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26章 她被人强过,身体已经脏了

    安小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齐政霆不是梦。

    “你放手……放开我……混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不准碰我……”

    安小暖心急如焚,拼命挣扎,一双小手胡乱的打在齐政霆的身上。

    齐政霆凝眉看着身下的人,冷笑道:“你不是要勾引我吗,趁这个机会,把你的本事拿出来,我满意了,就帮你对付那个人。”

    “你真的肯帮我?”

    安小暖怔怔的看着他,挥舞的双手揪住了他的胳膊,圆润的指甲陷入了齐政霆的皮肉,留下月牙形的痕迹。

    齐政霆伸出手勾起她的下巴:“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本事?如果我本事不好,你不满意,还是不会帮我是不是?”

    安小暖痛苦的望着他。

    总觉得眼前的男人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她以为他高贵冷酷,可有的时候却像个流氓,甚至比流氓还不如,就是个变态。

    齐政霆又狠狠捏了她一把:“那就好好表现。”

    “好痛……”

    下手这么狠,还真是个变态。

    安小暖痛得喊了出来,小脸皱成团。

    他捏得她好痛……她又不是面团,让他这么捏。

    “放开我,我不想勾引你。”

    安小暖感觉自己的尊严被齐政霆踩在了脚下,她宁愿去求白若兰帮她,也不想求他。

    特别是现在赤身裸体的压在她的身上,火热坚毅的部位死死抵着她,她难堪得想哭。

    她的小手推攘齐政霆:“放开我……救命啊……救命啊……”

    看着竭斯底里的安小暖,齐政霆蓦地想起他破她第二次身的那一晚,黑暗中,她大声的喊着:“大哥……救命……”

    竟然会希望他去救她,这女人以为自己是谁?

    齐政霆抓住安小暖的手猛地压过头顶,咬牙道:“不会有人来救你!”

    安小暖楚楚可怜的望着齐政霆,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开口:“大哥,我……被人强J过,身体已经脏了……你不是有洁癖吗,我不想也脏了你的身体……”

    齐政霆没想到安小暖会把自己被强J的事说出来。

    她满眼是泪,流露出的痛不欲生不像是做戏。

    安小暖一边哭一边说:“大哥,那个人强J我的时候,我多希望你能来救我……虽然你很讨厌我,但我是真的把你当亲人看待,认为你是值得信赖的人……大哥……不要毁掉我心中你美好的形象……求你……”

    齐政霆看着安小暖脸上的泪,唇畔噙着的冷笑渐渐淡去,他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温柔的拭去那些晶莹的泪珠。

    “别哭了。”

    齐政霆低沉的嗓音带着难以言喻的烦躁。

    安小暖揉了揉眼睛,抽泣着问:“大哥,你可以从我身上下来了吗?”

    “不可以!”

    齐政霆果断拒绝。

    他就喜欢压着她饱满弹性的身躯。

    那白白的,滑滑的皮肤让他爱不释手。

    安小暖又放声大哭起来:“大哥,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当你是大哥……可是你却想上我……你和那些坏男人有什么区别……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们都是禽兽,都是混蛋……我恨你……”

    安小暖的哭喊让齐政霆心烦。

    他呵斥道:“闭嘴!”

    “哇呜……”安小暖哭得更起劲儿,巴不得他像上次那样把她扔出去,扔进大雨中也没关系。

    “再哭我就吻你了!”

    “唔……”

    安小暖吓得连忙闭上嘴,紧咬嘴唇,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惊恐的望着齐政霆。

    齐政霆看到安小暖吓成这怂样就笑了:“怕我吻你?”

    “嗯嗯。”

    安小暖使劲儿点头。

    他哂笑道:“那天晚上你不是挺享受的吗?”

    享受……

    她哪里享受了?

    只是被他吻懵了而已,根本没有享受!

    安小暖的脸红成了猴子屁股。

    虽然的吻技高超,吻得她很舒服,但她不会承认自己喜欢他的吻。

    ……

    此时的另外一边,林默渊的办公室里人声鼎沸。

    白敬煊,陆子峰,厉少承都围在林默渊的办公桌边,盯着电脑屏幕着急的大喊:“三哥,快上啊,别废话,赶紧上……别浪费我们的钱……”

    电脑屏幕显示的正是总统套房内正在发生的事。

    林默渊薄唇噙笑,悠闲的靠在大班椅上,他的面前放着几张巨额支票。

    这些支票都是他刚刚从白敬煊,陆子峰还有厉少承那里赢来的。

    他派人把安小暖送去酒店之后就在房间里安装了针孔摄像头,然后给几个发小打了电话,让他们过来看好戏。

    好戏的名字就叫“三哥开荤”。

    几个人说什么都不信齐政霆会玩女人,和林默渊豪赌了一把。

    结果惨败,每人输了一百万给林默渊。

    虽然输了钱,但几个人都很兴奋,赖在林默渊的办公室里不肯走,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看现场直播。

    陆子峰不过瘾,气咻咻的抱怨:“黙渊,你就不能让人装一个高清摄像头吗,你这是什么渣画质,根本看不清楚,还有,角度也有问题,我们花这么多钱,就让我看三哥的后背,而且还没声音,你坑不坑啊?”

    为了保护齐政霆的隐私,林默渊特意让人安装了一个质量很差不带收音功能的摄像头。

    他笑着说:“你们一人再给我两百万,马上换高清无码摄像头,还带收音功能。”

    “滚,想钱想疯了,你怎么不去抢?”

    陆子峰白了他一眼,继续瞪大眼睛盯着电脑屏幕。

    可是,总统套房里的两个人衣服都脱了,却久久不进入正题,几个人都血气上涌,恨不得去帮齐政霆。

    和女人磨叽什么,赶紧办正事啊!

    ……

    言欢来找林默渊汇报工作,打开门看到他办公室里这么多人,吓了一跳。

    林默渊掀了掀眼皮:“什么事?”

    “林总,你先忙,我待会儿再来。”

    言欢连忙后退。

    关门的刹那,她听到一个男人问:“黙渊,你在哪里找的女人,竟然对了三哥的胃口。”

    “自己送上门来的。”林默渊不咸不淡的回答。

    厉少承笑道:“哈哈,也是,我们三哥这么帅,哪个女人不想被他宠幸,可惜看不清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身材好不好?”

    “那还用说,肯定长得美,身材好,不然能让我们三哥看上?”白敬煊这才慢慢悠悠的开口。

    “也对哦,能让三哥失控,肯定是极品。”

    言欢站在门口,听到几个男人口没遮拦的说这说那,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他们说的那个身材好长得美的女人不会是安小暖吧?

    谈判结束之后言欢还忙得四脚朝天,终于忙完了,她才顾得上给安小暖打电话,可是一直没人接。

    听同事说林默渊的另一名特助把安小暖带走了。

    她以为是林默渊给安小暖安排了别的任务,也就没再过问。

    现在越想越不对劲儿,不好的念头越演越烈,言欢不顾一切的冲进林默渊的办公室。

    “林总,我朋友在哪里?”

    林默渊面不改色,淡淡的说:“她回家了。”

    “林总,明明是王特助带我朋友走了,她到底在哪里?”言欢心急如焚,冲过去看电脑屏幕。

    她只看到酒店客房和一个男人的背影,但她知道那间客房是林默渊旗下的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

    因为她认出了墙上挂的那幅画。

    林默渊特意在法国订购,挂在总统套房的卧室里。

    言欢飞快的往外跑,直觉告诉她,他们口中的女人就是安小暖,她必须去救小暖。

    林默渊冷着脸站起来,快步跟了出去。

    陆子峰,白敬煊和厉少承几个人面面相窥,也跟去看热闹。

    酒店就在公司对面,言欢冒着被车撞的危险不等斑马线的绿灯亮起,横穿马路。

    林默渊一行人落在了后面。

    她火急火燎的在酒店大堂奔跑。

    酒店经理认识言欢,知道她是林默渊的助理,连忙过来询问有什么需要可以帮助。

    言欢一边跑一边说:“快把你的门卡给我。”

    “门卡?这个?”酒店经理拿出了自己的门卡。

    “对。”言欢一把抢了过去,乘电梯上顶楼,直奔酒店的总统套房。

    酒店经理见她要去总统套房,连忙制止。

    “言助理,林总特意交代过,任何人不准去总统套房。”

    言欢面不改色的撒谎:“是林总让我来的,你别拦我,再晚就出事了。”

    她心急如焚,酒店经理信以为真。

    言欢拿经理的房卡刷开门,直冲卧室。

    卧室内的齐政霆听到开门声,抱起安小暖闪身进了浴室。

    言欢冲进卧室没看到人,但是凌乱的床铺还是让她不放心。

    她看到浴室门紧闭,冲过去使劲儿拍打:“小暖……小暖你在里面吗?小暖,你没事吧?”

    急促的拍门声混合好友言欢焦灼的呼喊让安小暖心乱如麻。

    她扭动身子,奋力想摆脱齐政霆,可是他紧紧的抱着她,两人的身体贴合得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

    齐政霆沉静的俊脸不见一丝一毫的慌乱,仿佛他正在做的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光明磊落得令人发指。

    “我朋友来了……求你放开我……”

    安小暖却比做贼更心虚,急得快哭了。

    她不想被人看到她和齐政霆在一起,两人之间的关系太尴尬了。

    齐政霆将安小暖压倒在浴室的洗脸台上,疯狂的吻她,爱抚她的身体,粗重炽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身上,好像点燃了一簇簇的小火苗。

    没有回应,言欢用力扭动门把:“小暖,小暖,你在里面吗?”

    浴室内的安小暖紧张得全身肌肉紧绷,连大气都不敢出,她怕言欢知道她在里面,直接闯进去。

    她和齐政霆这个样子,哪里能见人。

    齐政霆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就要了她,越发疯狂的啃噬她的身体,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消除心中的欲念。

    安小暖被他咬疼了,秀眉紧蹙:“大哥,别咬了,我好痛……”

    “里面有没有人,为什么不说话?”

    浴室锁着门,却没有人说话,肯定有问题。

    言欢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安小暖被人堵着嘴施暴的画面。

    “小暖。”言欢卯足了劲儿撞门:“小暖,你别怕,我来救你了……小暖……别怕……”

    齐政霆的吻落在安小暖的耳畔,低喃道:“你这朋友还挺关心你。”

    言欢毕竟是女人,就算用尽了全力,也没有把门撞得松动。

    她心急如焚,抓起床头柜上的铜制欧式台灯砸门。

    林默渊带着几名发小赶来,看到她这么不要命的撞门就来气。

    “言欢,你够了!”

    林默渊低声怒喝。

    言欢知道自己的力量不够,她冲过去哀求林默渊:“林总,求求你救救我朋友,求求你……”

    她失控的哭了出来。

    “林总,求求你……我朋友在浴室里面……求求你……”

    林默渊冲跟随他赶来的保安使了个眼色,保安把哭喊的言欢拖了出去。

    “林总……林总……救救我朋友……”

    “三哥,不好意思坏了你的兴致,你继续,我们先走了。”林默渊站在浴室外,朗声说。

    白敬煊和陆子峰在外面起哄:“三哥,你好好干,别辜负了我们对你的厚望,哈哈哈……”

    厉少承又补了一句:“赶紧把那女人拿下,不要再磨叽了,兄弟们都等着看好戏呢!”

    厉少承话音未落,就被陆子峰拍了一巴掌,示意他话多,暴露了他们正在看直播。

    “三哥,我们走了啊!”

    厉少承撇撇嘴,赶紧走。

    他们还没走出房间,齐政霆就穿着浴袍走了出来。

    那张刀刻般的俊脸冷得跟结了冰似的。

    “你们拿我寻开心?”磁性的嗓音透出危险的信号。

    “没有没有。”陆子峰连连摆手:“三哥,你误会了……哎呀,我想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三哥,你忙啊!”

    陆子峰说完脚底抹油溜了。

    另外几个人也说有事跟着溜。

    只有赢了钱的林默渊走得慢了些,他说:“三哥,我和兄弟们都看好你,加油!”

    说完便关上了房门。

    听到房间里没了声音,浴室里的安小暖才裹紧浴巾,将门打开一条缝看了看。

    确定除了齐政霆没别人,她才微微颤颤的走出去。

    白皙的脚小心翼翼的踩在克什米尔羊毛地毯上,两条腿像面条似的软哒哒的没力气,还在不停的发抖。

    浴巾没有挡住的部位满是星星点点的吻痕咬痕,齐政霆在她身上一点儿没留情。

    她低着头,发丝挡着脸,心慌意乱的捡起自己的衣服又躲进了浴室。

    厉少承的话引起了齐政霆的怀疑。

    他锐利的眼环视整个房间,很快便发现了端倪。

    齐政霆大步流星走到电视面前,一把将安放在机顶盒旁边的针孔摄像头扯了下来。

    看着手里的摄像头,他微眯着眼,怒气凌然。

    总统套房外,林默渊正在用手机连视频看里面的动静,另外几个人围着他,跟中学的时候第一次看小电影一样的,又紧张又急切。

    齐政霆的脸突然出现,他连忙关了视频。

    其他几个人发出失望的唏嘘:“唉……”

    没看上好戏,不光浪费了他们的钱还浪费了他们的感情。

    厉少承又被陆子峰打了一巴掌:“都怪你,说漏嘴,不然三哥也不会知道房间里装了摄像头。”

    “你们也说了,怎么什么都怪我头上。”

    厉少承又怒气冲冲的打回去。

    两人扭打了起来。

    “行了行了,都打了!”白敬煊说:“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让三哥和那个女孩儿慢慢发展,说不定以后还真能成我们的三嫂。”

    陆子峰推开厉少承,严肃的问:“对了,那女孩儿叫什么名字,我让人去查查底细。”

    “好像叫安小暖。”林默渊回答。

    “安小暖?”白敬煊惊诧不已。

    “怎么,你认识?”

    “是不是这个女人?”

    白敬煊连忙拿手机翻出安小暖的照片。

    “嗯,就是她。”林默渊点点头,虽然装扮不一样,但就是这个样子,错不了。

    白敬煊表示不敢置信:“怎么会是她?”

    “你怎么会有那个女人的照片,她是什么人?”陆子峰急切的问。

    “还记得我说过天上人间的头牌吗?”

    “不会是她吧?”

    “就是她!”

    “我的天,三哥竟然好这一口。”陆子峰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我一定要去阻止三哥,那种女人,可不能脏了我们三哥。”

    厉少承抓住陆子峰:“别去。”

    “不行,我怕三哥受不了那个女人的诱惑。”陆子峰忧心忡忡的说:“那女人太脏了,根本配不上三哥。”

    “三哥自有分寸,我们要对三哥有信心。”

    “我还是不放心,三哥的童子身,不能把那种女人给破了。”

    陆子峰拿出手机:“我给三哥打个电话。”

    他不顾众人的阻拦,跑到走廊的另一侧,拨通了齐政霆的电话:“三哥,兄弟们和你开个玩笑,你别放心上,那个女人是天上人间以前的头牌,技术不错,如果你有需要,就让她伺候你。”

    陆子峰心想,他这么说,齐政霆肯定对那个女人没兴趣,嫌她脏。

    齐政霆剑眉一蹙,声音尤其冷:“技术不错?你试过?”

    “嘿嘿,试过的人都说好,你慢慢享受吧!”

    他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也不管齐政霆是不是气得肺快炸了。

    什么叫试过的都说好?

    他试过,怎么没觉得好?

    跟条死鱼似的,干了半天没反应,让他以为自己在奸尸。

    齐政霆愤怒的把手里的针孔摄像头扔地上,一脚踩碎。

    安小暖换了衣服出去,看到齐政霆俊脸铁青,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拿了自己的包,身体贴着墙,慢慢的往门口移动,唯恐齐政霆不准她走。

    齐政霆突然喝到:“站住!”

    安小暖心头一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往外跑。

    齐政霆大步流星冲上去,把安小暖死死的压在了门上:“你到底有过多少个男人?”

    他高大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

    安小暖夹在他和门之间,连呼吸都困难。

    “大……大哥……”她的声音弱弱的,怯怯的:“如果……我告诉你……你就……放我走吗?”

    “说!”

    他又加重了语气。

    眼底满是嗜血的杀意。

    “我只有……一个……一个男人……就是强J我的那个……男人……他……他给我下药……”

    齐政霆眸色一暗:“不可能,你骗我!”

    安小暖欲哭无泪,她都把自己最不愿提及的伤心事说了出来,居然还说她骗他,还有没有天理啊?

    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吸了吸鼻子,委屈的问:“大哥,我说多少……你才相信……”

    “我要听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

    “到底是多少?”他根本不相信她的实话。

    安小暖咬了咬下唇,闭上眼睛,一行清泪滑落:“太多了……数不清……我真的很脏……很脏……”

    这次,齐政霆立刻就放开了她,眼底满满都是嫌弃。

    “滚!”

    他如困兽般吼了出来。

    安小暖捂着脸,落荒而逃。

    泪水从指缝渗出,哭声在喉咙中辗转。

    她一口气跑出酒店,阳光洒在脸上,却让她冷得瑟瑟发抖。

    ……

    坐上车,安小暖给到处找她,急得快发疯的言欢打电话:“欢欢,你找我什么事?”

    “小暖,你在哪里,你没事吧,你怎么不接电话?”

    言欢的声音还带着浓烈的哭腔。

    被保安拉出酒店,她急得跑去公安局报警,结果办案人员说要失踪二十四小时才能报警。

    她不知所措,就坐在公安局门口哭。

    安小暖故作轻松的说:“刚刚睡着了,没听到电话响。”

    “小暖,你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还以为你被……”言欢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你,不然我一定跟林默渊拼命。”

    “欢欢,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你为什么要和你姐夫拼命?”

    “听不懂就算了,一场误会,小暖,你太漂亮了,男人都会打你的主意,你一定要小心,知道吗?”

    “谢谢你欢欢,只有你才是真正关心我的人……谢谢……”

    眼泪不断的掉落,安小暖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