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24章 明目张胆的勾引他

    齐政霆刚下飞机,就被白若兰的夺命连环call召唤回了别墅。

    回到别墅,什么都别急着说,等他洗了澡,换了衣服再慢慢说。

    齐政霆的洁癖有增无减,安小暖站在那里,他甚至没看她一眼,唯恐脏了自己的眼睛。

    安小暖也不在意,闲适的翻看着茶几上的照片。

    这么多女孩子,说不定一个也入不了齐政霆的眼。

    白若兰目送齐政霆上楼。

    她神神秘秘的问安小暖:“这段时间我和你爸不在家,政霆没给你脸色看吧?”

    安小暖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大哥挺好的,他晚上很晚才回来,我和他碰面的机会也不多,但是我妈妈做手术的时候,大哥一直在医院。”

    “那就好。”白若兰满意的点点头。

    不多时,齐政霆就冲完澡换了衣服下来。

    他穿的是浅灰色的运动服,俊俏阳光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朝气蓬勃的大学生。

    白若兰兴致勃勃的招呼他:“政霆,你过来看看,有没有看得上眼儿的姑娘,妈给你介绍。”

    齐政霆走过去,随意瞥了一眼满茶几的照片笑道:“随便吧,我看长得都差不多。”

    一个个都是大眼睛,高鼻子,尖下巴,就连拍照的角度和姿势都一般无二,乍一看,齐政霆还以为是同一个人的照片。

    白若兰道:“怎么能差不多呢,我看各有各的美,各有各的好,不然就这个吧,洛洛的好朋友,她家和你大伯家是世交,知根知底。”

    洛洛是齐政霆大伯家的小女儿,安小暖听白若兰提过几次,还没见过面。

    安小暖看着照片里的女孩儿,漂亮是漂亮,但没什么气质,配齐政霆还差了点儿。

    但白若兰喜欢,极力劝说齐政霆见个面,接触看看。

    齐政霆没说话,白若兰又问安小暖觉得怎么样。

    安小暖说:“很不错啊,又年轻又漂亮,看起来也挺温柔的,和大哥很配。”

    白若兰就像找到知音一样高兴:“是啊是啊,我也觉得和政霆般配,政霆,不如就明天中午,一起吃个饭,你说怎么样?”

    齐政霆眼角的余光淡淡扫过幸灾乐祸的安小暖,爽快的应:“好啊!”

    “那我现在就去安排。”

    白若兰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

    相亲的事她以前提过很多次,每次齐政霆都不予理会,没想到现在这么容易就同意了。

    说不定他已经看上了那姑娘,自然就顺水推舟答应了。

    白若兰喜滋滋的去外面打电话,客厅就只剩下安小暖和齐政霆。

    齐政霆微眯着眼,似乎很不想看到安小暖:“你怎么又回来了?”

    “当然是回来勾引你。”

    安小暖不会不自量力的以为自己可以瞒过齐政霆。

    她和齐政霆的智商就不在一个量级上,还不如老老实实的交代。

    齐政霆眼底满是嘲讽:“还没死心?”

    “如果有别的办法,我也不会回来碍你的眼。”安小暖苦笑了一下:“如果我不听那个人的话,下场会很惨。”

    她甚至已经做好照片视频被公布的心理准备,可对方是恶魔,不但摧残她的心灵还摧残她的身体。

    虽然已经过去一周了,可她下面还在痛,就算每晚擦药也好得很慢。

    齐政霆唇角勾出一抹冷笑:“你不会成功!”

    “我知道我不会成功,但这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

    安小暖已经打定主意,能拖一天算一天,她现在在齐家,有保镖保护,那个男人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至少现在是安全的。

    齐政霆冷冷道:“如果哪天他让你放火烧死我们,你也照做?”

    安小暖一怔,抿了抿唇:“放心,我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害你们。”

    她也不是没良心的人,知恩图报的道理她也懂。

    “你怎么现在不去死?”

    齐政霆咄咄逼人,安小暖被他问得没了语言。

    半响她才呐呐的说:“我又没害你……”

    “勾引难道不算害?”

    齐政霆挑眉。

    “那是让你占我便宜好吗,你不想占我便宜就帮我把那个人解决掉,不然以后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安小暖气恼的瞪着齐政霆,他明明有能力帮她,可就是不帮,摆明了想把她赶走。

    她还就不走了,气死他。

    齐政霆冷笑:“那也要你能勾引到我。”

    “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嫌我脏,我还嫌你冷冰冰的呢!”

    安小暖不屑的撇嘴。

    也不知道那个人和齐政霆有什么深仇大恨,她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那个人,落得这么凄惨的下场。

    安小暖低着头唉声叹气的时候,齐政霆一直目光灼灼的注视着她,险些得意的笑出声。

    齐政霆修长的手指滑过唇畔,挡住难以自抑的笑意。

    这时,白若兰打完电话回到客厅,齐政霆脸上的笑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天相亲的事已经安排好了,白若兰又问齐政霆要不要多见几个。

    “不用了。”齐政霆不假思索的拒绝。

    白若兰眼前一亮,原来真是看上那姑娘了,有戏,有戏!

    ……

    吃完晚饭,拿去修改的婚纱送了回来,白若兰执意要安小暖立刻试穿,如果不合适,再拿去改。

    她没想到安小暖看着瘦,胸部却那么饱满,结果买回来的婚纱胸部太紧了,只能找技艺高超的师傅修改。

    安小暖上楼去把婚纱换上。

    “哇,好美!”齐政霆正在花厅和父亲齐振凡下围棋,听到母亲夸张的惊呼,下意识转头。

    这一看不得了,他也震惊了。

    确实……好美。

    安小暖提着婚纱厚重的裙摆,小心翼翼的走下台阶。

    她将马尾散开,微卷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虽然未施粉黛,但依然光彩明媚,美艳不可方物。

    婚纱是抹胸的设计,安小暖知道自己丰满,不好意思的捂着胸口的沟壑:“妈,挺合适的,可以换下来了吗?”

    “等一下,你摆个pose,我拍几张照。”白若兰说着拿出手机。

    安小暖哭笑不得,有一个心态这么年轻的妈妈,家里不愁没乐趣。

    她一边摆pose一边叮嘱:“妈,照片不要发朋友圈。”

    “我知道我知道,我就自己欣赏。”

    若不是安小暖的身份还没到公开的时候,白若兰早就发朋友圈炫耀了。

    等白若兰拍了照,安小暖才上楼去把婚纱换下来。

    白若兰把手机随手放客厅的茶几上,快步跟上了楼。

    齐政霆心不在焉的下完棋,齐振凡嫌他不好好下,出门去遛鸟了,他就坐在沙发上,拿起白若兰的手机。

    齐政霆将白若兰刚刚拍的照片全部发送给自己,然后删掉了发送记录,然后若无其事的放回原位。

    ……

    房间里,安小暖把脱下来的婚纱小心翼翼的放进盒子,白若兰在一旁叹气:“如果炜霆能在你们结婚那天醒过来该多好。”

    安小暖点点头:“是啊!”

    如果齐炜霆醒过来,也许这个婚就不用结了,齐炜霆那么好的男人,她高攀不起。

    白若兰说:“你这几天一定要多在炜霆的面前说你们结婚的事,也许炜霆一高兴,就醒过来了。”

    “好。”安小暖把装婚纱的盒子放进衣橱。

    婚纱镶满施华洛世奇水晶,真的很重,盒子比21寸的行李箱还大。

    她看着奢华的婚纱,条件反射的想能当多少钱。

    想完才发现,她现在已经不需要再为妈妈的医药费发愁了。

    这些年,她勾搭那些男人的时候总会收到一些贵重的礼物。

    但是那些礼物无一例外都被她当了,所以到现在,她连一件拿得出手的珠宝都没有,用的手机也是几百块的低配智能机。

    安小暖正在想那些与自己无缘的珠宝,白若兰回了一趟房间,就拿来一套蓝宝石珠宝给她,让她婚礼上戴。

    安小暖眼睛都看直了。

    虽然她收到过很多珠宝,但白若兰送她的这一套最贵重。

    回想当初她和顾绍辉订婚,他妈妈送了她一对名贵的耳钉,但和白若兰送她的想比,就差太远了。

    她目测丝绒盒里的项链,戒指和耳环加起来总价值超千万,几千万都不一定。

    白若兰帮安小暖打开了齐炜霆房间的保险柜,把那套蓝宝石珠宝放进去。

    若不是白若兰告诉她,安小暖根本不知道齐炜霆房间的衣柜里有保险柜。

    保险柜里不但有金条,还有大量的美金欧元,总价值过亿。

    白若兰把保险柜的密码告诉了安小暖。

    安小暖不知道,这也是白若兰给她的考验,还在为白若兰对她的信任感动。

    白若兰对她,和亲妈没区别了。

    ……

    第二天是安小暖母亲出院的日子。

    白若兰本来说和安小暖一起去医院接她母亲,但又要安排齐政霆相亲的事,分身乏术,一时发了愁,不知道该去哪一边。

    安小暖善解人意的说:“妈,你先去忙大哥的事,我送我妈回家,你空了再来,一样的。”

    “那也行,你们先回家,我忙完再过去。”

    白若兰回来之后就经常去医院看望陆雪婵,两亲家关系越来越好。

    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白若兰让自己的司机开车送安小暖去医院,她则自己开车出门。

    到医院,安小暖去严临渊那里拿单子开药。

    开完药就可以办出院手续回家了。

    想到以后不能再天天见安小暖,严临渊心里很是失落。

    他开好药单,叮嘱安小暖:“术后三个月,每周带她妈妈回医院复查,别忘了。”

    “好,我一定每周陪我妈妈回来复查。”

    “嗯。”

    严临渊点点头,至少以后每周还能见她一次,心里还是有一丝丝安慰。

    “谢谢你严医生,我先走了,再见。”

    安小暖知道严临渊不会收红包,但她是真心实意想感谢他,就买了很多水果,让水果店老板送到他的办公室。

    严临渊收到安小暖的水果,高兴了好几天。

    他只分了一小部分给同事,剩下的他要留着慢慢吃。

    安小暖扶着陆雪婵走出医院,朝停在路边的宾利走去。

    这时,周芝雅带着安湘湘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

    她们打听到陆雪婵今天出院,刻意到医院门口来堵她们,没想到一堵一个准。

    “雪婵,你今天出院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一声,还好我来了,不然连面都见不上。”

    周芝雅脸上堆着笑,挡住了安小暖和陆雪婵的去路。

    看到周芝雅,安小暖心头一股火,想冲上去给她两脚。

    上次若不是周芝雅搞鬼,她妈妈也不会生那么大的气,还打了她耳光,从小到大,她是第一次挨打,这笔帐,早晚得算。

    陆雪婵冷冷的看着周芝雅:“我不需要你来看我,你走吧!”

    “雪婵,我好心来看你,你怎么是这种态度。”

    “对你这种不要脸的人,就是这种态度,滚!”

    “哎哟哟,现在不得了了啊,小暖傍上了大款,你就以为自己翻身了是不是,让自己女儿出去卖身来给自己治病,难道你不亏心?”

    一直狠瞪安小暖的安湘湘附和道:“就是,安小暖也太不要脸了,也不知道跟过多少老头子,呸呸呸,真恶心。”

    前几天,顾绍辉找到安湘湘,要她把孩子打掉,他不会跟她结婚。

    他甚至明确的告诉安湘湘,他爱的人始终是安小暖,不管安小暖是什么样的女人,他都只爱她。

    安湘湘气疯了,带着周芝雅和安柏涛去顾家大闹了一场。

    顾绍辉迫于家族的压力,才没有再提让她打掉孩子的事。

    但他不肯再见安湘湘。

    安湘湘一打听,才知道顾绍辉有天晚上喝醉酒,安小暖去找过他,肯定是那天晚上安小暖做了什么,不然顾绍辉也不会变卦。

    安湘湘把所有的怨恨都归结到了安小暖的身上,恨不得当场就撕了她。

    在见过齐政霆和白若兰之后,陆雪婵心里已经有了谱,不会相信周芝雅和安湘湘说的话。

    她从容的笑道:“周芝雅,我家小暖还轮不到你来管,你还是管好自己的女儿吧,小小年纪就未婚先孕抢人男朋友,真是随了你了,一样的不要脸。”

    周芝雅怒道:“陆雪婵,你给我闭嘴!”

    “该闭嘴的是你,你不就是见不得我们家小暖找了个好婆家吗,我才不会再被你们挑唆误会我家小暖,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信,以后我家小暖要过好日子了,你们就眼红吧!”

    “小暖,我们走。”

    陆雪婵抬头挺胸,拉着安小暖从周芝雅安湘湘面前走过。

    卑微了这么多年,委屈了这么多年,她终于也扬眉吐气了一回。

    安小暖用嘲讽的眼神瞥过目瞪口呆的周芝雅和安湘湘,这两个贱人,以后慢慢再收拾,今天暂且饶过她们。

    看着安小暖和陆雪婵上了路边的那辆限量版宾利,周芝雅气得脸都白了。

    周芝雅做梦也没想到,老实的陆雪婵竟然也会反击,以前她随便说几句,陆雪婵就只知道掉眼泪。

    安湘湘记下了宾利的车牌,恶狠狠的对周芝雅说:“哪个有钱人会娶安小暖这种烂货,肯定是安小暖骗她妈,给老头子当二奶,我已经把车牌记下来了,找个人查查,不能便宜了安小暖那贱货。”

    周芝雅连连点头:“湘湘,还是你聪明,查到是哪家的,咱们就让人把安小暖的事捅过去,自有人会收拾她。”

    “嗯,妈,我们走吧!”

    “湘湘,我约绍庭的妈妈商量办酒席的事,你先回去,自己小心点儿。”

    “知道了,你一定要催催他妈,我能等,但是我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等,肚子大了办酒席,会被笑话的。”

    “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正想和他妈说,你放心,妈一定维护你,不让你受委屈。”

    得了周芝雅的承诺,安湘湘才满意的坐车回家。

    回去的路上,她越想越生气,若不是安小暖,她和顾绍辉早就结婚了,也不会拖到现在,他还要和她分手。

    她双手紧握,恨意扭曲了她的脸,安小暖,你这个贱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

    坐上车,安小暖笑着竖起了大拇指:“妈,刚才你真是太酷了,以后再遇到周芝雅,就别跟她客气。”

    陆雪婵也笑了:“她骂我,我无所谓,但是不能骂你,谁骂你我跟谁急。”

    “谢谢妈。”

    安小暖抱着陆雪婵的手臂,笑得像个孩子。

    在陆雪婵的心目中,她也确实是个孩子。

    回到家,陆雪婵看到家里焕然一新,脸上笑开了花。

    还是住在家里的感觉好啊!

    安小暖在房门口烧了个火盆,让陆雪婵垮过去,以后没病没灾,健健康康。

    陆雪婵换下来的衣服,安小暖拿去洗。

    “别洗了,坐着陪妈聊会儿天。”陆雪婵拉着她,让她坐下。

    安小暖乖乖的坐在了陆雪婵的身边。

    陆雪婵拉着安小暖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小暖,妈现在也出院了,应该和亲家正式见个面,这些天齐先生很忙吧,让他空了来家里坐坐。”

    “他最近是挺忙的,昨天刚刚出差回来……妈,其实……”

    安小暖很想把实情告诉她,可又不忍心让她失望,犹犹豫豫,不知道该不该说。

    陆雪婵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男人就该以事业为重,我看得出来,齐先生稳重成熟,女人就应该嫁他那样的男人。”

    “妈……”

    见妈妈这么高兴,安小暖更不敢说了。

    今天妈妈才出院,就让她高兴一下,缓两天,再说。

    陆雪婵根本不知道安小暖这段时间都没住在家里,说她的被子太薄了,晚上肯定冷,让她拿床厚被子出来。

    安小暖只能硬着头皮说她没觉得冷。

    “怎么可能不冷,这几天温度降了那么多……”陆雪婵突然后知后觉,问:“你不会没在家住吧?”

    安小暖一怔,连忙说:“我在家住!”

    “呵呵,没在家住也没关系,妈又不会骂你,只是你和齐先生一定要避孕,不要还没结婚就怀上孩子了,会被人说闲话的。”

    陆雪婵严肃的叮嘱安小暖。

    安小暖红着脸,转移了话题:“妈,你累不累,躺下休息吧,我去做饭。”

    “害什么羞,妈也年轻过,呵呵,那我睡会儿,你就随便做两个菜,别累着了,”

    陆雪婵说着躺在了床上。

    安小暖帮她盖好被子然后关门出去。

    ……

    安小暖去菜市场买菜,路上接到了白若兰的电话。

    “小暖,你和你妈妈已经到家了吧?”

    “嗯,到家了,谢谢关心。”

    白若兰说:“一家人,客气什么,待会儿等政霆来了我就走,也不知道政霆会不会不来,他如果敢不来,我就打断他的腿。”

    安小暖涩涩的笑道:“大哥昨晚不是已经答应了吗,他答应的事应该不会反悔,现在还早,他肯定在忙。”

    “约的是十一点,现在还差五分钟,人家姑娘早就到了,我在门口等他呢,第一次见面,迟到了多没礼貌。”

    “大哥做事有分寸,就算迟到,也肯定是有事耽搁了,不能怪大哥,妈,我在买菜,你过来一起吃吧!”

    “我就不过去吃饭了,你和你妈妈先吃,别等我。”白若兰的声音突然提高了N个分贝:“政霆来了政霆来了,就这样啊!”

    “嗯,拜拜。”

    “拜拜。”

    白若兰急不可待的挂断电话,快步迎上去:“政霆,你可算来了,人家姑娘等你好久了。”

    齐政霆看了一眼手表:“不是还没到十一点?”

    “第一次见面,你就不能早点儿来吗?快,快进去。”

    白若兰急吼吼的拉着齐政霆进了西餐厅。

    看到齐政霆,久候多时的薛冰冰暗暗的松了口气。

    她站起身,落落大方的伸出手:“齐先生,久闻大名,很高兴认识你。”

    齐政霆礼貌性的和薛冰冰握了一下手,但速度极快,只沾了一下手指头就缩了回去。

    齐政霆的堂妹齐洛洛也跟过来凑热闹。

    不等齐政霆说话,她就开始卖力的夸薛冰冰:“三哥,洛洛刚刚从美国留学回来,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以前上中学的时候就是我们学校的校花,你可对人家冰冰好点儿。”

    薛冰冰不好意思的拿胳膊肘撞了齐洛洛一下:“洛洛,别说了,都是些上不了台面的虚名,你三哥听了该笑话我了。”

    “我三哥怎么可能笑话你,本来就是校花嘛。”齐洛洛暗暗嘀咕了一句:“不是校花还配不上我三哥呢!”

    齐政霆唇角一勾:“薛小姐,我也很高兴认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