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00章 你是我的女人

    第100章你是我的女人

    齐炜霆离开之后安小暖也没有久留,第二天也离开了这个地方。

    没买到回江城的飞机票只能坐火车。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安小暖的骨架快抖散了。

    拖着疲惫的步子,饥肠辘辘的安小暖走进一家看起来挺干净的小餐馆,要了碗面。

    提包就放身侧。

    她着实饿坏了,面条很香,来不及细尝,狼吞虎咽下了肚。

    “呼……”

    吃饱了!

    满足的摸摸胀鼓鼓的肚子,安小暖拿提包付钱,手往身侧一探,却探了个空。

    她大惊失色,站起来仔细查看自己坐的长椅,根本没有提包的影子。

    再看地板,也没有。

    安小暖欲哭无泪,不得不接受包不见了的事实!

    钱包钥匙手机银行卡还有证件都在里面。

    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包刚刚放这里不见了。”安小暖哭丧着脸,对餐馆的老板说:“你知道是谁拿的吗?”

    餐馆老板早已司空见惯,很不耐烦的挥手:“不知道,不知道,出门在外,自己要看管好自己的财物,我这里人来人往,谁看得了那么多。”

    “可我钱包在里面,我身上没钱。”

    安小暖感觉自己的脸皮子掉地上了,被人踩来踩去,她只想钻地缝,免得被人看不起。

    “我看你是想吃霸王餐吧!”老板轻蔑的瞪着安小暖:“小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怎么能这样?”

    “不是,我不是想吃霸王餐。”

    “那就叫你家人过来付钱。”

    “我不记得我妈妈的手机号。”

    安小暖心急如焚,真是一碗面难倒英雄汉。

    她和陆雪婵还有言欢打电话用的是亲情号码,也就没有刻意去记过她们的手机号。

    “你总有认识的人吧?”餐馆老板根本不信她的话:“叫朋友来帮你付钱。”

    餐馆里所有的人都盯着安小暖。

    “我想想。”她急得快哭,努力回想,试图想起一个朋友的号码。

    想来想去,只想起一个号码。

    那就是齐政霆的号码。

    她也没有刻意去记,因为没有存他的号码,看得多了,就记住了,而且他的手机号码很好记。

    安小暖把心一横,借了老板的手机拨通了齐政霆的电话。

    接到安小暖的电话,齐政霆颇有些意外。

    “什么事?”他低沉的嗓音依然是波澜不惊。

    安小暖也不拐弯抹角:“你能不能找个人送几百块钱到江城火车站对面的好吃点餐馆来?”

    “Why?”齐政霆扬眉。

    这让人不省心的丫头,又出什么问题了?

    “我在这儿吃面,提包被人偷了,你快找个人过来,越快越好。”

    “知道了。”齐政霆火速挂断电话。

    什么叫知道了?

    安小暖抓着手机傻了眼儿。

    到底是来还是不来啊?

    想想齐政霆应该不会见死不救。

    安小暖只能平心静气的等在餐馆里,底气十足的对老板说:“我朋友马上就到。”

    安小暖很想报警,可餐馆里的人都说报警也没用,警察最多做个笔录,不会真的去抓小偷。

    等了半个小时,还没人来拿钱给她,安小暖急得又给齐政霆打电话,想问问他找的人来了没有。

    悦耳的手机铃音由远至近。

    安小暖抬头一望,齐政霆竟站在餐馆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看到挺拔的齐政霆,安小暖惊讶不已:“你怎么亲自来?”

    齐政霆多想展开双臂迎接他的小暖,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感情变化,依然是冷着脸,斜睨安小暖一眼,摸出钱包:“要多少钱?”

    “五块!”

    “五块?”

    齐政霆瞬间没了脾气。

    付了帐,安小暖顿觉轻松了。

    昨天只买到硬座,一晚上没睡好,导致双眼无神,眼袋深黑,面色发黄,齐政霆看着就心疼不已。

    走出餐馆,安小暖突然警惕的说:“不要告诉别人我回江城了,”

    “嗯。”他也没打算告诉别人。

    齐政霆的车就停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他打开车门,示意安小暖坐进去。

    安小暖现在身无分文,手机又丢了,只能认命的坐进去。

    “麻烦你送我回家,谢谢。”她一边说一边系安全带。

    齐政霆不说话,却把安小暖带去了他那套位于市中心的公寓。

    安小暖离开江城快一个月了,她以为公寓里的植物都枯死了,打开门,却看到了惊喜。

    十几盆植物生机盎然,家具家电也是一尘不染,仿佛她从未离开过。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在闷热的车厢里出了一身的臭汗,安小暖迫不及待的想洗澡,可齐政霆杵在客厅不走,让她很不自在。

    “喂,你不忙吗,怎么还不走?”

    安小暖走到客厅,对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齐政霆下逐客令。

    “不着急!”齐政霆把手机放茶几上,站了起来:“我先洗个澡。”

    安小暖知道齐政霆有洁癖,外面逛一圈回公寓也要洗澡,更何况是坐了交通工具,那些沾在衣服上看不见的细菌让他很难受。

    “你洗吧,我去超市买点东西,拿几百块钱给我。”

    她并不是真的想买东西,只是想避开齐政霆,免得尴尬。

    “一起去,买完东西回来我再洗。”

    齐政霆竟跟着安小暖走到门口。

    安小暖知道齐政霆听不懂拒绝,只能有气无力的应:“好吧!”

    进了超市,实在想不出要买什么,安小暖只能朝鲜蔬区走,准备买些菜晚上吃。

    齐政霆推购物车,安小暖挑选东西,挑好了就往购物车里放,两人一前一后,配合得也挺默契。

    “我喜欢吃素炒杏鲍菇,拿两个!”

    齐政霆就站在杏鲍菇跟前也不动手,反倒吩咐安小暖去拿。

    “自己不知道拿啊?”安小暖正在认真的挑土豆,低着头,没好气的应:“手长来干什么的?”

    “快点儿拿!”齐政霆摆出大爷的样子,存心和安小暖过不去。

    混蛋!

    小不忍则乱大谋,好吧,她忍了,不和该死的齐政霆一般见识!

    在心里把齐政霆骂了又骂,安小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拿起杏鲍菇扔进购物车里,再扭头去挑其他的东西。

    她连看也不想再看齐政霆一眼,就怕污染了自己的眼睛。

    齐政霆紧紧的跟着安小暖,她当他不存在,他就直勾勾的盯着她。

    被齐政霆盯得浑身不自在,安小暖加快了购物的速度,不再精挑细选,随便拿了就往购物车里扔。

    将需要的食材统统拿进推车,安小暖转头就看到齐政霆步伐从容稳健的朝她走来。

    今天齐政霆穿的是一件枣红色的大衣,刚刚过膝,腰身紧窄,将他完美的身型衬得更加挺拔出众。

    走在超市里虎虎生风,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爱慕的目光。

    出类拔萃的男人不管在哪里都是一道风景线,可远观却不可亵玩。

    此时此刻,齐政霆冷峻的脸上就写满了拒人千里的冷漠的冷漠,

    只有他看着安小暖的时候,紧抿的唇才慢慢缓和。

    安小暖正站在一堆黄瓜前看着俊逸的齐政霆发呆,一旁的超市大妈一边整理黄瓜一边对她说:“妹子,买点儿黄瓜吧,今天的黄瓜特别新鲜,中午才摘的。”

    “我不吃黄瓜。”

    她呐呐的随口回了一句。

    超市大妈说:“不吃你可以用啊!”

    齐政霆停在安小暖的面前,随口搭腔:“她不需要用黄瓜,我比黄瓜好用。”

    “哎哟,大兄弟,你误会了,我说的是用黄瓜敷脸。”超市大妈的老脸都红了,更别提安小暖。

    她窘得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齐政霆真是太不要脸了。

    不等齐政霆再说话,安小暖急急的开了口:“菜买完了,走吧!”

    “嗯。”齐政霆走在她的身侧,掏出钱包,抽出一张黑卡递给安小暖:“拿着,无上限。”

    要不要这么帅啊?

    抓紧残余的理智,安小暖压低声音问:“真的无限额?”

    齐政霆剑眉一挑:“只要是你想买的东西,都可以买下来。”

    “如果是别墅呢?”

    “可以!”

    “游艇?”

    “可以!”

    “有什么是买不到的?”

    “我。”

    “……”

    安小暖撇撇嘴,不屑的冷睨齐政霆一眼。

    你,我也不想要呢!

    结账的时候,齐政霆紧靠着安小暖,长臂圈着她的纤腰,整个人贴着她。

    “放手!”安小暖狠瞪他一眼。

    大庭广众的,还要不要脸?

    “不放。”

    齐政霆得意的仰起下巴,料定安小暖不敢把他怎么样。

    看到齐政霆得意的样子就来气。

    安小暖狠狠踩了他的脚。

    回到公寓,安小暖一头扎进厨房,把杏鲍菇当成齐政霆来剁。

    一边剁还一边絮絮叨叨的骂,剁死你,剁死你,混蛋齐政霆,混蛋!

    剁了杏鲍菇还不解恨,她又继续剁肉馅儿,剁的时候格外用劲儿。

    “铛铛铛”,连楼板都在震动。

    饭还没做好,她就累坏了,肚子也开始隐隐作痛。

    算算日子,应该是大姨妈的信号。

    安小暖捂着肚子回房,刚刚躺下,齐政霆就洗了澡来敲门:“你怎么了?”

    “没事!”

    安小暖缩成一团,肚子越来越痛,她的脸也越来越苍白。

    门没锁,齐政霆敲了两下门就直接打开进去。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刚才还生龙活虎的,怎么现在就成了病猫,哪里不舒服?”

    “不要你管。”安小暖翻了个身,背对他:“我只是肚子痛,躺一会儿就好了!”

    齐政霆坐在床边,手探向她的额头,捋了捋散乱挡住脸的发丝:“是不是那个来了?”

    “可能快来了吧!”

    安小暖闭上眼睛,没力气多说话。

    疲惫,再加上肚子痛,让她有奄奄一息的感觉。

    全身发冷,盖上被子也不管用,整个人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捋安小暖头发的时候,齐政霆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脸,感觉到她在颤抖,再摸摸她的手,冷得吓人。

    “你很冷?”

    “嗯!”安小暖脑子昏昏沉沉的,应了一声之后就开始迷糊了。

    好痛,好痛,好痛……她快痛死了。

    流产之后,每次来大姨妈就痛掉她半条命,这次也不会例外。

    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痛。

    齐政霆脱下外衣,掀开被子,躺上床,把安小暖拉入怀中。

    原本做好了被安小暖打骂的准备,可她却温顺得像只小猫缩在他的怀中,齐政霆心底一柔,收紧了双臂。

    闻着安小暖的发香,齐政霆平静的心湖泛起了涟漪。

    涟漪越扩越大,最终形成了惊涛骇浪,剧烈翻滚。

    手不受控制的在安小暖的身上游走开来,她瘦了很多,但手感依然不错。

    “唔……”安小暖呻吟一声,倏然睁开了眼。

    看到近在咫尺的齐政霆,张嘴就要喊。

    齐政霆才不给她喊叫的机会,以最快的速度吻上了她的嘴唇,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死死的将她禁锢在怀中。

    “唔唔……”嘴被堵得死死的,左右挣扎不开。

    安小暖泪流满面,惊恐的瞪着齐政霆,唯恐他霸王硬上弓。

    齐政霆温柔的吻去安小暖的泪,如施咒般在她的耳朵旁边低喃:“放轻松,我不会再伤害你。”

    闭上眼睛,和安小暖一起呼吸满是茉莉花香甜的空气。

    很喜欢这样的宁静,让他浮躁的心也可以得到洗涤。

    在齐政霆的怀中,安小暖竟安静的睡着了。

    他的胸膛给予了她许许多多的热度,身子不再冷,连下腹部的疼痛也得到了缓解。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她闻到了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儿。

    流产之后为了调理身子,她没少喝中药,闻到那股刺鼻的味道就难受。

    安小暖在睡梦中微蹙了眉,中药的味道越来越浓郁。

    她睁开眼见齐政霆坐在床边,端着一个热气缭绕的水杯:“起来把药喝了再睡!”

    “什么药?”安小暖缓缓的坐起来,接过齐政霆递过来的水杯。

    “治肚子痛的药。”齐政霆有些不好意思,俊脸泛红。

    以后就算拿枪指着他,他也绝对不去药店买女人吃的药。

    太丢人了!

    “哦,谢谢。”

    安小暖端着热气腾腾的中药送到唇边,咕噜咕噜,很快就喝了个底儿朝天。

    齐政霆拿着空水杯站起身:“剩下的药在餐桌上,明天记得自己熬来喝。”

    暖暖的一杯药下肚,安小暖感觉好多了,连手脚也没方才那么冰冷。

    她搓了搓手,冲齐政霆感激的点头:“谢谢!”

    即便是不开灯,她也可以清楚的看到齐政霆的双眸,黑如玉,温润莹亮,似有星光点点,一闪一闪。

    齐政霆淡淡的一笑,拉了拉被子:“快睡吧,一觉醒来肚子就不痛了!”

    “嗯!”安小暖缩回被子里,揉着肚子,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齐政霆将工作交给下属,留下来陪着安小暖。

    一觉睡醒,齐政霆就做好早餐,熬好中药,等她起床。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齐政霆的关怀让安小暖很不习惯,喝药的时候还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齐政霆失笑:“我看你啊是黄鼠狼的智商。”

    “什么意思?”安小暖没明白,纳闷的看着他。

    “捉急(鸡)。”

    他是在开玩笑吗?

    安小暖撇撇嘴:“好冷!”

    喝了药,吃完早餐,安小暖躺在床上不想动。

    肚子痛得厉害,大姨妈应该就要来了。

    “你去超市给我买几包卫生间。”

    安小暖理直气壮的使唤齐政霆。

    “自己去买!”齐政霆板起了脸。

    “我肚子痛死了,根本没力气走路,我能自己去买,还会叫你吗,也不想想是谁把我害成现在这样,都怪你,罪魁祸首。”

    安小暖越说越委屈,缩进被子里,把眼泪挤回去。

    安小暖的指责让齐政霆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转身走了出去。

    在公寓里躺了一天,也许是中药的作用,肚子没那么痛了。

    安小暖想出去走走,齐政霆提议去看电影。

    她想了想没拒绝。

    晚饭之后去电影院正好是《妖猫传》的首映。

    “我等这部电影好久了,终于上映了。”

    安小暖捧着热奶茶,兴致勃勃的走进放映厅。

    齐政霆对这种爆米花电影敬谢不敏:“没想到你还这么幼稚。”

    “不是我幼稚,是你太老了,大叔。”

    安小暖冷睨齐政霆一眼,唇角挂着淡淡的耻笑。

    电影进行一半,安小暖手中的奶茶全进了肚子,很快变成废水需要排泄。

    实在憋不住了她才起身去洗手间,眼睛还舍不得从电影屏幕上移开。

    她侧着身子,从齐政霆的面前挤过去。

    没想到被齐政霆的脚一挡,她重心不稳,跌坐在他的腿上。

    安小暖挣扎着要站起来,齐政霆却紧紧的环住了她的腰。

    “放开我!”她压低了声音,用手肘狠狠的捅了齐政霆一下。

    “不放。”不容易安小暖投怀送抱一次,怎么也得讨点儿便宜,闻着她的发香,顿觉神清气爽。

    “我要去上厕所,快憋不住了。”

    安小暖欲哭无泪,遇上齐政霆这流氓,真是倒霉透顶。

    “一起去。”齐政霆这才放过安小暖,拉着她的手,走出放映厅。

    安小暖飞奔进洗手间,排出废水一身轻松。

    “啊……”安小暖进了洗手间,齐政霆等在外面。

    待她一出来,就把她抱到走廊没有灯的那一边,疯狂的吻了起来。

    久久才结束缠绵深刻的一吻,安小暖喘着粗气,怒瞪齐政霆:“你又是哪根神经不对了?”

    黑暗中,她只能看到他俊朗的轮廓,还有灿若繁星的双眸。

    两人急促的呼吸,在秋风中纠缠。

    “我去医院看我妈,司机会送你回去。”

    接到齐振凡的电话,齐政霆只能讨个香吻聊以自慰。

    安小暖心口一紧,脱口而出:“妈现在怎么样?”

    “明天做手术。”齐政霆又狠狠的吻了吻安小暖,警告道:“不许玩儿失踪,就算天涯海角,我也会找到你。”

    安小暖抿了抿唇,被齐政霆看穿心事的感觉真不舒服。

    “妈不会同意我和你在一起。”

    齐政霆想再说什么,可手机又响了起来。

    他只能松开安小暖的纤腰,说了句:“等我电话!”

    说完便匆匆忙忙离开了电影院。

    直到齐政霆的背影消失在视野,安小暖才重新走进放映厅,坐回座位,淡淡的看了一眼身旁空置的位置,松口气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第二天,安小暖回了家,陪了陆雪婵几天。

    一周之后,安小暖又回到齐政霆的公寓。

    她买了去云南的火车票,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拎着提包,信心满满的出发。

    打开房门,齐政霆竟算准了时间出现,冷着脸站在门外,把安小暖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回来了?”

    “又准备去哪里?”

    齐政霆挤进屋,夺过安小暖手中的提包扔地上,重重的甩上门。

    “不想说。”安小暖努力维持表现上的平静,心中却犹如万鼓擂动。

    完了,完了,这下走不掉了!

    齐政霆气坏了,俊脸一阵青一阵白。

    如果他晚到一步,就真的要天涯海角去找她了。

    “你哪里也不准去!”

    蛰伏的恶魔在齐政霆的体内惊醒,他赤红的双眸盈满了愤怒。

    “我的事不要你管,让开,我要坐火车。”

    安小暖捡起地上的提包,用尽全力推攘齐政霆。

    可齐政霆就像门神一般,杵在那里,堵着门,纹丝不动。

    “不准走!”他猛的抓住抵在胸口的小手:“你是不是一定要惹我生气才满意?”

    安小暖哭笑不得:“是你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好不好,怎么还怪我头上了?”

    和不讲理的人讲理,根本是浪费口水。

    明知道走不掉,她还是要做垂死的挣扎。

    “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同意你走,你就哪里都别想去,只能待在我的身边!”

    齐政霆霸道的宣布对安小暖的所有权,长臂一展,把她揽入怀中,死死的禁锢在他的世界。

    “滚,我又没卖给你,少在这儿恶心人,你……”

    安小暖还想和齐政霆在口舌上争个高下。

    却不想,齐政霆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直接剥夺了她说话的权利。

    用唇堵住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然后抱着她大步流星走向卧室。

    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太让人无所适从。

    安小暖的挣扎拒绝在齐政霆压抑的欲望面前不堪一击。

    他就像丧失理智了一般发了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