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月 作品

第1章 被陌生男人给强了

    她在哪里?

    发生什么事了?

    眼前一片漆黑,安小暖头昏脑胀,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她想坐起来,可根本动弹不得。

    安小暖的身体一丝不挂,呈大字型绑在床上。

    落地窗前站着一个身材挺拔气质出众的男人,他五官立体比明星还帅。

    “醒了?”

    齐政霆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好像来自地狱阴沉得让安小暖浑身一颤。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

    她什么也看不见,在床上奋力扭动,晃花了齐政霆的眼。

    他素来对女人没兴趣,但也不受控制的着了魔。

    床一侧突然陷下去,安小暖双手死死抓住床单。

    她惊恐的大叫起来:“你想干什么,不……好痛……救命啊……救命……”

    “欲擒故纵这一套对我来说没用。”

    齐政霆冷冷的说,他翻身上床,找准最契合的角度狠狠挺身。

    又快又狠又准!

    随着齐政霆快速冲击,撕心裂肺的痛袭遍安小暖的全身。

    她的身体狂颤。

    齐政霆得打了个激灵,声音低哑:“保养得不错,很紧,就是水少了点儿。”

    撕裂的痛让安小暖死死咬着下唇,全身的肌肉紧绷,僵硬得像石头。

    异样的滑腻让齐政霆忍不住低头看一眼,入目的是一片被涂抹开的猩红。

    运动并未停止,反而更迅速。

    齐政霆冷笑着嘲讽:“这血是怎么回事?卖一次补一次?”

    痛……痛……痛……她快要痛死了!

    千刀万剐,凌迟处死的痛也不过如此吧?

    他的每一次冲击就是在她的伤口上洒一把盐,没有最痛,只有更痛。

    安小暖死死咬着下唇,把闷哼憋回喉咙。

    “你就是这么伺候男人的?”齐政霆耻笑道:“技术这么差和死鱼没什么区别。”

    安小暖快痛晕过去了,嗓音嘶哑:“你干死鱼不是干得挺high吗?high够了就让我走。”

    “想走可没这么容易,贱女人,这是你应得的,下贱!”

    齐政霆似要将心底的恨意统统发泄出来,贱女人不值得他怜惜。

    这个女人毁了他最爱的弟弟,他也要毁了她!

    直到安小暖痛晕过去,齐政霆才餍足的鸣精收兵。

    哼,贱女人!

    他毫无留恋的抽身。

    洁白的床单被血水染红了一大片。

    解开安小暖手腕脚腕上的绳子,齐政霆冷笑一声,扔掉套套进浴室,迅速冲走身上黏黏糊糊的体液。

    浴室传出的水声将安小暖从昏睡中惊醒。

    她猛地坐起身,忍不住哀号:“嗤……好痛……”

    腹部以下,痛得不想是她的了。

    禽兽!

    安小暖扶着腰,咬牙滚下床,捡起自己破烂的衣服看看又扔到地上。

    只能穿男人的衣服,衬衫长裤,宽大得像袍子。

    临出门,安小暖看到挂在垃圾筒边沿的套套,拿张纸巾包上揣兜里快步离去。

    就算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她也没有放慢脚步。

    坐上出租车,安小暖给“爱情事务所”的老板芳姐打电话,可是芳姐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就连平时安排她出任务并确保她安全的小白也联系不上。

    这一刻,安小暖才算明白,自己被老板出卖了!

    回到家,安小暖一头扎进浴室。

    水洒在脸上,已经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泪。

    “哇……”

    一张嘴,哽咽在喉咙里隐忍的哭声冲了出来。

    她一边哭,一边使劲清洗自己的身体。

    那个男人的味道,留在她身体上的印记,她都要一并洗去。

    前胸和脖子上青紫色斑痕就算她抠掉一层皮也无法除去,深深的印在她白皙的皮肤上。

    不管怎么洗,她都不可能如过去般纯洁无暇。

    好脏,她的身体好脏……

    这些年,因为工作需要,安小暖勾引过的男人无数,但还是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

    下个月她就要结婚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向未婚夫顾绍辉交代。

    绍辉……对不起……

    安小暖抱住自己,哭得没了声音。

    ……

    翌日,做了一夜噩梦的安小暖连早饭也没顾得上吃,顶着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匆匆忙忙赶去医院。

    上午有一个小时探视时间,她有很多话想和妈妈说。

    不管受多少委屈,在妈妈的面前她都会笑。

    探视了妈妈,医生催她去缴住院费。

    在收费室门口,她把钱包里的钱全部倒了出来还是不够。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未婚夫顾绍辉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

    “绍辉……”安小暖喜出望外,快步冲了过去:“你怎么来了,也不打个电话,我都不知道你要来。”

    看到安小暖,顾绍辉明显一愣。

    安小暖正心急,没注意顾绍辉的异样:“我给我妈缴住院费,还差两千,你快借我两千,我过几天……”

    不等安小暖说完,顾绍辉冷冷的开口:“我是来和你分手的!”

    “你说分手?”安小暖不敢置信的看着他:“我们月底就要结婚了……”

    “婚礼取消!”

    “为什么?”

    “还用我告诉你为什么?安小暖,你和那些男人出去开房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一天,你真当我是傻逼吗,被男人玩烂了想找我接盘是不是?我tm没那么蠢!”

    谁误会她都没关系,她只是不想被顾绍辉误会。

    安小暖心急如焚,上前抓住顾绍辉的手:“绍辉,你听我解释……”

    顾绍辉厌恶的甩开:“别碰我,你tm让我恶心。”

    “绍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为了帮我妈妈筹医药费才会……”

    一个娇滴滴的女声打断了安小暖:“绍辉,医生让我去做B超,你陪我一起去吧!”

    安小暖蓦地转头,竟然看到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安湘湘从妇产科走出来。

    “姐?”

    安湘湘一见安小暖,连忙捂住自己的肚子,唯恐别人看不出来她怀孕了。

    安小暖回头狠瞪着顾绍辉:“你和她什么时候搞在一起了?”

    顾绍辉不说话,安小暖愤怒的吼了出来:“你说啊,你和她是不是睡过了?”

    安湘湘暗自偷笑,故作惶恐的冲上去挡在顾绍辉的面前:“姐,你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的错,上个月姐夫喝醉了,把我当成了你……姐,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