喜欢闻烟味儿,闷得难受。

    齐政霆唇角一翘,耻笑道:“结了婚的女人都像你一样啰嗦?”

    呃……她怎么就啰嗦了?

    她是为他好啊!

    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气死她了。

    安小暖瞪他一眼,赌气的说:“你爱抽不抽,管我屁事。”

    转身捡起自己的衣服进浴室去穿。

    拿起自己的短裤,安小暖傻了眼儿。

    竟然被齐政霆给撕破了……这让她怎么穿啊?

    没办法,安小暖只能先把打底的裙子穿上,在室内不用穿大衣。

    不一会儿她选购的食材就送到了,齐政霆出去拿了进来,然后丢给她去做。

    崭新的开放式厨房没一点儿油烟,锅碗瓢盆连商标都没撕。

    安小暖强打起精神在厨房忙碌。

    而齐政霆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她忙,空旷的别墅也变得温暖起来。

    知道齐政霆胃不好,安小暖刻意做了些容易消化清淡的食物。

    什锦豆腐,麻油茄子,蘑菇肉片汤,红烧排骨,每道菜都没有放辣椒,和以前她做给齐政霆吃的菜完全不一样。

    人在变口味也在变。

    安小暖将饭菜端上桌,招呼齐政霆吃饭。

    不光菜色香味俱全,连盛饭装菜的碗和碟也是欧式的浮雕餐具,精致得像艺术品。

    齐政霆落座之后慢条斯理的吃饭,菜的味道太淡,他让安小暖去弄一碟辣椒。

    “你胃不好,就别吃辣椒了。”安小暖不去,苦口婆心的劝他:“等你胃好了我做水煮肉片给你吃。”

    一听水煮肉片,齐政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冷声提醒:“别忘了。”

    “不会忘。”

    她这辈子就是欠他的!

    安小暖苦笑了一下,拿起筷子吃饭。

    吃完饭,安小暖收拾了碗筷,在厨房洗涮,齐政霆突然从后面抱住她,手脚特别不规矩。

    “你干什么……我在洗碗……”安小暖急急的拒绝,扭动身子躲避。

    齐政霆的唇覆在她的耳畔:“说好了一天两次,还有一次!”

    “你也等我把碗洗完啊!”

    “等不了了。”

    安小暖快哭了,裙子被掀了起来。

    见安小暖裙子下面什么也没有,齐政霆笑了:“这样方便,以后都别穿了。”

    “滚,都怪你把我的短裤扯坏了……”

    安小暖感觉到齐政霆握住她腰身的手一紧,她就知道要来了,撑着灶台,全身的神经绷得紧紧的。

    惊涛骇浪乱石穿空,安小暖被齐政霆折磨得死去活来,险些瘫倒在厨房的地板上。

    这一次齐政霆依然没有在她的田野里播种。

    累得没了力气,两人就在沙发上睡了。

    齐政霆去卧室拿了条被子,将两人盖住。

    一直睡到晚上,安小暖猛地坐起来:“糟了糟了,我忘了接孩子。”

    她看向客厅一角的古董座钟惊呼出声:“天啊,六点了。”

    火速穿上衣服,摸出提包里的手机,打开一看,天,有二十二个未接来电,均来自厉少承和陆雪婵。

    先拨妈妈的电话,很快接通。

    “妈,你去接牛牛了吗?”

    “接了,你今天一整天去哪儿了,我和少承到处找你。”

    陆雪婵和安小暖说话的时候厉少承在一旁急切的问:“是小暖吗,她没事吧?”

    “你和她说。”陆雪婵连忙把手机递给厉少承。

    厉少承焦灼的声音传来:“小暖,你去哪里了,怎么一天都不接电话?”

    “……”安小暖说不出话,为难的咬住下唇。

    不管她找什么借口也不可能一整天都不看手机。

    那些烂借口别说骗厉少承,就是连她自己也骗不了。

    踌躇片刻她才说:“我现在在忙,晚上回去再说,别担心,我没事。”

    厉少承应:“好吧,我等你,早点儿回来。”

    “嗯,拜拜。”

    挂了电话,安小暖一抬头就发现齐政霆似笑非笑的盯着她。

    眼底浸着嘲讽。

    “回去告诉厉少承忙着陪我上床?”

    安小暖羞得无地自容,她苦笑着问:“你是故意的吧?”

    一直缠着她,让她脱不开身,然后把厉少承和牛牛都抛在了脑后,只有与他的缠绵悱恻。

    “没那么无聊,我只是来讨债。”

    “还剩九十七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