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30章 认牛牛当干儿子

    安小暖回到家,打开门就听到厉少承和牛牛说话的声音。

    “爸爸,今晚你和妈妈就要给我生弟弟妹妹了吗?”牛牛关切的问。

    “不知道,待会儿问问你妈妈同不同意。”厉少承带笑的声音随后传来。

    这父子俩……

    安小暖轻手轻脚的进了厨房,洗碗涮锅抹灶台,她的眼睛时不时的看向微微泛红的手腕儿。

    方才齐政霆擒着她的力道那么重,她以为今晚会在劫难逃。

    没想到他竟松开了手,并没有太难为她。

    也许他吃饱了就要回去陪夏云浅了吧!

    将厨房打扫干净,安小暖再次敲响浴室的门:“你们别玩儿了,水凉了容易感冒。”

    “妈妈,我起来了。”

    牛牛乖巧的应了一声。

    不一会儿牛牛就穿着睡衣打开了浴室的门,从安小暖的身旁溜了过去。

    厉少承在浴室里喊:“牛牛,帮我拿一下毛巾。”

    “我要看书了,让妈妈拿吧!”牛牛已经进了卧室,不理会厉少承的呼喊。

    “牛牛……”厉少承茫然的坐在浴缸中,显得很无助。

    安小暖在浴室门口踌躇了片刻,走了进去,将毛巾塞到厉少承的手中。

    “谢谢。”厉少承眉开眼笑,可劲儿的使唤安小暖:“麻烦你帮我擦一下头发。”

    拿了一张浴巾,盖在厉少承的头上,安小暖一边擦一边问:“什么时候去医院做孕前体检?”

    厉少承说:“要不就明天吧,我顺便去检查眼睛。”

    “好。”安小暖帮他把头发擦干,然后背过身:“你起来吧,睡袍在左手边,自己擦干了穿上,我在外面等你。”

    水哗哗的响,厉少承站了起来。

    他扶着墙,小心翼翼的走出浴缸,然后摸索着擦干身体穿上睡袍。

    就在他以为自己已经逐渐适应双目失明的生活时,脚下一滑,整个人扑了出去,将浴室门口的安小暖抱了个满怀。

    事发突然,安小暖险些被他扑倒,手死死抓着门框,艰难的站稳。

    呼……还好有惊无险!

    两人站稳之后安小暖发现厉少承还抱着自己,一双手反而箍得更紧了。

    “不会再摔倒了,可以放开我了吗?”

    安小暖盯着腰间的大手,皱起了眉。

    厉少承的唇落在安小暖的额角:“牛牛让我问问你,今晚可不可以给他生弟弟妹妹。”

    “孩子瞎胡闹你三十岁的人了也跟着瞎胡闹吗?”安小暖板起脸下令:“去沙发坐着,我帮你吹头发。”

    “沙发在哪里?”厉少承竟撒起了娇:“你扶我过去。”

    安小暖无奈的应:“遵命老太爷!”

    “嘿嘿,一直当老太爷也不错。”厉少承缓缓松开安小暖的腰,闻着她的发香澎湃的心潮久久不能平息。

    “我到希望你快些好起来,要照顾你又要照顾牛牛,我怕忙不过来。”

    “别怕,我不麻烦你,我只是眼睛看不见,手脚都没问题,我可以自己吹头发自己穿衣服自己吃饭。”厉少承可怜兮兮的说。

    听厉少承这么说,安小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她把他扶到沙发边坐下,然后拿出吹风机给他吹头发。

    葱白的纤纤玉指穿过他的黑发,还能摸到他后脑左侧的大包,不难想象翻车时的撞击有多重,他却没有喊过一声疼,也没有抱怨过一句。

    说来道去都是她的错,她现在嫌他麻烦还是人吗?

    安小暖越想越羞愧,眼泪唰唰往下坠。

    隐忍的哭声在喉咙里打转,还好吹风机的声音可以掩盖。

    沉默了许久,厉少承说:“小暖,对不起,以后我不会再逼你了,不要生我的气。”

    吸吸鼻子,安小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对不起……”

    厉少承猛然抓住安小暖拨着他头发的手:“你哭了?”

    “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哭?”安小暖艰难的挤出笑容,可是笑比哭更难看。

    厉少承的手顺着安小暖的胳膊上移,拂过她布满泪痕的脸颊。

    掌心湿湿的,凉凉的……

    不是泪是什么?

    厉少承眉头紧蹙,一双空洞的凤眸瞬间浸满了关切。

    “你还骗我,我一听就知道你哭了。”

    厉少承捧住安小暖的脸,用指腹将她脸上的泪痕擦干:“你的眼泪是因为我流的吗?”

    “对不起,少承,我总是给你添麻烦,你妈妈说得没错,是我害你眼睛看不见了,都是我的错。”

    越说越难过,越说越自责,安小暖失声痛哭起来。

    豆大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断的滚落。

    厉少承手忙脚乱,怎么擦也擦不干。

    “不要哭,不要哭……我求求你不要哭。”

    安小暖一哭厉少承就心急如焚。

    他眼睛看不到,连抽张纸巾给安小暖擦泪都成了难事。

    情急之下只能将安小暖揽在怀中,用浴袍为她擦拭眼泪。

    安小暖丢开吹风机,头埋在厉少承的胸口,一股脑将心中的愧疚统统哭了出来。

    对面那栋大厦有一双阴鸷的眼穿过五十米的距离正定定的看着他们。

    牛牛在房间里面喊:“爸爸,妈妈,你们快进来给我讲故事。”

    安小暖也哭够了,推开厉少承。

    “一起去。”厉少承的手自然的搭在她的肩上,进了房间。

    卧室的窗帘已经关上,对面那栋楼里的人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牛牛玩兴奋了,怎么也睡不着,安小暖使出浑身解数才把他按倒,抢了他手里的恐龙书。

    “快睡,不然我就要打屁屁了。”

    牛牛将头缩进被子,只露出两只大眼睛忽闪忽闪:“妈妈,我睡了,不打扰你和爸爸给我生弟弟妹妹,爸爸,加油。”

    被安小暖一瞪,牛牛连忙闭上眼睛装睡,还打起了呼噜。

    安小暖拍平被子,然后起身:“我们出去吧,让他自己睡。”

    “好!”

    关门的一瞬间,安小暖又听到牛牛的声音:“爸爸加油,答应我的弟弟妹妹别忘了哦!”

    这熊孩子!

    安小暖在心里骂了牛牛一通,然后把厉少承扶回房间再去洗衣服。

    正洗着衣服,裤兜里的手机响起了悦耳的铃声。

    安小暖冲干净手上的泡沫,擦擦手才接听:“夏小姐?”

    这么晚了夏云浅给她打电话干什么?

    难道已经知道齐政霆来找她了?

    夏云浅约安小暖明天中午一起吃饭。

    安小暖断然的拒绝:“不好意思夏小姐,我明天要去医院做孕前检查,检查的项目很多,恐怕没时间。”

    “哦,好的,那我们改天再约。”

    夏云浅挂断电话,对坐在沙发上用平板电脑看股市的齐政霆说:“小暖姐要去医院做孕前检查,明天都没空。”

    孕前检查?

    动作还真快!

    齐政霆的眸光暗了暗,淡淡的“哦”了一声。

    沉默了片刻,齐政霆说:“我们也去做孕前检查。”

    夏云浅大惊失色,稳了稳情绪才说:“好啊,你哪天有空我们就去!”

    “明天就有空。”

    “明天天?”夏云浅的脸上流露出不情愿的表情,齐政霆一目了然。

    “不想去?”

    “没有预约,去医院肯定人多,改天吧!”

    夏云浅安慰自己,能拖一天是一天,说不定哪天她的病就好了呢!

    “也好。”

    齐政霆没有强求,继续看他的股市。

    夏云浅窝在沙发里,看着那些她觉得枯燥乏味的曲线和数字昏昏欲睡。

    齐政霆起身走到吧台边倒了杯红酒。

    夏云浅过去夺了他手中的酒杯:“你答应我要戒烟戒酒的,今天开始实行。”

    “想生宝宝了?”

    “你这个年纪的人都当爸爸了,你肯定也想当爸爸吧?”

    “嗯,当然。”

    夏云浅心虚的低下了头,她很担心自己不能生。

    若是齐政霆知道她的身体状况该多失望啊!

    齐政霆盯着夏云浅纠结着心事的小脸,心头渐渐浮上怜爱。

    手猛地圈住了她的腰,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

    脸对脸,鼻对鼻,呼吸纠缠着呼吸……

    “那就今天生吧!”

    说完,他缓缓俯身凑近夏云浅,嘴压下去,堵住了她微启的红唇。

    齐政霆的手缓缓下移,夏云浅一把抓住被他掀起来的裙摆。

    “怎么了?”齐政霆松开她的唇,疑惑的问。

    夏云浅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晦涩的说:“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我还没做好准备。”

    “需要做什么准备?”齐政霆唇角上翘,眉眼之中满是笑意。

    “我……害怕……”

    “怕疼?”

    “嗯。”

    “我会尽量轻。”

    “可我还是害怕。”夏云浅双手推在齐政霆的胸口,感受到他的心脏强有力的跳动,速度比她慢了不知道多少,每一下都又沉又稳。

    再仔细端详齐政霆的脸,她竟看不到任何情欲的色彩,只有比湖水更深更广阔的沉静。

    他真的想要她吗?

    为什么看起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呢?

    夏云浅困惑了。

    “别怕,忍一下很快就不疼了。”

    齐政霆说着把夏云浅抱了起来,大步流星的朝卧房走去。

    床越来越近,夏云浅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她紧张的拽住齐政霆的衬衫,双手颤抖:“我们还是聊聊天吧!”

    齐政霆面色沉静的看着她:“只是聊天?”

    “嗯,我想……我想把最美好的东西留到新婚之夜,不然那一天我什么也不能给你……”

    因为太紧张,夏云浅说话也不利索了。

    字字句句都纠结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好吧!”

    “谢谢你政霆……”

    齐政霆并未为难她,转身将夏云浅放在了沙发上,宠溺的摸摸她的头:“不用谢。”

    夏云浅仰起小脸,眨了眨眼睛,调侃道:“以后你在浴室里自己解决的时候我会装作不知道。”

    “呵。”齐政霆弯起唇角:“欢迎你进来帮我。”

    “去你的,我才不要帮你那个,恶心死了。”夏云浅皱着小脸,嫌弃的噘起嘴。

    齐政霆坐在她的身旁,拿起了平板电脑,漫不经心的说:“今天天气不错,你如果觉得闷就出去逛街吧!”

    “你陪我去逛街好不好?”夏云浅抓着齐政霆的手臂,大眼睛眨啊眨:“好不好嘛?”

    “好。”齐政霆爽快的答应。

    “老公真好。”夏云浅高兴的抱住齐政霆的脖子,亲了又亲。

    “想去哪儿逛?”

    “我想去蛋糕店看看,你买下来之后我还没怎么去过呢,再怎么说也是你送给我的结婚礼物,我应该用心打理才行。”

    “那就走吧。”

    半个小时之后齐政霆和夏云浅来到万达广场。

    站在蛋糕店门口,夏云浅盯着招牌喃喃念了出来:“loveonly……loveonly……”

    “你是因为这个店名才决定买下来的吗?”她喜滋滋的问。

    “嗯。”

    “谢谢,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

    夏云浅兴奋的奔进蛋糕店,齐政霆站在店门外点燃了一支烟,没急着进去,抬头看一眼招牌,眸色暗无天日。

    loveonly……

    言欢认出了夏云浅,热情的上前招呼她:“美女,今天想买点儿什么?”

    “先看看。”

    夏云浅环视店面一圈,笑着说:“生意挺不错的啊!”

    “我们店里的东西真材实料不含添加剂和反式脂肪酸,价格虽然贵一些,但孕妇和儿童都能放心吃。”

    “我叫我老公进来帮我挑。”

    夏云浅乐呵呵的把齐政霆拽进门,言欢热情的迎上去。

    当她看清齐政霆的脸条件反射的站得笔直,大声的喊:“老板好。”

    “嗯,你去忙吧!”齐政霆淡淡的颌首。

    言欢如获大赦,奔回收银台拉警报:“老板来了,老板来了。”

    众人顿时打起精神热情周到的接待每一位顾客。

    夏云浅把齐政霆拉到蛋糕面包前:“你喜欢哪种?”

    “随便。”上次过来齐政霆就已经发现了“loveonly”与其他店不同的地方。

    “loveonly”的服务宗旨是让每一位顾客都能吃到安全放心的食品,产品包装上清楚的印着每一种成份和含量。

    夏云浅拿起一个鸡蛋三明治说:“小暖姐的心思真细,这么用心的老板不多见了,我们这样把她的店买下来总有夺人所爱的感觉,不如也让她做股东吧!”

    齐政霆若有所思的说:“她已经拒绝了。”

    “哦。”夏云浅在蛋糕堆里挑挑捡捡:“一定是小暖姐想给心爱的人做甜点,才能用心做出这么好吃的东西。”

    “也许吧。”齐政霆胸口突然闷得发慌,连呼吸也凌乱起来。

    齐政霆走到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步行街陷入了沉思。

    夏云浅拿着一大堆蛋糕面包去付账,言欢不敢收她的钱,恭敬的请她拿走,吃完再去拿,然后热情的送她到门口。

    “老板娘慢走。”

    “谢谢,再见!”

    夏云浅将装满蛋糕面包的袋子塞在齐政霆的手中,然后勾住他的另一只手:“小暖姐什么时候开始上班,我已经迫不及待想来跟她学做蛋糕了。”

    挑完蛋糕,夏云浅拉着齐政霆进了商场直奔玩具专柜,认真的挑选起来。

    “给谁买玩具?”齐政霆问。

    “小暖姐的儿子牛牛啊!”夏云浅回答得理所当然:“我要拜小暖姐为师,必须和牛牛搞好关系,牛牛太可爱了,我好喜欢他,不如我们认牛牛当干儿子吧!”

    这个提议得不到齐政霆的赞同,他面色一沉:“没必要。”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牛牛。”夏云浅故技重施,拉着齐政霆的手撒娇:“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若是以往,齐政霆必定二话不说就答应,但今天他却咬死不松口。

    夏云浅不满的撇嘴:“给我个理由!”

    “喜欢孩子我们自己生。”齐政霆说出一个无懈可击的回答。

    “好吧。”夏云浅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闷头就走。

    齐政霆追上去揽住她的肩:“生气了?”

    “没生气。”

    她只是难过而已……

    逼迫自己开心的笑,夏云浅指着不远处的影城说:“走,看电影去,好久没看电影了。”

    第二天一早,夏云浅就兴致勃勃的到安小暖楼下接她,两人一起去蛋糕店。

    路上,夏云浅好奇的问:“小暖姐,你为什么给蛋糕店取‘loveonly’这个名字呢?”

    安小暖想了想回答:“我希望顾客在店里买东西送给最爱的人。”

    “好浪漫哦!”夏云浅大赞:“我喜欢这个名字!”

    “你喜欢就好。”安小暖转头看向窗外,不让夏云浅看到她发红的眼眶。

    她当初开这家店是为了怀念齐政霆。

    从未想过有一天她的店会成为他的结婚礼物送给另外一个女人。

    生活果然处处充满了讽刺。

    夏云浅斗志昂扬:“我要好好跟你学做西点,以后就可以亲手做给政霆吃了。”

    “嗯。”安小暖轻轻的应了一声。

    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她连忙拂去,唯恐夏云浅发现端倪。

    安小暖带夏云浅去了另外一家位于大学城的店,那边有宽敞的操作间,可以供她们尽情发挥。

    每家店都凝聚着安小暖的心血,店里的设备她都有感情,用起来也顺手。

    看着店里的东西,一想到它们都成了夏云浅的结婚礼物顿时悲从中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也许不来这里她就不会这么难过。

    但是来了就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安小暖强打起精神,教夏云浅从最简单的饼干做起。

    不含乳糖的饼干用植物油代替黄油,一样可以做出香酥美味的口感。

    夏云浅一边跟着安小暖学做饼干一边和她闲聊。

    “小暖姐,你昨天都做了些什么检查?政霆说有空的时候我们也去做。”

    安小暖搅拌植物油和糖的手一顿,故作轻松的说:“你已经怀孕了,应该做产前检查,而不是孕前检查。”

    “我没怀孕。”夏云浅急急的解释:“那天是大家误会了。”

    “哦。”安小暖的目光掠过夏云浅平坦的小腹,再慢慢下移,见她穿的还是十厘米的高跟鞋,信了她说的话,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

    夏云浅轻抚自己的腹部,愁眉苦脸的叹气:“也不知道能不能怀上。”

    “说什么呢,你这么年轻,还不是想怀就怀了。”安小暖的心揪得紧紧的:“你们避孕了吗?”

    “我们……”

    夏云浅张开的嘴慢慢阖上,欲言又止。

    迅速转移了话题:“不说这个了,小暖姐,这个糖和植物油的比例是多少。”

    安小暖看出夏云浅有难言之隐,虽然好奇但忍着没再追问,心平气和的将糖和植物油的比例告诉她。

    两人一直忙活到中午,夏云浅高高兴兴的将自己亲手做出来的饼干和小蛋糕打包给齐政霆送去。

    见夏云浅那么高兴,安小暖心里却很不是滋味儿。

    送走夏云浅,安小暖回到操作间,拿起一块烤盘上剩下的饼干放进嘴里,香甜酥脆的饼干却让她尝到了咸涩的味道,原来是眼泪流进了嘴里。

    咸得发苦,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尝到这个味道。

    吐出嘴里的饼干,安小暖死死咬住下唇默默流泪。

    操作间的门被突然推开,安小暖连忙背过身,擦去脸上的泪,然后埋头收拾操作台。

    她以为是店里的员工,可一直没听到说话声和脚步声,难道门是被风吹开的?

    这样一想,她才侧头看向门口。

    只见齐政霆长身玉立,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心头“咯噔”一跳,安小暖清清嗓子说:“夏小姐已经去你公司了。”

    齐政霆走进操作间关上门才问:“哭什么?”

    “不关你的事。”

    安小暖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憔悴。

    他已经是别人的未婚夫了,就算她眼泪流干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齐政霆没说话,停在安小暖的面前,身上淡淡的柠檬香扑入她的鼻腔。

    “离我远点儿。”她的心跳又不受控制了,一连后退好几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看到我就紧张?”齐政霆微眯了眼,盯着安小暖握成拳的小手,唇畔噙上一抹凌厉的冷笑。

    “我……我才没紧张,只是不想和你单独碰面,以免少承误会。”

    安小暖嘴硬,睁眼说瞎话,不承认自己的真实情绪。

    “是吗?”齐政霆显然没那么容易被她骗,冷冷一笑,转头看到烤盘里的饼干,拿起一块放嘴里,咬下去,卡波儿脆。

    面对齐政霆,安小暖做不到波澜不惊,连说话也很紧张。

    “夏小姐给你带了很多饼干和蛋糕,你快回公司去吃。”

    “你这么用心做蛋糕是为了谁?”

    “不为谁。”

    “哦?”

    谎话说多了张口就能来,连安小暖也在心里唾弃自己越来越虚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