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25章 就是喜欢蹂躏她

    安小暖看到白若兰那么高兴,就知道齐政霆和那位豪门小姐相亲成功了。

    他能看上眼也真难得,想必本人比照片更美吧!

    白若兰和陆雪婵坐在椅子上拉家常,安小暖就在一旁默默的坐着。

    两亲家说到她和齐炜霆的婚事,她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时刻提防白若兰把齐炜霆是植物人的事说出来。

    白若兰也是聪明人,通过陆雪婵说的那些话,大致猜到陆雪婵把她做手术时在医院守候的齐政霆当成了自己的未来女婿。

    白若兰也没有点破,若无其事的说这说那。

    趁陆雪婵去上厕所的空档,安小暖压低声音问白若兰:“妈,我想这几天就在家里陪我妈,可以吗?”

    “可以。”

    白若兰善解人意的笑笑:“找个机会把实情告诉你妈妈,我知道嫁给炜霆委屈你了,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也会照顾好你妈妈。”

    “我不委屈,如果不是爸和妈帮我,我妈的手术也不可能这么顺利,谢谢妈。”

    安小暖觉得自己还算幸运,齐家就是她的贵人,遇到她们之后她就不用再为钱发愁,生活也有乐极大的改善。

    白若兰慈爱的帮安小暖拢了拢耳边的发丝:“这么美的姑娘,别说炜霆喜欢,就是我也喜欢啊,我真心希望你一辈子都是我的儿媳妇。”

    虽然嘴上不说,但白若兰心里清楚,齐炜霆活不了太久。

    齐炜霆死后,安小暖就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她也该放安小暖离开。

    安小暖认真的说:“妈,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一辈子都是你的儿媳妇。”

    不管安小暖是不是为了哄她高兴才这么说,她都很感动。

    “我怎么会嫌弃你,喜欢都来不及。”白若兰眼中带泪:“谢谢你,小暖。”

    安小暖也感动:“谢谢你,妈。”

    ……

    白若兰留在安小暖家里吃了晚饭才回家,她第一次吃到安小暖做的饭菜,边吃边称赞。

    白若兰回到家,见齐政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白若兰问:“你没约冰冰去看电影吗?”

    “没有。”齐政霆不咸不淡的回答。

    他回头朝白若兰的身后瞧了一眼,见母亲是一个人回来的,脸色顿时沉了几分。

    “你怎么不约冰冰看电影呢?”

    “不想看。”

    白若兰没好气的说:“是不是还要妈教你怎么谈恋爱?”

    “不用了。”

    齐政霆一口拒绝。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没有女人才会对安小暖欲罢不能,所以才答应去相亲。

    结果相了亲,他发现自己对那个薛冰冰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虽然薛冰冰很漂亮,可激发不了他的原始本能,他还是只想和安小暖那啥。

    他虽然没有约薛冰冰看电影,但薛冰冰约了他看电影,被他拒绝了,早早回到家,就在等安小暖。

    可是没等到。

    他肯定是中了魔,只要想起安小暖就下腹胀痛,那横冲直撞的感觉根本压不下去。

    齐政霆蓦地站起身,大步流星往外走。

    “呃,政霆,你去哪儿?”

    “我还有事,今晚不回来睡了。”

    白若兰以为齐政霆开窍了,连忙说:“现在这么晚了,可别带冰冰去那些黑咕隆咚的地方,就看看电影,逛逛公园吧!”

    齐政霆没理她,跳上车就走了。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那里,完全是凭感觉开车。

    当车停在安小暖家楼下时,他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他抬起头,看到安小暖家浴室的窗户亮着灯,隐隐约约有热气冒出。

    很明显,里面有人在洗澡。

    齐政霆懒懒的靠在座椅上,点燃了一支烟。

    ……

    安小暖正在洗澡,突然听到敲门声。

    陆雪婵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欣喜不已:“齐先生,你来怎么也不打个电话?”

    齐先生?

    安小暖心口一紧,不由得加快了洗澡的速度。

    她洗澡完穿上睡裙出去,果然看到齐政霆坐在自家破旧的椅子上。

    他不是有洁癖吗,怎么会坐那么破的椅子?

    陆雪婵热切的招呼安小暖:“小暖,齐先生来了。”

    “哦。”安小暖看着齐政霆,呐呐的问:“你怎么来了?”

    “听说伯母今天出院,过来看看伯母。”齐政霆倒是彬彬有礼,一派淡然。

    陆雪婵高兴得满脸都是笑:“今天下午你妈妈已经来过了,我知道你忙,不来没关系的,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

    “别客气,应该的。”

    齐政霆的目光落在刚刚洗完澡的安小暖身上,下腹部的燥热越演越烈。

    她身上的睡裙薄薄的贴在身上,勾勒出她身体的轮廓,就连那小小的挺立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安小暖触到齐政霆炙热的目光,下意识护住自己的胸口。

    “妈,我回房了。”

    她红着脸,埋着头,进了自己的房间。

    陆雪婵知道安小暖不好意思,也没说什么,笑着给齐政霆削苹果,那一大箱苹果还是下午白若兰送来的。

    安小暖躲在房间里,捂着自己发烫的脸。

    半响,心情才平复下来。

    不多时,陆雪婵就在外面喊她:“小暖,齐先生要回去了,你去送送他。”

    “好。”安小暖抓了件风衣套上才打开门。

    “伯母,再见。”

    齐政霆冲陆雪婵点点头,走了出去。

    “齐先生,慢走啊,有空再过来坐。”

    陆雪婵在后面喊。

    安小暖跟在齐政霆身后,慢吞吞的下楼。

    他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烟味儿,也不知道之前抽了多少烟。

    破旧的楼道,墙壁已经斑驳不堪。

    安小暖和齐政霆都没不说话,气氛越发尴尬。

    走到二楼,路灯坏了,四周黑漆漆的。

    安小暖叮嘱道:“大哥,没灯,小心点儿。”

    齐政霆也开了口:“你打算怎么勾引我?”

    “啊?”

    安小暖被他吓了一跳,脚下没踩稳,整个人扑了出去。

    齐政霆听到身后的动静,条件反射的转身,稳稳的接住了安小暖。

    她刚刚洗完澡,身上还有沐浴露的香味儿,清新又淡雅,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怀中鲜嫩柔软。

    齐政霆的大手在无意中擒住了安小暖的手,抓得紧紧的。

    “哎呀……”安小暖惊叫一声,张开的小嘴就被齐政霆寡薄的双唇给堵住了,滚滚热流涌入她的口腔……

    安小暖错愕的睁大了眼睛,那张俊美的脸就近在咫尺,微张的红唇被紧紧的堵住。

    “唔……不……”

    他的唇重重的覆盖上她的唇,灵巧的舌恣意的搅动她口中的丁香,想拒绝,可是已经晚了。

    安小暖慌乱的把手抵在他的胸口,推,却推不开,手软得没有一丝力气,他火热的怀抱紧紧的裹着她,动弹不得。

    强有力的大手一只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腕,她不能逃离,另一只捏着她的下巴,更躲避不了他的唇。

    怎么办,怎么办?

    齐政霆在吻她!

    他真的在吻她,他怎么能吻她呢?

    他是她未来丈夫的大哥啊!

    虽然她扬言要勾引他,可是……

    她没那么大的胆子。

    安小暖说不清此时心中的感觉,很乱很乱,乱得她无法思考。

    楼下有人说说笑笑的走过,安小暖呆滞的大脑立刻恢复了意识。

    她浑身一凛,使出吃奶的劲儿推开擒着她下巴的大手,别开脸,双唇才得以重获自由。

    安小暖大口大口的吸气,好像肺里的空气都被齐政霆的嘴抽空了般,险些窒息,大脑也因为缺氧而不能正常思考。

    她想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吻她。

    齐政霆冷着脸,将安小暖的脸扳正,面对她。

    “你不是要勾引我吗,现在就给你个机会,让你勾引!”

    他迫不及待的凑上去,在她嫩若花瓣的唇上轻轻地舔过,酥酥麻麻的感觉直达心底。

    “为什么?”

    她哑着嗓子,低低的寻问。

    为什么让她勾引?

    他有什么预谋?

    安小暖的心乱成了一团,齐政霆就这样吻了她,没有任何的先兆,让她措手不及。

    可是,她并不讨厌他的吻,甚至……还有一点点的喜欢,但她不愿意承认。

    “不为什么?”

    他嘴角噙笑,舌尖往她的唇瓣中探去,轻易的拗开她的芳唇,她的贝齿,由浅入深,最后与她小巧的舌重合在了一起……

    吮吸着她娇嫩细软的唇,齐政霆闭上了眼睛,尽情的舔舐属于她的芳香味道。

    安小暖急促而羞涩的呼吸与他相融合,意识逐渐迷失在彼此的气息中。

    他的吻温柔中带着攻城掠地的霸道,肆无忌惮的占有她的芬芳。

    “唔……”

    一声闷哼从她的喉咙里溢出,她被带入他热情的深吻之中无法自拔。

    两团柔软的云朵在他的胸前若有似无的掠过,像鹅毛般撩拨着他的心房,痒痒的,难以忍受。

    理智的闸门一瞬间被波澜壮阔的欲望所冲开,他放开她的手,探上了那一团云朵般柔软的丰盈,满满实实的握在掌中。

    揉捏,揉搓,像在玩面团。

    齐政霆突然的动作让沉醉在热吻中的安小暖惊醒过来。

    “啊……”她奋力的将他推开。

    不,他不能碰她!

    不可以!

    “混蛋!”

    一个又脆又响的耳光猝不及防的甩在了齐政霆的脸上。

    齐政霆怔怔的看着眼前愤怒的安小暖,眼底泛着阴冷的光。

    “机会我已经给过你了,以后别来求我。”

    说完,齐政霆便拂袖而去。

    他就这么走了,走得干净利落,走得迅速果断,决绝的背影让人害怕。

    安小暖追下楼,远去的车影在路的尽头拐了弯,就再也看不到了。

    心底的愤怒也因为他的离开而被带走,只给她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外壳。

    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慢慢的往回走。

    风吹在身上,很冷很冷,但更深的寒意从她的心底渗出。

    手指拂过红唇,似乎还残留了他的气息。

    对于这个不合时宜的吻,安小暖的心像揪成麻花一样的痛。

    齐政霆,他到底又在搞什么鬼?

    试探她吗?

    呵,真是无聊。

    ……

    安小暖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言欢给她打来电话:“小暖,我们公司有个谈判需要一个法语的同声传译,你能来帮帮忙吗?价格好谈。”

    安小暖高兴的应:“好啊,什么时候?”

    “后天,星期四,早上十点,我待会儿就把资料传给你,谢谢你啊,小暖。”

    “我谢谢你才是,拿到工资我请你吃大餐。”

    “那我就不客气了。”

    “别客气,别客气。”

    安小暖喜滋滋的挂断电话,不一会儿就收到言欢发来的资料,她认真的看起来。

    上大学的时候,安小暖念的法语专业,因为想多赚钱,她很刻苦的学习,终于拿到了同声传译的资格证。

    可就算成为了同声传译,她赚的钱依然不够妈妈的住院费,就在她为钱发愁的时候,她认识了开“爱情事务所”的芳姐。

    其实她一直觉得自己在做一个帮助别人的事业。

    帮助那些被男朋友或者老公欺骗的女人,拿到对方出轨的证据,让她们避免再被渣男欺骗下去。

    虽然名声不好听,但她并不是一个坏女人。

    安小暖积极准备着后天的会议,同声传译对翻译的要求很高,不光要反应敏锐,还必须专业知识过硬,否则就会出错,一出错,也许就会让她服务的公司损失惨重。

    安小暖用心准备,暂时忘了昨晚齐政霆带给她的心悸。

    一直到中午,她才想起没做饭,出房间一看,陆雪婵竟然在包饺子。

    她都不知道她妈妈什么时候出去买的这些东西。

    安小暖连忙过去帮忙:“妈,你想吃饺子就告诉我啊,我来弄,你快去躺着。”

    “我看你在忙,就没喊你。”

    陆雪婵笑着说:“整天躺着人都躺废了,这点儿事你妈还能做,刚才出去买饺子皮,遇到那些街坊邻居,都夸我好福气,养了个乖女儿,听他们夸你我就高兴,虽然我没有好老公,但我有好女儿,我也知足了。”

    安小暖心酸不已,红了眼眶:“妈,以后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嗯。”

    这些天陆雪婵脸上的笑容比过去十几年都多,安小暖看着她,越发觉得自己的决定正确,只要妈妈好好的,她守一辈子寡她也愿意。

    ……

    安小暖在家准备了两天,星期四早上信心满满的去言欢上班的公司。

    言欢的未来姐夫林默渊是公司总裁,她在给林默渊当助理。

    安小暖到公司之后直接去找言欢,见到言欢被林默渊骂得狗血淋头。

    言欢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

    林默渊走了,安小暖才过去。

    “欢欢,你姐夫好凶,你姐受得了他吗?”

    言欢苦笑了一下:“他对我姐很温柔,我姐说一他绝对不会说二,我姐怎么可能受不了他。”

    安小暖为她打抱不平:“哦,他对你姐那么温柔,怎么就不能对你温柔一点儿呢,真是过份,好歹也是亲戚啊!”

    “我姐夫公私分明,越是亲戚越是不能走后门。”

    “噢……”

    摊上这样的姐夫,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安小暖没注意,言欢的目光始终追随着林默渊,直到看不见,也恋恋不舍的收回。

    言欢带安小暖去了会议室,会议十点开始。

    安小暖今天特意穿了黑色的职业装,把头发盘在脑后,戴上大大的黑框眼镜,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成熟尽量专业。

    会议即将开始,安小暖看着资料有些紧张,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得让人心口抽搐的声音。

    “林总,法国黛米高公司的代表到哪里了?”

    齐政霆?!

    安小暖偷偷的抬头,果然看到齐政霆那张英俊的脸。

    他今天穿的是极为正式的深蓝色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剑眉星目,五官像刀刻的一般立体,冷峻的气质平添了几分霸气。

    就算会议室里人来人往,齐政霆也是最耀眼的存在。

    安小暖更慌了。

    她甩甩头,逼迫自己冷静,同声传译对译员的心理素质要求也很高,不管情况再多变,也必须沉着冷静。

    法国黛米高公司的代表走进会议室,谈判正式开始。

    安小暖就坐在法国代表的旁边,将他们说的话翻译成中文,再把中方代表的话翻译成法语。

    她语速不快不慢,翻译得极为精准。

    齐政霆第一次听到中国人说法语这么标准动听,不由得看了她一眼。

    这一看不得了,竟然是他最讨厌的安小暖。

    没想到她还有这水平。

    看到安小暖之后,齐政霆对谈判的内容失去了兴趣,只对安小暖感兴趣,一直目光灼灼的盯着她。

    林默渊坐在齐政霆的对面,见他一直盯着安小暖,心里已经有了打算。

    安小暖不是不知道齐政霆盯着自己,可她不敢看他,一直逼迫自己冷静,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双方谈判的内容上。

    一滴冷汗从安小暖的额上流下,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撑到谈判结束。

    两家公司愉快的签约,安小暖逃也似的离开会议室。

    安小暖打算先回去,让言欢帮她去财务部领工资。

    有齐政霆在的地方她都不想多待。

    安小暖刚刚走出会议室,林默渊的另一名特助就叫住了安小暖,让她跟他去领工资。

    安小暖以为是言欢让他来的,便毫无防备的跟了过去。

    那名特助把安小暖安排到一间休息室,然后倒了杯果汁给她,让她稍等一会儿,马上财务过来。

    翻译了近两个小时,安小暖也渴了,端起果汁就咕噜咕噜的喝了个底儿朝天。

    喝完果汁她就坐在那里玩手机。

    突然感觉很困,她就趴在沙发扶手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

    签完约,齐政霆已经找不到安小暖的人影。

    他正想走,林默渊却说要送他一个礼物,神神秘秘的样子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齐政霆去了林默渊名下的酒店,在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见到了林默渊口中的礼物——-安小暖。

    安小暖躺床上,仍在熟睡,红润的小嘴微翘,呼出芬芳的气息,那模样就像涉世未深的孩子。

    齐政霆哭笑不得,给林默渊打去电话:“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哥,你也该有个女人了。”

    “为什么是她?”

    林默渊笑道:“三哥,别人看不出来,难道我也看不出来吗,你什么时候盯着一个女人看超过一秒?”

    就因为谈判的时候他一直盯着她看?

    这是什么逻辑?

    齐政霆耻笑道:“我盯着她看怎么了?我看了她,难道就得上她?”

    “三哥,过了今天,你的性取向问题就可以解决了,记得戴套,我知道你有洁癖,给你准备了一盒,不够再让前台送,我看好你!”

    林默渊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齐政霆彻底被他打败了,只能在心里直呼,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

    林默渊,堂堂林氏总裁,居然做这种事,也不怕辱没了名声。

    什么都不知道的安小暖睡得正香,也不知是不是梦到吃东西,小嘴还“吧唧”了几下。

    齐政霆坐在床边,摸了摸她柔嫩的脸。

    那天晚上他情不自禁的吻了她之后脑海中一直都是她的身影。

    见不到她,就越想她,现在见到了,脑海中依然是她。

    安小暖动了动身子,衬衫的钮扣开了,若影若现的饱满呼之欲出。

    齐政霆下腹一紧,咽了咽口水,俯身在安小暖的脖子上印下一串湿漉漉的吻。

    “唔……”安小暖又梦到自己和齐政霆做那种不可描述的事。

    她低低的呢喃:“大哥,别……大哥……”

    闻言,齐政霆一怔,以为安小暖醒了。

    他抬头看向安小暖,发现她双眼闭得紧紧的,根本没有醒。

    “梦到我了?”

    齐政霆唇角一勾,心情很是愉悦。

    他修长光洁的大手小心翼翼的解开安小暖身上的衬衫钮扣。

    她那对被粉色蕾丝包裹着的饱满呈现在他的面前。

    就像成熟的蜜桃一般诱人。

    齐政霆再也不能控制自己,俯身啃噬她吮吻她揉捏她。

    安小暖迷迷糊糊的,感觉到有人在玩弄自己的身体,捏得很用力。

    “好痛……”

    她痛得睁开了眼,看到自己一丝不挂,而同样一丝不挂的齐政霆正压在她的身上,双手正捏着她的OO。

    安小暖惊呆了,她还在做梦吗?

    为什么感觉那么真实。

    “痛……”

    她抓住了齐政霆的手,惊恐的问:“大哥,你在干什么?”

    齐政霆霸气的回答:“看不出来吗,我在干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