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40章 齐政霆,我好累,不要了

    没想到自己救了人,还认了一个奶奶,安小暖心里美滋滋的。

    安小暖从小到大就不知道被奶奶疼爱的感觉,因为她是女孩儿,安家人一个比一个重男轻女,爷爷奶奶爸爸都没有好脸色给她。

    爸爸妈妈还没离婚的时候,爷爷奶奶对她不是打就是骂,从未像别的孩子被爷爷奶奶疼爱呵护。

    安小暖看着病床上的老太太,心里想着,别人家的奶奶应该都是这个样子吧,慈眉善目,说话也是细细的。

    安小暖关心老太太的身体,也没太注意老太太的家人,现在老太太脱离了危险,她这才发现这一家人穿的都是高级定制,非富即贵啊!

    老太太的大儿子许了安小暖一个承诺,不管她以后遇到什么麻烦,都可以去找他,他一定会帮她。

    许诺的同时给了安小暖一张鎏金的名片,只要她拿着这张名片,去他的公司,就可以顺利见到他。

    安小暖接过名片一看傻了眼儿,聚能集团董事长裴清海?

    聚能集团可是世界五百强啊!

    她果然是撞大运了。

    安小暖小心翼翼的把名片收进提包,笑着连声道谢。

    其实她现在有齐家罩着,也没什么麻烦事,有备无患,万一哪天惹了事,她也有个靠山。

    裴老太太留安小暖在医院和她一起吃了晚餐,才不舍的让她离开。

    病房里乌泱泱的一大堆人,安小暖头都大了,吃完饭就赶紧走,也不想攀什么亲戚,她只认奶奶就行了。

    安小暖回到家,白若兰和齐振凡已经吃完饭,在花园里散步。

    她打了个招呼就匆忙上楼陪齐炜霆了。

    安小暖正给齐炜霆擦身,齐政霆给她发来了短信:【我出差几天,不准背着我勾三搭四,不然我看回来怎么收拾你!】

    看到这么嚣张的短信,安小暖忍俊不禁,她越发感觉齐政霆像她老公,总是管着她。

    有时候她自己都迷糊了。

    她到底嫁的是齐政霆还是齐炜霆呢?

    ……

    知道齐政霆出差了,安小暖每天按部就班的上班,心里悄悄的盼着他早点儿回来。

    她晚上一个人睡,手脚挺冷的,还是放他身上暖和。

    不想再让齐政霆误会,安小暖时刻谨记和黎央保持距离。

    她和黎央只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因为言欢的关系,黎央偶尔会找她单独谈话,就这么单独谈谈话,也能传出绯闻。

    安小暖已经被同事旁敲侧击的问过很多次,问她是不是黎央的女朋友。

    虽然安小暖否认了,可同事们都不相信。

    管不了别人,随便她们信不信,反正她知道自己不是就行了。

    有一天开会,安小暖走在黎央的前面,不知道水的水杯洒了,地上一滩水,安小暖穿着高跟鞋踩上去,脚下一滑险些摔倒。

    走在后面的黎央顺势扶了她一把,两人相视而笑。

    很快,这件事就在公司上下传遍了,坐实了安小暖是黎央女朋友的传闻。

    安小暖解释得烦了,也不想再说什么。

    她现在只关心一件事,齐政霆到底什么时候回来。

    说不想他是骗人的。

    不管脑子想,身体也很想。

    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安小暖一想起齐政霆身体就有反应,半夜起来换内裤的事时有发生。

    齐政霆出差了十天,也消失了十天。

    安小暖终于收到了他的短信:【到公寓来。】

    她正上班,看着短信心就飞了。

    安小暖还没来得及回短信,总监就出来安排工作,让她去齐氏送文件。

    拿着文件,安小暖突然明白齐政霆为什么要和她们公司合作了。

    这样见面会不会太方便了?

    安小暖拿着文件出了公司直奔齐政霆的公寓。

    第一次用自己的指纹开公寓门,安小暖的心脏怦怦直跳。

    门开了,不见齐政霆,她在一楼转了一圈又上二楼,听到卧室里传出水声。

    齐政霆在洗澡,估计也刚刚到公寓,他这时间也算得太好了吧!

    从外面回来,齐政霆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换衣服,这么说来,他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她吗?

    安小暖心里美滋滋的。

    她把文件放在床头柜上,咽了咽口水,坐床边静静的等齐政霆出来。

    不一会儿,齐政霆就穿着浴袍走出浴室,看到一身红色羊毛大衣的安小暖,唇畔噙笑。

    比他想象中来得快。

    听到齐政霆的脚步声,安小暖还矜持了一下没有回头。

    她紧抿着唇,想起待会儿会发生的事,身子微微的颤抖。

    齐政霆走过去坐在了安小暖的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我不在这几天,有没有听话?”

    他的手真温暖!

    安小暖连连点头:“听话。”

    “乖。”齐政霆就像夸奖宠物一般拍了拍安小暖的头:“我要给你一个奖励,你想要什么?”

    听到这话,只有一个字闯入安小暖的脑海,那就是“你”!

    她想要的奖励是他。

    安小暖摇摇头,没敢说出口,脸已经羞红了。

    齐政霆又问:“想我了吗?”

    安小暖不回答,反问他:“那你有没有想我?”

    “我没想,它想了。”齐政霆说着撩起睡袍,将安小暖的手压在他蓬勃的生机上。

    安小暖的手被烫得哆嗦。

    “流氓!”她红着脸小声的骂。

    齐政霆坏笑道:“让我摸摸,你有没有想我。”

    他说着就伸出手,往安小暖的双腿间。

    “哎呀,别,我送完文件还要回去上班呢……唔……”安小暖抓着他的手,还想矜持一下。

    结果,齐政霆根本不给她矜持的机会,顺势就把她压倒在床上,堵住了她的嘴。

    “唔……”安小暖被齐政霆吻得晕头转向,很快便开始热切的回应。

    她和齐政霆就像热恋中的人,贪婪的索取着彼此。

    两人的身体在夜以继日的磨砺中越来越契合。

    齐政霆一握安小暖的腰,她就知道抬臀,他一扛她的腿,她就知道要翻身。

    默契十足。

    齐政霆淤积了十天的精力全部发泄在了安小暖的身上。

    这套公寓不会有别人来打扰他们。

    他们可以酣畅淋漓的享用彼此,叫喊呻吟都不用顾虑。

    安小暖放开了喉咙,在齐政霆的进攻中婉转娇吟。

    累倒极致,安小暖连呼吸都没力气。

    她奄奄一息的趴在齐政霆的胸口,两人仍然保持着交融的状态。

    齐政霆靠着枕头,身体上倾,大手温柔的抚摸安小暖的脸和身体。

    她就像小猫,乖巧又可爱。

    安小暖一觉睡醒,天已经黑了,如果不是太饿,她还能再睡很久。

    “糟了,几点了。”她惊叫一声坐直身体。

    由于肌肉猛地收缩,让埋在她体内的齐政霆感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偃旗息鼓的部位又蓬勃起来。

    “八点十五。”齐政霆懒洋洋的拿起手表看了一眼,又把安小暖抱入怀中,轻柔的蠕动起来。

    安小暖抓着他的肩膀大叫:“哎呀,别闹了,我要回家,不然妈会担心,你今晚你回去吗?”

    “待会儿一起回去。”

    齐政霆坐起来,抱着安小暖的腰上下律动,她的身体跟随他的节奏摆动。

    “你这个坏蛋,想累死我吗?”

    安小暖抱着齐政霆的脖子,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泄愤。

    齐政霆也在她的肩膀上留下了一个深紫色的吻痕。

    “咕噜噜……”安小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齐政霆笑了,加快速度结束战斗。

    睡一觉不容易补充回来的体力又耗尽了,安小暖有气无力的说:“快扶我起来……我要回家……”

    “今晚就在这里睡,打电话回去,说一声。”齐政霆拉扯被子盖住自己和安小暖,然后拿起手机定餐。

    要了安小暖那么多次,他也消耗了不少体力,需要补充能量。

    夜还长,他不打算就这么轻易放过安小暖。

    “嗯……”

    也只有这样了。

    怪只怪齐政霆太狠,她现在别说走路了,就是下这张床都有困难。

    齐政霆抱安小暖去浴室洗澡。

    浴缸里,安小暖靠在齐政霆胸口慢慢的缓过劲儿来。

    她纤细的手指在齐政霆的胸口画圈圈:“原来你这么想我。”

    “妖精!”齐政霆唇角上翘,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确实想她了,在法国的夜里,总是要看着她的照片才能入睡。

    他已经变得不像自己了。

    越是不想被安小暖掌控,越是陷得深,怎么要也要不够。

    “齐政霆……”她突然喊了他的全名。

    “嗯?”他知道,她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微眯的眼倏然睁开。

    “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说!”

    “你可不可以帮我……”

    话到嘴边,又被安小暖吞了回去。

    她本来想求齐政霆给那个强J过她的男人一点儿教训,可是现在说那种事,会不会太煞风景了。

    还是改天再说吧!

    “帮你什么?”齐政霆沉声问。

    “没什么。”安小暖摇摇头。

    “说一半藏一半,很烦。”

    齐政霆也有好奇心,现在被安小暖给勾起来了,心里欠欠的。

    安小暖咬了咬下唇:“我说出来你可别生气。”

    “说!”

    “我就是想请你帮我把那个强J我的男人找出来,好好收拾一顿,给他点儿教训,他肯定是你的敌人,找到他对你也有好处。”

    安小暖板着脸,说得认真。

    齐政霆冷笑:“我已经查过了,你说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

    安小暖焦急的说:“怎么可能不存在,你是怎么查的?他给我发了很多短信,虽然我都删了,但是查记录肯定能查到发信息的号码。”

    “如果查不到呢?”

    “那就是你办事能力太差,我找别人查。”

    “找黎央?”

    “怎么又扯黎央身上了,我求你,不要再提黎央了,他喜欢的是我的闺蜜言欢。”

    “是吗?”

    “嗯。”

    安小暖还想说什么,可视电话响了,是雷光来送外卖。

    浴室里也有可视电话,齐政霆给雷光开了门。

    雷光把东西放下就走了,齐政霆拿浴袍包裹着安小暖,把她抱到餐厅去吃饭。

    都是安小暖喜欢吃的菜,她一口气吃了好多。

    安小暖没再提那个强J她的男人的事,如果齐政霆有心,自然会去查,没心说再多遍也没用。

    吃饭的时候,安小暖给白若兰打了电话,说公司加班,今晚不回去了。

    白若兰还叮嘱她别太累,注意身体。

    安小暖羞愧得不得了。

    若是白若兰知道她在和齐政霆偷情,恐怕能气晕过去。

    安小暖心中有愧,也不敢多说,支吾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她现在只能祈祷齐政霆尽快腻了她,她的生活回归正途,白若兰永远不知道这件事。

    齐政霆的手机响了,是薛冰冰打来的电话。

    他当着安小暖的面接听,还开了免提。

    “政霆,我朋友今天在机场看到一个人很像你了,是你吧?”

    薛冰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悦耳动听。

    “嗯,我回来了。”齐政霆则要淡漠很多。

    “出差这么久,肯定很累吧?”

    “还好。”

    “你现在在干什么?”

    “吃饭。”

    “哦,那你吃吧,我就不打扰你了,拜拜。”

    “拜!”

    齐政霆挂了电话,至始至终脸上都没有笑容。

    安小暖一直纳闷的看着他,和自己女朋友通话,怎么也不笑,虽然对方看不到,但能听出来啊!

    “你和薛小姐吵架了?”

    只有这一个可能。

    下飞机不去找薛冰冰直接来找她,不是吵架了是什么?

    “没有。”他和薛冰冰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怎么可能吵架。

    “我看你好像不太高兴。”安小暖自认为察言观色有一套:“我还以为你和薛小姐吵架了。”

    齐政霆锐利的双眸逼视着她:“你能不能看出我现在想干什么?”

    “不知道,你想干什么?”

    “你!”

    “……咳咳咳……”

    安小暖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这男人,真是不要脸。

    她已经预感到留她住下绝对是齐政霆的阴谋。

    今天晚上,她死定了。

    腿软!

    安小暖裹紧身上的睡袍:“齐政霆,我想起我还有点儿工作没做完,我还是回公司去做完吧!”

    “你准备就这么去?”齐政霆挑眉。

    “呃……”安小暖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被齐政霆扯坏了,衣衫褴褛的去公司,太丢脸了。

    她呐呐的说:“我很累了,今晚可不可以不要了?”

    “嗯。”

    东西再好吃,也不能没有节制的吃下去。

    这个道理齐政霆还是懂的。

    “真的?”安小暖两眼放光,整个人都亮了。

    齐政霆看着光彩夺目的她移不开眼睛:“今晚放过你。”

    “谢谢。”

    安小暖甜甜的一笑,主动给齐政霆盛汤,还叮嘱他小心烫,慢慢喝。

    ……

    出差回来,还有一大堆工作等着齐政霆,吃完饭他就去书房办公了。

    安小暖闲得无聊,就给他冲了咖啡端过去。

    她刚把咖啡放办公桌上,齐政霆就圈住她的腰,把她拉入怀中,坐在他的腿上,大手顺势伸进她的睡袍。

    “哎呀,坏蛋。”安小暖娇嗔的捶了他一拳:“大哥,放手……”

    “叫政霆!”

    “政霆……”

    这称呼一改,安小暖的心尖颤了颤。

    她的声音也变了:“你放开我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抱着你。”齐政霆一手抱着安小暖,另一手拿笔批阅文件。

    他的怀抱很温暖,她正好在他的怀里暖暖手。

    安小暖没再挣扎,乖乖的坐在他腿上,端详他俊美的脸。

    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甚至下巴上冒出来的一点点胡渣,她都细细的研究了好久。

    研究完之后安小暖得出一个结论——-真tm好看。

    齐政霆长得太好看了,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被安小暖盯着看,齐政霆又坐不住了,把她放在了办公桌上,她的身下还有一大堆文件。

    “呃,你干什么……啊……”安小暖只穿着睡袍,底裤都没穿,齐政霆也一样,睡袍撩起来就可以干活。

    安小暖躺在办公桌上大叫:“你说了今晚放过我的……”

    “我改变主意了。”

    “说话不算话,混蛋,你不是男人,啊……轻点儿……”

    齐政霆一边进攻一边问:“我是不是男人?我是不是男人?”

    “是……你是男人……”

    安小暖被他又狠狠折磨了一番。

    她真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好的体力,就跟马达似的,动力强劲。

    彻底释放之后,齐政霆又抱安小暖去洗澡。

    他帮她洗那个部位。

    安小暖没好气的说:“每次和你做完我都要洗好久,你的那个东西太难洗了。”

    齐政霆笑了:“以后我帮你洗。”

    “我才不要你帮我洗。”

    他洗着洗着就把手指伸进去了,弄得她好难受。

    安小暖嘟着嘴,抓着齐政霆的手往外推。

    “你帮我洗。”

    “我不要,放手啊,不,齐政霆,你混蛋……”

    安小暖的尖叫声娇吟声不绝于耳,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

    ……

    不光安小暖睡不着,薛冰冰也同样睡不着。

    和齐政霆通完电话之后她就一直在哭。

    哭得肝肠寸断也没有人知道。

    薛冰冰的朋友在机场看到齐政霆之后就给她打了电话,她满心欢喜的去他的公寓找他。

    结果看到安小暖去了齐政霆的公寓。

    薛冰冰连车都没下,直接回了家。

    她以为齐政霆只是玩玩安小暖,没想到他一回来就只和安小暖联系,连她这个正牌女朋友也不打个电话问候几句。

    安小暖果然勾引男人有一套,连齐政霆都陷进去了。

    薛冰冰不希望齐政霆被安小暖迷惑,她一定要帮他摆脱安小暖。

    思来想去,只有让安小暖暂时消失,她才有机会帮齐政霆忘记安小暖。

    薛冰冰想了一整夜,终于想到了办法。

    她联系了一个大学同学。

    那个大学同学的表妹和安小暖在一家公司上班,也许能帮上忙。

    ……

    这些天齐政霆都很忙,除了工作,没功夫干别的事,安小暖才能休息休息。

    早上一到公司,安小暖就听说的北欧的单子出了问题,合约泄露,被另一家公司以更低的价格捷足先登。

    董事长正在会议室大发雷霆。

    那个单子的合约安小暖昨天才翻译出来,怎么这么快就泄露了?

    安小暖正在想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总监就带着警察来找安小暖。

    警察问:“你是安小暖吗?”

    “是。”安小暖呐呐的点头。

    警察说:“现在怀疑你出卖公司机密,有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现在请你和我们回公安局协助调查。”

    “我没有出卖公司机密,不是我。”安小暖连连摇头。

    “是不是你证据说话,走吧!”

    两名警察抓住安小暖的手臂,将她强行带走。

    众目睽睽之下,安小暖也没有挣扎,只是说:“我相信清者自清,我没做过的事,谁也不能栽赃给我。”

    安小暖被带走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黎央的耳朵里,他想去保释安小暖,网上突然出现他和安小暖举止亲昵的照片,甚至有人放出消息,说安小暖故意勾引他,引他上勾,然后窃取公司机密。

    就连那次安小暖脚下打滑,他付了她一把的照片也传上了网。

    黎央的父亲不准他再包庇安小暖,警察会查明真相,是不是安小暖做的,由警察来定论。

    黎央只能派助手去看看安小暖,让她配合调查,清者自清。

    其实刚进公安局的时候,安小暖还是挺淡定的。

    她认为自己没做过,白得说不成黑。

    可是很快警察就拿出了证据,不但有物证还有人证。

    警察质问安小暖:“你说你不认识金飞集团的人,那这是什么,金飞集团市场部经理杜某为什么要转二十万给你?”

    “我不知道,我没做过,不是我!”安小暖看着银行打出来的转账记录,背心一阵发凉,这分明就是有人在陷害她。

    “还嘴硬,这可是你和金飞集团市场部经理杜某私下见面的照片,他可是抱着你的,这你怎么解释?”

    安小暖看着照片,浑身发颤。

    照片里的男人她确实认识,几个月前,她曾经勾引过他,拿到他出轨的证据,让他净身出户。

    警察冷笑道:“金飞集团市场部经理杜某为了你和他老婆离婚,他和你还被捉奸在床,闹得那么难看,你敢说不认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