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42章 向安小暖低头

    安小暖没想到齐政霆会回来吃晚饭。

    他进门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明显一僵。

    昨天那一耳光她脸现在还火辣辣的,她只能用头发挡着,以免被看出来。

    混蛋齐政霆!

    安小暖咬牙切齿,在心里怒骂他。

    齐政霆看到安小暖的怒意,抿了抿唇,似乎有话想对她说。

    哼!

    看到他就胀眼睛,安小暖收回目光,继续和裴老太太说话。

    裴老太太很喜欢安小暖,把她家里的事都问了个遍。

    “小暖,他就是你丈夫吗?”裴老太太看到齐政霆,笑着问。

    安小暖摇摇头:“不是,他是我丈夫的大哥。”

    她刻意加重了“大哥”两字,有点儿恶狠狠的味道。

    “哦,大哥这么帅,弟弟肯定也不会差,你丈夫什么时候回来,我想见见他。”裴老太太说。

    “他在楼上……”

    安小暖讳莫如深,不知道该不该把齐炜霆是植物人的事说出来,下意识看向白若兰。

    白若兰想了想说:“裴夫人,我家二儿子出了车祸,现在身体不好,等他身体好了,再来见裴夫人和裴将军。”

    “哦,那让他快点儿把身体养好,我想见我的孙女婿。”

    “一定一定,裴夫人,饭菜已经弄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真是麻烦你们了。”

    “别这么客气,裴将军和夫人能来,我们家可是蓬荜生辉,这边请。”

    裴将军身份显赫坐上位,安小暖和裴老太太坐将军的左手边,白若兰和齐振凡坐右手边,齐政霆一个人坐下位。

    原本安小暖要去坐下位,被白若兰拉过去,陪着裴老太太坐,齐政霆坐了下位。

    齐政霆冷睨一眼侧面的安小暖,不露声色的吃饭。

    心头有气的安小暖都不拿正眼看他。

    但是两人的位置太近了,她伸手夹菜都会不小心碰到他的手。

    一阵风吹来,齐政霆身上特有的清新味道扑入鼻腔,安小暖的心一阵狂跳。

    混蛋!

    她屏住呼吸,拒绝闻他身上的味道。

    披着头发不方便吃饭,安小暖把垂在脸侧的头发拢到耳后。

    齐政霆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她脸上还未消散的指印。

    他深邃的眼眸暗了暗,嘴里一阵苦涩。

    裴老太太热情的为安小暖夹菜,劝她多吃点儿,她实在太瘦了。

    “谢谢奶奶。”安小暖笑得甜甜的。

    她好久没这么高兴了。

    甚至有种错觉,裴老太太就是她的亲奶奶。

    呵呵,确实是错觉,想进裴家这样的豪门,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去早一点儿,看能不能排上队。

    看到安小暖笑得那么甜,齐政霆心里痒痒的。

    安小暖突然感觉自己的腿被人勾了一下。

    勾她的那只脚来自左边,她的左边就只有齐政霆一个人。

    还没等她有所反应,齐政霆的脚直接放在她的腿上轻轻的磨蹭,越来越嚣张。

    该死,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安小暖的心头燃起一把熊熊烈火,抬眼狠瞪齐政霆。

    齐政霆正慢条斯理的喝汤,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好像桌子下面那只耍流氓的脚不是他的似的。

    一定要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不然以为她好欺负。

    安小暖咬牙狠狠踩下去,用尽全力踩在齐政霆的脚背上。

    齐政霆眉头微微一蹙,抬头看向安小暖。

    “大哥,最近很忙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可不要操劳过度了。”安小暖故意讽刺他,脸上仍然带着甜甜的笑。

    齐政霆看着一脸得意的安小暖,唇畔也噙上了笑意:“谢谢关心。”

    桌子下面,另一只也伸了出来,挤进安小暖的双腿中间。

    安小暖没想到齐政霆这么大胆,脸红成了猴子屁股,还好桌子铺了桌布,挡得严严实实,不然被佣人看到,那可就麻烦了。

    安小暖拿着水果叉的手偷偷放到桌子下面,狠戳了齐政霆的腿一下。

    他的腿立刻收了回去。

    这个混蛋,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以为她好欺负。

    昨天买的防狼喷雾还没到,安小暖暗暗琢磨晚上如果齐政霆再去她房间,她该怎么收拾她。

    干脆自己做点儿防狼喷雾算了。

    什么胡椒粉啊,芥末啊,酒精啊都可以兑进去,拿装爽肤水的喷瓶装上,杀伤力肯定不小。

    安小暖强忍着笑,给裴老太太夹菜,说一些关心的话。

    裴老太太和裴老太爷吃完饭喝了茶就回去了,他们今天来给安小暖带了很多礼物,燕窝人参花胶鹿茸,都是补身体的。

    认了这么亲戚,白若兰和齐振凡也很高兴。

    送走裴老妇人和裴将军,白若兰就上楼去和齐炜霆说话。

    她说:“炜霆,你媳妇儿现在可是裴将军的孙女了,以后你更不能欺负她,你快点儿醒过来吧,裴老妇人和裴将军都想见你。”

    安小暖回房拿了喷瓶,然后去厨房帮忙收拾,接机往喷瓶里装东西。

    除了胡椒粉芥末酒,她还装了辣椒油大蒜油以及所有她能找到的刺激性液体。

    她下决心要好好惩治齐政霆,就不会心软。

    齐政霆和齐振凡在偏厅下棋,他的视线时不时的往安小暖的身上转。

    看她在厨房忙碌,窈窕的身影婀娜多姿,他已经在幻想夜深人静的时候抱着她的时刻了。

    安小暖忙完就回了房间,佣人正在给齐炜霆泡脚。

    最近天气冷了,佣人都会给齐炜霆用热姜水泡脚,促进血液循环。

    安小暖洗了澡躺床上,把喷瓶藏在枕头下面,现在就等齐政霆半夜来找她了。

    想到将会发生的事,她险些笑出声。

    齐政霆,咱们走着瞧。

    ……

    夜深人静,齐政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想着一墙之隔的安小暖,他体内的血液已经沸腾起来。

    他已经有足足十天没碰过她了。

    某个部位已经蓄势待发。

    整栋别墅都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静谧得只有他自己的呼吸声。

    齐政霆起身,通过暗门去了隔壁房间。

    他的手刚刚碰到安小暖,还没睡熟的安小暖立刻拿被子捂住脸,然后另一只手拿着喷瓶冲齐政霆的脸猛喷。

    齐政霆根本没想到安小暖会这么报复自己,满脸都是辣椒油芥末胡椒粉的混合液。

    “嗤……”一双眼睛痛得像火烧。

    他倒抽一口冷气,捂住了脸。

    第一步成功,安小暖跳起来把被子蒙在齐政霆的头上,对着他一顿拳打脚踢,把心中的悲愤统统宣泄了出来。

    委屈到了极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发泄。

    她一边打一边骂一边哭:“混蛋齐政霆,我恨你,我恨你,你这个混蛋……”

    齐政霆到底是男人,身体力壮,虽然一开始让安小暖得了便宜,但他很快就采取了反攻。

    甩掉头上的被子,凭感觉抓住安小暖,然后把她扛肩膀上,再凭感觉回自己的房间。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放开我……”安小暖拼命挣扎,结果一头撞墙上,整个人都撞懵了。

    “好痛……”她捂着后脑勺,低低的呻吟。

    齐政霆扛着安小暖摸摸索索的回了自己房间。

    安小暖这才知道书架后面竟然是暗门,难怪齐政霆总是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到她这边来。

    齐政霆的眼睛渐渐能睁开一些,他关上暗门,把安小暖带去了浴室。

    两人一起坐进大浴缸,温热的水从四面八方涌来。

    齐政霆洗去脸上的辣椒油,惩罚性的捏了安小暖的屁股一把:“谋杀啊?”

    “是啊,我恨不得杀了你,你这个混蛋,你那么讨厌我,干脆打死我算了!”

    安小暖揉了揉后脑勺,半响才缓过劲儿。

    “是你自己不好好说话,故意让我误会。”齐政霆温柔的捂着安小暖的后脑勺,帮她揉:“很疼吗?”

    “不要你管,猫哭耗子假慈悲,哼,你这个混蛋,什么都怪我头上,你就没错了,昨天你问我和裴叔叔是什么关系,我说你认为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谁知道你思想那么龌蹉,人家裴叔叔可不是你这种人。”

    安小暖满腹的委屈,昨晚偷偷的哭了一晚上。

    现在一说,又红了眼。

    齐政霆也知道自己昨天太冲动了,可是怒火已经焚灭了他的理智,让他根本没办法思考。

    看到安小暖眼里的泪,他心头一阵刺痛,就像有针在扎。

    他捧起安小暖的脸,温柔的为她拭去泪水。

    “别哭了,昨天是我不对。”

    第一次,他向人低头,还是个女人。

    安小暖不打算原谅他,她对他已经失望透顶。

    她盼着他来救她的时候他在哪里?

    恐怕不想被人知道她和他见不得人的关系,躲起来了吧!

    懦夫!

    霸占她身体的时候倒是很强势,需要他帮助的时候就找不到人了。

    安小暖愤怒的推开齐政霆的手。

    “滚开,别碰我。”

    她想站起身,齐政霆却抱住了她的腰,顺势把她的底裤拉了下去。

    如果说以前齐政霆侵犯她的时候,她还有点儿半推半就的意思,那今天,她是全身心的抵触和他发生关系。

    底裤被拉下,她转身就给了齐政霆一耳光。

    “啪”的一声,用尽她全身的力气。

    被安小暖打,齐政霆眸色一暗,眼底危险的寒光肆虐。

    他抓住她的手,狠狠一拽,把她拽入怀中。

    “放开我……唔……”安小暖的呼喊被齐政霆堵回了喉咙,他捧着她的脸,疯狂的啃噬她的嘴唇。

    她的芬芳,她的香软,她的甜蜜,统统吞入腹中。

    “唔唔……”安小暖瞪大眼睛,拼命挣扎。

    齐政霆夹着安小暖的腿,一条胳膊夹着安小暖的左手,另一只手抓着安小暖的右手,把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他狂热的吻铺天盖地,又霸道又火热,把安小暖吻得全身无力。

    安小暖知道自己玩不过齐政霆,但她也不会轻易就范。

    她心一横,张嘴狠狠咬住了齐政霆的嘴唇,她咬得极为用力,把齐政霆的嘴唇咬出血来也不松口。

    齐政霆虽然被她咬住,但仍然没有放开她,嘴还在她的唇上舔舐。

    带血的吻,有咸腥的味道,更加刺激。

    齐政霆的大手滑进安小暖的睡衣,手指轻柔的抚摸她最敏感的部位。

    “呃……”安小暖的身体随着齐政霆手的动作不由自主的颤抖。

    那种奇异的酥麻酸痒迅速袭遍全身,血管里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

    齐政霆感觉到安小暖身体的变化,唇畔噙笑,长指猛地刺了进去。

    “啊……”

    安小暖情不自禁的叫出了声。

    齐政霆的嘴唇滑出了她的牙齿。

    “把手拿出来,你这个混蛋,不准碰我……你不是嫌我脏吗,说我恶心吗,还碰我干什么,你看谁干净你找谁去,别找我,反正我那么脏,配不上你……手拿出来……唔……”

    安小暖死死抓住齐政霆的手,愤恨的瞪着他。

    齐政霆的手指动了动,她的脸迅速染上情欲的潮红。

    “我都向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齐政霆哑着嗓子,幽深的眸子满满都是安小暖。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难道你以为道歉就可以弥补对我的伤害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不会再自甘下贱让你玩弄,你这个自命清高的混蛋,混蛋,我恨你!”

    安小暖悲愤的咬住了齐政霆的肩膀。

    眼泪不停的流,胸口淤积的酸涩怎么也疏散不了。

    齐政霆温柔的抚摸安小暖的后脑勺。

    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权利打她,可那一刻就是控制不住,失去了理智。

    那一巴掌打下去,他的心也在痛。

    昨晚一宿没阖眼,抽了两包烟,喝了三瓶酒,可还是不能将她哭泣的脸赶出脑海。

    齐政霆侧头蹭了蹭安小暖的脸:“以后不打你了。”

    虽然她和裴清海没有不正当关系,但和黎央和杜琦有暧昧那是事实,他心里仍然不舒服。

    可那些不舒服和孤枕难眠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

    齐政霆脱下身上的睡袍,抱着安小暖起身,拿浴巾擦干净身上的水渍。

    “睡吧,今晚不碰你。”

    齐政霆抱着安小暖躺床上,拉扯被子盖住他们。

    安小暖依然咬着齐政霆的肩膀没有松口。

    她微微抬头,看到齐政霆竟然已经闭上了眼睛,呼吸沉稳又绵长。

    真的睡了?

    安小暖挪了挪身子,想溜,可是扣在她腰间的手猛地一紧,把她又拉了回去。

    “别动,不然你会后悔。”

    他可是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没有碰她,她再动一下,就会知道他的危险。

    钢枪已经上膛,并且抵在了她的腿上。

    安小暖吓得立刻不动了,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慢慢松开齐政霆的肩膀,血淋淋的一片。

    紧实的皮肤上留下了她深深的牙印。

    齐政霆轻柔的摸了摸安小暖的脸:“以后不要上班了,就待在家里。”

    待在家里才能避免和别的男人接触。

    齐政霆现在只想把安小暖藏起来,以免被人觊觎。

    她的甜美,她的芬芳,她的软嫩,她的紧致都是他一个人的。

    “我不,我要上班。”安小暖一口拒绝。

    她还年轻,不想混吃等死,更不想一辈子依附齐家。

    “那就来我公司。”齐政霆已经想好了,给安小暖安排一个能让他经常见到的工作。

    那就给他当秘书好了。

    安小暖正想拒绝,齐政霆发了话:“你没有权利说‘不’!”

    “你好霸道。”

    安小暖的嘴嘟得老高。

    去齐氏上班还不是羊入虎口啊?

    她躲他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自投罗网。

    “我一直这么霸道。”齐政霆低头吻了吻安小暖的鬓角:“下周一去人事处报道。”

    “做梦,我不会去的。”安小暖咬牙切齿。

    齐政霆冷笑:“你最好的朋友是言欢吧,如果她遭遇什么不幸,你应该不会很难过。”

    “混蛋,齐政霆,你敢威胁我,你如果动言欢一根手指头,我就和你拼命。”

    安小暖快被齐政霆气死了。

    这么无耻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

    “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动她。”

    安小暖咬了咬嘴唇:“好,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这才乖。”齐政霆拍了拍她的头,就像在夸奖他的宠物。

    “混蛋。”

    “睡吧!”

    齐政霆抱紧安小暖,像过去那样,一手给她当枕头,另一手握着她的丰盈。

    安小暖敢怒不敢言,只能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入睡。

    ……

    转眼就到了周一,安小暖想到自己这个样子去上班肯定又会惹人非议。

    她决定给自己来个大改装。

    以前为了勾引男人,她苦练过化妆术,她很聪明,学什么都快,化妆技术不比专业的化妆师差。

    以前她都是把自己化得妖艳或者风骚,这一次她要把自己化丑。

    安小暖先给自己来了一个大粗眉,再戴个黑框眼镜,皮肤弄黑一些,头发乱糟糟的扎在脑后。

    最后再弄个假龅牙,完全是画龙点睛的一笔。

    这样一弄,真是丑得狗都嫌。

    安小暖兴匆匆的出门,白若兰看到她这个样子吓一跳。

    “小暖?”白若兰瞠目结舌:“小暖,你这是干什么?”

    安小暖推了推眼镜笑道:“妈,我怕别人说嫌话,弄丑一点儿去上班。”

    “你这……哈哈哈……”白若兰笑着摇头:“我差点儿么认出来。”

    “嘿嘿,妈,我出门了,辛苦你在家照顾炜霆,我下班早点儿回来。”

    “好,去吧,家里你放心。”

    “再见,妈。”

    安小暖跑出门,看到齐政霆的车停在院子里。

    她以为他已经走了。

    “上车。”齐政霆看到她这个样子,眼底满是笑意。

    “大哥,我还是坐公交车吧!”

    “妈让我顺路带你。”

    “呃……”

    安小暖心不甘情不愿,上了齐政霆的车。

    她本来想坐后面,结果后排的车门打不开,只能坐副驾驶位。

    “干嘛把自己弄成这样?”齐政霆忍着笑。

    “少麻烦啊,不然别人又要说三道四。”

    之前在黎央的公司,就经常被人说,她和黎央根本没什么,结果白的也能说成黑的。

    “这样也不错。”齐政霆点点头。

    他也不用担心别的男人看上她。

    安全!

    安小暖抿抿唇,转头看向窗外。

    虽然这几天晚上齐政霆都抱着她睡,可她并没有原谅他。

    他对她的伤害太深了,只要看到他,她就会想起,他打在她脸上那一耳光有多狠。

    安小暖无声的叹了口气。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齐政霆。

    齐政霆看出安小暖满腹心事,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将她眉心的褶皱按平:“以后我会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别担心。”

    “欺负我的人明明就是你。”安小暖的嘴嘟得能挂油壶了。

    “我也不欺负你。”

    “真的假的?你会这么好?”

    齐政霆失笑:“不相信就算了。”

    “拭目以待。”安小暖也不敢抱什么希望,顺其自然吧!

    ……

    距离齐氏还有两百米距离的时候安小暖下了车。

    齐政霆到达办公室,雷光已经在等他了。

    “老板,有新消息。”

    “说。”齐政霆坐到大班椅上,派头十足。

    “新宇集团那边已经查出陷害少奶奶的人了。”雷光将最新消息汇报给齐政霆:“杜琦得知少奶奶在新宇集团工作,便买通少奶奶的同事,趁少奶奶不注意偷了合约,故意陷害少奶奶是商业间谍。”

    齐政霆微眯了眼:“那个杜琦查了吗?”

    “查了,杜琦就是个人渣,他老婆大着肚子,他还在外面乱搞,几个月前,少奶奶帮他老婆搜集他乱搞的证据,法院判杜琦净身出户,杜琦因此怀恨在心。”雷光说:“只是有一点我没想通……”

    “说!”

    “老板已经派人把少奶奶以前做过的那些事抹干净了,杜琦是怎么找到少奶奶的,照理说,他应该不知道少奶奶的真名和真实身份。”

    “继续查。”齐政霆也觉得有蹊跷,眸底寒光熠熠。

    “是老板!”

    雷光恭恭敬敬的退出了齐政霆的办公室。

    他刚出去,就看到一个丑八怪迎面而来,脸一板,不客气的问:“这一层可是总裁办公室,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来的,你找谁?”

    安小暖见雷光没有认出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就找你。”

    “找我,找我干什么?”雷光将她上下打量一番,不屑的说:“我可不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