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74章 你陪我睡,好不好?

    安小暖被齐政霆盯得心惊胆寒,说话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低了几度:“你在法国待几天?”

    “明天就回去。”齐炜霆专注的看着安小暖。

    只要看她一眼,他就很满足了,也不枉他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

    “这么急?”安小暖诧异的看着他,不期然的,与他深情的目光对视,心口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这个男人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可是她注定要辜负他。

    安小暖被愧疚掐住了咽喉,半响说不出话。

    “是啊,这个周末没多少事,就过来了。”齐炜霆紧握安小暖的手,笑得像个孩子:“老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十个小时,这十个小时,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好。”

    安小暖和齐炜霆正说着话,白若兰和齐振凡打开门出来了。

    看到齐炜霆都是一样的惊讶。

    齐炜霆又把刚刚和安小暖说过的话和他们说了一遍。

    齐炜霆的房间没有和他们的房间挨在一起,他的房间在下面一层。

    安小暖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搬去了齐炜霆的房间。

    她不知道薛冰冰和齐政霆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也不想管,那是薛冰冰和齐政霆之间的事,还轮不到她插嘴。

    对薛冰冰这个人,她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不过挺羡慕薛冰冰的。

    出生名门世家,生活没有压力,过得逍遥自在,是她可望而不可即的生活。

    听到安小暖去了齐炜霆的房间,齐政霆气恼的倒了杯酒,猛往喉咙里灌。

    虽然医生叮嘱他不要喝酒,可他还是想喝,喝醉了才能睡好觉。

    安小暖刚刚睡醒,和齐炜霆一起出去吃饭。

    走在巴黎的大街上,齐炜霆紧紧握着安小暖的手,好像怕她走丢了。

    “老婆,我们还没有度蜜月,你想去哪里度蜜月?”齐炜霆很喜欢牵着安小暖的手走在异国他乡的感觉。

    道路两旁的梧桐树飘洒着落叶,浪漫得就像一部爱情电影。

    安小暖涩涩的一笑:“你这么忙,哪有时间去度蜜月,我看还是算了。”

    她不安的看了齐炜霆的侧脸一眼,愧疚的低下了头。

    如果齐炜霆知道,她回去之后就要提出分手,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笑容灿烂。

    她知道,不管她提什么要求,齐炜霆都会满足,唯独分手这一项,她说不准。

    “等忙完这一阵,我就有时间和你去度蜜月了,其实我觉得巴厘岛不错,不用坐太久的飞机,我们可以住在岛上的水屋,晚上魔鬼鱼就在脚下面游,还有很多海豚,你肯定会喜欢。”

    听齐炜霆描绘得那么美,安小暖还真想去看看,可不是和齐炜霆一起去。

    不能再拖下去了,拖得越久,对齐炜霆的伤害也就越大。

    安小暖突然说:“我明天和你一起回去吧,你大哥法语好得很,根本不需要我当翻译。”

    闻言,齐炜霆喜出望外:“好啊好啊,我们一起回去。”

    “嗯。”

    看到齐炜霆的眼睛笑成了豌豆荚,安小暖艰难的扯了扯唇角,有些笑不出来了。

    ……

    第二天,安小暖一早就和齐炜霆一起去了机场。

    白若兰埋怨道:“我还想带小暖在法国多买点儿东西,你这么舍不得小暖,才出来两天就飞过来把人家带回去了,以后我都不敢带她出来了。”

    齐炜霆嘿嘿的傻笑:“妈,你如果知道我有多想小暖,你就不会带她出来了。”

    “滚滚滚,少在老娘面前秀恩爱,我和你爸恩爱的时候还没你呢!”

    白若兰不耐烦的挥挥手。

    齐炜霆点点头:“爸妈,大哥,薛小姐,我们走了,回国见。”

    薛冰冰面带微笑,温婉大方:“回国见,一路顺风。”

    “再见。”安小暖一边挥手一边后退,她都不敢看齐政霆,怕自己会沦陷在他那双深邃的双眸中,舍不得离开。

    白若兰望着齐炜霆和安小暖渐行渐远的背影,幽幽的说:“这小两口感情这么好,应该很快就有了吧!”

    闻言,薛冰冰不屑的勾了勾唇角,略带嘲讽的说:“遇到炜霆这么好的男人,小暖真是好福气。”

    白若兰没听出薛冰冰话语中的嘲讽,笑道:“可不是吗,我家的男人都是一等一的好,不光炜霆好,政霆更好,你和政霆也抓紧了,早点儿定下来,我也好安心。”

    “这还要看政霆的意思。”

    薛冰冰含羞带怯的低下头,心里酸得像醋坛子打翻了。

    白若兰立刻逼问齐政霆:“你到底什么想结婚,给个准信儿。”

    “随便!”齐政霆抛下这两个字,转身就走。

    薛冰冰连忙追上去,挽着他的手臂。

    白若兰纳闷的看向自己老公:“随便是什么意思?”

    “随便就是随便啰!”齐振凡见白若兰不开窍,提点道:“让你拿主意。”

    “真的?”白若兰眉开眼笑,高兴得不得了。

    ……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到江城,安小暖累得只想睡觉,回到家,洗了澡换了衣服,倒头就睡。

    其他人都还在法国,陆雪婵去旅游了,偌大的别墅就只剩安小暖和齐炜霆。

    佣人在别院,很少在她面前出现。

    安小暖睡醒了,穿戴整齐下楼,客厅没有人,厨房传出切菜的声音。

    难道齐炜霆在做饭?

    安小暖走进宽大的厨房,果然看到齐炜霆正在切土豆。

    听到脚步声,齐炜霆回过头,冲安小暖灿烂一笑:“昨晚睡得好吗?”

    “嗯,还好!”齐炜霆的笑容就像阳光,耀进了安小暖的心底,她呆呆的望着他,心底暖暖的。

    他穿着一件粉色的短袖衬衫,没想到,男人穿粉色也可以这样好看。

    粉色很适合齐炜霆儒雅温和的气质,让他看起来更有活力。

    头发是短的,眼睛是亮的,鼻子是挺的,嘴唇是薄的,无一不是上帝的杰作,安小暖看着他,却想起另外一个男人——-齐政霆。

    “怎么了?”被安小暖盯着看有些不好意思,齐炜霆冲她眨了眨眼,无数的电波在他的眼中激荡。

    “没事!”

    安小暖仿佛被电到般颤了一下,连连摇头。

    齐炜霆柔声道:“你上去再睡会儿,我做好了饭再叫你。”

    “你不是不会做饭吗?”

    “不会就学。”齐炜霆一脸的自豪,笑嘻嘻的说:“我熬了红枣枸杞稀饭,再炒两个菜,很快就可以吃了!”

    安小暖走过去,隔着玻璃盖,看到熬粥的砂锅里蒸汽弥漫,“咕嘟咕嘟”直冒泡,能闻到淡淡的红枣香。

    “早上随便吃点儿,做这些太麻烦了。”

    安小暖很过意不去,齐炜霆现在代理总裁,公务繁忙,还要洗手为她做羹汤,就是这份心意,她已无法承受。

    “没听说吗,早餐要吃好,可不能随便吃。”

    齐炜霆继续切土豆:“你不吃我自己也要做着吃,很快熟练了,等以后我们有了宝宝,我还要多学几个菜,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吃我爸爸做的菜,可他总是很忙,应酬多,少有时间在家。”

    宝宝……安小暖愧疚得无地自容,咬着唇,半响才说:“别做了,我不想吃!”

    说完,她转身就上了楼。

    “小暖?”齐炜霆蓦地回头,只看到她的背影。

    看着安小暖的背影,没注意手中的刀,锋利的刀刃落在食指中指无名指上,血珠立刻冒了出来。

    “嗤……”

    倒抽一口冷气,齐炜霆放下手中带血的刀,用冷水冲了一下伤口,用纸巾包住手指,不让血滴得到处都是。

    手指伤了,可齐炜霆还是坚持把早餐做好,血已经止住了,他扯掉纸巾,若无其事的上楼。

    “小暖!”

    他轻敲房门,却久久没有回应,打开门,就见安小暖坐在阳台上,望着远处层峦迭嶂的山峰发呆。

    清晨的风略有凉意,吹在安小暖的身上,急在齐炜霆心头,他连忙打开衣柜,取了一件风衣,以最快的速度拿过去,为她披上。

    “别着凉了。”

    齐炜霆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常识还是有,他知道就安小暖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根本不能吹风。

    齐炜霆越好,安小暖就越愧疚。

    她拒绝了齐炜霆的好意,抓着风衣,扔到旁边的坐椅上,冷声道:“你烦不烦?不要管我。”

    “小暖,别生气了,我这么做也是因为太爱你了。”

    齐炜霆也不气也不恼,拉了张休闲椅坐她旁边,耐着性子劝说:“我只是想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让你心甘情愿待在我的身边……小暖……我想让你幸福……”

    齐炜霆总是这样露骨,甜言蜜语从他的口中说出,是那么的诚恳真挚,让听的人不想心动也难。

    “你不在家我就魂不守舍,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齐炜霆动情的握住安小暖冰凉的小手,放到脸颊边蹭了蹭:“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齐炜霆掌心的热度一点点度到安小暖的手里,再一点点传递到她的心头,冰封的心,开始有了松动。

    “炜霆,你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男人……我……”

    知道安小暖又想说什么配不配得上之类的话,齐炜霆抢先按住了她的粉嫩朱唇:“既然我那么好,你就安安心心当我老婆,让我一辈子对你好!”

    一辈子……好遥远的时光。

    安小暖定定的看着齐炜霆,在他柔情似水的眸光中,看到了坚定与锲而不舍。

    心隐隐作痛,安小暖默不作声,抽回手,突然看到齐炜霆三根手指上整整齐齐的血痕,不用问也知道,是被菜刀割伤的。

    抓着他的手,安小暖落了泪,雨点儿般簌簌坠落。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

    对不起你……

    安小暖哭得很伤心,上气不接下气,似要把心底所有的愧疚和委屈都通过眼泪宣泄。

    “别说傻话,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对你好,再好都是应该的,你别哭,我没事,一点儿小伤,很快就好了。”

    齐炜霆心疼的拭去安小暖脸上的泪,将她揽入怀中。

    她靠在他的肩头,失声痛哭。

    “不哭,没事了!”

    齐炜霆心疼得无法呼吸,这一刻,他更加肯定,安小暖有心事,她一直不肯对他敞开心扉,是有原因的。

    哭了许久,安小暖才止住眼泪,乖乖的跟齐炜霆一起下楼吃早餐。

    枸杞红枣稀饭,清炒土豆丝还有鱼香肉丝,简单的饭菜,却吃出了幸福的滋味儿。

    安小暖一边抹眼泪一边吃,两大碗稀饭很快进了肚子,她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好的胃口,苍白的脸慢慢的有了些血色。

    “我去上班了,在家上网看电视,乖乖的等我回来。”

    齐炜霆拎着公文包就要出门,还不忘叮咛安小暖几句。

    “嗯,路过药店别忘了买酒精和创可贴。”安小暖送他到门口,俨然是新婚小妻子的模样。

    安小暖柔顺的模样让齐炜霆动容,情不自禁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拜!”

    “拜!”

    齐炜霆离开之后,安小暖捂着自己的额头,半响回不过神。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齐政霆的来电。

    她直接压断,然后关了手机。

    齐政霆,你好好在法国和薛冰冰培养感情吧,希望你回来的时候,已经对我不感兴趣了。

    ……

    晚上齐炜霆有应酬,没能回家陪安小暖。

    他满心愧疚的道歉,反而让安小暖很有压力。

    快到午夜十二点,齐炜霆才在司机的搀扶下醉醺醺的回公寓。

    司机把齐炜霆放上卧室的大床就走了,安小暖站在床边,被熏人的酒气闷得头昏脑胀。

    “小暖……小暖……”齐炜霆半醉半醒,睁开迷离的双眼,模模糊糊,看到了安小暖的轮廓,便伸出了手,想要抓住她。

    他很害怕这是梦,所以必须抓住她,心里才踏实。

    “怎么喝这么多酒?”

    坐到床边,握住齐炜霆高举的手,安小暖温柔的轻揉他紧蹙的眉心:“以后少喝点儿,喝酒太多对身体不好。”

    “我今天很高兴,真的很高兴……”齐炜霆紧紧反握住安小暖的手:“你不要走好不好,一辈子待在我的身边。”

    就算他喝醉了,神志不清,她也不能轻易的允诺。

    “你看你,成了醉鬼了!”安小暖随手抽了几张纸巾,擦去他额上密密麻麻的汗珠。

    齐炜霆的身上不但散发着酒味儿,还有些汗味儿,但并不难闻,很有男人的粗犷。

    躺了一会儿,齐炜霆的酒醒了不少,朦胧的醉眼定定的盯着安小暖。

    她穿了一件白色的睡袍,睡袍将她包裹得密不透风,但妖娆的轮廓却让他心神激荡,痴痴的笑意在唇角绽放。

    齐炜霆笑得太开怀,安小暖有些发窘,呐呐的问:“笑什么?”

    此时此刻,他哪里还是个三十岁的成年男子,笑起来的样子,跟孩子差不多,纯真浪漫,喜怒哀乐都写在了眼睛里,让她一望便能知晓。

    两人交握的手心很快被汗透,齐炜霆含糊不清的说:“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原来不是做梦,你真的在我身边。”

    说话的时候,他的大手紧了紧。

    手在齐炜霆的掌心,安小暖能感受到他急速上升的温度,暧昧的气息,在悄然间滋生。

    他是真心的爱她,认定了她,便不会轻易放手。

    晦涩的勾了勾唇角,安小暖轻拍他的手背:“喝醉了就别说这么多话,好好的睡一觉,不然明天早上起来会头疼。”

    “我想洗澡。”齐炜霆胡乱的扯开粉色衬衫的钮扣,拨了拨额前汗湿的黑亮发丝:“热死了,好难受。”

    他狭长的眸子,格外幽暗,像一汪深不见底的碧波渊潭,蕴藏着蛰伏的火山。

    “那你去洗吧,小心点儿,别摔倒!”安小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他就是不放松。

    “亲我一下!”齐炜霆笑得傻气,手指自己的脸颊,向安小暖索吻。

    安小暖哑然失笑,推他一把:“别闹了,快放手,你去洗澡,我去给你倒杯水。”

    “不放,快点,亲这里!”

    “唉……你真是……”

    无奈的叹了口气,安小暖彻底败给他了,俯身,水润的唇凑近他的脸颊,却不想,齐炜霆耍赖皮,脸一转,就把自己的嘴送了过去。

    安小暖被他给骗惨了。

    “坏蛋!”

    安小暖又生气又好笑,粉拳砸在了他的胸口,准备起身离开,却被他一拽,瘦弱的身子就倒进了他的怀中,他的唇就压了下来。

    安小暖连忙捂住嘴,奋力挣脱,惊慌失措的跑了出去。

    冲了澡之后酒醒了大半,齐炜霆打开卧室的门,喊安小暖。

    “来了!”

    安小暖听到齐炜霆的声音,便端着温热的蜂蜜水上楼,看到只穿着白色平角裤的齐炜霆,一张俏脸红成了猴子屁股。

    齐炜霆不但脸长得好,身材也好,全身上下,没一点儿赘肉,曲线轮廓,硬朗健美,和他哥哥一样的完美。

    不知不觉,安小暖又想起齐政霆了。

    她总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他。

    “谢谢!”接过蜂蜜水,齐炜霆开心的一饮而尽。

    安小暖的脸依然红红的,像熟透的苹果,让人恨不得咬一口。

    “快睡吧!”

    安小暖拿过空杯子,把齐炜霆往他的床上推。

    齐炜霆眨了眨明亮的眼睛,用几近哀求的口气说:“你陪我睡,好不好?”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

    齐炜霆傻笑道:“嘿嘿,因为我太喜欢你了。”

    “你为什么喜欢我?”安小暖定定的望着他。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齐炜霆专注的望着她,神色极为认真:“第一次见到你,你的样子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第二次见到你,心底就有个声音在说,我喜欢这个女孩儿,很奇妙的感觉,你就像鸦片,让人会上瘾,总是不由自主的想你。”

    没有感情基础的一见钟情,很容易破碎!

    安小暖苦笑了一下:“比我漂亮,比我能干,比我家世好,比我有才华的女人多了去了,你应该找一个比我好一百倍的女人!”

    “别说傻话,在我的心里,你最好,没有人比你更好!”

    齐炜霆一字一句发自肺腑:“你就像发光体,吸引着我的目光,让我难以忘怀,我爱你,胜过爱自己。”

    他一直是用尽全力在爱她。

    心底坚固的防线在这一刻轰然崩塌,安小暖的眼眶被泪水盈满。

    “让我看看你的手!”安小暖拉着齐炜霆的手,凑到眼睛跟前,发现他没有贴创口贴,虽然伤口不深,但泡了水之后表皮发白,往外翻。

    一想到齐炜霆是为了自己才划伤手,安小暖就愧疚,唇颤抖着,吹了吹:“还疼吗?”

    齐炜霆笑得合不拢嘴,为了能得到她更多的关心,昧着良心说:“很疼,快疼死了。”

    “有那么严重?”安小暖狐疑的看着他,对上他柔情似水的眼,就知道自己被骗了,立刻板起脸,甩开他的手:“太过分了,让我担心很有意思吗?”

    “别生气嘛,我知道错了,以后就算疼死,我也不吭一声。”

    齐炜霆温柔的揽着安小暖的肩,脸上堆着谄媚的笑,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可爱得紧。

    “真是拿你没办法!”安小暖哭笑不得,掀开被子要上自己的床:“早点儿休息,晚安!”

    “小暖!”齐炜霆一把扣住安小暖的腰,把她横抱起来,大步流星走到自己的床边。

    她的身体好轻好轻,像抱着一缕轻纱,必须格外小心,不然风就会把她吹走。

    “炜霆,别,别这样……”安小暖被齐炜霆小心翼翼的放到床心,她惊恐的瞪大眼睛,双手死死的捂着胸口:“对不起!”

    “嘘,别说话,今晚让我陪着你睡。”安小暖的顾虑齐炜霆自然知晓,在她的眉心轻啄一下,侧身躺在了她的旁边。

    齐炜霆说完就关了灯,闭上眼睛,安小暖借着月光看到立体深邃的轮廓,就像远山一般的巍峨。

    他是如此的完美,就像童话故事里骑着白马的英俊王子,而她,只是卑微的灰姑娘,除了长得还可以,便一无是处,她配不上如此优秀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