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0章 如果技术好,再给你加一万

    翌日,安小暖醒来仍然觉得喉咙不舒服,嘴里有一股咸腥中夹杂回甜的味道。

    刷了牙洗了脸,安小暖换衣服下楼,看到昨晚给她送牛奶的佣人。

    “以后牛奶里面不要放糖。”

    她以为嘴里的异味是因为睡前喝的牛奶放了糖,并没有多想。

    都说晚上睡前喝牛奶可以提高睡眠质量,可她昨晚做了一夜的怪梦,今儿个起来身子还乏得很,比睡觉前还累。

    安小暖刚刚坐下,齐政霆便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下了楼。

    他五官立体,气质清冷,模特般的身材穿什么都好看。

    只要齐政霆出现的地方,他便是金光闪闪的存在,连阳光在他的面前也会黯淡。

    安小暖看到齐政霆,蓦地想起昨晚的梦,脸刷的红了,她居然梦到自己和齐政霆做那种事,满脑子都是不可描述的画面。

    天啊,她一定是疯了。

    虽然齐政霆长得很帅,身材很好,但也不能把他当成YY的对象啊!

    安小暖埋下头,尴尬的拿着三明治往嘴里塞。

    眼角的余光扫到齐政霆走近,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儿,连手都僵硬了。

    她听到白若兰说:“政霆,你搬回来住吧,早上陪妈一起吃饭!”

    昨天晚上,齐政霆突然回来,白若兰高兴坏了,巴望着他每天都能回来,这家里就热闹了。

    安小暖在心底大喊大叫:“千万不要搬回来啊!”

    若是齐政霆搬回来,那她和他碰面的机会岂不是会增多。

    可是齐政霆根本听不到安小暖的心声,他爽快的应:“好!”

    “真的?太好了!”白若兰笑开了花:“以后晚上不忙就回来吃饭,提前打个电话,妈给你准备你喜欢吃的菜。”

    “嗯。”齐政霆优雅的端起牛奶,幽深的眼眸淡淡的扫过安小暖。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齐政霆一出现,安小暖就紧张,特别是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有种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感觉。

    她匆匆忙忙的吃完三明治喝完牛奶,抹抹嘴站起身:“爸,妈,我去医院了,中午吃饭前回来。”

    白若兰笑着说:“让政霆送你,他去公司,刚好顺路。”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坐公交车,很方便的。”

    她看到齐政霆就紧张,哪里还敢坐他的车,躲他都来不及呢!

    白若兰说:“小暖,都是一家人,你就别客气。”

    “我没客气……”

    “没客气就行好,你等着政霆一起。”

    “好,那就麻烦大哥了。”

    再拒绝就显得她心里有鬼,安小暖低着头,声音弱弱的。

    “不麻烦。”

    齐政霆冷睨安小暖一眼,继续用餐。

    他用餐的动作优雅到了极致,就算安小暖等着他,他也一样不急不徐。

    坐秦政霆的车,安小暖识趣的没有做副驾驶位,而是去了后座。

    保时捷卡宴的车厢宽敞舒适,可是当齐政霆身上淡淡的龙延香钻入安小暖鼻子的时候,她竟然被憋得喘不过气。

    不可描述的梦境瞬间涌入脑海,她不由自主的夹紧双腿,屏住呼吸,打开了车窗。

    安小暖的手机响了,看到是顾绍辉的来电,心如针扎般的痛。

    她到底还是放不下他。

    曾经,她以为顾绍辉是她这辈子遇到的最美好的人,他正直阳光,可望而不可即。

    她极力在他面前维持自己单纯天真的形象,希望能成为和他一样美好的人。

    当一切的伪装被撕开,彼此变得如此的不堪,曾经的美好都没有了。

    “什么事?”她的手在颤抖,眼眶泛红,泪水摇摇欲坠。

    顾绍辉不带感情的问:“你在医院?”

    “干什么?”

    “我找你有事,你是不是在医院?”

    “路上,还有十分钟,你找我什么事?”

    “见面再说。”

    顾绍辉迅速挂断电话,安小暖低着头,偷偷的擦眼泪。

    这些年,她帮助至少五十个女人拿到了丈夫或者男朋友出轨的证据。

    明明知道男人靠不住,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竟然天真的以为顾绍辉和那些男人不一样。

    男人不出轨,是因为受到的诱惑不够大罢了。

    驾车的齐政霆透过后视镜看了安小暖一眼,见她在抹眼泪,唇畔噙上一抹嘲讽。

    ……

    到达医院,安小暖下车,还没来得及道谢,齐政霆便驾车离去。

    安小暖自嘲的笑笑,讨厌她讨厌到连表面功夫都不肯做,又何必让她上车。

    “车不错,昨晚肯定赚了不少钱吧?”

    一个讽刺的声音带着冷笑传来。

    安小暖闭了闭眼睛,不回头也能想象出顾绍辉脸上让人心痛的表情。

    安小暖不回头,顾绍辉继续说:“你这身价一晚上也就一万块吧,要钱你早说啊,何必在我面前装得冰清玉洁,今晚陪我,我给你五万,如果技术好,再给你加一万!”

    “无耻!”安小暖忍着心痛,回头朝顾绍辉打过去。

    顾绍辉抓住安小暖的手臂,咬着牙凑近她:“安小暖,你可以被别的男人骑,怎么就不能让我骑,好歹我们也相爱一场,就我们这关系,你还应该给我打个折。”

    相爱一场?

    现在听起来就是个笑话。

    她怎么会爱上这么无耻的男人。

    不听她解释,就给她判了死刑。

    他根本不知道她这些年为了给妈妈筹医药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他也根本不知道,为了干干净净的和他在一起,她拒绝了多少一掷千金想包养她的大富豪。

    他帮过她多少?

    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又在哪里?

    她赚的每一分钱都是问心无愧。

    安小暖愤怒的抽回手,深吸一口气,问:“你找我什么事?快说!”

    “哼,果然是婊子无情。”

    顾绍辉一脸的厌恶,拿了张湿巾出来,慢条斯理的擦手。

    这分明就是在嫌弃她脏。

    安小暖双手握拳,强忍着眼泪。

    “顾绍辉,没想到你这么幼稚,大驾光临就是为了来羞辱我?”

    “羞辱你?呵,就凭你也配?”

    顾绍辉将擦了手的湿巾扔进垃圾筒:“我来是想要回我送给你的订婚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