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41章 安小暖,你让我恶心

    安小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我是认识他,但这也不能说明我和他串通窃取公司机密,是他陷害我,合约也是他买通别人偷的。”

    “证据确凿还嘴硬,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警察生气的一拍桌子:“继续审!”

    整整二十四小时,安小暖不能睡觉,警察反复的审问,她疲惫得险些晕过去。

    这个时候她只有一个念头,齐政霆为什么还不来救她?

    齐政霆,救救我!

    她不断的在心中呐喊,可是齐政霆一直没有现身,来的是白若兰。

    ……

    安小暖出了事,齐政霆很快就收到了消息,一开始,他确实有救她的打算,可是网上爆出那些照片之后他就不想救了。

    连白若兰让他赶紧想办法,他也只是敷衍了过去,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白若兰心急如焚,多次去公安局要求见安小暖。

    因为还在审查阶段,警察没有同意她的要求,直到二十四小时之后,她带着律师过去,才如愿见到了安小暖。

    “妈,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做过,是杜琦在陷害我,他恨我害他净身出户。”

    安小暖憔悴不堪,看到白若兰就哭了起来。

    “我知道我知道,小暖,别怕,我请了最好的律师为你打官司,你不会有事的。”

    白若兰紧紧握着安小暖的手,也哭了:“如果炜霆知道你被冤枉,肯定会怨我没照顾好你,小暖,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安小暖看着白若兰,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这个时候白若兰还肯护着她,难过的是齐政霆没有现身。

    那个抱着她就舍不得松手的齐政霆在哪里,他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吗?

    安小暖悲从中来,嘲讽自己太可笑。

    竟然天真的以为齐政霆一定会来救他。

    “妈,谢谢,谢谢。”安小暖叮嘱道:“这件事一定不要让我妈知道,她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如果她问,您就说我出差了,信号不好,回来就和她联系。”

    “好,我知道怎么说,你配合调查,别太担心了。”

    “嗯。”

    白若兰抱了抱安小暖,离开了审讯室,她去和律师沟通。

    律师告诉白若兰:“夫人,这件事不好办,人证物证确凿,除非能找到新的证据证明安小姐是被陷害的。”

    “我齐家的儿媳妇还能差这几十万,分明就是陷害。”白若兰义愤填膺。

    律师面色凝重:“夫人,安小姐的身份这个时候更不能暴露,现在网上的风评很不好,如果被人知道她是您的儿媳妇,恐怕会对整个齐家都有影响,说不定会把齐氏也牵扯进去。”

    “那该怎么办?”白若兰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我再和警方沟通,看看能不能找到疑点,如果实在找不到,我会尽量为安小姐辩护,少判几年。”

    “还要判刑?”白若兰的脸刷的白了:“赔钱行不行?”

    “新宇集团那边态度强硬,要严惩安小姐,恐怕不好和解。”

    “那该怎么办,要不我去找黎董,让他给个面子不要追究。”

    “万万不可,夫人,我建议你这个时候不要和新宇方面联系,更不要让他们知道安小姐是您的儿媳,现在两家公司正在合作,万一事情发酵,影响了合作,那就损失惨重了。”

    “唉,那该怎么办?”

    “夫人别急,我来想办法,明天一定把安小姐保释出来。”

    “也只能这样了,怎么小暖就摊上这事儿?”

    白若兰摇摇头,一边和律师商量一边往外走。

    律师送白若兰上了车,目送她走远之后才拿出手机打电话:“齐总,我已经去公安局看过了,是,我已经告诉夫人了,明天再保释安小姐,是,我知道怎么做,齐总放心。”

    ……

    白若兰离开后不久黎央也悄悄的去看了安小暖。

    他相信安小暖没做过,但是现在舆论一边倒,说安小暖为了窃取公司机密勾引他,他父亲雷霆大怒,不准他维护安小暖。

    安小暖虚弱的说:“黎总,不是我做的,你一定相信我。”

    “小暖,我相信你,对不起……我帮不了你。”黎央满心愧疚:“你想想,是谁陷害你。”

    “一定是杜琦……我害得他净身出户,他想报复我。”

    “合约又是怎么丢失的?”

    “我不知道。”

    合约她收藏得很好,她甚至不知道是怎么被人偷走的。

    “你好好想想,想起什么就告诉警察,他们一定会查明真相。”

    “嗯。”

    安小暖失望透顶,她还以为黎央会帮她,结果连黎央也袖手旁观。

    黎央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安小暖,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二十四小时,不眠不休疲劳轰炸,安小暖终于撑不住了,趴在桌上想睡一会儿,可是警察却又进来继续问话。

    她实在受不了折磨,向警察提出要求,她要打电话。

    警察同意了,拿了一部座机给她。

    安小暖最先打的是齐政霆的电话。

    可是电话一接通,齐政霆听到她的声音就挂断了电话。

    他根本不想管她是死是活。

    安小暖绝望得捂着脸,不让警察看到她的眼泪。

    突然,她想起前几天救的那位老太太,老太太的大儿子说过,会答应她一件事。

    就试试吧!

    她让警察把提包里的名片给她,拨通了裴清海的电话。

    “裴叔叔,是我,小暖,我遇到点儿麻烦,您能帮帮我吗?”

    “好!”

    裴清海连什么麻烦都没问,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安小暖看到了希望,喜极而泣。

    当天下午,裴清海就带着裴氏的律师团来了,要求立刻释放安小暖。

    去公安局之前,他联系了黎央的父亲黎德山,将一个新宇集团一直想做的工程拿给他们做,迫使他同意撤诉。

    新宇集团这边一撤诉,安小暖就被释放了。

    坐上裴清海的车,安小暖一直不停的说:“谢谢,谢谢。”

    虽然这是她和裴清海的第二次见面,可是裴清海身上有种让她安心的感觉,好像两人已经认识了很多年,亲切又温暖。

    裴清海微微一笑:“别这么客气安小姐,你救过我母亲,我帮你也是应该的。

    这也算善有善报吧!

    隔着玻璃窗,安小暖看到外面有不少狗仔记者在拍照。

    她很担心那些狗仔乱写,抹黑她和裴清海的关系。

    “对不起裴叔叔,连累你了。”

    裴清海看出安小暖的顾虑,笑道:“他们没机会乱写,我已经派人去处理了,以后网上再也看不到关于你的消息。”

    裴清海想得这么周到,安小暖眉开眼笑:“裴叔叔,谢谢。”

    “别客气,这两天累着了吧,你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好。”

    裴老太太想见安小暖,裴清海接了安小暖就直接去裴家。

    老太太听说安小暖出了事,心急如焚,一直在家里等消息,听说解决了,她还是不放心,要裴清海把安小暖带过去让她看看。

    四十分钟的车程,安小暖到达裴家。

    她睁开眼,看到门口竟然有士兵站岗,惊诧的四下看看,这才发现,自己在睡梦中进了军区大院。

    裴老太爷曾是军区首长,虽然现在退了下来,但依然身份显赫,在A国是响当当的人物

    裴老太爷和裴老太太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二儿子从商,小儿子和两个女儿都在部队。

    裴老太太听到车声就出来迎接安小暖,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小暖,奶奶担心死了,看看你,小脸都憔悴了,快,进屋,奶奶给你做了好吃的。”

    裴老太爷坐在沙发上喝茶,安小暖进门,他淡淡的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得了,眼睛都直了。

    裴老太太住院的时候他在首都开会,赶回来的时候安小暖已经走了。

    一开始他还不理解为什么自家老太婆会突发奇想认个孙女,现在见了安小暖才知道原因。

    裴老太太拉着安小暖去给裴老太爷请安。

    “老头子,她就是我经常念叨的小暖,以后小暖就是我们的孙女了,老大家三个儿子,没女儿,小暖正好给老大当女儿。”

    老太太拿了主意,裴清海自然不会拒绝,他也看安小暖顺眼,这亲就算是认下了。

    安小暖甜甜的喊:“爷爷好,干爹好。”

    “嗯,乖!”裴老太爷很少这么和颜悦色。

    裴老太太带小暖去吃东西,裴老太爷竟然也跟了过去,还亲手帮小暖夹菜:“你奶奶特意给你做的,多吃点儿。”

    “谢谢爷爷,谢谢奶奶。”

    安小暖吃着美味的家常菜,鼻子酸得厉害。

    她反手擦去眼泪,埋头猛吃。

    多吃点儿才不辜负裴老太太和裴老太爷的好意。

    吃饱喝足,裴老太太还要亲自送安小暖回家。

    待她们出了门,裴老太爷上楼,翻出老相册看了又看:“像,确实像!”

    ……

    裴老太太把安小暖送到齐家门口,但没进去,认了门就走了。

    安小暖离开公安局的时候就给白若兰打了电话,白若兰一直在家里等她。

    “小暖,是妈没用,妈没帮上忙。”白若兰抱着安小暖哭得稀里哗啦:“小暖,对不起。”

    “妈,你别哭,我不是没事吗,清者自清,这事我本来就是冤枉的,警察查清楚了,自然就放了我。”

    裴清海没说,安小暖并不知道自己的自由是裴清海用一个工程换来的,还以为是裴清海施压,警察彻查,发现她是冤枉的,才释放了她。

    “你快洗澡换衣服,妈给你弄好吃的。”

    “不用麻烦了妈,我在外面已经吃过了。”

    “妈去给你炖燕窝。”

    安小暖拦不住,白若兰一头扎进了厨房。

    她叹了口气,转身上楼去洗澡。

    ……

    虽然裴清海接安小暖没有上新闻,但齐政霆那边已经收到了小道消息。

    裴氏将一个价值十亿的工程给了新宇集团,只是为了让新宇集团撤销对安小暖的诉讼。

    现场照片也传到了齐政霆的手机上。

    他看到安小暖和裴清海坐在车内,很熟悉的样子。

    这贱女人,确实有手段,连裴氏的裴清海也帮她,还有谁是她勾搭不上的?

    素来听闻裴清海和夫人感情很好,可还不是着了安小暖的道。

    齐政霆冷笑一声,把手机放桌上。

    他倒是小瞧安小暖了,她的靠山还真不少!

    ……

    新宇集团撤销诉讼,安小暖无罪释放。

    薛冰冰收到消息,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怎么可能?

    她自己就是学法律出身,布的这个局天衣无缝,她甚至算准了,只要放出那些安小暖勾三搭四的照片,齐政霆就不会帮安小暖,可偏偏杀出一个程咬金。

    薛冰冰气坏了。

    下一次,绝对不能给安小暖翻身的机会。

    ……

    原本已经疲惫不堪,可安小暖洗了澡躺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杜琦肯定是收买了她身边的人,才能偷走合约。

    那个出卖她的人是谁呢?

    安小暖把办公室里的人想了一圈,也想不出是谁。

    如果能杜琦收买同事来陷害她的证据就好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安小暖听到车声,知道是齐政霆回来了。

    他连她的电话都不肯听,她也不想再和他有什么牵连。

    所谓患难见真情,她患难的时候,他就怕惹祸上身,理都不理她。

    可恶,提上裤子不认人!

    安小暖拉扯被子蒙住头,强迫自己入睡。

    ……

    齐政霆进门,白若兰正好端着刚刚炖好的燕窝从厨房出来。

    白若兰笑着问:“政霆,你今天怎么回来了,是不是知道小暖无罪释放,特意回来看看?”

    “她人呢?”齐政霆冷冷的问。

    “在楼上睡觉。”

    “嗯。”

    听到齐政霆上楼的脚步声,安小暖想起身锁门,可是已经晚了,齐政霆打开了门。

    齐政霆冷峻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吓了安小暖一跳。

    很快,她恢复了平静。

    想到齐政霆的绝情,她就来气:“大哥,你找我有事?”

    齐政霆关上门,冷声质问:“你和裴清海是什么关系?”

    消息还挺灵通的。

    安小暖淡淡的回答:“你认为我和他是什么关系就是什么关系。”

    “贱人,你还要不要脸?”

    安小暖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了齐政霆,他瞪着她,恶狠狠的像要吃人。

    “要脸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我这个人一向不要脸吗?”

    安小暖看着愤怒的齐政霆,心底寒意肆虐。

    她在公安局被折磨了整整二十四个小时,他不但不关心她,反而一见面就来指责她,谩骂她,这个男人她还能期待什么?

    齐政霆咬牙道:“我告诉你安小暖,不管你以前怎么样,现在你身在齐家,就不能给齐家抹黑!”

    “怕我给你们抹黑把我赶出去就好了,反正我这种人只要有男人就活得下去,男人……呵,眼一闭,腿一张,都是一样的。”

    “下贱!”

    齐政霆愤怒的给了安小暖一耳光。

    怒火染红了双眸。

    安小暖被他打得后退了好几步。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眼泪一涌而出,朱唇却还噙着冷笑:“是,我是下贱,我不下贱能和你上床,你可是我丈夫的亲哥哥,大哥,今晚还要我去你房间吗?”

    “闭嘴,你这个贱女人,让我恶心!”

    齐政霆又举起了右手。

    安小暖不躲不闪,还往前走了一步:“你打,狠狠的打,打死我算了,反正我就是这么贱。”

    齐政霆愤怒的瞪着她,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安小暖的声音提高了N个度:“你打啊,打啊!”

    “安小暖,算你狠!”齐政霆的手握成了拳头,一把收回。

    他余怒未消转身出门。

    在楼梯上与白若兰相遇。

    “政霆,你去哪儿,晚饭都不吃了?”

    齐政霆正在气头上,白若兰说什么他都不理,怒气冲天的出了别墅,驾车离去。

    安小暖在白若兰进门之前躲进了浴室,拿水拍脸消肿。

    齐政霆那一巴掌,打得她晕头转向,半张脸都肿了。

    听到浴室里有水声,白若兰敲了敲门:“小暖,刚才政霆没说什么吧,我看他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他脾气不好,如果说了什么你别放心上。”

    安小暖关上水龙头,隔着门说:“妈,大哥没说什么,你别担心。”

    “没说什么就好,小暖,我把燕窝放茶几上,你待会儿出来趁热吃。”

    “好,谢谢妈。”

    白若兰离开,安小暖才走出浴室。

    现在心情不好,别说燕窝了,就是吃龙肉她也没胃口。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在心里骂了齐政霆一千遍一万遍,那个混蛋,如果他再敢欺负她,她就给他好看。

    安小暖立刻拿出手机,在网上买了防狼喷雾。

    ……

    安小暖出事的时候言欢正在欧洲出差,黎央没敢告诉她,等安小暖无罪释放,他才把这件事告诉了言欢。

    言欢连忙给安小暖打电话安慰她。

    “欢欢,我没事了,别担心。”

    接到言欢的电话,安小暖心里暖暖的。

    有这么多人关心她帮助她,她不应该感到绝望。

    “等我回去,一定想办法查出是谁被杜琦收买了来陷害你。”

    “谢谢你言欢。”

    言欢愤愤不平的说:“当初你把杜琦的事处理的那么好,他是怎么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的?”

    “我不知道。”

    勾引杜琦那次,安小暖是通过附近人接近杜琦,然后约杜琦去开房,他老婆再捉奸,过程相当的顺利。

    她和杜琦见面画了很浓的妆,还用的是假名假帐号,怎么就让杜琦知道了呢?

    安小暖也一直在琢磨这个事儿。

    除非是杜琦的前妻泄露了她的秘密,不然杜琦很难找到她头上。

    和言欢聊了一会儿,安小暖的心情好多了。

    她和齐政霆的事,她连言欢都没有告诉。

    被齐政霆打,她心里的委屈都没人可以倾诉。

    安小暖挂断电话,看着齐炜霆,幽幽的叹了口气:“炜霆,你醒过来吧,醒过来就可以保护我了,以后我遇到麻烦,就找你帮我。”

    他是她的丈夫,她的依靠,她找他顺理成章。

    ……

    第二天,裴老太太和裴老太爷一起来齐家看望安小暖。

    出了这事,安小暖也不想回去上班了。

    她对新宇集团很失望,不想再回去被人出卖算计。

    休息几天,再去别的地方上班。

    裴老太太和裴老太爷来的时候她还在睡觉,佣人上来叫她,她立刻翻身爬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洗涮换衣服。

    齐家和裴家虽然不算熟识,但也认识。

    她们突然到访,让齐家两口子很意外。

    裴老太太乐呵呵的说:“我是来看我孙女小暖的。”

    “裴夫人,我怎么不知道小暖是您的孙女?”

    白若兰惊讶得合不拢嘴。

    在把安小暖娶进门之前,她可是派人把安小暖的底细查得清清楚楚,没听说和裴家有关系啊!

    “是这样的,前几日我出门散步,突发心肌梗塞,还好小暖及时相救,不然我就没办法坐在这里和你们聊天了,我和小暖投缘,第一眼看到她我就喜欢,就认她做我的孙女。”

    裴老太太夸赞道:“小暖真是心眼儿好,当时那么多人,就小暖不怕惹上麻烦救了我,小暖结婚了吗,没结婚我家倒有几个孙子,和她年龄相当。”

    白若兰说:“裴夫人,感谢您对小暖的厚爱,小暖是我儿媳,上个月已经和我家老二结婚了。”

    “哦,结婚了啊,我还不知道,恭喜恭喜。”裴老太太难掩失望。

    裴老太太和白若兰聊着天,安小暖从楼上下来,看到她们笑开了花:“爷爷,奶奶,你们来了。”

    白若兰让安小暖招呼着,她去厨房切点儿水果。

    进了厨房,白若兰迫不及待的给齐政霆打电话,让他晚上回来吃饭。

    因为安小暖的关系,齐政霆先生连家门都不想入。

    他冷声问:“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吃饭?”

    “家里来贵客了。”白若兰喜滋滋的说。

    “什么贵客?”

    “裴将军和夫人来了。”白若兰感叹道:“我真是没想到,小暖还能攀上这么亲戚,真是善有善报啊!”

    “怎么回事?”

    白若兰一股脑,将安小暖救裴老太太,然后裴老太太认孙女的事给齐政霆说了。

    白若兰越说越高兴,笑得合不拢嘴:“裴老太太说,她家老大没女儿,就认小暖当干女儿,裴氏的董事长裴清海你知道吧,现在是安小暖的干爹了。”

    闻言,齐政霆一怔。

    那他岂不是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