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38章 看到他就腿软

    安小暖连连摆手:“我不喝,我不会喝酒,喝了就醉,你快喝吧!”

    “喝完好办事?嗯?”

    “讨厌。”

    齐政霆抓着安小暖的手,把她拉入怀中。

    靠在齐政霆的胸口,安小暖抿着唇,紧张的看着他。

    齐政霆在心底冷冷的一笑,将酒杯再次送到唇边,如安小暖的愿,尽数喝下了杯中的红酒。

    安小暖松了口气,连忙拿过酒杯放床头柜上,唯恐齐政霆发现杯底还未溶解的粉末。

    她的小心思哪里逃得过齐政霆的法眼。

    贱女人还真想毒死他!

    齐政霆磨了磨牙,翻身压倒安小暖,在她的身上恣意的驰骋。

    安小暖忍痛极力迎合他,不多时,药效发作,齐政霆昏睡了过去。

    “大哥,大哥……”

    安小暖推了推压在她身上不动的齐政霆,确定他真的睡着了才费力的把他翻过去,躺床上。

    安小暖猛喘了一口气,抓起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逃也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拿出手机给那个强J她的男人发信息:【齐政霆已经把药吃了,你可以放过我妈妈了吗?】

    安小暖不知道对方给她的是什么药,为了确保不会伤到齐政霆的性命,她特意去药店买了安眠药替换。

    对方很快回了信息:【他死了?】

    看到“死”字,安小暖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还好她换了药,不然齐政霆就死定了。

    她回复道:【已经死了,快让我妈和我通话,我要见我妈。】

    短信发过去再没有回音,打电话也已经关机。

    安小暖的身体就像抽空了一般,抱着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妈,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对不起,妈……

    安小暖起身想去看看齐政霆。

    刚走到门口,齐政霆竟然冷着脸开门出来了。

    没想到齐政霆醒得这么快,安小暖吓了一跳,瞠目结舌:“大……大哥……你……怎么……”

    齐政霆并不知道安小暖换了药,以为她真的想毒死自己,现在看到他没死,才会那么惊讶。

    他冷冷的看着她,眼底满是憎恶:“这么害怕干什么,做了亏心事?”

    “我没有,没有……”

    安小暖心慌意乱,支支吾吾的说:“大哥,你刚才晕倒了,我担心你出事,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你是担心我出事还是希望我出事?”

    “我当然是担心你出事。”

    “你不是一直盼着我去死吗?”

    “……”安小暖低着头嗫嚅道:“大哥,我胡说八道,你不要放在心上,我……回公司了,再见!”

    她慌慌张张的想走,齐政霆一把抓住了她:“你在酒里下了药?”

    安小暖吓得脸色都白了:“我没有,大哥,我没有下药。”

    “你以为你的那点儿把戏能骗得了我?说,你为什么要下药!”

    齐政霆面色深沉,抓着安小暖的手就像铁钳一般,她感觉自己的手腕儿快被捏碎了。

    “痛,大哥……放手……我没有下药……”

    安小暖欲哭无泪,楚楚可怜的望着齐政霆。

    她很想把她妈妈被绑架的事告诉他,可是又怕他不会帮她,若是让那个男人知道她泄露了秘密,说不定会杀了她妈妈灭口。

    为了妈妈的安全,她不能说。

    “贱人!”

    齐政霆咬牙切齿,狠狠把安小暖甩出去。

    她的头撞到了扶手上的铁艺花纹,随着一阵剧痛,鲜血一涌而出。

    “好痛……”安小暖捂着自己的额头,入目的一切都变成了红色。

    安小暖满脸是血,就连处变不惊的齐政霆也吓到了。

    “大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安小暖只觉得头晕目眩,连走路也走不稳了。

    齐政霆二话不说,冲上去将安小暖横抱起来,大步流星的下楼。

    安小暖意识到齐政霆要带她去医院,急得拼命挣扎:“我不出去,大哥,我没事,快放我下来,我不去医院……”

    如果她和齐政霆出去,肯定会被那个人知道。

    那个人若是知道齐政霆没死,不知道会怎么对待她妈妈。

    安小暖急疯了,打死也不肯去医院。

    可是齐政霆人高马大,她根本抗拒不了。

    他直接把她扛上肩,然后塞进副驾驶位,直奔医院。

    “大哥,我真的不去医院,我没事,大哥……”

    不管安小暖说什么,齐政霆都充耳不闻。

    路上,齐政霆拿了纸巾给安小暖擦脸和手,她身上的衣服也被血染红了。

    伤口很深,距离眼睛不到一厘米。

    齐政霆俊脸紧绷,开着车还不忘查看安小暖的情况。

    安小暖拿纸巾捂着额头,血把纸巾都染透了。

    一路飞驰,齐政霆终于把安小暖送到了最近的医院。

    因为失血过多,安小暖有气无力的靠着座椅。

    齐政霆抱起她进了医院,让急诊医生给她处理伤口。

    安小暖被放置在急诊室的病床上,齐政霆焦灼的站在旁边看着她。

    医生为安小暖清洗了伤口然后缝合,安小暖痛得直抽气。

    伤口缝了三针,贴上纱布,护士帮安小暖把身上的血渍擦拭干净。

    处理完伤口,齐政霆过去扶安小暖。

    她小心翼翼的坐起来,齐政霆蹲下身,帮她把鞋穿上。

    虽然她希望他死,但他希望她好好的。

    齐政霆帮安小暖穿上鞋,起身扶她。

    “谢谢大哥,我可以自己走。”

    安小暖抽回自己的手。

    她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现在只担心妈妈的安危。

    齐政霆跑出来,肯定已经被那个人的眼线看到了。

    怎么办怎么办?

    她宁愿自己有事,也不希望妈妈有事。

    那个男人太狠了,知道妈妈是她的软肋,逼着她就范。

    安小暖忐忑不安的走出医院,急急的让齐政霆送她回齐家。

    她的手机落在家里没带出来。

    那个男人肯定给她发了信息。

    回去的路上,她的心一刻也没有安宁过,不停催促齐政霆再开快些。

    看到车库里的车,安小暖知道是白若兰和齐振凡爬山回来了,为了不引起他们的怀疑,她拨了拨刘海,把额头上的纱布挡住。

    “爸妈,你们回来了。”

    安小暖进门看到自己的亲妈也坐在沙发上喝茶,惊得瞪大了眼睛:“妈,你……你怎么来了……”

    这是怎么回事?

    妈妈在这里。

    安小暖激动得冲上去,给了陆雪婵一个大大的拥抱:“妈……你去哪儿了?怎么在这里?”

    真的是吓死她了。

    陆雪婵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拍了拍安小暖的肩:“我不是给你发短信说我和亲家去爬山了吗,你没看到短信?”

    “短信?我没收到啊!”

    安小暖连连摇头。

    “你电话打不通,我就给你发了短信,还以为你看到了。”

    陆雪婵转头看到安小暖额上的纱布,着急的问:“小暖,你额头怎么了?”

    “我刚刚在楼上摔了一跤,撞扶手上了,大哥带我去医院缝了针。”安小暖下意识看向慢慢走进门的齐政霆。

    此时此刻,她的心情复杂得难以言表。

    “你也太不小心了。”陆雪婵拉着安小暖的手,让她站起来:“我看看,你还有没有哪里伤了?身上有没有?”

    白若兰也过去,查看安小暖的伤情。

    安小暖身上有不少齐政霆留下的吻痕咬痕,她连忙裹紧身上的外套,摆摆手:“没有没有,其他地方都好好的。”

    “你也太不小心了,这么大个人了还能摔跤,以后小心点儿。”陆雪婵忧心忡忡的叮嘱。

    “知道了,我上楼去换衣服,妈,你坐会儿,别急着走。”

    安小暖说着上了楼。

    她进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找手机,有两个言欢打来的电话,但是没有短信。

    她拿起手机给那个男人发短信:【你根本没有绑架我妈,居然骗我,混蛋!】

    短信发出去之后便石沉大海。

    安小暖既生气又松了口气。

    她换了衣服下楼,已经不见齐政霆的人影。

    看一眼外面,车已经开走了。

    应该是她上楼的时候走的。

    安小暖坐在陆雪婵的身旁,笑着听她们说爬山的趣事。

    最近陆雪婵一直在锻炼,身体好多了,面色红润,精神也好,长胖了不少,不再是骨瘦如柴的可怜样。

    白若兰留陆雪婵吃了晚饭再回去。

    说到吃晚饭,安小暖才想起她连午餐都没吃。

    今天一天都浑浑噩噩的,就像梦游了一场。

    ……

    晚上,齐政霆没有回齐家,安小暖早早就上床休息了。

    为了给她补血,白若兰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几道补血的菜给她吃,睡觉前喝的牛奶也放进红枣和枸杞。

    安小暖喝了牛奶就睡了。

    她竟然梦到齐政霆像野兽一般虐待她,把她虐待得只想死。

    那个梦太痛苦了,早上醒来仍然心有余悸。

    昨天早退,今天不能再去迟到。

    安小暖吃了早餐,匆匆忙忙的赶去上班。

    刚到公司,她就听到同事说老板最近谈成了一个大项目。

    安小暖任职的部门全权负责这个项目,而安小暖则负责和对方公司对接。

    上班不久便被委以重任,风言风语又起,不少人都赞同安小暖就是黎央情人这个说法。

    听说对方公司的大老板会来部门视察,部门各人做好迎接准备。

    安小暖想着,她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怕对方公司的大老板来视察。

    相对于其他同事的兴奋,安小暖则要平静很多。

    她闷不吭声的坐在工位里,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的拿起手机看一眼,连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放下手机,起身去洗手间。

    安小暖在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看着粉黛未施的自己竟觉得有些陌生,最近怎么憔悴成这样了,不行不行,得化个淡妆。

    她用湿巾擦干脸上的水渍,额前的刘海湿了水紧紧贴在额头上,即狼狈又憔悴。

    她拨了拨刘海,挡住纱布,露出来太难看了。

    “咦,怎么这么多人?”

    安小暖化完妆,走到办公室门口。

    她不明所以,挤进人群:“麻烦,请让一下,让一下……”

    从人群里挤出来之后她前面的路被一个高大的身影给挡住了。

    她从那个人的身侧挤过去,嘴里依然重复着:“麻烦,请让一下!”

    挤过去之后安小暖发现气氛诡异,同事都在工位上站得笔直,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

    安小暖心口一紧,莫不是对方公司的大老板来视察了吧!

    不是说下午才来吗?

    一瞬间,她的脚似重如千斤,迈不动了。

    安小暖机械的转头,看向站在人群最前方的男人,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俊脸映入她的眼底。

    她惊讶得捂住了嘴,才没有失声喊出来。

    齐政霆?

    怎么是他?

    市场部总监,安小暖的顶头上司周祥斌低声呵斥:“安小暖,你在看干什么,还不回工位。”

    安小暖如梦方醒,慌慌忙忙的回到工位,端端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在地上找缝隙,想钻进去躲一躲,她实在太震惊太惊讶了。

    和她们公司合作的不是远航集团吗,怎么齐政霆来了?

    难道齐政霆也是远航集团的老板?

    天啊,为什么她没问清楚远航集团的老板叫什么名字,有了心理准备,也不至于这么失态。

    而长身玉立的齐政霆却丝毫未受影响,一身笔挺的西装,还人模人样的,和印刻在安小暖脑海中的样子完全不同。

    她脑海中的齐政霆是活脱脱的禽兽加变态。

    齐政霆的目光只是淡淡的扫过她,却并未停留,气势十足的说了番鼓励的话,然后转身离开。

    齐政霆以及随行人员离开之后凝固的空气又流动起来,安小暖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凳子上,腿软得直发抖,脑海中反反复复只有一个念头:“两家公司合作,以后见面的机会岂不是更多了?”

    天啊,她可不想白天晚上都被他压榨。

    安小暖不知所措的揉了揉头发,怎么办,以后怎么面对他?

    她发现自己现在看到齐政霆就腿软。

    可耻的腿软!

    周祥斌送齐政霆出去之后折返回来,不客气训斥她:“安小暖,以后不准这么冒冒失失,还好今天齐总不追究,不然你今天只能收拾东西走人了!”

    “对不起周总,下次我一定注意。”

    安小暖连忙赔笑脸。

    她强迫自己静下心,认真翻译那些进出口文件。

    这一天是安小暖上班以来最艰辛的一天,一分一秒都如坐针毡。

    直到同事传来消息,远航集团的齐总已经离开,她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一摸胸口,心脏还在疯狂的跳动。

    她拿出手机,给齐政霆发了条短信:【你要过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吓死我了!】

    此时此刻,齐政霆坐在车上,看着短信,唇畔噙上冷笑。

    以后能吓死她的事情会层出不穷,这点儿承受能力远远不够。

    ……

    第二天,齐政霆又过来开会。

    安小暖只是远远的看着他和黎央一起进电梯。

    站在公司人来人往的大堂内,安小暖茫然的看着电梯门关上,许久回不过神。

    知道齐政霆就在楼上,安小暖完全不在工作状态,不停的走神,不停的胡思乱想。

    这几天齐政霆都没有回齐家。

    他一定和薛小姐发展得不错吧!

    这样也好,他和薛小姐恩恩爱爱,她以后就轻松了。

    原本在参加会议的总监助理陈莉莉匆匆忙忙的跑回办公室。

    她拿了份文件交给看上去比较清闲的安小暖:“你帮我送到三十楼的会议室,我……哎哟……肚子痛,去上个洗手间,你现在就送去,赶着要……”

    陈莉莉捂着肚子,一边往洗手间跑一边回头叮咛安小暖:“现在就送!”

    手中的文件瞬间成了烫手山芋,安小暖不知该如何是好,送文件上去必定会与齐政霆碰面,实在太尴尬了!

    怎么办?

    去还是不去?

    陈莉莉已经跑到了洗手间门口,回头见安小暖还站在那里没动,急切的催促:“快送上去!”

    “好!”安小暖心一横,抱着文件就往电梯跑,到达三十楼,她额上竟是满满的汗水。

    走出电梯,她就听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周祥斌在会议室内慷慨激昂的讲话,她走到会议室门口,数十双眼睛唰唰的投向她。

    安小暖脸蓦地一红,悄无声息的走进会议室,将文件放到周祥斌的面前,准备再悄无声息的退出去,可是一道逼人的视线让她如芒在刺如鲠在喉。

    她知道,视线的主人是齐政霆。

    她走到会议室门口,第一眼就看到了他,万千人中,总有那么一个人与众不同,能够紧紧抓住她的视线。

    安小暖已经退到会议室门口,周祥斌突然叫住她:“等等,把这份资料拿去复印二十五份。”

    “是!”安小暖又连忙走过去,手还未碰到资料原件周祥斌就松了手,资料掉在了地上。

    她连忙弯腰去捡。

    会议室强劲的空调风将那份资料吹飞。

    安小暖一路追,追到齐政霆的脚边,她看着那双亮锃锃的意大利手工皮鞋,心口蓦地一紧,下意识的收回了手。

    齐政霆淡淡的斜睨她一眼,俯身去捡脚边的资料,却不想安小暖也正弯腰去捡,两人的头不可避免的撞到了一起。

    “哎哟!”安小暖捂着生疼的额头,暗骂自己真笨,又闯祸了。

    齐政霆捡起资料并没有交给她,而是放在桌上,让她自己拿。

    他的头也撞得很痛,但为了形象,他既没吭声也没用手去揉。

    把资料拿手里,安小暖落荒而逃,奔出会议室,她的心脏还在狂跳。

    看着手中的资料,她忍不住自嘲的笑了,如果有一天她死了,一定是笨死的,看到齐政霆更是状况百出,真够丢脸的!

    安小暖将复印的资料送去会议室,这一次她格外小心,没再出差错,她回到办公室,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瘫坐在座椅上喘粗气。

    陈莉莉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安小暖没精打采的趴在那里,调侃道:“怎么去一趟会议室回来就这样了,是不是齐总太有魅力,把你的心勾走了啊?”

    被陈莉莉说中心事,安小暖尴尬得想找地缝钻,她杏眼一瞪,秀眉一蹙:“别胡说,被齐总听到我们就完了。”

    “不会的,齐总还在上面开会,怎么会听到我们说什么。”

    陈莉莉站在办公室门口闲扯:“像齐总这样颜值爆表的禁欲系男神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还要拼实力,让那些没钱没颜的屌丝怎么活啊?”

    陈莉莉的话立刻得到办公室里十几个人的响应,只有安小暖依然意兴阑珊。

    她趴在桌上,在心里补充了一句:“不光颜值爆表,那方面的需求也是报表,根本让人无力招架。”

    “齐总这么帅如果再高调点儿,绝对是最受欢迎的国民老公,小暖,咱们办公室的女同志就你还没结婚,加把劲儿追到齐总,你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

    “谁说我没结婚,我结婚了。”安小暖嘀咕了一句。

    “结婚了还可以离啊,只要没死,就还有希望。”

    陈莉莉说得起劲儿,根本没注意身后的电梯门开了,齐政霆和黎央走在最前面,一群高层走在后面。

    周祥斌轻咳了一声,陈莉莉才意识到自己倒大霉了。

    她愁眉苦脸的吐吐舌头,才缓缓回头:“黎总,齐总,周总。”

    “说闲话就你最厉害,能不能管住你这张嘴?”周祥斌厉声低喝:“还不快去干活儿。”

    “是!”陈莉莉如获大赦,埋头奔回自己的工位,埋头干活儿,连大气也不敢出。

    “黎总,齐总,这边请!”周祥斌点头哈腰,做了个请的手势,齐政霆才优雅迈步,走进市场部。

    安小暖的工位正对着门,别的同事都站起来向齐政霆问好,她也只能起来:“黎总好,齐总好!”

    “坐下吧,你们忙,忙完早点儿回家陪家人,我的公司不需要没日没夜加班加点的员工,健康第一,家人第二,工作第三,希望大家合理安排时间。”

    黎央说完便和周祥斌一起带着齐政霆进了总监办公室。

    齐政霆和黎央在周祥斌的办公室谈事情一直没有出来。

    安小暖如坐针毡,很不自在。

    不容易熬到下班,她收拾了东西快速离开办公室,以免和齐政霆打照面。

    今天下班早,还可以回家看看妈妈。

    走出公司大门,她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

    她正准备从轿车前走过去,到对面的公交车站坐车,突然有人喊她:“小暖,去哪儿,我送你!”

    安小暖顺着声音转头,看到黎央俊朗的笑脸。

    她心头一阵打鼓,黎央在这里,齐政霆也肯定出来了,天啊,可不能让他看到她和黎央说话,不然醋坛子打翻,有她受的。

    呃,醋坛子……她怎么会想到醋坛子?

    安小暖心急如焚:“黎总,我坐公交车就行了,不麻烦你,再见!”

    说完她就想跑,黎央竟下车拉开了副驾驶位的车门,用不容拒绝的口吻说:“上车,我有点儿事要和你谈。”

    自家大老板都这么说了,她还能说“不”吗?

    安小暖左右看看,没见齐政霆也没见他的车,才以极快的速度上了黎央的车。

    周祥斌的办公室里,齐政霆站在落地窗边,看着安小暖鬼鬼祟祟的上了黎央的车。

    安小暖就是黎央所说的不得不提前离开的要事?

    他双手握拳,眼底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