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94章 子宫受损

    “没有!”

    齐政霆抬眸,在镜中与她对视,蓦地嘲讽轻笑:“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又不吃人!”

    安小暖垂眸,撇撇嘴:“你比吃人还恐怖!”

    “是吗?”

    放下吹风机,齐政霆张大嘴,咬在安小暖的香肩上:“我现在就吃了你!”

    “啊呀……”齐政霆的轻咬带给安小暖一阵阵的酥麻,她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栗起来.

    他不会又精虫上脑,再要她一次吧,现在腿还在抖呢!

    就在安小暖心急如焚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她如获大赦,用手肘推齐政霆:“别闹了,去开门,我快饿死了!”

    齐政霆闷闷的“嗯”了一声,抿着唇走出房间。

    周末两天,齐政霆都寸步不离和安小暖待在公寓里。

    星期天一早,就去出差了。

    安小暖果然没猜错,他两天就把那一盒避孕套用完了。

    扔空盒子的时候,安小暖忍不住骂了出来,混蛋齐政霆,早晚纵欲过度死翘翘!

    安小暖吃早餐的时候收到了齐政霆发来的短信:【给你一个月时间,长十斤肉好过年!】

    看完短信,安小暖有那么一刻的错愕,真的是齐政霆发的吗?

    看看名字和号码,确实没错,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真是吃错药了!

    虽然和他平日的风格有些大相径庭。

    不过嘛,也挺可爱的!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他唇角噙笑,握着手机发短信的情景。

    回什么好呢?

    安小暖想了想,回到:【油都被你榨干了,哪里还能长肉!】

    短信发出去,她就后悔了,怎么感觉像在打情骂俏,而且……太暧昧了。

    窘了个窘!

    安小暖红着脸喝了一口牛奶,回想短信的内容,难为情的笑了。

    齐政霆的短信又来了:【你是在夸我太厉害吗?】

    不要脸的臭东西,越说他越得意了!

    安小暖懒得再回他短信,把手机塞进牛仔裤兜,去浴室洗脸,刚刚把脸上的水渍擦干,齐政霆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什么事?”安小暖撇撇嘴,口气凸显出不耐。

    齐政霆语中带笑,不答反问:“你在干什么?”

    “和你打电话,你呢?”

    “刚刚到酒店,我在这边待五天,尽快回去,如果你想我,可以过来。”

    “谁想你,我才不想你,自己好好上班,别整天给我打电话。”

    “去开会了。”

    “嗯,去吧!”

    齐政霆总是在安小暖挂电话之前果断的挂断电话,这一点,和齐炜霆完全不同。

    温柔的齐炜霆,他会把她的每一句话认真听完,然后说“再见”,等她挂电话。

    临近中午,安小暖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这手机号码刚换的,知道的人不多,除了齐政霆,几乎没有人给她打电话。

    现在电话响起,却不是齐政霆的号码,她有些疑惑的接听:“喂?”

    “小暖,是我,中午有时间一起吃饭吗?”

    是齐炜霆的声音。

    他怎么知道她的号码?

    突然约她吃饭,难道有事找她?

    沉默片刻安小暖才应声:“好。”

    齐炜霆很高兴:“我过半个小时去接你,到楼下给你打电话。”

    “好,我在天宸御府这边!”

    “嗯。”

    安小暖也没有化妆,换了身衣服,就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齐炜霆。

    想到齐政霆在开会,安小暖就没有把齐炜霆来找她的事告诉给齐政霆。

    齐炜霆人那么好,应该也不会伤害她,根本不用担心。

    还没到半个小时,齐炜霆就到楼下了,安小暖下楼,看到他的车停在楼边,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齐炜霆下车为安小暖开车门,安小暖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谢谢。”

    “别客气。”齐炜霆专注的看着安小暖,她坐好之后帮她系上安全带才关门。

    齐炜霆坐进驾驶位,挂着笑容的脸像戴着面具,有种说不出的萧瑟感。

    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到了吃饭的餐厅,两人在靠窗的位置落座,面对面,极为尴尬。

    餐厅的包厢有很大的落地窗,正午的阳光尤其好,洒在两人的脸上,平添了几分温暖。

    安小暖低着头,手指若有似无的绕着水杯口画圈圈。

    她不抬头也知道齐炜霆一直盯着自己看。

    “对不起!”憋了很久,安小暖才憋出这三个字。

    “你知道,我最不想听的就是你说对不起!”

    齐炜霆是骄傲的人,可在爱情的面前,他却懦弱了,欲言又止,薄唇轻颤,却吐不出完整的心事。

    心虚不是一点点,安小暖不敢直视齐炜霆炙热的目光,她甚至开始后悔,不该来见他。

    菜很快上桌,安小暖默默的吃,肚子突然很痛,她去了趟洗手间,没猜错,果然是大姨妈来了,这是人流之后第一次来大姨妈。

    她一直在等,现在终于来了,提包里早就准备了姨妈巾,赶紧拿出来垫上。

    来了近十年的大姨妈,还从未这样痛过。

    安小暖感觉肚子里像有一把刀,在她的肚子里刮来刮去,能清楚的感觉到,血流得很汹涌,脸一点点的变白,秀眉蹙紧,手一抖,筷子掉落在地。

    “小暖,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齐炜霆立刻发现了她的异样,无暇再吃饭,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安小暖皱成团的小脸上。

    “我没事!”

    安小暖痛苦的摇了摇头,不希望齐炜霆看到她的狼狈,想逃离,可腿没一点儿力气,站不起来。

    腹部的痛,远远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

    顷刻间,额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好痛,好痛,好痛……快要痛死了!

    安小暖暗暗的想,难道是做了人流的原因吗?

    她的子宫受损严重在抗议了。

    “我送你去医院!”

    安小暖的脸白得发青,齐炜霆坐立难安,关切溢于言表,他半蹲在她的身旁,情不自禁的握住她捏紧的手,在这炎炎夏日,竟出奇的冰凉。

    安小暖摇头,就算去医院,也是她自己去,不能让齐炜霆送她去。

    “是不是肚子痛?”

    看她缩着身子,双手捂着腹部,有些像肚子痛。

    “我没事!”安小暖艰难的扯开一个笑,抽回被齐炜霆握着的手:“已经不那么痛了。”

    虽然疼痛未减,但安小暖却强忍着,不再表露半分。

    齐炜霆狐疑的端详她,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真的不痛了?”

    “真的不痛了!”

    安小暖咬牙坐直身子,让服务生重新拿一双筷子。

    齐炜霆依然不放心的盯着她。

    “快吃饭吧,不然都凉了!”安小暖抬眼看着他,笑靥如花:“我真的没事,别担心!”

    “没事就好!”

    齐炜霆心有戚戚然,紧抿着唇坐回去,继续吃饭,可他的目光却更多的在安小暖的脸上停留。

    还是那么苍白。

    紧蹙的眉峰也没有舒展,她又在骗他了!

    齐炜霆悲哀的想,他和她的婚姻,似乎就建筑在欺骗之上。

    不知道她说了多少的谎话来掩盖真相,他亦无暇探究,只笃定一件事,她不是坏女人,值得他爱,就够了。

    那些善意或者非善意的谎言,他都不会深究。

    说谎的时候,她肯定很痛苦吧!

    对安小暖,连讨厌也讨厌不起来,就算她骗他,他也会在心中为她编排不得已的苦衷。

    一顿饭,安小暖吃得食不知味,不管什么山珍海味,吃在嘴里,都像嚼蜡。

    她又去了一趟洗手间,才垫上的姨妈巾就被血浸满了。

    她连忙换一张,触目惊心的血迹让她心肝儿直颤,不容易才补回来一点的身体,恐怕又要掏空了。

    走出餐厅,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距离停车场还有一段距离。

    安小暖忙掏出雨伞,犹豫之后,高高举过齐炜霆的头。

    一把伞,两个人,和谐的画面,却有着说不出的凄美。

    “我送你回公寓。”

    齐炜霆忧心忡忡的看着安小暖苍白的脸,即便是在烈日之下,她的脸色也没有变得好看一些。

    “不用了!”安小暖勾唇,绽放了一抹浅笑:“你快回公司吧,你哥出差了,公司的事都要你处理!”

    “没事,不着急!”

    齐炜霆看了看时间,下午的会议还有三个小时才开始。

    安小暖左顾右盼,最终做了决定:“不然我们找个咖啡厅坐坐?”

    她现在肚子痛得要死要活,就连站着腿也直打颤。

    只想赶紧找地方坐一下。

    “好!”这正和齐炜霆的意,但见安小暖的脸色没有好转,不由得担心:“你真的不去医院?”

    安小暖怕齐炜霆一直追问,便不甚在意的说:“真没事,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你懂的!”

    “哦!”

    不恍然大悟都不行,齐炜霆忍不住叮咛几句:“这几天别碰冷水,也别吃冷的东西。”

    “我知道,放心吧!”

    一股股的暖意从齐炜霆关切的眼中传来,盈满了安小暖的胸口,她会心微笑:“走吧,我知道有一家咖啡厅的咖啡很好喝,你肯定会喜欢。”

    “远不远,我开车去!”

    “不远,过了马路拐个弯就到了。”齐炜霆拿过安小暖手中的伞:“我来吧!”

    安小暖个子矮,帮齐炜霆撑伞很吃力,必须把手高高举起,不一会儿整条手臂就又酸又软了。

    伞被齐炜霆拿过去,她顿时就轻松。

    看着为自己撑伞的男子,安小暖的心情极为复杂,无声的叹了口气,垂下头,看着脚下的路。

    因为肚子痛,安小暖走得很慢,齐炜霆为了将就她,也放慢了步子,跟着她慢慢挪动。

    虽然阴雨绵绵,可是走不远,安小暖就大汗淋漓,她感觉不光肚子痛,全身都在痛了。

    “就是那里!”咖啡厅遥遥在望,安小暖吃力的指了指,脚步越发沉重,几乎迈不动腿。

    突然,安小暖的下腹部好像捅入了一把刀,剧痛难忍。

    “唔……”她痛苦的低吟一声,捂着肚子蹲下去,小脸苍白如纸,满是痛苦的神色。

    “小暖,你还好吧?”

    齐炜霆也跟着蹲下身,看清安小暖痛苦的脸,立刻知道,她非常不好。

    “痛……”

    安小暖猛然抓住齐炜霆的手臂,指甲深深的镶入他的皮肤。

    安小暖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齐炜霆眼疾手快,抓紧了她。

    “你怎么样了?”齐炜霆的心脏骤停,扔掉手中的遮阳伞,打横将安小暖抱起,朝路边冲去,拦下一辆出租车赶往医院。

    “医生,医生,快,快……我老婆晕倒了!”

    下了出租车就一路狂奔,齐炜霆满头大汗,抱着安小暖奔进急诊室。

    “怎么晕倒的?”

    医生让齐炜霆把安小暖放病床上,翻看她的瞳孔。

    齐炜霆从未这般慌乱过,也从未这般恐惧过,连说话也不复平日的从容,有些急促:“她刚刚说肚子痛,是那个来了,脸色很差,然后走着走着……就晕倒了……你快看看是怎么回事?”

    “知道了,你出去吧!”

    护士在安小暖的裤子上发现了大片比月.经量多很多的血迹,立刻告诉医生。

    “你老婆是不是才做了人流手术?”

    护士的问题让齐炜霆心里像有把刀在捅:“是!”

    算起来快两个月了。

    “又是一个不管老婆死活的男人。”护士低声嘀咕了一句,关上了急诊室的门。

    迷糊中,安小暖似乎听到有人在问她是不是才做过人流手术,她点了点头。

    那个人又问,是不是人流后第一次来月经,她又点了点头。

    不多时,急诊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语重心长的对齐炜霆说:“年轻人,不要只顾着自己快活,不管你老婆的死活,她做过人流,子宫恢复得不好,过多的房事导致了子宫感染,我给她开些药,还需要你配合,不能忍也要忍,知道吗?”

    医生的话让齐炜霆坠入深渊,几近万劫不复,心痛如绞,他的身子晃了晃,扶着墙,才不至于倒下。

    “不要把医生的话不当一回事,否则以后怀不上孩子,就该后悔了,你去拿药吧!”

    医生轻蔑的看着齐炜霆,说完转身进了急诊室,关上门。

    大脑嗡嗡作响,齐炜霆吸气呼气许久,才把情绪稳定了下来,双手握掌成拳,有一股杀人的冲动在胸腔里撞击。

    第一次,他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悲愤中挥出一拳,重重的打在水泥墙上。

    手指关节“咯咯”响,他也没有感觉到痛,身体的痛,远远不及心里的痛,他似乎已死过了一次。

    安小暖静静的躺在病床上,挂着吊瓶,苍白的脸满是汗珠。

    紧蹙的眉峰自她昏迷开始就不曾舒展过,时不时有呓唔溢出喉咙:“疼……疼……”

    握紧安小暖冰凉的手,齐炜霆红了眼眶,不断亲吻她白皙的手背皮肤。

    他恨不得帮她痛,替她受苦,就算比她的痛强上十倍百倍,他也甘之如饴。

    “小暖……”

    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齐炜霆脉脉含情的眸子如阳光一般铺在她的脸上,那是最真切的情意。

    药物一点点的滴入安小暖的身体,慢慢的起了效用,紧蹙的秀眉舒展开,巴掌大的小脸一片安详。

    目光落在安小暖干涸没有血色的唇上,齐炜霆心痛不已。

    小暖,我爱你,我想保护你……小暖……

    无声的呐喊,一遍又一遍,重复她的名字。

    安小暖依然在昏睡,泪水不知何时浸湿了她的脸颊。

    待安小暖醒来的时候,已日薄西山,腹部仍在作痛,但血依然在往外涌。

    睁开眼就看到齐炜霆,安小暖还以为是在做梦。

    “小暖,肚子还痛不痛?”

    握紧安小暖伸出的手,齐炜霆脸上的表情,喜忧参半,心情也是异样的复杂。

    希望她不要这么快醒来,他就可以再多看看她,多陪陪她。

    可她一直不醒,他又担心得坐立难安,房间的地板快被他踏穿了。

    “……炜霆……”

    他的手那么的暖,他的眸光那么的温柔。

    大脑在呆滞了片刻之后恢复意识。

    她抽回在齐炜霆掌中汗透了的手,有气无力的声音带着漠然的冰冷:“你怎么……还没走……”

    你都这样了我怎么能走……

    齐炜霆没吭声,紧抿着唇,痛苦的神色将他内心的挣扎表露了出来。

    “怎么了?”安小暖担忧的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你好些没有,肚子还痛不痛?”

    齐炜霆的手隔着薄被盖在安小暖的腹部,她这娇弱的身躯究竟能承受多大的伤痛。

    隐隐约约,他感觉到她在颤抖,不知是因为痛,还是因为冷。

    她的手像冰,额上的冷汗他擦了无数次。

    “没……没那么痛了……”

    干哑的嗓音让人怜惜。

    也许是因为药物起了作用,安小暖腹部的痛减弱到她可承受的范围以内了。

    齐炜霆张了张嘴,想说的话没说出口,沉吟片刻,才改口道:“那就好,在医院多住两天,等康复了再出院。”

    “不用住院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病,大姨妈而已……”

    安小暖的声音很低,她心虚,不敢与齐炜霆对视。

    “医生说你身体虚弱,要好好调理,不愿意住院我就送你回公寓,好不好?”

    一听齐炜霆要送自己回公寓,安小暖就慌了。

    她现在这种身体状况,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帮助,强装镇定,安小暖说:“我还是住院吧,有医生护士照顾,我很快就会没事,你公司不是还有事情要处理吗,赶紧去吧,不用管我!”

    他怎么能不管她。

    看着她一点点的消瘦,看着她一点点的萎靡,看着她一点点的倒下,他难过得要死。

    “你再睡会儿,我去买吃的。”

    “不用了,你忙你的!”

    齐炜霆替安小暖掖了掖被角,在她殷切的注视下走出了病房。

    关上门,靠着墙,齐炜霆不断的吸气呼气,才将几近失控的情绪平复下来。

    落寞的背影在走廊的尽头消失,只留下一阵薄荷味儿的风,轻轻的吹过。

    晚餐的时候,安小暖一直催齐炜霆走,别管她。

    但齐炜霆充耳不闻,别的什么话也不说,只叮嘱她多吃点儿。

    安小暖重重的放下碗,筷子掉落在地,她赌气的说:“你不走我就不吃了!”

    “你就这么讨厌我?”齐炜霆也放下了碗,受伤的看着她:“就算是普通朋友,我也该照顾你,更何况你是我……大嫂……”

    老婆变成了大嫂,只有他自己知道那种痛有多撕心裂肺。

    “我不需要你照顾!”安小暖错开脸,不与齐炜霆对视,他好得让她无地自容。

    齐炜霆深深的看了安小暖一眼,捡起地上的筷子,进浴室洗了很久才拿出来,沥干水,塞她手中:“吃饭,听话,不然我就把你绑在身边,每天看着你吃饭。”

    安小暖怔怔的看着齐炜霆,原来他也可以如齐政霆一般的无赖,如齐政霆一般的霸道。

    温和是他的本性,但骨子里,依然有大男人的劣根性存在。

    “唉……你真没必要这样……”

    安小暖无奈的叹息,胸口闷得发慌,鼻尖发酸,眼睛发胀,顷刻间,眼底就氤氲了一层薄雾。

    安小暖深埋着头,端起碗,默默的吃饭。

    泪顺着脸颊流进嘴里,她品尝到了微苦的咸涩。

    他知道她哭了,手足无措,想掏纸巾递给她,摸遍全身的兜,也没摸出一张纸巾来。

    齐炜霆捧起安小暖的脸,指腹拭去冰凉的泪:“小暖,不管发生什么事,你还有我!”

    “谢谢。”他越好,她就越愧疚。

    她宁愿他大骂她是骗子,是贱女人,也不要他这么好。

    吃饱了饭,安小暖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齐炜霆听到她的手机在提包里发出细微的轻响,似乎有短信进来。

    看着她的睡颜,如此的安静祥和,不忍心吵醒她。

    踌躇了片刻,他摸出她的手机,不是短信,而是未接来电,虽然没有存名字,但号码齐炜霆并不陌生,胸口憋闷,他顿觉呼吸困难。

    不知在何种情绪的驱动下,齐炜霆给那个他熟悉的手机号码发去了一条短信:【小暖已经睡了。】

    短短的六个字,发出去之后,便石沉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