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39章 第一次带女人回去

    “黎总,您找我什么事?”安小暖疑惑的看着黎央,他好像满腹心事急需人倾诉。

    黎央抿抿唇:“小暖,你是欢欢最好的朋友,这件事我也只能找你了。”

    看来是和言欢有关。

    安小暖点点头:“黎总,您请说。”

    “你知道欢欢有喜欢的人吗?”黎央眉头紧皱:“我追了欢欢这么久,她一直不答应,连个机会也不给我,没见她有男朋友,她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黎总,对不起,这件事我帮不了你。”安小暖摇摇头,她不能出卖朋友来讨老板的欢心。

    言欢喜欢的人是她的准姐夫林默渊,这件事安小暖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吐露半句。

    黎央很失望:“连你都不知道吗?”

    “嗯,欢欢没有告诉过我。”安小暖低着头,唯恐黎央看出她在撒谎。

    她这个人,骗那些好色的男人有一套,但是骗老实人会心有不安,容易露出马脚。

    黎央只顾着自己神伤,并未在意安小暖。

    半响他才开口:“给欢欢打电话,约她出来一起吃饭。”

    “好。”安小暖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言欢的电话:“欢欢,下班了吗,一起吃饭。”

    “我马上就忙完了,你把地址发给我,忙完就过去。”

    “好。”

    安小暖挂断电话,问了黎央餐厅的名字给言欢发过去。

    餐厅距离言欢的公司不算远,黎央特意挑的那家餐厅,就是为了方便言欢。

    言欢还在忙,安小暖和黎央在靠窗的位置先入座。

    齐政霆坐在车内,隔着玻璃窗看到安小暖和黎央有说有笑,黎央还很绅士的帮她把椅子拉开。

    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雷光小心翼翼的问:“老板,现在去哪儿?”

    “回家。”齐政霆冷着脸,强压下带走安小暖的冲动。

    “是,老板。”

    齐政霆回了齐家,白若兰很惊讶:“儿子,今天怎么突然回来了,是不是良心发现,回来看看老爸老妈?”

    “你们需要我看吗?”齐政霆冷冷的问。

    “当然需要了,我和你爸现在都老了,每天很无聊的,需要儿孙承欢膝下,你和冰冰发展得怎么样,有没有订婚的打算?”

    “没有。”

    白若兰满心欢喜的说:“我今天还和冰冰的妈妈喝茶了,她说让你有空了去她们家吃饭。”

    “最近很忙。”

    齐政霆说着就往楼上走。

    白若兰在下面喊:“最近小暖忙得都没回家吃饭,要不你把她安排到公司上班,给她个轻松的活儿,女人这么操劳,很容易老的。”

    齐政霆在心底冷嘲:“哼,同时应付几个男人,当然操劳,贱女人,就是耐不住寂寞,欠收拾。”

    ……

    安小暖和黎央等了言欢半个小时,言欢打来电话说林默渊突然通知加班,她走不了了。

    安小暖接完电话就把这个坏消息告诉给黎央。

    黎央满心的期待化为乌有。

    他叹了口气:“那就不等她了,我们吃吧!”

    今晚的菜是黎央点的,全是言欢喜欢吃的东西。

    饭菜很快上桌,安小暖看着那些菜,暗暗为言欢叹息,这么体贴温柔的男人,言欢错过了太可惜。

    林默渊不是言欢可以期待的人,还不如和黎央在一起,被宠爱被呵护,也好过这样没有希望的单恋。

    黎央强颜欢笑,和安小暖扯了些工作上的事。

    安小暖看出他心不在焉,吃完饭就自己坐车回家。

    齐政霆没想到安小暖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坐在沙发上,冷着脸摆弄手机,也不看她。

    “大哥,爸和妈呢?”安小暖一边换鞋一般问。

    “出去散步了。”齐政霆不带感情的回答。

    “哦。”安小暖看他面无表情就很有压迫感:“大哥,我回房了,晚安。”

    才七点多就晚安了?

    安小暖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乱语什么。

    她匆匆忙忙的跑回房间。

    狂乱的心跳许久才恢复正常。

    安小暖看得出来,齐政霆在生气。

    她也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这个男人就是这么阴晴不定,她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

    哄男人的那些招数在他身上根本不管用。

    安小暖摇摇头,强迫自己不要再想齐政霆。

    她是齐炜霆的妻子,大脑怎么能被齐政霆占据呢?

    太不应该了。

    她去打水给齐炜霆擦拭身体。

    这些天她忙于工作,只有晚上才能陪齐炜霆。

    回到家,她便尽职尽责做一个好妻子。

    她帮齐炜霆擦脸擦手擦上身和腿,佣人帮齐炜霆洗重要部位。

    “炜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不要再睡下去了,你已经睡了很久很久了。”

    她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和齐炜霆说话,不管齐炜霆能不能听到,她都会说家里发生的事。

    “大哥有女朋友了,姓薛,很漂亮,是洛洛的闺蜜,大哥很疼他的女朋友,经常陪她逛街看电影泡温泉,你快起来,参加大哥的婚礼。”

    “炜霆,如果你能听到我说话,就和医生一起努力,醒过来好不好?”

    安小暖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个小时,然后念书给齐炜霆听。

    她念的都是齐炜霆以前最喜欢的书。

    念了那些书,安小暖感觉自己更了解齐炜霆了,他很有爱心,也很有文艺气质,体贴又有教养。

    和嚣张霸道蛮横无礼的齐政霆完全是两个极端。

    十点,安小暖准时洗了澡上床睡觉。

    睡之前她看了手机,齐政霆并没有给她发短信。

    也是,他现在有薛冰冰了,还找她干什么。

    她那么脏他肯定不想碰她。

    这样一想,安小暖就关了手机安心睡觉。

    齐政霆泡在浴缸里,喝着红酒看着监控视频,眸色幽暗得就像枯井。

    将杯中的红酒猛地灌进喉咙,他关了视频,逼迫自己不要想那个下贱的女人,他并不是非她不可。

    穿上浴袍躺床上,齐政霆体内仿佛有一头困兽蠢蠢欲动。

    脑里想的,心里念的都是一墙之隔的安小暖。

    他的自制力终于不堪重负瓦解殆尽,一跃而起,穿过暗门去了隔壁。

    安小暖睡得迷迷糊糊,感觉自己落入一具温暖的怀抱。

    她动了动身子,往那怀抱深处钻去。

    齐政霆冷冷的看着怀中的安小暖,她睡得就像一只小猫。

    他把她丢床上,如饿狼扑食般扑向她。

    白天太累,安小暖睡得很沉。

    齐政霆进入她的身体,她才醒过来。

    “不要了……”她低低的哀求:“我想睡觉……”

    齐政霆不管不顾,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各种姿势都来了一遍才放过她。

    安小暖累极了,缩在被窝里连睁眼都没力气。

    齐政霆抱着她,一手给她当枕头,一手擒住她的丰盈,紧紧的握住。

    只有抱着安小暖,他才能入睡。

    这几天,他要么在公司的休息室睡,要么在市中心的公寓,不管是哪里,没有安小暖的夜晚都格外的寂寞阴冷。

    他睡不着,喝了很多酒还是睡不着。

    总感觉有些事没做,有些人没睡。

    床畔冰冰凉凉,好不寂寞。

    夜里,安小暖睡觉总是不老实,喜欢把腿放在齐政霆的身上。

    齐政霆也习惯了,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相拥,互相取暖,不管外面多冷,被窝里总是春意盎然。

    天蒙蒙亮,安小暖就醒了,睁开眼看到齐政霆,还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不是有薛冰冰了吗,怎么还来找她?

    懵了半秒钟,她偷偷缩回搁在齐政霆身上一整夜的腿,想趁他没醒,先溜。

    还没等安小暖坐起身,齐政霆就醒了,长臂一展,把她卷入自己的怀中。

    他闭着眼说:“还早,再睡会儿。”

    “大哥,我睡不着了,我想回房,你放开我。”安小暖抓着齐政霆的手臂,想把他拉开。

    齐政霆更紧的圈着她:“别动。”

    早上正是生机勃发的时候,安小暖这么动来动去,在他的体内又点燃了一把火。

    “你放开我好不好?”安小暖感觉到齐政霆的钢枪顶着自己,脸红得像猴子屁股。

    “不好,放开你谁给我暖床?”

    齐政霆刚睡醒,声音慵懒又性感,听得安小暖心都酥了。

    “要暖床你找薛小姐啊,她肯定愿意给你暖床。”安小暖缩在齐政霆的胸口,闷闷的说。

    齐政霆冷笑:“暖床还是你有经验。”

    安小暖赌气的说:“我知道,你舍不得碰她,薛小姐是女神,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就是荡妇,活该被你玩。”

    “你还挺有自知自明。”齐政霆嘲讽道。

    安小暖苦笑道:“当然,这是我为数不多的优点,我会好好珍惜。”

    “嗯,是该好好珍惜。”

    看到安小暖眼眶内打转的泪花,齐政霆眉头一蹙,翻身压住安小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征程。

    安小暖被他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严重怀疑齐政霆有性瘾,每次都要做很久很久,好像把所有的精力都发泄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

    难道薛小姐没有满足他吗?

    安小暖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过问他和薛冰冰之间的事,只能默默承受他的进攻。

    这些天他没回来,她下面的伤已经好了,只要不是太粗暴,她并不觉得痛,还挺舒服的。

    舒服归舒服,腿软才是真的。

    安小暖被齐政霆折磨得险些爬不起来。

    她好想请假在家休息,可是又怕被总监骂。

    现在年底了,公司每个人都忙,她的工作也很多。

    安小暖费了很大的劲儿才从床上爬起来,她正埋头找自己的衣服,房门被敲响:“政霆,起来了吗?”

    白若兰的声音传来。

    “起来了,什么事,妈?”齐政霆抓扯被子盖住安小暖,又把她拉回去,缩在他的怀中。

    白若兰就在门外,安小暖吓得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算齐政霆的手在她身上胡来,她也只能咬牙忍着。

    齐政霆就喜欢看她脸胀得通红的样子,埋头咬在她挺翘的红珊瑚上。

    “唔……”安小暖闷哼一声,狠瞪齐政霆。

    齐政霆故意逗她,加重了牙齿的力道。

    白若兰在外面说:“我和你爸出去了,今天晚上你陈伯伯请我们吃饭,你也一起去吧!”

    “好。”齐政霆松开安小暖,应了一声。

    “你待会儿给小暖说一声,她晚上如果回来得早,就不用等我们吃饭。”

    “知道了。”

    安小暖气不过,故意在齐政霆说话的时候拿手捂住他的嘴。

    白若兰听到齐政霆的声音怪怪的,问:“政霆,你在干什么?”

    说话的同时还扭了扭门把。

    安小暖听到白若兰的嘀咕声:“锁什么门,你以前可都不锁门的。”

    一听这话,安小暖吓得头皮都麻了,唯恐白若兰让齐政霆开门,那就惨了。

    她连忙往被子里缩了缩。

    如果有地缝,她现在就钻进去。

    齐政霆捏了捏安小暖的鼻子,说:“我在换衣服。”

    “哦,那你换吧,我走了。”

    白若兰说完就走了。

    听到白若兰下楼,安小暖松了口气。

    她压低声音骂:“差点儿被你害死了。”

    “怕什么,大不了把你赶出去,你自由了就可以和黎央在一起。”齐政霆酸溜溜的说。

    “好好的怎么又扯上黎总了。”

    安小暖坐起身,一股热流从她的体内涌出,双腿间黏糊糊的。

    她羞恼的给了齐政霆一巴掌,这混蛋,到底弄了多少东西在她里面,每次她洗澡都要洗很久才能洗干净。

    “打我干什么?”齐政霆不明就里。

    “以后要戴套,不然不准碰我。”

    不光是洗澡洗很久的问题,她现在每天吃避孕药,感觉内分泌有点儿紊乱,这个月的月经很少很少,刚来两天就完事儿了。

    安小暖的话倒是提醒了齐政霆,他和她发生了那么多次关系,都没戴套,安小暖也没怀孕。

    他冷冷的问:“你吃避孕药了?”

    “是啊,每天都吃,我不喜欢吃避孕药,你还是戴套吧!”安小暖说:“就买那种超薄的,戴着没什么感觉,很舒服的。”

    “你倒是挺懂。”齐政霆不高兴了。

    被齐政霆讽刺,安小暖窘了。

    她其实是以前在天上人间跳舞的时候听那些公主说过。

    很多客人不愿意戴套,那些公主为了安全,就哄客人戴,用那种超薄的,不会影响快感。

    那些往事安小暖也不想提。

    她撇撇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这有什么不懂的,不过薛小姐应该不懂,她那么清纯,你可要好好珍惜人家,不要伤人家的心。”

    安小暖说着撑着床起身,然后找自己的衣服穿上,摇摇晃晃的回到她和齐炜霆的房间,洗澡换衣服上班。

    去公司的路上,安小暖收到了齐政霆发来的短信:【你再和黎央纠缠不清,我就让他死得很难看。】

    看着短信,安小暖的脸皱成了一团:【黎总只是我的老板,我和他没什么,你想太多了。】

    【你最好不要骗我,不然我就让你死得很难堪。】

    安小暖看着短信,哭笑不得:【我怎么感觉你才是我老公,每天不准我和这个说话不准我和那个说话,把我管那么紧,害怕我跑了啊?】

    【找死!】

    【别整天吓唬我,我可不是吓大的,有本事你现在就来弄死我。】

    安小暖正得意,突然她乘坐的公交车一个急刹车,她险些摔倒。

    不容易站稳,车上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怎么回事?

    车怎么停了?

    这时,车门突然开了,安小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拉下了车。

    车上人太多,她都没看清楚谁拉她。

    下了车才看到是齐政霆。

    她惊讶不已:“你来干什么?”

    “来弄死你。”齐政霆咬牙切齿。

    “我开个玩笑,你要不要这么当真啊?”安小暖只想翻白眼儿。

    原来是齐政霆的玛萨拉蒂总裁当了公交车的道,玛萨拉蒂总裁移到路边,公交车很快就开走了,但车上的人仍然回头眼巴巴的望着安小暖和齐政霆。

    “我已经当真了。”

    齐政霆拉着安小暖的手,把她塞进了他的车的后座,然后自己坐进去,堵着门。

    “你带我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

    “可是我还要上班。”

    齐政霆不理她,拿出手机给安小暖的上司打电话:“周总,请你派人过来,关于这次合作,我有些事要交代。”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很快安小暖的手机就响了。

    安小暖一看是周祥斌的电话,连大气都不敢出:“周总,我已经在路上了,是,好,我现在就去。”

    这个项目是由安小暖负责对接,周祥斌自然要指派她去找齐政霆,这样一安排,她坐在齐政霆的车上完全是为了工作了。

    她现在就是在上班。

    安小暖有些无语的看着齐政霆,大老板就是好啊,呼风唤雨,想干嘛就干嘛。

    齐政霆得意的挑眉。

    “算你狠。”安小暖敢怒不敢言,只能嘟着嘴坐那里,见机行事。

    齐政霆把安小暖带去了他市区的公寓。

    这还是他第一次带女人回去。

    他的公寓位于市中心一处高档住宅楼的顶层,复式结构,带有无边际泳池。

    还有阳光房,很漂亮。

    安小暖走进去就问了一句不该问的话:“这是你和薛小姐的婚房吗?”

    齐政霆脸一沉:“废话真多。”

    他和薛冰冰只是普通朋友,连手都没牵过,怎么一个个都以为他会和薛冰冰结婚,真是搞笑。

    安小暖吐了吐舌头,小心翼翼的进门:“好漂亮啊!”

    做婚房挺合适的,只是冷冰冰的,少了点儿家的温馨。

    齐政霆抓着安小暖的手按在了门口的指纹锁上,将她的指纹输入进去。

    “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安小暖被吓到了。

    “这里离你公司不远,以后你中午可以过来休息。”齐政霆淡然的说。

    安小暖瞪大了眼睛,齐政霆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黄鼠狼给鸡拜年,肯定没安好心。

    齐政霆看到安小暖的眼睛瞪那么大,唇角仰起好看的弧度:“想和我比谁的眼睛大?”

    “不是,你怎么突然对我这么好?”

    安小暖百思不得其解。

    她以为这里是齐政霆和薛冰冰的婚房,怎么齐政霆又让她过来休息。

    既然让她过来休息,那么薛冰冰肯定不会来这里。

    她迷糊了。

    齐政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安小暖那么好。

    她想毒死他,还在外面勾三搭四,可他就是狠不下心不找她。

    贪恋着她娇嫩的身体,他感觉自己就像染上了毒瘾,戒不掉了。

    齐政霆问:“难道你希望我对你很坏?”

    “不是,当然不是。”安小暖连连摇头:“你是大哥,自然有责任照顾我,你明明很讨厌我,可是有的时候又对我很好……”

    齐政霆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

    这个想法闯入脑海,把安小暖自己都吓着了。

    太太太惊悚了,他怎么可能喜欢她。

    她这么自以为是,齐政霆知道了肯定又会笑话她。

    也许齐政霆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打算,她就看看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

    齐政霆还要去公司,就让安小暖在公寓休息。

    昨晚她被折磨了一夜,也确实累。

    齐政霆一走,她就上楼躺床上,不想起来了。

    睡到中午才缓过劲儿。

    肚子饿得慌,她洗了把脸出去吃饭。

    走到一家超市门口,她看到一个老太太躺地上,旁边有不少人围观,却没有人上前查看,都怕被讹上。

    安小暖想着自己有齐家罩着,也不怕被讹,万一老太太真的是身体不舒服,那可耽误不起。

    她快步走过去,看到老太太在扒拉自己的衣服口袋,可手不听使唤,扒拉半天也没掏出东西。

    安小暖连忙把手伸进口袋,摸出一个药瓶。

    看到药瓶她就明白了,立刻按照说明喂了两颗到老太太的嘴里。

    老太太含着药片,哼哧哼哧的喘粗气,不一会儿就缓过来了。

    这时,救护车也赶来了,安小暖跟着救护车送老太太去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

    以前她妈妈出门晕倒了,也有好心人送她妈妈去医院。

    将心比心,她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坏人少。

    安小暖坐在急救室外等候,老太太的家人也接到通知赶来,对安小暖千恩万谢。

    老太太从急救室出来,抓着安小暖的手,不停的说:“谢谢,谢谢,好姑娘,你救了我的命……以后你就是我的孙女了……”

    突然多了个奶奶,安小暖自然求之不得,高高兴兴的答应了。

    “好,奶奶,我是您的孙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