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334章:前尘往事旧缘分

    “对呀,那个时候我就是想知道。”既然现在都已经说到这个问题上了,连殇煜自然也不会有任何的隐瞒,他认认真真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说道,“其实当初恩师将这处宅子卖给我的时候并没有告知我他的身份。”

    连殇煜:“只因为隔壁的这处宅子常年都没有人住,而我有多年都不在暮幽城,自然是不知道这处宅子的主人是谁,只是那日见到你,就看到小姑娘爬到树上…就想这可能是哪家小孩子胡闹吧,又觉得小孩子应该都比较好戏弄的,就想着从你嘴里面套出一些话来,哪里知道…”

    哪里知道这小姑娘是这么的聪明可爱。

    想到当初的无奈他也不禁的笑了笑自己的傻,“本来想套一套你的话,可是话没有套成,反而还把自己给丢了,你说我亏不亏呀。”

    郁惜璃被他的话惹得捂嘴偷偷的发笑,笑过之后心里也就平静了下来,不知怎么的她就突然想到了外公的为人处事,心底里是非常的钦佩他。

    再看看身为丈夫的连殇煜,忽然觉得外公的为人处事不仅仅传给了自己的学生,可能也会让大多数人都学到一些东西吧,所以在说外公的时候郁惜璃是特别的骄傲。

    郁惜璃也引以为傲的那种骄傲,“那是当然了,我外公的性情是如何的高尚,反正是没有多少人可以跟外公相比的。”

    “这倒的确是。”连殇煜也是如此认为的,他也是很钦佩宋大人的为人,想起以前的事情心里很是伤感,是非常惆怅的,“想当初我去金炎沙的时候年纪还那么小,除了身边一直跟随着的旧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肯来送我。唯有宋大人,当时我在出发之前见到了宋大人。”

    连殇煜:“那天下着大雪宋大人不顾世人的眼光前来送我,还送给我很多的衣服和盘缠,盘缠在路上发现的,可能是怕我不要又怕我难堪,所以才偷偷的塞到里面的吧,其实说起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在你之前我是真的没有想过这一生会娶哪一个女子,也想过我是一个不婚主义者。”

    连殇煜:“其实在见到你的时候你还小,而且又是一个粉粉嫩嫩的糯米团子,又听到你童年无忌的说要让我娶你,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其实说是感激你外公也好,还是说看着你可爱活泼也好。”

    连殇煜:“其实等到你长大了,只要你要是跟我说这个事情的话,我还是会答应的,当时就在想像宋大人这样家庭里出来的孩子肯定是不会差的,而且性情也是极好的,再说了你长得这么漂亮,长大之后也一定是一个漂漂亮亮的大美人,如果真要让我娶的话我也不会觉得吃亏。”

    这个倒是实话,郁惜璃又听他说的这么头头是道,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你话倒是说的好听,如果那时候在灵雾山上桃园十里,你看到的是别人,后来我要是记起了这个事情就去找你了让你娶我,那你说说看,你到底是要哪一个,还是说两个都要吗?”

    “你在胡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连殇煜微微得皱了皱眉头,轻轻的打了一下她的屁股,“你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当做我是傻的,你以为我当时没有打听清楚吗?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依然会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依然会无视,你说你这个没心没肝的小东西,早早的就把我给忘了,既然这样又怎么算得上是我亏欠了你。”

    郁惜璃点了点头,连殇煜说的没有错,的确是她把过去忘得干干净净,也怨不得他会这么损她。

    再仔细的想了想,跟连殇煜遇见之前那些日子,娘亲还有意无意跟自己透露的那些消息就忍不住的笑,笑嘻嘻的说,“不过陛下,你要是再晚一点下去的话我恐怕就要跟别人成亲了,这样的话你的确是得不偿失了?”!%^*

    “成亲?你要跟谁成亲?”连殇煜不想还有这么一茬,所以看向郁惜璃的眼神都有一些的危险了。

    郁惜璃反而是不会告诉他到底是哪一家,只是别开脸蛋别扭的说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才不跟你说这些。”

    “好,你不说就不说吧,不管是一家也好,反正也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假设,你到现在又不是跟他成亲了。”连殇煜是真的不介意这个事情,反正他都已经把郁惜璃给娶回家了。

    连殇煜自然是洋洋得意,“不管那个人是谁,都无法阻碍我们芊芊对陛下的心意,是不是?”

    郁惜璃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这么一说给连殇煜给说红脸了,也没有反驳他的话,只是催着眼睑,咬着嘴唇有一些的害羞,“我怎么样…干你什么事呀!我才不告诉你呢!”(!&^

    连殇煜点了点头也不跟她计较,“那么我们改天再去那棵蔷薇树?看一看那个蔷薇花树如今长得怎么样了?”

    如果连殇煜没有提起那棵蔷薇树的话郁惜璃还不会想起,听到他这么一说她便想起来了,于是整个人都哆哆嗦嗦的。

    只要一想到梦里面那个东西就觉得还有一些的害怕,“那么到后来那个绿刺蛾怎么样了,它有没有掉在我的身上?”

    连殇煜感觉到郁惜璃的哆哆嗦嗦,赶紧将小姑娘往自己的怀里面抱了抱,“放心吧,没有没有,我不是在那里吗?我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它掉在你身上,不过那个绿刺蛾的确看起来挺毛骨悚然的。”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她没有梦到所以并不知道,现在听到连殇煜这么一说心里也就安心许多了,也下意思的摸摸自己的手指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心情倒是不那么的愉悦,“那这个东西到后来是不是死了?”

    “肯定死了呀。”看到郁惜璃还是这么后怕的模样他也是没有想到,这小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