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二百五十章怀疑

    易歌想了想,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昨天的那些人你全都都杀了?”

    薄青云听到易歌问起昨天的事,脸色一沉,指尖微微颤了颤,随即回复了正常,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当然,敢伤你的人,留着那条狗命做什么。”

    易歌无害的笑了笑,里面包含了无尽的讽刺,她可没错过,他那指尖一瞬间的颤抖,薄青云啊,他还是那个老样子。

    “昨天绑架我的人,听他们说的那些话,好像是认识我的人指使的,只是很奇怪,我平常也没得罪什么人啊,到底是谁这么恨我,居然想把我毁了,幸亏你来得及时,不然……。”易歌心有余悸说着,身体不由自主颤了颤,是啊,昨天差一点她就要被……

    说起起昨天的事,她到现在都还能清清楚楚的说出每一个细节,实在是因为昨天的事给她的阴影太深了,那件事对她来说就是个的梦。

    “或许吧”薄青云避重就轻的说道,感受到易歌的害怕,大手轻轻的拍了拍易歌的背,“都过去了。”

    “那件事还没查出来吗?这可不太像你,以你的能力,不是早就应该查出来了吗。”易歌笑了笑说道,看着像无心之言,实际上是在试探他。

    薄青云的能力她是知道的,这世间还没有什么他是查不出来的,除非是他不想查,依她对他的了解,他是绝对不可能不查的,那只有一个原因,就是查到了不说出来。

    有什么人值得他隐瞒?不用说,肯定是他亲近的人,要说起来也只有他妈妈和许兰兰讨厌她。

    他妈妈虽然讨厌她,但也不至于对她做那样的事,所以只有她许云云了,按这么说,许云云很有可能并没有失忆。

    看来她很有必要去一趟医院了。

    “嗯,有点麻烦。”薄青云含糊地说道,脸色沉了又沉,想了想说道,“如果查到了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做?”

    可笑,刚刚谁在信誓旦旦的说,“敢伤你的人,留着条狗命做什么”吗?变脸变得这么快真是够了。

    “这要看是谁了。”易歌装作苦恼地说道,“毕竟平日里我也没得罪过谁,找到了那人,我大概会问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你恨不得毁了我?”

    “会的。”薄青云笑了笑,随即没了音,只是脸色更加难看了。!%^*

    “许兰兰现在还好吧?”易歌紧紧的看着薄青云问道,不错过他的一丝表情。

    “问她做什么?”薄青云瞳孔一缩反问道,随即淡淡的开声,“易歌,你在怀疑她?”

    “不是啊,我可没这样说,许兰兰都失忆了,应该不可能做这种事的吧,我只是怕那些人把手伸到她身上。”易歌装作无知地说道,只是眼睛没离开过薄青云。

    “是啊,她失忆了。”薄青云笑了笑说道,笑意不达眼底,隐隐间有些暴戾,“放心吧,相信我,我会查到的。”

    “你会查到,我肯定是相信的。”她一直都十分相信他的能力,不然现在她也不会在这里了,只是会不会说真话就是另一回事了。(!&^

    “易歌,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她爸爸,我爸爸就死了,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对她太过绝情。”薄青云的下巴抵在易歌的肩膀上,淡淡的说道。

    “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啊?”易歌故作不知,实则鄙夷,所以她就活该被绑架活该被侮辱?况且这只是他薄青云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没事,只是突然想告诉你有这么一件事而已。”薄青云无奈的摇摇头,没有再说话。

    薄青云没说出来的话,易歌却是知道了,他希望等某一天她知道结果了之后,能看在许云云的父亲救过他父亲的份上,对许云云不要太过分。

    可是,难道许云云对她做的就不过分了?这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她

    易歌抿了抿嘴,她心里很清楚,如果是许兰兰的话,薄青云就十分有可能帮她掩盖过去,可她易歌可不是随便好欺负的,绝对不是那种吃了亏不敢言的人。

    既然薄青云不可能帮她,那么她必须要靠自己了,绝不能坐以待毙。

    想到这里,易歌内心有种恍惚的感觉,为什么这个男人不肯放过她?还说什么保护她,可笑的是,她差点儿就相信了呢。

    “易歌?你在想什么?”薄青云摸了摸她的头,那一刻声音有些慌乱。

    她为什么会露出那种无助的表情?以前她的眼睛是那么的干净纯粹,让人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现在的她,居然让他有种看不懂的感觉。

    她想离开吗?

    呵!永远也别想,她是他薄青云的人!死也是他的鬼,别妄想逃离他的身边!

    薄青云这么一想着,手上的力度也增大了许多,惹得易歌一阵惊呼。

    “痛!”易歌皱了皱眉,薄青云立刻放开了她,表情淡淡的,“对不起,弄痛你了。”

    “没事!”易歌咬牙切齿的说道,“反正我们现在也没有关系,我自然不会更陌生人计较。”

    “陌生人?!”薄青云冷冷一笑,欺身而下,一只手扣住了易歌的双手,轻易的把她双手固定在她头顶上。

    易歌暗道不妙,一只脚往上一顶,却被薄青云用双腿夹住了,一时间,两人的动作暧昧至极。

    “陌生人,会这么亲密吗。”薄青云的气息喷在易歌脸上,易歌的脸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身体更是颤了颤,薄青云笑了笑,好听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