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26章 早生贵子

    以前安小暖从未这般仔细的看过厉少承的眼睛。

    他的眼睛呈现出温润的琥珀色,清晰的倒映出她的脸,她感觉自己就像包裹在琥珀中,有种异样的安全感。

    这么多年厉少承就没有做过一件让她为难的事,总是时时处处为她考虑。

    记得有一次她过生日,多喝了两杯就肆无忌惮的和他开玩笑:“如果我没有遇到齐政霆,这辈子,我就跟定你了。”

    安小暖还记得厉少承当时的回答:“不管你遇到了谁,这辈子你都得跟着我。”

    这样的话厉少承时常挂在嘴边,安小暖也没太当一回事。

    她不爱他,只是感激他,但有时感激也可以成为厮守终生的理由。

    额上盖着安小暖的手,厉少承咧开嘴笑了,一口白瓷般的牙齿散发着钻石般闪亮的光泽,耀得安小暖眼花缭乱。

    厉少承的大掌擒住安小暖的小手:“戒指怎么取下来了?”

    “每天都要揉面团,戴着戒指不方便。”安小暖玩笑道:“万一面粉把钻石粘下来怎么办?”

    厉少承笑了,一本正经的说:“你戴的时候一定不能吹气,说不定会把钻石给吹走。”

    “哈哈哈……”安小暖被逗得开怀大笑,紧绷一夜的神经终于得以松弛。

    “小暖,你笑起来最漂亮了,可惜我现在看不到。”厉少承伸出手,停在半空中:“我可以摸一摸吗?”

    笑容慢慢僵硬在安小暖的脸上,她想拒绝,可是张嘴却变成了一个“好”字。

    厉少承的手微微颤抖,慢慢伸向安小暖。

    “我的脸在这里。”

    安小暖俯身,将自己的脸送到厉少承的手边。

    厉少承捧着安小暖的脸,用指腹轻轻的蹭了蹭。

    她细腻光滑的皮肤就像剥了壳的鸡蛋,滑不溜丢,让人爱不释手。

    “这是谁家的姑娘,皮肤这么滑,模样这么美,跟爷回家,给爷当老婆吧!”

    厉少承拿腔拿调,学着戏里的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

    “哪来的臭流氓,滚一边儿去!”

    安小暖笑得东倒西歪,和厉少承在一起根本不用担心没有笑料。

    不管他心情多糟糕,他都会想方设法逗她开心。

    好像只有她开心了他才能有好心情。

    她已经成为他世界的全部。

    齐政霆没有大碍,第二天就出院了,而厉少承还需要留院观察,安小暖只能向烘培学校请假,带着牛牛到医院陪着他。

    给齐政霆办理了出院手续,夏云浅去向安小暖辞行。

    “你们明天就回去?”安小暖有些吃惊,没想到他们走得这么快。

    “是啊,这边会开完了,国内还有很多事等着政霆回去处理,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们今晚就去住机场酒店。”

    夏云浅颇有些遗憾的说:“还想好好跟你学厨艺,没想到时间这么匆忙。”

    “以后回去还有很多机会,不着急的。”

    “嗯,让厉总放心养好身体,公司那边政霆会盯着,请他放心。”

    “谢谢。”

    夏云浅不好意思的说:“该我们说谢谢才对,厉总如果不去找政霆也不会出车祸,真是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谁也不想发生意外,这事少承自己也有责任,别说这些,快回去收拾东西吧,预祝你们一路顺风。”

    “嗯嗯,小暖姐,回国再见!”

    “回国见。”

    送走夏云浅,安小暖回到病房,厉少承正在给牛牛讲故事。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安小暖和夏云浅的谈话,讲完故事之后随口问了一句:“他们明天回去?”

    “嗯。”安小暖坐到病床边,拿起一个苹果削给他吃。

    厉少承突然说:“我们也回去吧!”

    安小暖诧异的抬头:“不行不行,你还得住院观察。”

    “除了暂时看不见之外我没别的事,在这里语言不通,始终不习惯。”厉少承态度坚决:“我们一起回去。”

    “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你确定你可以?”安小暖始终不放心。

    “没问题!”

    “我去找医生,他如果说可以才行。”

    “好,你去吧!”

    安小暖在外面等,也不知道厉少承和医生说了些什么,医生竟然同意他出院,回国治疗。

    办理了出院手续三人乘车回到别墅,夏云浅又惊又喜,连忙让雷光再定三张机票。

    之前她还在担心,厉少承眼睛看不到,安小暖要照顾大的又要照顾小的根本忙不过来。

    现在好了,一起回国,路上也有照应。

    这也是厉少承的考虑,在丹麦举目无亲,他不忍心累着安小暖才坚持回国。

    厉少承坐在沙发上休息,安小暖回房收拾东西,齐政霆从客厅走过,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回想起翻车后两人说的那些话,齐政霆微微蹙眉,眸光深邃了几分。

    夏云浅坐不住,热心的帮安小暖收拾东西。

    看到牛牛画的全家福,夏云浅羡慕的说:“小暖姐,牛牛好可爱哦,真乖。”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安小暖故作漫不经心的问。

    夏云浅脸上的笑容僵了僵,低头整理东西:“不知道,随缘吧!”

    “祝福你们早生贵子。”

    “谢谢。”夏云浅仰起笑脸,看上去是那么的幸福。

    而安小暖却满嘴的苦涩,再苦也活该,谁让她言不由衷,虚伪!

    趁着还没下雪,一行人叫了一辆巴士赶往机场。

    一路上厉少承都握着安小暖的手,他就像个无助的孩子,需要她的照顾。

    由于没有提前为厉少承和安小暖订酒店客房,机场附近的酒店已经全部客满。

    夏云浅和齐政霆的房间是套房,她便主动让了一间给他们。

    入住酒店之后安小暖叮嘱牛牛就在房间里待着,哪儿都别去。

    牛牛可怜巴巴的点点头,只能坐在沙发上看书画画。

    安小暖在浴室帮厉少承洗头,牛牛口渴,偷偷跑出房间去找水喝。

    他探头探脑的走到客厅,没看到夏云浅和齐政霆,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客厅的一角有个吧台,酒水饮料应有尽有。

    牛牛看中了一瓶石榴汁,前几天夏云浅拿给他喝过,味道很好。

    吧台太高,他踮起脚尖也够不着。

    用尽全力跳起来,头险些撞到吧台,趔趄后退了几步。

    一只大手从天而降抓住了他,待他站稳之后那只手又将石榴汁送到他的面前。

    牛牛乐呵呵的伸手去接石榴汁,一抬头,就看到齐政霆冷峻的脸清清楚楚的写着五个字:“我很讨厌你!”

    他猛然想起妈妈的教诲,连忙缩回手,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回房间。

    关门的时候,他刻意留了一条缝,大大眼睛透过那条缝打量看起来就很难相处的齐政霆。

    齐政霆在吧台落座,端起红酒,锐利的眸光不经意的一扫,牛牛吓得“砰”的一声关了门。

    吓死宝宝了!

    牛牛拍拍小胸脯,惊魂未定的喘气。

    这个齐叔叔怎么这么可怕啊,好凶好凶,还是爸爸最温柔了,看人的时候眼睛都在笑。

    在他的心目中爸爸是英雄,不管坏人多可怕,爸爸都会保护他!

    一想到自己的爸爸,牛牛就不害怕了,高高兴兴的去浴室,看妈妈给爸爸洗头。

    妈妈好温柔哦,以后他长大了也要娶一个和妈妈一样温柔一样漂亮的女人,也帮他洗头,洗澡……

    哎哟喂,小脸红成了猴子屁股,想想就很美。

    真美!

    安小暖回头问:“牛牛,你在傻笑什么呢?”

    “妈妈,我以后要找一个和你一样温柔一样漂亮的媳妇儿。”牛牛美滋滋的说。

    他已经开始憧憬长大之后的生活了,娶了媳妇儿还要生宝宝……

    哎呀呀,他不会生啊,这事儿还得找机会向爸爸讨教讨教。

    不然媳妇儿知道他不会放宝宝到她肚子里会生气的。

    厉少承笑得有几分自得意满:“你爸的眼光不错吧?”

    “嗯嗯,爸爸好棒,妈妈也好棒。”

    牛牛拍手欢呼,又蹦又跳。

    还好妈妈没有给他找一个像齐叔叔那样凶巴巴的爸爸,不然他的小心脏会受不了的。

    嘤嘤嘤……他以后一定要躲着齐叔叔,好可怕的怪蜀黍。

    安小暖帮厉少承洗完头,牛牛也把小脑袋伸了过去:“妈妈,你也帮我洗吧!”

    “自己洗。”安小暖一向认为孩子不能惯,孩子能自己做的事他们就不要插手,培养孩子独立自主的性格。

    “妈妈真偏心,给爸爸洗不给我洗。”牛牛不满的噘嘴,妈妈有时候还不够温柔。

    厉少承一手搂住安小暖,得意洋洋的说:“她是我老婆又不是你老婆,你找你媳妇儿让她帮你洗去。”

    啊啊啊……在自己的儿子面前也这样秀恩爱,太过份了!

    “爸爸妈妈都是坏蛋,不喜欢你们了!”牛牛气得直跺脚。

    厉少承哈哈大笑,欺负儿子的感觉实在太满足了,儿子萌萌哒。

    “哼!”牛牛嘟着小嘴,等了厉少承一眼奔出房间,在门口险些撞到夏云浅。

    “跑这么快干什么?”夏云浅拎住他的衣领,不准他走。

    牛牛像头小蛮牛,两条小短腿在地上乱蹬,累了才停下来,向夏云浅诉苦:“夏阿姨,爸爸妈妈欺负我?”

    “怎么了?”夏云浅将牛牛抱起来,捏了捏他发红的小鼻子。

    “妈妈给爸爸洗头不给我洗,爸爸还说妈妈是他媳妇儿不是我媳妇儿,让我找我媳妇儿去,他们太坏了,欺负我没媳妇儿!”

    牛牛还没说完,夏云浅就笑得前俯后仰,她也当仁不让的加入了逗牛牛的队伍。

    “你爸爸妈妈说得没错啊,你赶紧找个媳妇儿吧!”

    牛牛煞有介事的说:“我们幼儿园那些女孩子一点儿也不温柔,我不喜欢。”

    夏云浅笑着对坐在吧台前喝红酒的齐政霆说:“看到没,牛牛这么小就知道找媳妇儿了,我们这么小的时候还整天只知道玩呢!”

    “嗯!”齐政霆淡淡的应了一声。

    虽然是很久远以前的事,但齐政霆依然记得他和牛牛差不多年纪的时候已经开始跟着妈妈在餐馆洗盘子了。

    那个时候,他最开心的事便是餐馆老板把客人吃剩下的饺子端给他……

    现在什么都有了,可是那种心情却一去不复返。

    钱和快乐果然不成正比。

    他这三十年,最快乐的日子都在他最穷的时候,物质的贫乏并不能抹杀那些快乐。

    牛牛壮着胆子,偷偷看了齐政霆一眼,又被那凌冽的眼锋吓到了。

    之前还是猜测,现在他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齐叔叔讨厌他,而且是很讨厌,看他不顺眼那种讨厌!

    嗤……他也没得罪齐叔叔啊,怎么就讨厌他了呢?

    真是不能理解。

    牛牛缩了缩脖子,躲到夏云浅的身后。

    将半杯红酒送入喉中,齐政霆蓦地起身回了房间,脱下外套准备洗澡。

    夏云浅娇媚的跟了进去,夸张的挤眉弄眼:“老公,要不要我帮你洗啊?”

    “不用了。”齐政霆认真的说:“大病初愈,力不从心。”

    “哎哟,人家只是很单纯的想帮你洗澡,没别的意思。”夏云浅娇羞的捂着脸:“不理你了,讨厌。”

    齐政霆苦笑了一下,走进浴室,一动不动的站在花洒下,任由温热的水从头顶往下淋,水珠顺着他蜜色的皮肤往下淌,紧实的肌肉包裹着无穷无尽的力量,却无处宣泄,只能让多余的情绪顺水流走。

    他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夏云浅来敲门:“老公,你没晕倒吧?”

    “没有!”他回答了一声,声音有些低哑。

    “哦,你别洗太久,容易缺氧。”

    “知道。”

    齐政霆甩甩头,抹去脸上的水,然后关了水阀,拿起自带的毛巾擦干身子之后穿上睡衣。

    他走出浴室,看到床上有两床被子,夏云浅正在整理,她善解人意的说:“知道你不习惯跟别人睡一个被窝,我找服务生又拿了一床被子,今晚咱们各睡各的。”

    “嗯。”齐政霆手里拿着毛巾擦头发,他走到落地窗边,往外望,来丹麦半个月,第一次看到星星和月亮。

    已经持续二十天的暴风雪终于停了,明天的航班应该不会延误。

    擦干头发,齐政霆坐床边看股市行情,夏云浅去洗了澡穿着蝉翼般单薄的睡裙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

    晃了半天发现齐政霆没反应,夏云浅不悦的抢走齐政霆的手机,故意俯身,把领口挤了挤,唯恐他看不到。

    “齐政霆,难道股市比我还好看吗,我都穿成这样了,你连正眼都不看我一下,太过份了!”

    夏云浅越说越来气,她就这么没有魅力吗?

    “不是不想看,是不敢看。”齐政霆深邃的眼与夏云浅对视,似笑非笑:“没有准备太匆忙,我不想给你留下不愉快的记忆。”

    “哦,这样啊……”夏云浅想想也觉得有道理,羞答答的钻进了被窝:“老公,晚安!”

    “晚安!”

    齐政霆躺在那里,身体的某个部位安静得就像睡着了一般。

    他对夏云浅始终没有那种想法,也许他应该去咨询心理医生。

    回滨城一路顺风顺水,阳光好得不得了。

    在巴黎转机也一点儿没耽误。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到滨城,安小暖却不觉得累,大脑甚至异常的兴奋。

    因为在飞机上,齐政霆和夏云浅就坐她们前面,秀的那些恩爱让她嫉妒得发狂。

    看到齐政霆对别的女人温柔体贴她就有种自己的东西被偷走的失落感。

    只要前面一有人说话,她的耳朵就自己竖了起来,这不是自讨苦吃是什么。

    既然难受就不要听不要看了,可感官神经却完全不受控制,密切关注的他们的一举一动。

    下了飞机,夏云浅就难受得不停干呕。

    安小暖呆呆的看着她,想起自己怀牛牛的时候也这样干呕过……难道她怀孕了。

    这个想法刚刚在安小暖的脑海中成型,苏珊娜就心直口快的说了出来:“老板娘,你是不是怀孕了?”

    “不是,不是!”夏云浅一只手捂着嘴另一只手不停的摆,她还是处女呢,又不是圣母玛利亚,怀的是耶稣。

    “哎哟哟,你就别瞒着我们了,虽然我没生过孩子,但身边的朋友哪个不是你这样过来的,快承认了吧,我们也好替你和齐总高兴,顺便向齐总讨点儿红包。”

    苏珊娜的话立刻得到众人的响应,其实红包才是重点,大家都眼巴巴的望着呢!

    “我真的没怀孕。”夏云浅拍拍胸口顺了气:“可能是吃多了,胃胀得难受。”

    “齐总,老板娘也太持家有道了吧,我们只是想讨几个红包,沾沾喜气。”苏珊娜见夏云浅不松开,就去揶揄齐政霆。

    齐政霆笑着搂住夏云浅的肩,吩咐下去:“雷光准备红包,公司上下,人人有份!”

    “老板万岁,老板娘万岁!”众人欢呼起来。

    齐政霆由着他们高兴,迈着潇洒的步伐往外走。

    夏云浅苦着脸,压低声音说:“我是不是应该去解释一下,我真的没怀孕。”

    “不用解释。”齐政霆说得轻松:“现在没怀,早晚也会怀。”

    “说得也是,嘻嘻……”夏云浅一改方才的愁眉苦脸,喜笑颜开的靠在齐政霆的肩头,一副小女人的娇媚模样。

    安小暖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慢慢的走在后面,看着他们的背影,心痛如绞。

    他终于有孩子了……

    齐政霆再怎么说也是正常的男人,每天和未婚妻如胶似漆能不怀孕吗。

    要当爸爸了,她该去恭喜他们。

    想笑,可鼻子酸得厉害,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反手擦去眼泪,她睁大眼睛,逼迫自己笑,可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比哭还难看。

    齐政霆一定是个充满爱心温柔体贴的好爸爸,做他的孩子会很幸福很快乐……

    可惜,有些幸福可遇而不可求,强求不来。

    雷光安排了车送他们一家三口回家,他自作主张拿了一个红包给牛牛。

    小家伙高兴坏了,向雷光连连道谢。

    安小暖看着牛牛手中的红包,眼泪差点儿一涌而出,她连忙转头看向窗外,偷偷揉散眼底的泪花。

    虽然看不见,但厉少承都听到了,他笑着问:“夏小姐怀孕了吗?”

    “是啊,在派发红包,牛牛也拿到了一个。”

    安小暖故作轻松,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就像在讨论不相干的陌生人。

    “那真该好好的恭喜他们。”厉少承握着安小暖的手突然收紧:“咱们也赶紧给牛牛生个弟弟妹妹吧!”

    安小暖怔了怔:“等你眼睛恢复了再说。”

    “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不影响其他地方的功能。”厉少承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在孩子面前别说这些。”安小暖羞红了脸,厉少承时不时就喜欢说几句露骨的话,若不是清楚他的为人,她真要当他是流氓保持距离了。

    “牛牛听不懂。”厉少承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叫了他:“牛牛,知道爸爸妈妈在说什么吗?”

    牛牛开心的回答:“知道,爸爸妈妈在说给我生弟弟妹妹陪我玩儿。”

    “看吧,牛牛不知道。”厉少承话音未落就被安小暖掐了一下:“哎哟,哎哟,谋杀亲夫啊?”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真的杀人了。”安小暖挣脱厉少承的手,抱住牛牛,帮他理理头发:“宝贝儿乖,咱们不理爸爸了,爸爸说的话不能相信,他骗人的。”

    牛牛仰起小脸,一派天真:“妈妈,爸爸不骗人,爸爸答应我的事都做到了,你和爸爸赶快给我生弟弟妹妹吧,这件事爸爸已经答应我很久了,可是他一直没做到,他说如果做不到就是小狗,我不想爸爸当小狗。”

    安小暖无语了,瞪向厉少承,他却是一脸无辜的望着她,空洞的眼神让人心生不忍。

    她又忘了,他的眼睛现在看不见。

    别说瞪他,就是拿刀砍他,他也不知道躲,不知道闪不知道挡。

    唉……安小暖叹了口气,柔声细语的问牛牛:“宝贝儿,爸爸妈妈有你就够了,不要弟弟妹妹好不好?”

    “不好!”牛牛回答得果断。

    “你就不担心有了弟弟妹妹之后爸爸妈妈就没那么爱你了吗?”连安小暖自己都担心,再生一个孩子会忽略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