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文学 作品

第三百九十章殉葬(上)

    还没走进寝殿,宋贵妃便开始脱下了身上的素服,一边怒道:“真是这么热的天!热死个人,死也不会挑个时候!”

    骂完,便将身上素服丢到了地上,小太监捡起后,刚想说话,却看见门外越来越近的人影,而噤了声。

    而宋贵妃躺在了躺椅上,一脸倦容,怒道:“怎么偏挑在这个时候死?活着不让人好,死了也折磨人!”

    “娘娘!”小太监终于凑下身去提醒道:“小声点,卫王爷来了。”

    听到南宫璟的到来,宋贵妃眼前一亮,却最终化为一股怒气,道:“叫他进来!”

    “听说母妃在灵堂晕倒了,儿子赶来看看,母妃可好?”

    南宫璟先是恭恭敬敬的给宋贵妃行了礼,神色确实有些担忧。不料,宋贵妃却不领情,她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南宫璟,南宫璟也看着她。

    “啪”!

    突然,宋贵妃抬起手一耳光便打在了南宫璟脸上。

    “是不是你做的!”

    南宫璟头一偏,脸色却纹丝不动,他顶着半红肿的脸,面无表情的反问道:“母妃在说什么?”

    “老九那杯酒有毒!你以为本宫不知道吗!你怎么选在这个时候动手!你慌什么!我不是与你说了吗?他活不了多久了,你这个时候动了手,遗诏怎么办!”

    宋贵妃怒气冲冲,一连串骂道:“你真就眼睁睁的看着南宫朱雀继位不成!”

    “母妃!”

    南宫璟大吼。吓的宋贵妃身子一颤。!%^*

    “你以为时间对你而言是时间,对别人而言就不是了?等着您慢慢的将那有毒的汤药往父皇嘴里送,不知要等多久!这时间里又得生出多少变故!”

    他一甩袖袍,有些气急败坏,“现在不是很好吗!若他们要查先帝死因尽管去查好了,那毒是老九下的,与咱们没关系!你明白吗母妃!”

    一时间,宋贵妃眼睁看着南宫璟眼中的恨意滔天,还有一种赤裸明显的毒意。

    她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恐惧和心凉,这就是她的儿子。原以为是自己和宋家在逼他,却不想,他们只不过是敲醒了一只沉睡的猛虎,一条冬眠的毒蛇罢了。

    “呵呵。”她冷笑两声,神态自得的理了理衣襟。幽幽的走到了南宫璟身旁,凤眼高挑,眸带轻蔑,冷冷的看着他,嘲讽道;“你口口声声说是我宋家逼你,可我看来,你本就是一个狼子野心之人!司徒燕事后你就与老九走的很近,想必老九如今仇恨太子,仇恨先帝,甚至在你诱哄下下毒都是你授意的吧!”(!&^

    “事到如今,说这些话,母妃也不怕闪了自己舌头吗?”

    南宫璟淡淡的看了一眼宋贵妃,声音愈冷,神色间毫无波动,对于刚才宋贵妃的种种指控,他照盘接收。

    “我不管怎么做,父皇都掩下,一副要替南宫朱雀挡箭的模样,既然如此,我自然只有剑走偏锋了。他死前要我发了毒誓,要我一辈子安安稳稳的居于摄政王之位。”

    宋贵妃一听,那还了得!

    她伸出手,紧紧的攥住南宫璟的衣襟,脸色可怖,质问道:“你怎么说!难道你答应了?你发那个毒誓了?”

    南宫璟身子一跄,垂下眼低低的看着胸前,属于自己生母的手,正禁锢着自己。

    他眨了眨眼,答道:“是啊,我答应了。”

    “你这蠢货!”宋贵妃抬手便打,可是这一次,南宫璟轻巧的接住了她的手,他看着宋贵妃充满怒气的一双眼,觉得有些好笑。

    他扯了扯嘴角,淡淡说道:“可我不信那等东西,若这世间誓言有用,便不会有亡命之徒了。”

    宋贵妃一愣,尚未能回味过来他的意思。

    他已转身,“母妃好好休息,老四那边还有事儿要我帮忙。”

    话音刚落,身影已经出了宫殿大门。

    宋贵妃看着远去的背影,觉得既陌生又可怕。

    南宫璟刚刚出了玉丽宫门,便迎上了三两个太监宫女,带头的是柳公公。

    “卫王安好。”

    柳公公请了礼,擦了擦眼角,道;“天气炎热,卫王辛苦也要顾惜身子。往后这南照江山啊,还需得卫王辅佐呢。”